我被反派反杀了[穿书]

作者:昙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6 章

      “陆小姐这话,裴某倒真是不明白了。那日游湖时陆小姐当众轻薄在下,令裴某名声一落千丈,今日裴某路过,好心关怀,小姐却如此咄咄逼人,不觉得有些过分么。”
      
      裴贞朝她走近处两步,眼底笑容妖冶,像是看着一只猎物。
      
      “我……我警告你,你别过来!”陆宁宁被他的笑容吓得退后几步,额头上几乎渗出了冷汗,开始语无伦次。完了,她感觉到自己的腹部已经开始疼起来了,这一波又一波的绞痛,难道毒已经侵入了她的五脏六腑?
      
      陆宁宁眼泪都快掉出来了,她本想借机撺掇,让萧璟给裴贞下毒,谁知裴贞不仅没有中毒,反而毒到了自己,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肚子又是一波疼痛袭来,陆宁宁慌忙捂住肚子,额头上渗出了几滴冷汗。
      
      裴贞看着陆宁宁,唇角挑起,眼中不可置否。
      
      前世萧璟在宴会上中毒,幸亏福大命大,中毒不深逃过一劫。此事引得皇帝大怒,案子也交由大理寺彻查,直到后来,他才查出是五皇子所为。
      
      可刚刚,萧璟分明提前发现了五皇子下毒之事,还转头把毒酒送给了自己。
      
      若非他乃重生之人,早有准备,此时早已是一具尸体。
      
      今日之事的唯一变数,只有重生的他和手握剧本的造物主。
      
      酒席之上,他扫过众人的眼睛,看着陆宁宁心虚的表情,几乎就要肯定,她就是那个造物主。
      
      但直到刚刚,他又放弃了自己这个想法。
      
      造物主绝不会如此愚蠢,不仅没能给他下毒,反而还毒到了自己。
      
      看来他要找寻之人,心思诡谲,隐藏极深。
      
      在这之前,还有一位与萧璟见过面的人……难道说,是那个苏清清?
      
      裴贞的眸色变得越来越深沉。
      
      既然如此,他此番试探陆宁儿,倒是多此一举了。
      
      她现在还有用,还不能死。裴贞心下稍定,上前两步,不由分说地抓住她,顺手挑起她的下巴,从袖中瓷瓶中的一颗丹药弹进了她的嘴里。
      
      陆宁宁慌乱地咽下了那颗丹药,眼中已经彻底被愤怒取代:“裴贞,你这个阴险的黑蝎子,你给我下毒就算了,刚刚又给我吃了什么?来人,救命啊——”
      
      裴贞揽住她的腰,气息拂过她的耳垂,低头在她耳边道:“陆小姐还是不要逞强了。放轻呼吸,否则毒液会蔓延更快。”陆宁宁听得他的话,吓得不敢再动。
      
      正当两人保持着暧昧姿势之时,听到动静的守卫军匆忙赶至。
      
      来人一身金甲,手中提灯,正认出裴贞,抱了一拳道,“裴大人,方才可听到求救喧哗之声?”
      
      “他给我下毒!”陆宁宁奋力挣脱裴贞的禁锢,转过头指着他道,“我就是死,也要拉着他上路!待会儿我要是七窍流血,就是他干的!”
      
      “这……”那金甲守卫明显不相信陆宁宁,看向裴贞道,“裴大人,方才到底发生何事?”
      
      裴贞微微叹了口气道:“陆小姐腹痛不止,许是吃了腥凉之物所致,方才裴某路过,见她痛苦难忍,只喂她吃了一颗消食丸罢了,许是陆小姐对我有些误会。无妨,既是公事公办,我跟你们走一趟。”
      
      未央宫内室。陆宁宁病恹恹地躺在床上,脸色苍白,嘴里也发苦。
      
      御医放下帘幔,出了内室,对着皇上行了一礼,然后依次道,“皇上,陆国公,裴大人。”
      
      “情况如何了?”皇帝摆了摆手,脸色有些阴沉的问道。太后寿宴,竟出了下毒之事,有关之人一位是陆国公爱女,一位是他提拔的重臣,这还了得?
      
      御医回禀道:“皇上,陆小姐并无中毒迹象,许是肠胃过虚发炎所致,忌生冷油荤。微臣这就开几服调养肠胃的药给陆小姐服下,此事确如裴大人所说,乃虚惊一场。陆小姐那时高声叫嚷,恐是因为与裴大人……有些误会。”
      
      皇帝皱了皱眉,拔高声音喝到,“什么天大的误会,竟闹得如此兴师动众!”
      
      此话一出,周围慌忙跪倒了一大片。
      
      陆国公暗自骂着这个不争气的惹祸精女儿,知道那事是压不过去了,只好从实说道:“那日,小女不慎落湖,蒙三殿下所救。后又被裴大人扶起,谁知小女头脑发昏,竟然当众……”
      
      陆国公重复了几遍,竟是说不下去。就在皇帝要发怒之前,裴贞接下话头道,“皇上,其实也不是什么要紧之事,只是陆小姐一时对微臣做出了些轻薄之举罢了。”
      
      皇帝忽然想起长京传闻,对于陆宁儿的臭名也有所耳闻,之前只道是传闻不足信,谁知竟是真的,不由得冷哼一声,甩袖道:“陆国公,你真是养的好女儿!”
      
      “老臣不敢。”陆国公忙磕了个头。
      
      裴贞勾起唇角,又道,“皇上,此事甚嚣尘上,又发生今夜之事,无论是对陆小姐还是微臣的名声都有损,陆小姐与微臣产生误会,也是在所难免。既如此,微臣倒有一计可以化解此事。”
      
      “你说来听听。”皇帝闻声朝他看去。裴贞忽而朗声道,“臣愿求娶陆小姐。”
      
      陆国公陡然一惊,还未开口却听得皇帝忽然抚掌笑道:“哈哈,倒是难为你了。”
      
      “微臣不觉得委屈。陆小姐性格率真开朗,不过是顽劣了些,女子嫁人之后相夫教子,自然会稳重许多,也保全了双方的面子。”裴贞面上带笑,一脸大局为重的表情。
      
      “这……”陆国公想起宁儿不愿嫁给裴贞,咬了咬牙,揣摩着皇帝的心思,开口道,“皇上,可小女心悦三殿下,那是整个长京都知道的事情,若——”
      
      “皇上,微臣自知出身低微,承蒙圣上不弃,居大理寺少卿之职,若能娶得陆小姐,定会好好待她。婚姻之事,乃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若是陆国公心存疑虑,不如由钦天监为我与陆小姐卜算一卦,若得上吉,乃是天意。”
      
      裴贞言辞恳切,再跪首一拜。陆国公刚想拒绝的话终于卡在了喉咙里。
      
      陈监司卜算一卦,方才道:“三皇子出身庚金之年,命局十神倾向官印,金水相生,陆家千金命局属火,金火相克,恐流年不利。裴大人出生壬水,若娶了陆小姐,则夫运相旺,姻缘尚佳。”
      
      皇帝笑道,“果然如此。看来朕的老三是与陆家千金无缘了。反而嫁给裴贞,倒是一桩极好的婚事。现如今占卜上吉,便借此机会赐婚,也算一件好事。陆爱卿,你觉得如何?”
      
      陆国公心知皇上正想牵制国公府,又尤为器重裴贞,将这两方放在一块儿联姻,正合了他的意思,只好拜道,“圣上金口玉言,老臣叩谢圣上恩典。”
      
      内室外正在商议赐婚之事,内室之内,陆宁宁正由碧荷扶着,一口一口喂着白粥。
      
      方才御医竟然说裴贞没有给她下毒,难道真的是她肠胃炎犯了?
      
      可这怎么可能呢?有这么巧?陆宁宁按了按眉心,感觉脑袋里一团浆糊。
      
      她又吃下一口白粥,摆了摆手,脸色苍白地躺下来,气息微弱地问道:“外面怎么样,宫宴是不是快要结束了?咱们什么时候能回府?”
      
      “宫宴差不多快要结束了。今日天色已晚,皇上特许我们在宫内住一晚,明日再出宫。大公子乃外男,无法进来探望小姐,方才给小姐留下一封信,便匆匆走了。小姐还是喝完药再睡吧。”碧荷将粥放到一边,又端来一个药碗。
      
      就在这时,门外忽然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只见皇帝身边的总管张公公带着几个宫女鱼贯而入,隔着纱帘尖声尖气地说道:“陆家小姐,起来接旨吧。”
      
      圣旨?陆宁宁懵了一下,披了件外衣下床,跪道:“臣女陆宁儿接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兹闻陆国公之女陆宁儿贤淑温良,品貌出众,朕躬闻之甚悦。”
      
      “今大理寺少卿裴贞,年已弱冠,适婚娶之时,当择贤女与配。陆家之女如今及笄,待字闺中,经钦天监占卜婚卦,与裴贞天设地造。为成人之美,特将陆家之女许配裴少卿为妻,择良辰完婚,布告内外,咸使闻之。”
      
      张公公的尾音拖得老长,末了还挑眉看了她一眼,脸上挤出一团笑道:“咱家在这里就先恭喜陆小姐了,裴大人年轻有为,深得殿下赏识,前途不可限量,多少长京女子都想着嫁裴大人而不得,实乃是一桩良配啊。”
      
      听着张公公那略显挑剔的声音,陆宁宁木然地接了圣旨,从嘴里挤出了几个字:“张公公,我看这道喜——大可不必了。碧荷,送张公公!”
      
      待宫人都走了,陆宁宁手里拿着那卷圣旨,气得忘记自己还生着病,在屋子里走来走去,指着自己的胸脯反问道:“赐婚……我?嫁给裴贞?怎么会突然下了这么一个圣旨?”
      
      “小姐,你这是欢喜得傻了吗?”碧荷不明所以,还以为她高兴疯了。
      
      “我去他的——”陆宁宁岂止是气疯了,她抬起手差些就要将手里的圣旨摔出去,末了才想起这是在皇宫,不能损坏圣物。
      
      她深吸了几口气平静下来,点了一下碧荷的脑门道,“什么高兴,高兴什么,有什么值得高兴的!你觉得他可能会喜欢我吗,就我这样臭名远扬胸大无脑的?”
      
      碧荷的眼睛微微瞥过她的胸前,小声嘀咕道:“小姐,你胸也不大啊……”
      
      陆宁宁挺了挺胸口,继续说道:“我嫁给裴贞,不是被他稀里糊涂利用得连骨头渣都不剩,就是最后株连九族,跟着他一起抄家砍头!”
      
      “嘘,小姐,隔墙有耳,不能乱说——”碧荷慌忙捂住她的嘴。
      
      陆宁宁揪着自己的头发,欲哭无泪道:“我太难了!嫁给萧璟是死,嫁给裴贞还是死,只不过是一个死得快,一下子透心凉没了,一个是拿着钝刀子割肉,不知道什么时候死……早知道这样,我还不如自己抹了脖子算了……”
      
      “小姐你说什么傻话呢。”碧荷以为她是病得糊涂了,又是忧愁又是担心。
      
      陆宁宁长叹了一口气道,“唉,说了你也不懂。对了,圣旨上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大婚?”
      
      她得看看,这赐婚之事还有没有回转的余地。
      
      “大婚须得经过六礼。几日后便是吉日,想来就该准备纳采之礼了。小姐,这桩婚事乃圣上赐婚,您还是安分守己些,别再捣乱了。”碧荷一脸忧色。
      
      “那不行。乖乖等死可不是我的作风,碧荷,咱们得准备逃婚。”
      
      陆宁宁心里打定主意。想到几天后的剧情,决定再次找萧璟商议对策。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