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反派挡剑之后(重生)

作者:薄二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梨娘

      虽然难得见到皇上,但有鄢淮在的早朝大臣们都格外安静,哪怕平时分为几派吵的七嘴八舌到了皇上面前也都默契的保持沉默。
      
      鄢淮慵懒的倚在龙椅上撸着怀里不安分的白猫,听被自己随手点出来的倒霉蛋战战兢兢的说着些无足轻重的事。
      
      早朝临近结束在大家都要松一口气的时候,一直安分的白猫却忽然从鄢淮手中挣脱一跃而起冲入群臣的队伍中。
      
      面对陛下的猫大臣们只能避开生怕不小心伤到它,白猫到处乱窜大臣们躲躲闪闪人群乱作一团。
      
      鄢淮看着白猫在大臣中乱跑几次差点被踩到出声警告:“任何人都不准动。”
      
      话音未落所有人像是被点了穴道一样停了下来。
      
      看着没人动后白猫目标准确扑到一个人胸前用小爪子抓来抓去。
      
      被陛下的猫选中的那个幸运儿欲哭无泪看着挂在自己胸前的猫,瑟瑟发抖只感觉吾命休矣。
      
      白猫翻出来了一个布囊叼在嘴里然后才跳到地上慢悠悠的向回走。
      
      看到猫儿叼着个灰扑扑的布囊鄢淮挑眉问道:“那是何物?”
      
      “是,是是……臣妻子做的肉脯,臣知罪还请陛下开恩。”带吃的来上早朝还被陛下发现了,跪在地上那人感觉自己要完蛋了。
      
      “这样啊,猫儿看来挺喜欢的。”鄢淮弯腰拎起白猫漫不经心说:“赏,封你妻子为五品宜人。”
      
      “谢,谢主隆恩。”突如其来的赏赐砸的这个没有姓名的龙套晕头转向。
      
      ——
      
      薄媗用过早膳后无聊的又在看话本,毕竟她也不会诗词歌赋琴棋书画,在宫里除了看话本也无事可做。
      
      拿着话本坐在妆台前看的津津有味,而桃影精心挑选了簪钗耳饰拿着梳子一点点仔仔细细给贵妃娘娘梳头,一定要最完美的姿态,只有主子笼络住陛下的心她们做奴婢的才能跟着有好日子过。
      
      刚摆好最后一支步摇就听闻陛下到了。
      
      薄媗起身至门口处行礼还没屈膝便被鄢淮扶起,“爱妃以后见朕皆可不用行礼。”
      
      “陛下,礼不可废。”薄媗回答态度恭敬。
      
      鄢淮照着话本上的原话僵硬的复述道:“朕便是礼,你若不从等下写张圣旨给你?”
      
      “臣妾遵旨。”薄媗客套完这次没有多说应了下来,毕竟她是个现代人虽然在古代两年已经习惯了但她确实很烦行礼啊,动不动就跪啊之类的。
      
      鄢淮刚准备开口说些什么就听到一声猫叫传了出来,宽大的袖子也一鼓一鼓似乎藏了什么活物。
      
      忽然满眼期待看了过去,薄媗问道:“是有猫吗?”
      
      上一世她就养了一只雪白的猫,又甜又乖又黏人还特别会撒娇,冬天还能搂着当手炉,是她苟活在宫里的精神支柱之一。
      
      惊喜被不争气的猫破坏了鄢淮蹙着眉头索性直接拿了出来。
      
      是一团白绒绒金碧鸳鸯眼小猫,小猫在鄢淮手里挣扎着冲着薄媗方向接连‘喵喵’叫了数声。
      
      看着有些不舒服的小猫薄媗小心翼翼开口:“是给臣妾的吗?”
      
      鄢淮直接递了过去,也不知道这猫到底有什么好的,让小贵妃那么喜欢。
      
      不用薄媗去接,鄢淮一松手小猫便自己跳了过去,稳稳的落入新主人的怀中。
      
      摸着怀里温热毛茸茸的小白团子,仔细看了下忽然惊喜的说道:“是雪梨!”
      
      正开心却听到鄢淮给出的否定答案。
      
      鄢淮语气淡淡:“不是那只,不过按关系来算你从前那只猫应该是被它生出来的。”
      
      薄媗笑意不改依旧很开心,“那就给它取名叫梨娘。”说完才想到这是鄢淮送过来的,顿了下补充一句,“陛下有给它赐名了吗?”
      
      “这个名字就很好。”鄢淮看着小贵妃就算开心也仍然小心谨慎的样子有些无奈。
      
      “谢陛下。”
      
      晴空万里金辉透过大开的雕花窗扇和殿门洒了进来,少女藕荷色宫裙抱猫而立露出一节纤白的手臂,笑容明媚娇妍梨涡轻轻像是藏了蜜汁。
      
      鄢淮清楚的分辨出来这是小贵妃难得真心露出的笑容,心情也大好,走近两步还没开口便听闻有内侍道:“陛下,俞太师进宫了。”
      
      怎么又是这个老匹夫,鄢淮看到小贵妃只顾着怀中猫于是说道:“朕会来陪你用膳的。”
      
      一心只想赶快送走皇帝好自由自在撸猫的薄媗难得只是敷衍的点点头。
      
      鄢淮看小贵妃一副得了喜爱玩意儿就爱不释手注意力已经完全黏在猫身上了的小孩子心性,也没再说什么,轻笑了声向殿外走去。
      
      —《风月录》三、让对方感觉到自己对待她和对待其他人是不同的。
      
      —《风月录》四、尽量忽视身份上的差距,不要用高高在上的态度去对待对方。
      
      —《风月录》五、充满惊喜的日常礼物。
      
      ——
      
      梨娘的性格和它未来的女儿一点都不一样,它现在已经成了岁华宫一霸,别看是只小姑娘,除了在薄媗面前装的温顺会撒娇其余时候掀瓦摔瓶撕绸咬玉,岁华宫的小厨房更是随意进出。
      
      闲来无事薄媗坐在窗边罗汉床上跟桃影学习女红想着给猫儿做件小衣裳。
      
      分隔左右的小案上放着寻宫中画师专门描绘的花样,活灵活现猫儿戏蝶简直就是个缩小版的梨娘。
      
      薄媗叹了口气,这花样好看是好看,难度却也是极高的。
      
      摆弄了下正在练手针脚歪歪扭扭疏密不一的香囊,索性自暴自弃的扔回了针线筐里,托腮盯着桃影手中的半成品。
      
      桃影手速极快却有条不紊不但锁边工整绣花也栩栩如生,看自家娘娘面带沮丧,手中不停的开口安慰道:“主子进步很大了呢,相信再过些时日就更加精进了。”
      
      听到声鸟叫侧头看向窗外,正值黄昏天色渐暗,晚霞夕阳开始一点点蔓上天幕且逐渐扩大,染就了一匹浓艳的锦绸,薄媗开口道:“梨娘怎的还不回来,该不是在外面有了相好的吧。”
      
      一句玩笑话却没想到被桃影证实了,“还真让主子说中了,奴婢听人说梨娘近几日和御花园中一只橘猫玩的极好,整日一起扑花戏蝶的。”
      
      “橘猫?”语气中带着些不满,她可是还等着白白净净的小雪梨出生呢,橘猫可不行,又蠢又肥的,“走,去御花园。”
      
      薄媗起身准备去当个看不起蠢穷肥女婿棒打鸳鸯的恶毒老母亲。
      
      天渐渐越来越冷,步撵也加了遮风的帘子,摇摇晃晃中纱帘纷飞,薄媗透过缝隙看到御花园的景色。
      
      重来一场御花园依旧是那个御花园,在宫人们的精心雕琢下姹紫嫣红靡颓浓艳,那些在血肉上汲取养分的花儿开的一朵比一朵娇妍。
      
      一踏入这里便想起从前那些不太好的记忆让人气闷窒息,脚下每一块地砖卵石每一寸土地曲容辞觉得都浸透着血液,甚至有种错觉鞋底都是黏腻的。
      
      仅她亲眼所见死在这里的妃嫔宫人就不下二十人,这样一个王朝终将会被时代的长河所碾碎,只不过是早晚的问题,而她置身其中难以逃脱。
      
      对于她来说最好的结果就是等男主逼宫造反时趁乱逃走了,不过目前看来还是遥遥无期,毕竟上一世两年后依旧没有出现任何男主要造反的苗头。
      
      “奴才薛明参见贵妃娘娘。”御花园的管事太监听闻薄贵妃的到来急匆匆的赶过来生怕伺候不周被陛下责罚。
      
      “起来吧,你着人去将那只橘猫捉来,别伤着它。”虽然一副趾高气昂丈母娘的样子,但还是怕宫人不知轻重伤了那只蠢橘猫。
      
      薛明掌管御花园多年这里的一草一木连鹅卵石有几块都是清清楚楚,自然也是知晓那只橘猫的。
      
      知道了薄贵妃此行目的后薛明放下了心,“奴才先陪着娘娘先四处转转看?”
      
      鄢淮之前逢年节便会在御花园设宴与后宫同乐,当然乐的只有掌握生杀大权的人,妃子宫人皆是瑟瑟发抖生怕这次便轮到自己倒霉丢了性命,其中包括薄媗。
      
      实在是对御花园没什么好回忆,薄媗蹙起秀丽的眉轻启朱唇道:“不了,本宫去揽云亭等着。”
      
      揽云亭相较于御花园整体地势稍高视野宽阔,坐在亭中听风揽云之意差些但却也能看的更远,崇明宫九楼十八阁二十七殿台尽入眼帘。
      
      琉璃金顶青玉脊兽,华贵盛大峥嵘轩峻。
      
      层层叠叠楼台殿阁之后是赤红夕阳彤云密布火烧般的天幕,得以窥见那未曾见过的火烧崇明宫三分景象。
      
      鄢淮何事做不出,这样肆无忌惮昏庸放纵好像就是在等着一个人来推翻他。
      
      死的次数越多越想努力活着,薄媗很忧愁长路漫漫属于自己的那条又在何方,鄢淮活够了她却没。
      
      桃影在后面看着自家娘娘略显孤寂的背影和平日里偶尔蹙眉沉思模样,想不出有陛下的如此盛宠娘娘到底在担心什么。
      
      主仆二人心思各异,忽然便听闻一旁花草树木茂盛丛中传来女子的轻声抽泣。
      
      不知哪个不长眼的竟挑这时候来惹事,薛明心肝一颤扬声呵斥道:“什么人在那里装神弄鬼,惊扰了贵妃娘娘赏景还不速速滚出来请罪。”
      
      一个看上去年纪不大的青裙宫女红着眼眶踉踉跄跄从树丛后面绕了出来,唯唯诺诺跪在薄媗面前只是连连磕头话都不敢说。
      
      薄媗开口问道:“为何在此哭泣?”
      
      小宫女抬头看了看贵妃身后的一众仆从,嘴巴蠕动了几下又低了头。
      
      薄媗会意,回头对他们说道:“都先退下。”
      
      薛明桃影同时开口阻止:“娘娘不可。”
      
      薄媗抬手止住了他们后面的话:“无妨,你们退在一旁守着,桃影留下就行。”
      
      话已至此薛明只得带人退出亭子,不过虽然听不到里面说话声音却目不转睛盯着里面的动静,生怕薄贵妃在他的职责范围之内出了什么好歹。
      
      桃影对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小宫女一点好感都没,没好气的开口:“现在说吧。”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