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反派挡剑之后(重生)

作者:薄二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假意

      小宫女擦拭了下湿润的眼睛行了个谢罪礼才缓缓开口:“奴婢刚入宫时有位同住一屋的好友,今日是她的忌日,加上奴婢想起她去世那日的情景不知道未来自己是不是也会落得一样的下场,一时伤感不能自已还请娘娘恕罪。”
      
      “哦?你这话倒是让本宫好奇,你那位好友是如何去世的了。”薄媗顺着小宫女的意问了下去,看上对此似乎颇有兴趣。
      
      “是,她是,是……”突然小宫女就开始颤抖,像是回忆到什么可怕的东西眼里满满都是畏惧,停了好久最后才像是鼓起勇气咬唇轻声道:“是陛下。”
      
      “陛下?”薄媗这才收拾慵懒的神情,重视了起来,她本以为只是个小宫女被人欺辱做戏祈求贵妃申冤的故事,是她想的简单了。
      
      “娘娘进宫时间短有所不知,陛下他……”小宫女一边瑟瑟发抖一边将鄢淮的罪名一项项数出。
      
      一个罄竹难书昏庸无道的皇帝形象跃然而出,虽然说的也都是实话。
      
      不过敢在宫中说陛下的坏话,不是太傻就是太聪明。
      
      桃影不敢置信的在一旁听着这些大逆不道的实话,整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薄媗垂眸心里暗自发笑面上却不显,一脸沉重的说:“本宫入宫时日尚短,有诸多事情不曾知晓,这里人多口杂你先跟着回岁华宫慢慢讲给本宫听。”
      
      准备回宫便打手势让薛明带人回来,薛明刚一进亭子便听闻薄贵妃忽然开口:“给本宫捉住她。”
      
      两个手脚麻利的太监瞬间快速上前反剪小宫女的双臂压着她跪了下来。
      
      小宫女似乎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一脸震惊看了过去:“娘娘奴婢……”
      
      没给她挣扎的机会薄媗立刻下命令:“把她压到崇明宫去见陛下,桃影你也跟过去将今日遇到她后她的所作所为和说的话原原本本复述给陛下。”
      
      听到要被压去见陛下小宫女慌乱不已:“娘娘饶命、娘娘饶命、奴婢也是……”
      
      薄媗没有心情再听下去转身向外走,她怕再听下去自己会心软。
      
      桃影则垮下了脸,她一点也不想去单独面对陛下啊。
      
      ——
      
      不管崇明宫现在怎么样的暗潮涌动人心惶惶,薄媗这里却是静悄悄的。
      
      在窗前坐到月升日落,透过镂空雕花看排排青裙宫女手持烛火垫脚抬手点燃廊下宫灯,一刹那整个庭院亮了起来。
      
      薄媗不想去纠结那个小宫女是谁派来的,她真的很烦女人间的勾心斗角,工作时候是这样现在也是。
      
      上辈子在鄢淮的威压下大家都瑟瑟发抖抱团取暖相处的也还算和谐,现在大概是鄢淮近日表现的太和蔼了,所以也就有人起了别的心思。
      
      真是可笑,想要帝王的宠爱就自己去想办法啊,从别的女人那里下手算什么。
      
      这次仅仅是挑拨,但下次呢?人的嫉妒是最不可控的。
      
      她没有原文女主身边的神医朋友,也没有得到那个文武双全还会药理的侍女。
      
      她是个惜命的人,所以不敢去当圣母。
      
      薄媗低下头两鬓垂下的长发遮住了表情,纤白手指紧紧抓住身下软垫。
      
      她不知道将人给鄢淮送去意味着什么吗,她就是知道所以才如此,她想杀鸡儆猴但又不想脏了自己的手。
      
      终于还是被这个环境同化了,不愿意手上沾染人命就推给鄢淮去做。
      
      假装自己纤尘不染干干净净,像朵她曾经看小说看到会分享给闺蜜一起嘲弄的盛世白莲花。
      
      桃影回来后忘不了刚刚陛下大怒的场景声音有些颤抖:“娘娘,查出来是叶贵人指使的,陛下大怒命工匠连夜赶工在御花园招月台树立旗杆,在她们死后挂上去曝晒三日以儆效尤,明日除您外其余嫔妃皆要前去观赏一个时辰。”
      
      薄媗没抬头语气淡淡:“退下吧。”
      
      “是。”
      
      没听到关门的声音,却察觉又有脚步向前。
      
      鄢淮走上前伸手捏着小贵妃下巴将她的头抬起来,果然和猜想的一样,眼眶红红水汽氤氲。
      
      于是笑骂道:“真是没出息,这就吓哭了,若是你生在先帝后宫怕是半个时辰都活不过。”
      
      薄媗拍掉了鄢淮的手,又低下头藏起自己的表情。
      
      “你连朕都不怕了,又何必去怕她们,朕带给你万人之上的身份地位就该是她们畏惧你,她们的是死是活全都在于你的心意。”鄢淮继续开口蛊惑道:“你不觉得她们为了存活每日心惊胆战讨好你的样子会很有趣吗?”
      
      “可臣妾只是个普通的人,只想长命百岁富贵安乐的活着。”说罢薄媗伸手拉住鄢淮垂在身侧的手,然后又轻声补充了句,“和所爱的人一起。”
      
      既然鄢淮想要一个全心全意深爱着他的人,那她就装下去。
      
      薄媗感觉自己现在像个虚情假意满口谎言哄有钱老男人开心的捞女。
      
      “你不普通,君王拥有江山万里,你将拥有君王。”鄢淮俯身将唇附到小贵妃耳边,“只要你乖乖的,你说的这些朕都能带给你,甚至更多的都有。”
      
      鄢淮用唇蹭了蹭小贵妃莹白小巧的耳垂,薄媗敏感的一颤,抬头去看面前的人。
      
      少女眉眼精致眼底一抹红晕楚楚可怜的样子,面对面的距离能感受到对方温热的呼吸,朱唇嫣红水润鄢淮倾身吻上。
      
      薄媗没有躲,被动的承受这个身体年龄二十四岁心理年龄二十六岁的大龄性冷淡狗皇帝青涩的吻技。
      
      就这样吧,这场交易其实很划算,鄢淮保她生命无忧生活无虑,她带给鄢淮一场镜花水月的爱。
      
      各取所需,况且鄢淮年轻俊秀还有钱有权,她少女时代看玛丽苏小说时做过的嫁入豪门的梦最极致也不过如此了吧。
      
      鄢淮停下时看少女眼神朦胧嘴唇破了一块有血丝流出,又俯身舔了一下,往常令他兴奋的鲜血这次心里只有说不清的异样,然后招了太医过来。
      
      薄媗看着面前跪着的太医感觉有点羞耻,偏偏鄢淮和太医都是一本正经。
      
      太医飞快扫了一眼薄贵妃嘴上的小伤口后低头看着地砖问道:“敢问娘娘的伤口是……”
      
      太医话还没说完鄢淮就答道:“朕亲她的时候没控制住。”
      
      开了盒玉肌复容膏后太医尽职尽责的交代了每晚用一次才离开。
      
      太医走后鄢淮摩挲着小贵妃略显红肿的唇瓣:“朕下次会注意的。”
      
      薄媗双手掩面,脸有些烫现在一定很红,被这种程度的帅哥撩真的是让人把控不住。
      
      鄢淮没再去逗害羞的小贵妃而是传了膳。
      
      贵妃未曾用膳岁华宫的小厨房也不敢停歇。御厨们一直在做新鲜热乎饭菜,等待着贵妃传膳,后面听闻皇帝来了更是提心吊胆。
      
      宫人们迅速上菜试毒后,薄媗看看桌上的玉盘珍馐又看了看身边的男人。
      
      刚想开口说自己没什么胃口就见对方用无奈的语气说:“真会撒娇,用膳还要朕来喂。”
      
      于是这个晚膳用的比她当年大学体测跑八百还累,用别扭的坐姿去接受鄢淮生疏的投喂动作偶尔被筷子戳到牙也要忍住。
      
      捞女也是很辛苦的职业,不能光看她们从金主那里得到的光鲜亮丽,背地里的心酸只有她们自己才知道。
      
      鄢淮看着小贵妃强忍不适故作开心的样子感觉对方吃的差不多了就停手了,果然他一放下筷子小贵妃明显松了口气。
      
      薄媗有些累了开口提醒道:“陛下,天色不早了您看……”
      
      鄢淮少见的犹豫了片刻,然后决绝的开口道:“算了,再宠着些你也无妨。”
      
      薄媗有些懵,狗皇帝这是说了些什么,她怎么就听不懂呢。
      
      “就这么高兴吗?朕以后会多留下来陪你的。”鄢淮眼神清明,好像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了不得的话。
      
      留下来?是她想的那个留下来吗?不管心里什么想法但这两年磨练出来的条件反射还是让薄媗不由自主的做出睁大眼睛勾唇开心的表情。
      
      一直到去沐浴她都还是有些懵,这就要侍寝了?
      
      岁华宫引了两处室内温泉做浴房,薄媗去的是其中一个。
      
      整块青玉筑成的四壁,镶嵌珍珠用来防滑的玉阶,透过花瓣的缝隙清澈的温泉水能看到浴中人娇嫩纤细的身躯。
      
      桃影捧来了最珍贵压箱底的香膏玉露激动的语无伦次:“娘娘可是后宫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侍寝的,再生个小皇子皇后之位就稳了,陛下对您那么宠爱,为您遣散后宫也说不准,以后可就是一生一世一双人……”
      
      听着桃影絮絮叨叨的畅想未来,薄媗决定以后少让她陪自己一起看话本,遣散后宫什么的还是算了,遣散后宫以后皇帝再发疯砍谁?那可就只剩她可以砍了。
      
      小城子来通传帝王留宿岁华宫的消息时黎婉还以为是陛下回宫了,做出一贯温婉得体的笑容捧着药碗就准备过去。
      
      但还没出屋门,就听到小城子激动的说:“陛下终于留宿岁华宫了。”
      
      黎婉猛的停住脚步面上全是不可置信,待听到小城子又重复了一遍后神情恍惚药碗失手跌落。
      
      褐色的药汁飞溅到了鞋面上也没躲闪,愣愣的蹲下去捡玉碗的碎片,直到手被刺破才清醒了过来。
      
      小城子第一次见到一向沉稳的黎婉姑姑如此失态,但想到干爹的话也没去管。
      
      反正那碗药的温度也已经不够支撑到岁华宫了,转身倒了另一碗刚刚煎好的药装到内里填充厚绒保温的食盒里准备送去岁华宫。
      
      煎药室里身份不够的小宫女小太监是进不来的,小城子离开后也只剩下了一个人。
      
      黎婉留在原地久久没有起身,死死咬唇压抑着,心里不断安慰自己这是机会,只要陛下开始宠幸后妃了,那这就是机会。
      
      —《风月录》六、给对方足够的安全感。
      
      —《风月录》七、学会关心对方,了解对方的需求。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