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鲤上分攻略

作者:燕窝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一章选择

      桌上的香燃得只剩下一小截,还在没心没肺地继续向下烧着。顶上长长的香灰终于支撑不住,软趴趴地掉下来,碎成可怜兮兮的几块。
      
      虞简觉得自己的心也要碎成几块了。
      
      她望向面前的小药炉,一时间说不清是自己的脸更绿,还是沸腾的药水更绿一些。
      
      老天爷,这可是她的评测考试啊。
      
      总不能连最简单的药理评测都过不了吧?
      
      她努力回想着之前李先生在课上说过的知识,脑中却还是一团浆糊,倒是李先生粉嫩的酒槽鼻上和嘴唇边的大黑痣不断在她眼前越发清晰。
      
      想了半晌,她认命地放弃挣扎,随便从小药箱里挑出几味名字顺眼的药材,扔进药炉里,然后立刻盖上盖子,眼不见心不烦。
      
      ……大不了就再学一年。
      
      她心里仍然抱了一丝侥幸——蒙汗药而已,应该……对于操作没那么严格的吧?
      
      于是临时抱佛脚,双手合十,小声念叨:“药王爷保佑,文殊菩萨保佑,让学生的蒙汗药成功吧,学生以后一定认真供奉,绝不偷懒。”
      
      考场里雾气缭绕,隔了几尺就看不清人影。一群学生一边在蒙汗药的气息里昏昏欲睡,一边努力打起精神,想要糊弄出像样的作品来。
      
      谁让他们听无斋重武轻文。与其让他们制作蒙汗药,还不如让他们吃上几服,看谁撑得久。
      
      虞简忍不住腹诽,几乎要抵挡不住汹涌的困意,对着小药炉表演小鸡啄米。她坐在前排,频频点头十分显眼,引得监考先生对她怒目而视。
      
      很快香燃得只剩下半死不活的一小片,仍在努力冒着最后一丝烟气。监考先生满意地点点头,扯开破锣嗓子宣布:“都把药箱合上,不准再添加药材,违者直接留看处分——”
      
      学生们早就坐麻了腿,听到这句话如蒙大赦,不等他说完就乱哄哄地起身离开,留下一屋子的小药炉,各自在火上煎熬,散发着五花八门的诡异味道。
      
      虞简收拾好东西,随着人流向外走。忽然有人在身后拍了她的肩膀,揶揄道:“你又乱加什么东西了?”
      
      这人力气大得出奇,拍得虞简险些膝盖一软跪下去。她转身瞪了罪魁祸首沈镜云一眼,敷衍道:“我怎么知道?反正吃不死人。”
      
      她转了转僵硬的脖子,如愿听到两声咔咔脆响。沈镜云听出她语气里的泄气,低头怜悯地看了看她:“下一轮易容你总该有点把握吧?”
      
      虞简狠狠地点点头。
      
      她在听无斋学了八年,虽然敷衍了些,还是学了皮毛的。
      
      更何况这次最终评测关乎到将来职位,她也不敢掉以轻心。
      
      相比于昏昏沉沉的药理评测,易容评测就轻松得多。只要不被主考先生认出来,就算是通过了。
      
      她扫视一圈周围,所有人致力于地把自己打扮得歪鼻子斜眼,整个听无斋颇有些妖精开会的意思。
      
      沈镜云正在和一把络腮胡子较劲,对上她的目光,颇为自得地冲她挤眉弄眼。这么一来,他刚刚粘上去的眉毛就掉了下来,缠在了胡子里,吓得他手忙脚乱地梳理,十足地狼狈滑稽。
      
      虞简被逗得笑出了声,这才不紧不慢地拿起一只最细画笔,蘸了黑色颜料开始画眉。
      
      不出一盏茶的工夫,她已经画好了妆容。原本精致的脸型被加宽了些,又欲盖弥彰地用深色粉末遮盖了边缘;秀气的柳叶眉变得凌乱不堪,像是随意粗糙地修理了一番;一双杏眼也被改得浮肿,却多此一举地用画笔勾勒出了原来的形状。
      
      镜中人似乎并没什么改变,只是多了丝蹩脚的怪异。
      
      虞简满意地端详片刻,举起手示意自己准备好了。沈镜云看着她和往日几乎无异的面孔,拧紧了眉头,低声阻止:“简简,你这是做什么?”
      
      这个打扮,门口的瞎子都能认出她来。
      
      虞简冲他眨眨眼,右手仍然高高举起。沈镜云这才注意到,她的指甲上涂了蔻丹,红得耀眼。只是涂得七零八落,仿佛是被谁啃过一样。
      
      可她平时从来不染指甲的……沈镜云看着虞简的自信神情,模模糊糊间有些明白了她想做什么。
      
      见她举了手,有监考先生过来领她去内间见主考。
      
      短短几步的路程,虞简刻意走了外八字,两肘不自然地别着,像极了想要甩着走,但又硬生生憋住的模样。
      
      主考是教了他们三年易容的先生。见她进来,已经先皱了皱眉,眯了眼睛仔细看她。
      
      虞简眼神躲躲闪闪,站在原地,满脸写着局促不安。
      
      易容先生盯着她看了半晌,摇了摇头,遗憾道:“已经很像了,可惜还是差了一点点。”
      
      听他如此说,虞简大气也不敢出,心跳陡然加速,传来急促的闷响。她习惯性地想去绞衣角,手指微微一动,却又忍住了。
      
      不会真的被认出来了吧?她心中惴惴,不敢出声,默然等着最后的审判。
      
      先生又看了一会,才慢悠悠道:“易容成熟悉的人固然是别出心裁,但外貌易学,心性难仿。”他顿了顿,拿笔在册子上记了几笔,“男子易容成女子,五官可以模仿,但终究面相骨骼,还是不同的。何况你走路时大大咧咧,实在不像个姑娘。”
      
      说到最后,他的声音里已经带了些笑意:“另外,虞简那孩子从未涂过指甲,你有些画蛇添足了。”
      
      哪有女孩家涂指甲是这么狂野的。
      
      房间里静了片刻。虞简垂着头,嘴角忍不住上扬——她反而觉得,这指甲是画龙点睛呢。
      
      她不说话,先生只当她是默认了,温和道:“是齐安吧?这科算你丙等,之后再努力吧。”
      
      虞简终于忍不住,抬起头粲然一笑:“先生,真的只判我丙等吗?”
      
      少女清泠泠的声音中掩不住淡淡的得意。先生一怔,再看她几眼,失笑道:“你倒是心思巧。”别人都想着越不像自己越好,她反其道而行之,确实想法有趣。
      
      他重又在册子上勾勾画画,看向虞简的目光中多了几分赞许:“易容甲等——的确是很不错。”
      
      虞简在心中对菩萨千恩万谢——太够意思了,有空一定给他老人家上柱香。
      
      菩萨,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顺便让她的药理也通过吧。
      
      大约是哪路神仙真的显了灵,公布药理评测结果时,虞简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一锅乱炖竟然也能得了甲等。
      
      李先生甚至赞不绝口:“方子新了些,用量也颇有些激进,但胜在推陈出新,想法新颖,药效亦是上佳。”
      
      虞简笑得无比心虚。
      
      有惊无险地又过了几门评测,就只剩下最后一项了。说是评测,却不看能力,只是必须参与而已。于是所有人肉眼可见地松懈了下来。
      
      听无斋对于学生自有一套诡异的标准,根据之前评测的等级和最终表现,将每个人分配合适的职位。
      
      于是这测评的最后一项,就被戏称为“抓周”。
      
      谁都说不清到底分配的依据是什么,只是听说似乎确有一定道理,都是极合适的职位。
      
      甚至据说为了公正起见,本斋先生们都不得参与这项评测,须得向隔壁的昭衡院借人来做主考。
      
      听无斋的学生对于这条规矩嗤之以鼻,好脾气如沈镜云也忍不住抱怨:“听无斋的事情,什么时候昭衡院也有资格插手了?明明他们连破案都只是靠猜的,什么脏活累活都得靠我们去做,凭什么能给我们做主考?”
      
      顺风顺水地过了评测,虞简正在心情大好,哪里还在乎是谁主考,就算是皇帝亲临也无所谓。
      
      她心思早就飞到了评测结束之后。
      
      她的等级很不错,大约不会被分去吃力不讨好的司部。不过她对于俸禄倒是无欲无求,只希望能领个闲职,每天悠然清闲就好。
      
      很快就轮到了她。
      
      用来评测的屋子像极了杂货间,十分逼仄。架子上桌上摆满了物品,整间屋子被塞得满满当当,锅碗瓢盆,长剑暗器,戏服玉佩,齿轮木盒……万事万物一应俱全。
      
      ——她好像明白为什么叫“抓周”了。
      
      在一堆破铜烂铁里,却有一名陌生男子潇潇然倚墙而立,和周围灰头土脸的物件们格格不入。
      
      大概是隔壁昭衡院的人——虞简心中莫名其妙地想起了“艳光四射”这个词。
      
      艳光本人一脸淡漠,抄起了面前的一本册子照本宣科:“虞简——此科为听无斋最终评测。请从本间选择任意一件事物,完成选择后不得更改,不得多选,此事物可能将影响你将来职位的分配。”
      
      读完,他冲着身边的储物架一扬下巴,示意虞简可以开始挑了。
      
      虞简在屋里慢悠悠踱了一圈,想要确认有哪些物品。她暗自揣测每一个物件代表的职位,不敢轻易做出决断。
      
      她可不想刀口上舔血过日子。
      
      屋里东西虽杂,但也好分类而论。服饰一类与易容相关,大约是代表侦查情报,寻访线索的工作;武器种类繁多,可能和巡查戍守相关;至于瓷器摆件,也许是和锻造机械有关?
      
      见她磨磨蹭蹭,男子以指节敲了敲册子,出言提醒:“不必犹豫,本次评测并无正误之分,随你心中所想选择就是。”
      
      站着说话不腰疼,又不是决定你的职位,你当然不在意。虞简忍住翻白眼的冲动。
      
      虞简念头一转,笑眯眯地低声问他:“这位师兄,能不能透露一下,别人都选了什么?”
      
      艳光师兄仍然一副不疾不徐的模样:“这不合规定。你只选自己感兴趣的便好,不必在意别人的选择。”
      
      倒是秉公执法。
      
      虞简环视一圈,想了想之前男子所说的规则,忽然冒出了一个恶作剧的念头。
      
      只选自己感兴趣的吗?这可是你说的。
      
      “那我……选您吧。”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虞简:没心没肺快乐加倍
    喜欢的小伙伴可以点个收藏~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