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鲤上分攻略

作者:燕窝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章搭档

      面前的少女笑得狡黠,眉梢眼角都是掩不住的灵动,蕴着浅浅的自得,似是一只欢欣的小兽敛了爪牙,乖觉可爱。
      
      顾亭之忽然觉得有些力不从心。
      
      他吸一口气,万分后悔答应了替朋友来做主考——当初朋友眉飞色舞地描述做主考多么有趣,可没告诉他,会遇到这种事情。
      
      让她选一个事物,怎么还选到主考头上了?
      
      但分明是他金口玉言地说了“不得更改”,这个诡异的答案也只好作数。顾亭之认命地拿起册子,在虞简的名字后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清健挺拔,字如其人。
      
      于是“顾亭之”三个字,和“青花瓷碗”“铁蒺藜”“金创药”等物件工整并列,看着滑稽怪诞。可偏偏他的字又确实有风骨,甚至反而显出几分端肃来。
      
      顾亭之记完,似乎自己都有些看不下去,合上了册子。他蹙了蹙眉,以指尖轻轻叩击着册子,淡淡对虞简道:“你可以出去了。”
      
      他现在只想早点回昭衡院去。
      
      虞简忽然有些后悔自己的答案,盯着他手中的册子,有种立刻把册子抢过来篡改记录的冲动,但终究还是有贼心没贼胆,一步三回头地退了出去。
      
      之后几天,虞简都像棵霜打了的小白菜,恹恹地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她旁敲侧击地问了其他人选了什么,得到的却无一例外都是各类杂物——大概想她这么乱选了主考的,再也找不到第二个了。
      
      反倒是沈镜云感到一丝不对劲,主动追问她:“简简,你到底抓周选了什么?”
      
      彼时虞简正在喝茶,闻言倒吸了口气,咳得快背过气去,泪眼朦胧地瞪着沈镜云,犹自嘴硬:“我当然是随便挑了个东西,怎么了吗?”
      
      沈老妈子哪壶不开提哪壶:“那就好那就好。我还担心你选了什么奇怪的东西……房梁门框什么的。”
      
      选了主考大人的的虞简干笑几声,赶紧把话题扯开了。
      
      于是终于到了最终公布评测结果的那天。
      
      阴翳了几日的天空难得晴好无云,初春的阳光还未太过热烈,暖暖地铺泄下来,透着干净单纯的好闻气息,丝丝屡屡润进脾肺里,于是整个人也有了和煦笑意。
      
      诤言厅里站了十几个学生,心照不宣地都选了素淡的衣服,肃静庄穆。
      
      老斋长送走了一年又一年的学生,却依旧感慨了许久,虽然絮絮叨叨说了许久,也不过是老生常谈的岁月如梭,少年意气云云。但说得真情实感,竟也十分感人。
      
      虞简把各路神仙都求了一遍,心惊胆战地站在一众学生中。但听着老斋长逐一念出同门的名字和去处,心头竟也升起了一丝感慨和怅然。
      
      她之前从未想过自己想做什么。每日习武读书,也只是应付差事,靠着小聪明有惊无险地通过一次次评测,偶尔也下定决心要认真起来,却也总是得过且过,转头就忘。
      
      她似乎选择性地忽视了,他们终归是要离开这里,各奔前程。
      
      那么下次再相见……会是怎样光景?她轻轻扬起头,眼中莹然,不愿去细想。
      
      老斋长念到了沈镜云的名字,宣布他在卫指挥司领了个小职。周围稀稀落落地响起一片祝贺声,沈镜云笑着道了谢,一向坚毅的眼中也泛了红。
      
      也算是得偿所愿,去了他想去的司部。
      
      名册不长,大多数人早已预料到了自己的去处,波澜不惊地接受了。只有虞简等得越发焦虑,迫不及待地想知道结果。
      
      只是名册念完,也没出现她的名字。
      
      虞简有些发懵。
      
      沈镜云小声嘀咕:“简简,你不会……真的要再学一年吧?可你评测成绩不是很好吗?会不会斋长忘记念了?”
      
      他喋喋不休,低沉的念叨像极了蚊子嗡鸣,吵得虞简心烦意乱。她踩了沈镜云一脚,示意他赶紧闭嘴。
      
      没看见她正烦着呢。
      
      斋长上了年纪,但还算是耳聪目明。听沈镜云小声的“哎哟”,又看到虞简一脸的烦躁担忧,莞尔一笑,冲着虞简点点头:“你随我来。”
      
      只不过这下连虞简自己也忍不住多想——不至于吧?虽然选了主考不靠谱,但也应该问题不大吧?
      
      难道真的要记她处分,让她再学一年吗?
      
      虞简心中忐忑,求助地看了沈镜云一眼,得到了一个爱莫能助的表情。她不敢让老斋长等着,只好硬着头皮跟上他颤颤巍巍的步伐。
      
      走进议事的规元堂,屋里已经有几个人在等着了。除了斋中的几位先生都在,还有几人看着面生,似乎不是听无斋中人。
      
      斋长语气慈爱:“这位是昭衡院院长,旁边几位是院里的先生——你之前大概没见过。”转头向着几人简略道:“她就是虞简了。”
      
      虞简在听无斋浑水摸鱼了八年,也从没遇过这么大阵仗,战战兢兢地行了礼,忍不住心中七上八下地揣测,难道是之前的主考回去告了状,昭衡院来找她讨说法了?
      
      ——她只是在评测中说了要选主考,也没有别的意思,这不能算是调戏吧?
      
      她瞬间闪过千百种胡思乱想,摸不透这些大人物把她喊来,究竟是为的什么。
      
      昭衡院院长约莫四十多岁,瘦削清癯,倒更像是个屡第不中的中年秀才。他端详虞简片刻,面上看不出喜恶,只是微微点头,平淡道:“不错。”
      
      他们昭衡院的人说话都这么不咸不淡吗?到底什么意思?
      
      虞简听不出是褒是贬,站在原地低眉敛目,不敢接话。
      
      救命。
      
      教授药理的先生温言问道:“虞简,我且问你,你可想过将来要做什么?”他一向好脾气,鲜少责怪学生,连一句重话都少说。
      
      完了,看来真的是昭衡院前来兴师问罪的。虞简立刻不假思索,坚定道:“学生受听无斋诸位先生教诲,不求显达富贵,只愿以所学报国,除天下不平之事,方不负少年。”说得是义正严辞,满腔热血。
      
      阿弥陀佛,佛祖在上,信女不是有意说谎的。
      
      求求各位先生饶过她这一遭吧。
      
      听她回答,斋长抚髯颔首:“不愧是我听无斋的学生。”其他人也笑得欣慰,看向她的眼神里颇多赞许。
      
      虞简更加摸不着头脑,乖巧地陪笑着,脸都有些发僵。
      
      只是昭衡院院长仍是神情肃穆,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如此甚好。你就入清正阁,协同断案吧。”其余诸人十分平静,显然是早已商量好的。
      
      虞简怀疑自己的耳朵。
      
      景朝建昭衡院和听无斋,一文一武,分大理寺之职,主司断案沉冤,核天下刑名。而其中最顶尖的学生,则入清正阁,审疑难悬案,破神鬼之说。
      
      算得上是平步青云,前途无量。
      
      这样的好事,几乎是每一个昭衡院和听无斋的学生梦寐以求的。然而僧多粥少,时常是几年才有一人入选。
      
      她虞简何德何能,怎么就选了她了?
      
      虞简当机立断,又行一礼:“学生惶恐,本该多谢师长抬爱。但学生实在才疏学浅,恐怕难当大任。”
      
      文绉绉地说了一通,也不知道有没有准确地表达她的想法——我不行,你们另请高明吧。
      
      倒也真不是她自谦。自己几斤几两,虞简心中还是有数的。与其在一群天才中做凤尾,她宁愿在庸人中当鸡头。
      
      何况她不愿意做什么忠臣英雄,她只想舒舒服服,自由自在的。
      
      然而斋长听了只是微笑:“莫说这样孩子气的话。你评测成绩极好,身手也是出众的,怎么会当不得呢。”他顿了顿,一指昭衡院院长:“程院长听说你在最后一轮评测中的表现,还大大夸赞了你一番呐。”
      
      昭衡院的一位先生笑眯眯地补充:“旁人都只囿于陈规,你敢选主考,这很好嘛——断案推论,总要想常人不能想才是。”
      
      一副看稀世奇才的神情。
      
      虞简还想挣扎一下,小心翼翼地推脱:“学生性子莽撞,确实不敢担清正阁职责……”
      
      却被一旁的药理先生打断:“虞简,听无斋可从未教过逃责避世的道理。”绵里藏针,竟是再也没有转圜商榷的余地。
      
      虞简默然。她忽然意识到,自己是并没有资格拒绝的。听无斋养她八年,传道授业,已经是仁至义尽。而她享听无斋之养,也是时候该还这情分了。
      
      她不是不知好歹的人。端端正正地叩了个头,恭敬道:“学生听命。”
      
      见她乖巧,斋长更是亲切温和,又道:“此次除了你,昭衡院也有一人入选清正阁。不若你二人做搭档,相互帮扶着些,也应了我们两所的情谊。”
      
      闻言,虞简眼中一亮。昭衡院选出的必定是个中翘楚,若是合作断案,她甚至不必动脑子,也能蹭到一份功劳。
      
      还有这等好事?
      
      不劳而获的快乐想法蠢蠢欲动。她满口答应:“学生听凭安排。”
      
      程院长大感满意,和颜悦色道:“亭之……啊,就是你的搭档,顾亭之。他性子是冷了些,但人品是极好的,不必担心他欺负你。以后你二人一同破案,慢慢磨合就好。”
      
      ——怎么听都像是对未来儿媳打包票的公爹,总有些大不靠谱的感觉,虞简思忖着。
      
      忽然听到身后有人出言问道:“院长,您找我?”声音清清朗朗如玉石之声,听上去很是熟悉。
      
      侧头望去,她看见一张曾见过的脸庞,冷俊疏朗,眉目间隐然有清傲之气。
      
      虞简忽然明白了什么叫做“造化弄人”——这正是被她选中的主考本人。
      
      她一时间无语问苍天——现在换搭档还来得及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虞简的终极理想:做一条快乐划水的咸鱼
    即将迎来第一案~喜欢的小伙伴可以选择收藏哦!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