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炮灰女配是要带球跑的吗???

作者:忘贫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也被买空?

      【八】
      
      “小月姐!! 你快来看看!剩下的般若汤.花系列,全部被一单买走了!!”。
      
      雾月听到这话先是一愣,不过一会就又蹙了眉。快步过去看了眼这个订单。
      
      她主动联系了对方询问,是否确定买下剩余所有花系列。
      
      电话那边是位女士,十分客气的给出肯定答案。
      还解释到是公司员工福利用 。说一定得按时到货,如果雾月这边来不及发货,他们公司会派人开车来提货。
      
      雾月问号三连。
      
      还特么有这种好事
      。
      
      总让人觉得哪里怪怪的心里生疑,一般情况自己没来由觉得事情不对,很多时候就真的不对。
      
      挂断电话,雾月去搜索了一下这家公司地址,确实是一家普普通通的广告公司。
      
      她也就怀疑了秦溟一阵,这家公司实在太普通了点,看着也没有很符合霸道总裁的气质。
      
      转念她就排除了这种可能,怎么会呢?秦溟应该都忘了她这号人吧?
      
      自己真是魔怔,首富级别的人物可是日理万机的。哪来的时间照顾一夜*女人的小本买卖。
      
      雾月又想到一个人,季风。
      会是季风吗?她穿过来没多久季风就跑到山区拍戏了,只在临走前微信和她诉苦说要去做原始人好久。
      
      如果是他那也是有可能的。
      
      雾月因为怕在好友面前掉马甲,这么久以来也没有主动联系他。
      
      她还是想要问问,试着播了季风电话。
      
      电话居然接通了,电话那边季风愉悦的声音传过来。
      
      “我们小月居然舍得联系我了?怎么你是知道我今天回来,来接我了吗?”。
      
      几乎一瞬间,雾月就觉得自己也和这个人十分亲密。
      
      可能是自己有原主全部记忆的原因。
      
      雾月其实很愿意把季风当成自己的朋友,只是有点怕在季风面前掉马,让他知道他的好友已经不在了,此时存在的是一个毫无关系的陌生人。
      
      有时候她其实觉得自己和原主很像。她和原主有很多共同点,甚至某一部分经历是一样的。
      
      只是她更懂事故,用更圆滑的样子来自我保护,而原主却是立起全身的刺用以保护自己。
      
      所以雾月总有一种替代感,让她在触碰原主的东西时尤为不安。
      
      听着季风的声音。她想,那天和季风相识的如果是她,她会怎么做呢?
      
      按照她的处事态度,大概第一时间是先确认附近有没有狗仔,和可疑的人拍照。
      并且她不会让自己喝醉,能迅速想清楚那女人对付刚刚爆红的季风,却不敢向媒体爆料只敢偷偷堵人。必然是忌惮某人知道的。
      
      自己大概只要上去一通忽悠就能吓走对方吧?
      
      不能说哪一种方法更好,但是雾月其实很羡慕原主那种直来直往,不管不顾的方式。
      
      她再开口回答季风时,不自觉就用了原主从前和他说话的语气。
      
      “什么呀!我不联系你,你就不主动问问我了吗?你没和我说我也不知道你戏拍完回来了,而且我已经不在A市了…”。
      
      雾月和季风解释了一下自己最近在做什么,从A市去了C市又怎么来到K市的,他还和季风坦白了自己怀孕快要四个月的事。
      
      季风“……孩子父亲是谁”。
      
      雾月叹气,她知道季风一定会问。
      
      “孩子父亲没有做错什么的。理论上来说我俩都是受害者…。至于是谁,我现在也不太想说。季风你也别打听好吗?总不是什么我们能得罪的人。
      
      你可别管啊!爱惜羽毛知道吗?而且对方不知道我怀孕。孩子是我自己选择留下来的。我现在也挺好的…”。
      
      季风有点着急。
      
      “那你和公司就只是解约,然后自己咽下这口气了?你怎么回事儿啊雾月,这不是你性格会干的事。他们威胁你了?”
      
      。
      
      雾月想笑,确实不是原主性格。原主可是躲过一劫的,但要是换做她,估计也是第二天就跳起来和秦溟拼命了。
      
      她听得明白季风是真的关心好友。
      
      自己没多在意,有人却真心实意为你愤愤不平,季风当时被原主解围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
      
      雾月觉得心里暖暖的,语气也近乎撒娇一样。
      
      “嗐 ~我刚刚不是说了嘛,对方也是受害者而且不好惹 ,哪儿轮得到我出头呀。
      你一直在拍戏不知道,我原来的公司和黄岛的剧组,被追着打出一头包,现在已经是苟延残喘了。”
      。
      
      雾月反复安慰了季风好久,又扯开话题聊自己酒坊的事,季风才冷静下来被转移了注意力。
      
      最后季风对她留下孩子的选择也没有多说什么,只说最近很忙,没办法来看看她。让雾月但凡有什么困难都别扛着,立马联系他。
      
      还非要给小孩当干爹起小名,雾月笑嘻嘻答应,两人才结束通话。
      
      雾月想着季风挂电话前说的话,季风说
      
      “果然是有了孩子不一样吗?我觉得你现在处事冷静多了…说话方式都不一样了。你原来咋咋呼呼,好像还在叛逆期一样。现在是懂事了,但总觉得更让人担心你会受委屈”。
      
      雾月喉头有点干,眼眶也酸酸的。
      
      她想,原主在季风最狼狈的时候伸出手拉了他一把,没有让他待在失恋被小三的阴影里自暴自弃 。
      现在季风又吧这份温暖给了她 。雾月一时也说不清这种感受。
      
      但看样子季风是才回来,什么都还不知道的。那一定也不是季风再给她撑场子了…
      。
      
      或许真的只是她运气好吧。
      
      雾月也懒得怀疑了。管他是谁的好意,对方付了钱她也出了货。银货两清。
      
      想着她就又联系了对方,同意了对方上门取货,给了地址也再次开心起来,美滋滋数钱去了。
      
      雾月几乎是一次收回前期所有成本和开销。
      
      还赚得盆满钵满。
      
      看着账户里多出来的数字,雾月心想着,这可是人生第一桶奶粉金啊…。
      
      她觉得自己今天很大可能会做梦笑醒。
      
      去微博看了看不少粉丝哀嚎。
      
      「书粉也太凶残了!那些书粉甚至连下十单,根本抢不过啊!」
      
      看样子自己好多粉丝甚至没抢到。
      
      第二批货可能还得推后几天上,自己的人手太少了,时间还都有点紧。
      雾月当然想赚钱,但是怕大家会很累自己也吃不消,扩张面积和人手都要慢慢来。
      
      隔天那家上门提货的公司就联系了她,大概中午过来。
      
      雾月吩咐了酒坊的师傅负责这件事。自己没过去,在家里打扫卫生浇花。忙了一早上。
      
      准备好好做顿饭奖励一下能干又会赚钱的自己。
      
      饭菜端上桌时院门忽然被人敲响 。
      
      雾月一边再围裙上擦了两把手,一边朝大门方向喊到“来啦!”。
      
      想着是不是邻居家又做了什么好菜过来给她送一点呢,就一路小跑去开院门。
      
      门一打开雾月愣住了…门外站的人也是 …
      。
      
      门外站着的是个男人,这人太高雾月几乎才到他胸口,是需要抬头看的存在 。
      
      尤其一身裁剪得当的西装更显得挺拔。
      
      五官近乎完美,眉眼漂亮而锋利。头发往后背,看起来只随意往后抓了两把一样。大概只稍微做了定型并不油腻,随意也利落。
      
      相比之下雾月没化妆,披头散发只穿了一件BF大T和热裤,腰上还系着碎花围裙…。
      
      男人只是微微低头瞧她,不知道为什么雾月就有去什么圣象面前那种,自己被当成“众生”俯视的感觉。
      
      让她不由自主微微退了一步。
      
      一瞬间雾月就懂了“霸总”气质是怎么回事…。
      
      那些什么刀刻斧凿.轮廓分明.气场强大.眼神深不见底,是TM有点道理的!
      
      就在两人同时愣怔的几秒,雾月脑子里已经过完无数个念头。
      
      “卧槽帅哥你谁?卧槽我没化妆! 等等,好生眼熟! 不对,这人不是秦溟吗! 真人比微博照片帅,等等雾月你还有心情管这个! 他为什么在这 ,现在跑还来得及吗!!…”。
      
      就在何风助理看不下去两人沉默对望,打算开口给两人来个介绍时 。
      
      雾月反应过来了,退后一步迅速就要关门,几乎在同一瞬间回神的秦溟也反应过来,快速说到。
      
      “把这儿买下来!”
      。
      
      何风“…”。
      
      雾月“…”。
      
      何风还一脸状况外,买这里?买什么,房子吗?
      秦总大老远来这里就为了抢人家房子吗?
      
      但是雾月听懂了。
      
      他意思是,她要是敢关门,秦溟就会把这里买下来,那作为房东秦溟就会有权利进来。
      
      开玩笑,作为读者的雾月可能比秦溟他亲妈还了解他说话方式。
      
      雾月“册呐…”。
      
      天要亡我……
      。
      
      几分钟后,秦溟坐在了堂屋正中的太师椅上。闲适的喝着茶,等雾月再炒两个菜叫他吃饭…
      。
      
      就好像他才是此间的主人一样。
      
      他抬头瞧着外面的小院,干净整洁 甚至落叶都被扫到树根处。
      
      院外扯着一根麻绳,挂着刚洗好晾晒的衣服。听得到厨房那的忙碌声,饭菜的香味从那里飘出来。
      
      非常有烟火气,刚刚在门口时秦溟就觉得,雾月那一身简单的打扮和那条土里土气的围裙。弱化了一丝她从前在荧幕面前那种过分咄咄逼人的美。
      
      显得更接近生活,还…挺漂亮的。
      
      厨房那边的雾月简直想做上一桌满汉全席,巴不得永远留在厨房里。
      
      心态炸裂了…。
      
      等到雾越叫那两位吃饭的时候,原本不饿的秦溟何风都生生等饿了。
      
      但三人坐在饭桌上看着一桌根本吃不完的菜时,气氛简直不能再尴尬。
      
      何风看着两位,表面一如既往风轻云淡,内心小声BB。
      雾月小姐真挺热情,三个人做那么多菜…。
      
      但是好饿啊,我觉得我可以。。。能动筷了吗?这两人不饿吗?……
      。
      
      雾月开口,客套两句随便吃,就有一口没一口的开始扒拉碗里的饭。
      
      反倒是开始动筷的秦溟,迅速恢复正常,一点不见刚才的尴尬。
      
      速度不慢吃相却也不难看,还不忘提醒雾月别光扒拉米饭,孕妇不要吃太辣…。
      
      雾月“……”。
      
      这人怎么回事,到底谁主谁客啊…。
      
      饭后雾月立马摆出一副拒绝沟通,立马送客的样子。
      
      客气推说自己酒坊有事,就不多陪了。下次再聊。
      
      谁知秦溟只是淡淡扫她一眼开口到
      
      “你酒坊,买走剩余酒的就是我”。
      
      说完这句,秦溟就闭嘴没有再开口的打算。
      
      何风见此从善如流开口帮着解释到。
      
      “秦总还再雾月小姐您的酒坊留了人手帮忙出货,估计现在您的货已经全部寄出了…”。
      
      业务十分熟练想必不是第一次干了。
      
      言下之意你没有可忙的事,乖乖坐下来聊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二更嗷~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