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炮灰女配是要带球跑的吗???

作者:忘贫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合约

      【九】
      
      雾月目瞪狗呆,一肚子话瞬间卡回肚子里。她连忙翻出手机发现没电关机了,难怪没接到酒坊负责人的电话…
      。
      
      两人最终还是坐在堂屋里,开始一问一答的对峙。
      
      原本还打死不认,否认三连我不是!我没有!这不是你孩子!的雾月也被秦溟一份一份甩出来的证据驳回。
      
      秦溟被雾月明显拒绝的态度气到,
      “呵!是不是我的,在过几个月也能知道。你以为你还能躲哪去?”
      。
      
      雾月也有点来了脾气,自己一个炮灰跟他有什么关系?
      
      一直默默杵在一边的何风看着两人开始你一言我一语的掰扯,秦溟嘲讽一句雾月就立马顶嘴一句,像极了两个小学生吵架现场,还都谁也没吵过谁,急头白脸的…。
      
      何风已经从惊掉脑壳,怀疑今天的秦总是不是个假的,到麻木的自我怀疑是不是刚刚饭桌上吃了什么,食物中毒产生幻觉。
      
      从前狂拽酷炫霸气冷艳,每句话不超过十个字。大多时候只说两个字让你自行领会的总裁去哪了呢?
      
      “你小学课本学的是垃圾网文吗?!居然还搞带球跑这套?
      嗯?接下来呢?等孩子出生后靠心灵感应 认亲生父亲吗!?”
      。
      
      暴怒边缘的秦溟努力的表情管理,但显然效果并不好,极力克制反而显得表情僵硬又扭曲。
      
      口气也不太从容了。秦溟忽然想明白,不能和不讲道理的女人讲道理谈证据。
      
      现在完全把风度丢在了狗肚子里。
      
      雾月被踩到尬点,坐在另一边太师椅上一手搭在扶手上扶额,一手掐腰低头陷入自闭中。
      
      要不是孕妇不能抽烟,雾月都想点一支冷静冷静。
      
      但嘴上还是立刻反唇相讥到。
      
      “还说我呢?您霸总人设不也拿得挺稳?我就是觉得不会那么狗血才跑的,说不定您贵人多忘事睡醒不认人呢?
      
      我走我的单亲妈妈独立自强人设,又不打算携子上位。
      
      您自己到还挺会带剧情的,真的找来了,怎么?现在霸总都这样上赶着给炮灰负责了?”。
      
      雾月声音清软平缓但语速快,吐字清晰。
      
      配上她一脸嫌麻烦的表情真是说不出的嘲讽。仿佛被这种绵里藏针的语气堵到了喉咙。
      
      秦溟也同样被噎了一回。差一点再次被这断话激到。
      
      抬手按了按突突直跳的太阳穴,秦总扒拉回狗肚子里残存的风度教养,和高冷形象。
      
      强压怒火,忍住没有上去掐死这个不知所谓的女人…。
      
      再一次敲了敲桌上的一堆证据,压低嗓音一字一顿到。
      
      “你揣的.是.我.的.种!”
      
      。
      雾月这女人完全不讲道理,什么炮灰什么上赶着,把自己和他当作什么?
      
      雾月也不是傻子听出来对方已经在暴怒边缘。
      
      她默默把“其实并不打算让父子相认这种情节发生”的话吞了回去。
      
      免得真的激怒对方,该怂就怂狗命要紧。
      
      雾月其实也明白对方有充分理由生气,自己毕竟没道理。对方是孩子的父亲,他就有知情权。
      
      从前看书的时候雾月就很喜欢秦溟,不然这么狗的剧情也不会坚持看下去。被弃坑时,雾月还为没有看见男主HE气了好几天。
      
      秦溟这个人处事认真负责,前期也很讲道理 ,虽然是小黑屋剧情但也是出于保护并不是自私的禁锢。
      
      不是那种只会一句“女人你在玩火”。蛮不讲理油腻腻的霸总形象。
      
      雾月喜欢这种话少却默默把一切安排周到的人。
      即使后期被逼得手段强硬,但他是个温柔的人这点雾月是一直相信的。
      既然知道了孩子的存在还能坐视不理,秦溟显然不是那种人。
      
      叹了口气沉默几秒,觑见对方表情逐渐冷静后…才开口到。
      
      “谈谈?”
      
      。
      
      语气竟有一丝安抚求和的意味,连雾月自己都没有察觉。
      
      秦溟却察觉到了,梗着脖子不自然的撇开脸目光微闪。
      
      雾月妥协了,既然已经不是一个人能解决的事,那就得掰扯清楚。要争取我方意愿和利益的最大化才行。
      
      秦溟镇定下来,看了一眼雾月才沉默等待。两人对面而坐,拉开谈判的架势。
      
      雾月担心对方没有完全顺过气,还体贴的先开口到。
      
      “首先孩子在我肚子里,我至少有选择权决定要不要他。我既然做了选择就不会打掉的,所以这点上没有可谈的余地”。
      
      “……”秦溟像看傻子一样瞥她一眼不做回答。
      
      但眼神仿佛再说“我没让秘书给你一张卡而是亲自来抓你,你觉得我是要打掉的样子吗?”。
      
      成功get到的雾月再次尴尬。
      
      “咳!很好那么这点上达成一致也算是一个好的开头是吧?”。
      
      见对方还是一副敛眉等下文不打算开口的样子雾月斟酌这继续到。
      
      “其次我真的不是打算奉子成婚的人,孩子虽然是意外…”。
      
      雾月一边说一边盯着秦溟的表情,见他似是要开口打断。
      
      连忙抢到,
      “你你你!可别说什么秦家血脉不能流落在外要带走的话啊!不然我生出来也要揣回去的!!!”。
      
      一面说着,还隐隐护住了肚子。
      
      ……空气又一瞬安静。
      
      秦溟几乎要被气笑,其实只是想打断她这些多余的废话。
      表达这些是不必浪费时间的问题。却被再一次堵得满头黑线。
      
      秦溟“你学生时的教材确实是某江文学网吧?”。
      
      雾月“……咳”。
      
      穿书阴影太大,玛丽苏古早狗血网文害人不浅 。雾月真的想当场去世。狗头尴尬。
      
      秦溟再次粗暴的揉揉额角,为避免再次了解这个女人的智商底线。
      
      秦溟不打算再给她带话头的机会,难得的主动开口解释。
      
      “奉子成婚这点上还有得谈,你是孩子母亲,女性有自主选择是否生育的权利。我自然不会不考虑你的意愿强行带走孩子,要是那样我也不会现在就出现在这。”
      。
      
      “但是我既然承认他,他就不可能是私生子。你必须和我结婚,这不是你拿着自尊独立不放就能解决的问题。这样对他比较好,对他出生后来说也会方便很多,你如果不傻不会不懂?”
      。
      
      雾月不傻都要听傻了,她还是第一次听见他心平气和说这!么!长!一段话。咳咳…刚刚吵架时不算。
      读小说时他对江婉婉都没说过这么多字吧?
      
      他好好说话声音还怪苏的…感觉我可以。
      
      雾月悄咪咪掐了自己大腿一把,现在不是犯声控吸口水的时候!可以个锤子我可以!
      
      收回理智,雾月也听得明白。她未来还要在大众视野里混,不可能把孩子藏一辈子也知道私生子的舆论意味着什么。
      
      这也是她最近以来才开始担心的事。
      
      自己是穿越来的,虽然没有很想回去但对这个世界其实也没有什么归属感。
      
      炮灰原主倒霉得跟上辈子毁灭了宇宙一样。
      
      这个孩子因为她那点犹豫。才得以留下。
      
      实际上三个月前,哪怕做了决定留下他,雾月对这个孩子存在的意义是一点实感都没有的。
      
      最近开始显怀了,才有一点意识到这个小生命的真实存在,才慢慢重视起来开始和它建立起一点感情。
      
      事实上雾月也不是秦溟口中那种自尊心极高,拉不下脸,我难但我不说的人。
      反而饱受生活摩擦,苟的一批。
      
      要独自养一个孩子又不是小猫小狗 。
      实际操作并不是小说里三言两语,种种田,遇见个好资源就能养活的。
      
      至少最近怀着孕东奔西走跑断腿,熬夜头秃想宣传的她深有体会。
      
      况且炮灰可没有光环加持,那些勤工俭学还能继续素指纤纤,美得一批的单身宝妈是女主待遇。
      
      生活所迫的状态她太明白了,一个人她怎样都无所谓,要想和孩子过上好的生活又怕孩子小小年纪要遭受身份质疑。
      
      那么有更好的办法可以让这个小生命未来少一点坎坷,让他有机会完全成为自己的孩子。她当然也愿意。
      
      之所以妥协坐在这里和秦溟互相试探,当然是知道对她和孩子来说最好的解决办法究竟是什么。哪怕是她会背上奉子成婚的舆论,不过就是厚着脸皮支付一点自尊心,就能缓兵为什么不呢?
      
      她明明白白的听懂了秦溟口中的“还有得谈”含义,这正是她要的……
      。
      
      秦溟一直默默观察这雾月,她所有细微的表情变化也被他捕捉到。
      
      从这几个月了解到的情况,和坐下来谈的这几分钟里。
      
      秦溟敏锐察觉到,这个女人她可不是表面上的傻气直率,相反圆滑知进退得不像话。
      
      心思超出年龄的通透……。
      这副样子居然让他想要叹口气,虽然也谈不上心疼,但让人没来由的为她担心是真的。
      
      似乎十分清楚她想要什么,他不疾不徐抛出最后诱饵。
      
      从助理手中接过稿件。
      
      再次开口。
      “这有一份协议其他不过分的条件你都可以往里加,我的条件很简单跟我领证,三年内你得安分点。
      
      离婚后孩子无论留在哪里都名正言顺,我也会负起父亲的责任。如果孩子留在我这里你来见他也不会阻拦你,同样的你也是,你觉得呢?”。
      
      几乎和最后一个字落地的同时雾月猛的抬头不可置信的看向对面…
      。
      
      雾月有一刻呆愣,对方坐下后那种你随便开口的姿态,她有预料到秦溟很大程度会开出对她来说不错的条件。
      
      但是完全没想到会是这样的。
      
      无疑,从各个角度来说,她是站到便宜的。
      
      还有什么叫孩子无论留在哪里?这个意思是雾月最后也可以自由选择要不要扶养孩子吗?
      
      对于一场协议各取所需的婚姻,三年其实也并不算长。
      
      可是 秦溟为什么要白白耽误三年出钱出力养孩子呢?图什么?
      
      总不会就图个和未来女主二婚的名头吧?…。
      哪怕知道秦溟很讲道理,雾月还是不安起来。
      
      “为了什么呢?你要的是什么?”。
      
      秦溟看着忽然戒备起来的人,紧盯着自己的目光中小心的藏着怀疑跟试探。
      
      像只猫儿一样,仿佛感觉到一丝危险就使得浑身的毛都微微一颤。
      犹豫着要不要弓起脊背先把毛立起来炸毛给他看。
      
      她这个样子确实有点可爱,让他想笑。他的确也轻轻笑出来了。
      
      雾月眯了眯眼有点不满,他这个时候到底在笑什么啊?
      
      秦溟收了嘴角的弧度但显然还是莫名被取悦了,心情不错的缓缓开口。
      
      “我说了我要你三年内安安分分,起码表现得像一个合法妻子。”
      
      雾月“就这样?”
      
      秦溟“就这样。”
      
      几乎立马就要同意下来,但雾月还是强行忍了忍。
      
      好奇心使她不停运转已经快不好使的脑瓜,想要捋捋清楚为什么。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