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了仙君之后

作者:青木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拦截

      师泽看了一眼四周,他挥袖就将那混混身上的摄魂术解了。
      
      摄魂术一解开,那混混见着自己两手死死掐住同伙的脖子,同伙在他的手下都已经翻白眼口吐白沫人事不省。吓得一下就从同伙的身上跌坐了下来,正要碰到身后人的腿上的时候,突然一股强劲的风重重打在他的背上,让他直接摔了个满嘴泥。
      
      “你是不是见过一个少女?”师泽低头下来问。
      
      明明四周鸡飞狗跳,人也慌慌乱乱。但是诡异的四周就安静了下来,混混明明看到四周的人慌慌张张。可是他也之间的到那些人的嘴一张一合,却听不到他们嘴里说的任何话。不过让混混更惊讶的是面前的这个白衣青年。
      
      师泽看着地上跪着的这个混混,两眼发直的望着自己,他沉下嗓音,把刚才的话又说了一遍。
      
      见着混混满脸疑惑,他失却了最后那点耐心,“不要逼我动手,自己说!”
      
      他可以动手用搜魂术搜寻这人的记忆,不过搜魂术对修士用,都极有可能直接让人变成痴傻,更别提半点修为都没有的凡人。
      
      混混被眼前青年的气势压的几乎起不来身,连连点头,“是,是……”
      
      师泽再问了几个问题,奈何混混是真的说不出什么了。混混原先不过是见色起意,见着人一个小姑娘单独在巷子里头,起了色心。至于脸什么的都没瞧清楚,就只看见一双眼睛。
      
      混混被问的晕头转向,似乎听到问到那姑娘的长相什么的,他晕晕乎乎直接来一句,“眼睛长得倒是蛮好看的。”
      
      师泽皱了皱眉,他没了和这人纠缠的心思,听到这话,他直接抬手,原本正仰着头的混混一下脸都砸到了土里,好半会都没能起来。
      
      他感觉的到这混混手上有人命,他没那个兴趣过来,绕过凡人的官府来插手管。
      
      师泽看了一眼四周,他能确定人就在这附近,可是到底在哪里,他也要仔仔细细寻找。
      
      既然追到了这里,他自然不可能让她跑了。
      
      外面吵吵闹闹,明枝在客栈里把自己洗了下,又去客栈后面邻着的温泉泡了下。
      
      她吃了点东西,而后闷头大睡,当时还不觉得,结果真正睡下的时候,几乎是挨着枕头就睡着了。
      
      这是她十几年来睡的稍稍安稳的一个夜晚,不担心突然有人趁着她睡着的时候,给她来一刀,也不会担心宗主什么时候,割开了她的血管,放她的血。
      
      身体的疲倦在这个时候,一股脑的全都涌了上来。她开始还小心翼翼的提防着,不过后面倒是一股脑的放了下来。
      
      这一觉就睡了三天三夜整的。
      
      醒来的时候,明枝都还觉得自己还在做梦。
      
      过了小半会,她才完全清醒过来。
      
      在床上打坐了小会,她开始尝试调动身体内的灵力,查探修为。一查之下,竟然发现她的修为从一重境,直接冲到了三重境,甚至还有继续往上的趋势。
      
      明枝这个身体满打满算才十六岁,在这个几百岁老怪物满地走的修真界,她这个岁数还是太小了,根本就不够看。修为一个看天赋,二个看师门,三个也有自己在漫长的岁月里慢慢积累下来。
      
      她年岁轻,再加上宗门里养着她也不过是想要她的血,自然不会在修行上指点太多,她费尽各种功夫,用尽各种办法,这些年修为一直在一重境将近二重境的边上打转,重境之间的突破很难,甚至有时候如果的机遇不对,又或者办法不当,徘徊几百年也不是没有的,甚至终身都有可能不会突破,原地打转。
      
      “难怪。”明枝惊喜若狂的看着自己的手掌。
      
      难怪那个死鬼师叔把她偷出来,并且之前做了那么多的准备。不得不说,这要是一旦成了,夺功顺利,光是修为上的增长就一本万利。
      
      赚的不能再赚了。
      
      只是可惜,最后一下还是叫人给轰成了渣渣,最后叫她捡了漏。
      
      明枝欣喜的感受着体内修为的提升,而后她手掌翻覆两下,想要试试自己现在到底能把招数使到什么程度。她将浑身上下的灵力提起来,汇聚在手心里,将灵力在手心里凝聚成一小小的一团。
      
      这是控制灵力的基础,也可以用来探察体内修为灵力的情况。
      
      明枝不停的从灵丹处调取灵力,在手掌里汇聚成一颗光球。灵力越调越多,根本没有半点扛不住的迹象。
      
      她见状大喜,又提高了速度。而后浑身上下的经脉开始火烧一样,如同有火在经脉中顺着灵力乱窜。
      
      这次比之前和北阳山弟子还有孚宁对阵的时候要难受的多,如同有火在经脉里游走。那种浑身烧灼的感觉,一下就蹿遍了身上。
      
      明枝一下扑在一旁,捂住胸口,灵力随之也收回体内。
      
      随着灵力收回,那股灼烧感也渐渐消退,她趴在那里好会之后,才缓过来。
      
      明枝捂着胸口起来,爆了一句粗口,“卧槽!”
      
      她坐在那里,虽然此刻那股灼烧感消失了,但是经脉里却还有酸胀不堪。
      
      明枝趴在那里好会,过了小会之后,听到有敲门声。
      
      “谁?”
      
      门外头小二道,“姑娘已经三天三夜都没出来了,还好吗?”
      
      一个年少姑娘,除了住店的那天就没有出过房门,甚至连饭菜都没有叫过。三天过去,客栈里的掌柜,都要担心这出手大方的姑娘是不是在自家客栈里出事了。
      
      要是客人在自家店里出事,到时候别说姑娘家里的人过来闹事,而且客栈也要跟着一块儿倒霉。
      
      花的钱都还不如房钱抵得。
      
      “我很好。”明枝说着起身,她拉开门,见着门外的小二。
      
      小二开门就见着漂亮姑娘,这姑娘生的娇美,又在最好的年岁,鲜艳欲滴。娉娉婷婷俏立枝头,偏生也没得平常姑娘那一股子俗不可耐的气质。人瞧着也不错,总是含笑的,不过笑是笑着的,可总给人一股不好招惹的感觉。
      
      小二迎来送往的,人也见多了,眼力也练了出来,不敢到这个瞧上去不好招惹的姑娘。
      
      明枝对着外面的小二一笑,小二有些受宠若惊,“姑娘没事吧?”
      
      “姑娘很好。”明枝说着,看了一下外面的天色,“谢了。”
      
      说着,她从屋子里出来打算到大堂吃点东西。
      
      除了刚来的时候,她并不喜欢在卧室里吃东西,一股老大的味道,开了窗好会才会消散。
      
      她出的钱够,不多会儿就满满来了一桌子。
      
      吃饭的地方足足有两层,店家给她安排了一个靠窗的好位置,她随意的吃着,靠在那里,百无聊赖的往下面看。
      
      下面的人来来往往,她一手撑着下巴,筷子在碗里头戳了两下。
      
      出来之后,她浑身都觉得舒畅的很,如果不算上刚才那件事的话。
      
      原本以为自己捡到一个大便宜,没想到竟然还给她弄了个这么大的意外。
      
      啊,不是,她累了那么久,好歹也要给个甜头吧。
      
      还是说衡云君他天生有毒,谁碰谁倒霉?
      
      她筷子几乎要把面前的蛋饼都给戳的四分五裂。看着那里的盆好会,最后一鼓作气自己吃了。
      
      明枝坐在那里,那边小二上来,瞧着她有一搭没一搭的吃东西,看了小会,过来给她说话。
      
      明枝坐在那里听着小二说当地的风土人情,“我倒是有意归隐,听你这么说,这里倒是个好地方?”
      
      小二看着漂亮姑娘脸上的笑容,点头,“如果姑娘想在这儿落根的话也行,彩云镇这地方,地方不大,开销也没多少。”
      
      “就是姑娘得小心,最近这一片老是不安稳,不是这里出事,就是那里闹鬼什么的。毕竟谁也不是请得起神仙们过来帮忙。”
      
      小二口里的神仙就是修仙门派的弟子。
      
      明枝靠在那里,心里的算盘打的震天响,她倒是打算找个没人的地方躲一躲,风头过去了,她再冒头出来。
      
      明枝咬住筷子,忍不住笑出来。
      
      小二瞧着漂亮姑娘笑,以为自己说了什么话惹得她高兴,一时忍不住也跟着傻笑起来。
      
      “姑娘,咱们这个镇子不大,一个镇上的人也全都认识,不过好在小,是非也少。要是姑娘在这儿长住,一定顺心顺意。”
      明枝笑着笑着,她靠在窗台边,又往下面看。现在街上的人不多,三三两两的,小猫三两只。
      
      “瞧着倒是挺冷清的。”
      
      “那倒不是,好戏在晚上呢,今日夜里菩萨娘娘生辰,夜里到时候庙里要出来走花车,可好玩了。”
      
      “白天不行吗?”明枝很是好奇。
      
      “白天事多,好多人家都腾不出空来,也就晚上也热闹一下了。”
      
      明枝哦了一声。
      
      正说着,外面来了几个少年少女,身佩长剑,着紫白道袍。瞧着这样子倒像是哪个修仙门派的。
      
      “恐怕这附近又有什么妖魔鬼怪了。”
      
      明枝是不怕什么妖魔鬼怪的,相反她不但不怕,她自己就是妖魔鬼怪里的一员。瞧着这群少年少女,她不但不觉得想逃,还好整以暇的坐在那里打量起他们来。
      
      修真之人的年岁和外貌不相匹配,不过这些弟子一进来,一股青春的清新之气扑面而来。
      
      她只是略略打量了里头几个少年,而后把目光放到了里头的少女身上。
      
      少女满脸阳光朝气,看的她忍不住手痒。
      
      忍不住的想要过去,逗一逗。
      
      那边坐着的人也察觉到了这边的注视,不由得看过来,见着是一个十五六的貌美少女冲着他们笑。
      
      这少女容貌好极,不过最令人侧目的是她的一双眼,她长得一双明眸善睐,顾盼生情。
      
      她冲那桌的人一笑,她没有恶意,这些人自然也不会找她的麻烦。也颔首示意。
      
      明枝欣赏了下年少人蓬勃朝气,起身回房。
      
      天黑下来之后,街上果然如同和小二说的一样开始热闹起来了。
      
      明枝收拾了一下也跑到街上玩去了,她被关了这么多年,一朝自由,恨不得哪里都得窜一下。
      
      街上人来人往,摩肩擦踵。
      
      街灯也全都亮了起来。
      
      明枝还是头一回看到外面夜里是这样的,这里热闹归热闹,不过冒着一股野趣,比不上她上辈子夜生活那样精致,但也冒着一股粗糙的乐趣。
      
      两边小摊子什么都摆出来了,吃的玩的什么都有。
      
      吃的东西在明枝看起来还是过于粗糙了点,她只是看了两眼,没觉得有什么兴趣,不过瞧见有卖面具的,她走过去,见着上面一排面具,面具上有猴儿兔子的,还有那种般若的。
      
      她原本看了一圈,小贩在一旁瞧着她开口,“姑娘买一个吧?姑娘长得好看,大晚上的,怕是有什么坏人瞧了要做坏事。”
      
      听到这话,明枝倒是来了兴趣,买了一个兔子面具,扣在脸上,四处一望全都是满脸兴奋的孩子,还有一些到处乱跑的小孩子。
      
      明枝罩着面具,在人流里左右张望。
      
      现在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但是街道两边不少店家把灯笼摆了出来,一串儿的灯笼直接从街头挂到街尾。一时间还真的多了不少的光亮。
      
      明枝戴着面具在街上走着,突然锣鼓喧天,有人在大街上开道。两个大汉手里提这铜锣,敲的震天响。
      
      原本街伤熙熙攘攘的人,顿时被这铜锣一下分到两边。
      
      这就是所谓的山娘娘过生日了。
      
      一辆花车上面摆着一尊塑像,塑像四周摆满了鲜花,两边跟着两个童子童女。一路在街上过来。
      
      山娘娘的花车过来的时候,街道两边的人自发的跪下。
      
      在这个修真术漫天飞的地方,这些什么灵力都没有的凡人是食物链的最底层,别说修士们的打斗,就是偶尔那么几个妖类窜出来,他们也没有多少还手之力。
      
      所以对这些神灵比她上辈子看到的那些还要痴迷。
      
      明枝瞧着两排的人自发的跪下,街道两边的人没过两下,跪倒了一片。
      
      众人里的那片白色突兀的凸显了出来。
      
      明枝看见那个白衣青年,他神色冷淡,看着那辆载着塑像的花车,古井无波。
      
      但她看清楚他的脸的时候,心头一连串的卧槽顿时炸开。
      
      北阳山的衡云君怎么在这!
      
      然而还没等她想出为什么,站着的人却已经向她看了过来。
      
      现在街上跪了两边,就剩下她这边和他那边了。
      
      在乌泱泱一片跪地磕头的人里头,他们两个站着的,可还真是扎眼的厉害。
      
      识时务者为俊杰,她顿时噗通一下就跪在地上。
      
      反正车上的只不过是个塑像,根本不算什么。
      
      隔着白兔面具,明枝都能感受到那边的人落在自己身上的注视。
      
      霎时间她浑身紧绷,下意识的想要做出进攻的姿态。
      
      她察觉之后,立刻放松了身躯。越是这个时候,就越是不能露出半点纰漏来。
      
      “后生,你怎么不跪?”
      
      师泽腿边有个老头不解的问。
      
      “一个山精当得我一拜吗?”
      
      他看着那边的泥塑,眼里毫无波澜。
      
      这话被旁人听去,顿时惹起一片众怒,“你说什么!”
      
      然而有人才起头,抬头撞见师泽的双目,接下来的谩骂和斥责一下全都吞了下去。
      
      场面竟然有诡异的安静。
      
      一颗小石头打在他旁边的小孩身上,石头的力道控制的正好,没伤到小孩子,却能叫他觉得痛一下嚎啕大哭起来。
      
      一个小孩哭,过了小会其他的小孩也跟着哭起来,年纪越小的越是控制不住。一时间场面便不可控制起来。
      
      明枝趁着混乱直接脚底抹油跑。
      
      她原本以为最多不过是北阳山的长老过来追她,结果衡云君本人亲自来了。
      
      有那么深仇大恨吗!!
      
      夜里的城镇郊外除了虫蟊的叫声,还有夜里蛇行的沙沙声响之外,根本没有其他声响。
      
      她飞在郊外,突然一剑飞来的时候,她的心里除了一连串粗口外,再没有别的。她仰首躲过,甚至游刃有余的一把握住那把飞剑。
      
      一道人影出现在她面前,是今日傍晚的时候遇见的那个少年。
      
      少年郎身上算不上好,道袍几处被划破了,伤口可见血。
      
      “是你?”少年也认出她来。
      
      “快走,这里不是你该呆的地方。”
      
      下刻腥臭的妖风就铺面而来。
      
      明枝抬头就看见一只巨大的蜘蛛的腿向她刺过来,她甚至都还能清晰的看见那条蜘蛛腿上的绒毛。
      
      她只是想要跑个路而已!
      
      “快走!”少年感觉似乎是来不及了,一咬牙干脆整个人都覆在她身上。
      
      “滚开!”明枝一把推开身上的少年,她反手提着刚才少年的佩剑,强行将灵力注入佩剑内,对着面前的蜘蛛劈砍去。
      
      剑锋被渡了灵力,剑身上散发着一股杀意。
      
      她勾挑之间,把跟前的蜘蛛劈砍成了几块,然后放灵火一把烧了。
      
      明枝落地,回头见着少年捂着胸口,满眼震惊的望着她。
      
      明枝看了看手里的剑,一把还给他,然后扭头就跑。
      
      才跑出一段路,巨大的风瞬间充斥了过来,将她重重裹挟住。
      
      下刻一道剑影落在她面前,化作一个白衣青年。
      
      白衣青年落在地上,回身来,拦截了她的去路。
      
      他站在那里,望着明枝,他定定的看她好会,“你果然在这。”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话说感觉那天晚上可能真的要写,因为男主一些反应就是因为她那天夜晚往死里折腾搞得。但是我最近这段时间也的确木得时间……
    要不然,明天请假一天,我写写那天的详细内容?感谢在2020-08-10 21:14:56~2020-08-11 20:54:3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东方宁心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徐小小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