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了仙君之后

作者:青木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追踪

      当孚宁回身过来,那边的男子看清楚他的脸的时候。孚宁顿时感觉到那男子看他的神情都有片刻的凝滞。
      
      青年站在那里,双眼死死的盯在他的脸上。那目光似乎能把他的脸当场戳个窟窿。
      
      孚宁好女装,穿着女子衣裙,浑身上下都是女子打扮。不过一看脸,艳丽归艳丽,那股和女人完全不同的硬朗线条,怎么也改变不了他真实性别。
      
      男人的脸再加上女人的妆容,瞬间一眼给人的冲击力是强大的。
      
      师泽看着那个不知道男女的东西,袖中的手握紧。他此刻的心情古怪微妙又出奇的恼怒。
      
      “是你吗?”师泽开口问。
      
      孚宁浑身紧绷,听到师泽这么一句,
      
      孚宁不知道他说什么,他想说话,但是奈何一股灵压劈头盖脸的直接冲他压了过来,那股灵压带着刀锋一样的锋利,催逼在脸上,割肉一般的疼痛。
      
      他张了张嘴,嗓子里在压在身上的那股巨大的压力下,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面前的这个青年实力远远在他之上,浑身上下全都叫嚣着要逃。然而他才一动,原本站在百步开外的人瞬移到他跟前。
      
      “是,还是不是?”
      
      孚宁努力的张了张嘴,他飞快的打量了下面前这个眉眼俊美又凛冽到不近人情的青年。他不记得自己在那里见过他,更别提得罪了。
      
      “是,或者不是!”师泽彻底的没了耐心,逼近问道。
      
      他身上散发出的压力越发的强势,孚宁动弹不得,额头上更是冷汗直冒。他提上一口气想要调气灵力,然而他才一动,顿时身上被下了一道封灵索,一下直接瘫软到了地上。
      
      师泽逼的更近,突然鼻尖嗅到一点昨夜里嗅到的香味。非常浅淡,若是不仔细,恐怕就忽略过去了。
      
      他盯紧了面前这不男不女的东西。
      
      心头原本死死按捺住的怒火,此刻一下没了压制,滔天一样的怒发出来。
      
      他竟然、竟然被这么一个不男不女的东西给亵玩了!
      
      想起昨夜里,他如何被那只手肆意撩拨,又如何被放肆的调笑,他所有的傲骨,所有的骄傲自尊都在欲念里粉碎,任由人任取任求,甚至他自己都把自己的骄傲踩在地上,为了满足,他甚至不惜出言求欢。
      
      师泽额角青筋顿时爆出,袖中手掌骨节咔擦作响。
      
      “是你对吧。”此话从唇里出来,已经是肯定了。
      
      眼前那张浓妆艳抹的脸上,冒出惊恐出来。
      
      “昨夜既然敢动手,那么如今后悔也晚了。”说罢,他直接抬起了手。
      
      满心的羞愤和耻辱混合在了一起,如同滔天巨浪,让他杀意爆棚。
      
      然而手抬起来,一阵晕厥又袭过来。
      
      经受过昨夜的折腾和折磨,他几乎没有半点休息直接追了过来。内里的虚空在怒火之下一阵阵的涌上来。
      
      跟前的人感觉到身上沉重的压迫感有所降低,哪里还敢多留,立刻就强撑起来就要跑。然而才跑了两步,突然膝盖一痛,孚宁直接扑地,之前还扶额似乎浑身都不舒服的青年又出现到了他的面前。
      
      他脸色泛着一股病态的嫣红,和那股凌厉到了极点的俊美眉眼在一块,竟然酝酿出了别样的令人挪不开眼睛的艳色。
      
      艳色透骨,惑人心智。
      
      “想跑?”师泽毫不客气的直接一手抓起了这男人的头发,把整个头颅都抬了起来。
      
      眼前的这个男人穿着女人的衣裙,眉眼虽然长得还行,可是哪怕涂脂抹粉了,也遮盖不住那一股男人的粗糙气。师泽看在眼里,突然泛起一股恶心。
      
      下一刻他一拳头直接挥在了手里这不男不女的东西的脸上。
      
      孚宁吃了他这一拳,又被压制的动弹不得,直接一把摔在地上。
      
      师泽感受到体内灵气运转不畅,运用灵力的时候,浑身会有难言的疲惫和刺痛,师泽干脆放弃直接一掌把这人碾成齑粉的打算。
      
      他大步向摔在地上的人走过去。那人挨了他的一拳,直接吐了一口血。
      
      然而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接连挨了几拳。
      
      师泽心头的愤怒夹杂着恶心,手下也是一下比一下更狠,完全没有手下留情。
      
      他一想起自己曾经在这个不男不女的东西手下婉转求欢,霎时间,他恨不得直接将这人杀了。
      
      孚宁哪里经得起师泽这么一番打,不多时,脸上青青紫紫,鼻青脸肿,肿得几乎面目全非。
      
      师泽冷冷的看着手里已经完全认不出来本来面貌的人。
      
      而后下一刻一掌直接重重落在对方的胸口上。
      
      孚宁刹那间直接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连着吐了好几口鲜血。刚才那一掌,哪怕没有使出师泽的真正实力,但也要了他半条命。
      
      还没等他嘴里的那口血给吐完,就见着白色的袍服又到了跟前。
      
      跟前的人脸色冰冷,眼里却已经平静到了极点,他抬起手掌,雷霆之力在他掌心里汇集。
      
      这一掌打下去,恐怕他不但死了,还能魂飞魄散。
      
      就在那只手掌要打下来的那刻,孚宁被求生的意志逼得出口,“我没见过你!”
      
      在听到那粗嘎的声线,师泽的动作停了下来,低头注视眼前这人。
      
      过了小会,他伸出手,直接握住了他的手腕,看了一眼他的手掌。虽然这不男不女的东西,从背后看着像个女子,但是手掌这些细节上还是能看出男子的模样出来。
      
      师泽出手按了下他的掌心,察觉到掌心上的老茧,原本杀意凛冽的面庞上倒是缓和了不少。
      
      “你是谁,为何身上会有我门内弟子的追踪术的气息。”
      
      师泽放开手里的人,又撕下了他的一片衣角,擦了擦手。
      
      孚宁知道眼前的这个人不好糊弄,把自己的身份说了,到了这个时候,他基本上就已经确定是明枝那个小贱人把东西给贴到了他的身上,孚宁挨了这么一顿打,哪里还会隐瞒什么。
      
      是男是女,长得多高,生的什么样都一股脑的全都说了出来。
      
      “她狡诈的很,现在恐怕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孚宁恶意的露出个笑,“倘若你没在我的身上浪费这么多时间,说不定已经追上了。”
      
      说着,又道,“她偷了什么东西?不妨说一说,说不定我见过呢。”
      
      孚宁想起自己刚才竟然没能从明枝身上搜刮出来,能让这么实力强悍的人亲自追捕,恐怕犯的事不小。
      师泽在那里听着,低头看下来。见着那张肿胀的脸,手指动了动,一剑直接抽在地上那人的脸上,原本地上趴着的人直接被他抽飞起来,在空中翻了个转,重重砸在地上。
      
      “她往哪个方向跑了?另外,你们宗门在哪个地方。”
      
      他站在那里,居高临下的问道。
      
      明枝跑到了一处城镇上,这一路上,她感觉到自己经脉里灼热感越来越强,不得不停下来休息。她随便找了身衣裳给自己换上。
      
      昨晚上加现在,她都没有停过。
      
      现在不管如何,都要好好休息。她稍稍的扶了一把腰,在上面的人花费的力气要更多些。当夜里衡云君是个很得趣的人,他刚开始的时候还说个不停,可是真的上头了,不要他使劲,他也会有动作。
      
      她上辈子脑子里头灌了不少料,然后在隐月宗里头,也看了不少真刀真枪。
      
      头回能折腾到他那个程度的不多。
      
      闹腾大半个晚上,动身跑的时候,还不觉得有什么。可是现在一路跑过来,才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她找了个巷子,扶着墙喘气。
      
      存在于灵丹和经脉中的灼烧感,也随之渐渐的平静了下来。她摸了摸双臂,她早就感觉到了,她催动灵力,尤其是情况紧急的时候,经脉和灵丹处都会有灼烧感。平静下来之后倒是好了许多。
      
      她看了一圈四周,虽然小巷子里头没有什么人,但是巷子口那儿却是人来人往。
      
      这个时候,有那么两个人从巷子口进来。见着明枝一个女孩子站在那里,眼神顿时变得有些飘忽。
      
      明枝察觉到那些不怀好意的注视,小拇指在自己的脖颈处轻轻一拉,看着那个似乎蠢蠢欲动的小混混一笑。
      
      原本正要说荤话的小混混,眼里亮起两点诡异的光,然后脸上恶意的笑容瞬间变成了一片空白,等明枝走出去的时候,后面两个人已经打起来了。
      
      明枝不打算回宗门,她好不容易才出来,怎么可能还轻易回去,尤其隐月宗里头不是什么好去处。
      
      宗门内能活下来,要么心狠手辣,要么除了心狠手辣之外,还有别的什么出众的本事。她体质特殊,好不容易才抓住机会逃出来,她就没打算回去了。
      
      明枝观察四周,打算找个地方好好的休息一下。
      
      她找了一家很不错的客栈,然后叫了热水,开开心心的泡一个热水澡。
      
      入水的那刻,明枝忍不住轻哼了几声,而后缓缓靠在浴桶的桶壁上。
      
      她出得起价钱,客栈就敢给好东西,水里头都放了点别的香料之类,低头闻一闻,就连水都是香的。
      
      轻松下来之后,明枝伸手一撩,直接撩出一串儿水花出来。
      
      师泽到了彩云镇,这是这个地方最繁华的地方。那不男不女的东西,给他指的方向是稍稍偏离一些。也尽是深山老林,他曾经几度和这种魔道交手,知道这群人若是真想要隐蔽行踪,不会往那些鲜有人迹的深山老林里躲,而是来这种人多的地方。
      
      师泽走在街上,街上人来人往。
      
      突然出现了一个容貌气质极其出众的人物,街上不管男女老少,都多看了他几眼。
      
      师泽的视线从那些男男女女的脸上转过。
      
      前方突然冒出一阵骚乱。
      
      “别打了,人都死了!”
      
      “快去报官!”
      
      师泽看了过去。
      
      只见着一群人在扯着一个年轻人,年轻人骑坐在另外一个人的身上,双手死死的掐住身下人的脖子,神情如癫如狂。
      
      哪怕下面的人早已经两眼翻白,舌头都吐出来了,也不见有半点撒手的意思。
      
      师泽看了一眼动手的人的神态,迅速快走过去。
      
      他拂开挡在面前的人,一下制住发狂的人的动作,看向他的眼睛。
      
      师泽嗤笑,“果然在这里。”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人妖师叔气抖冷:还能不能好了,我难道没有人权的吗!
    师泽:我失去的是什么,我失去的是我的贞操啊!感谢在2020-08-09 20:52:35~2020-08-10 21:14:5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徐小小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晓黛 20瓶;喋喋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