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了仙君之后

作者:青木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亲自

      执法长老和那个妖女对战的时候,发现妖女所用灵力有那么不对劲,泛着一股他熟悉的气息。
      
      这世上的灵力大同小异,但是自身修炼而来的,多少都带着自己的一点气息。灵力无缘无故的跑到另外一个人身上,要么是自己主动输送,要么便是有人掠夺。
      
      掠夺修为的办法有千万种,但能对衡云君起效的,恐怕他也想不出来。
      
      执法长老盯着人衣襟外的那一块瘢痕,好半天说不出话。北阳山上下没有人成婚的,北阳道人开山建派之初,没有说明门中弟子不可婚配。
      
      但追求大道,必须得心无旁骛,自然对别的也不能有什么太多牵扯。门派中到从初代掌门到如今的青瑜真人,不管男女,全都是一心向道。
      
      执法长老也是一个几百年的老光棍了,但活了这么多年,也够他见多识广。
      
      “执法长老?”持杯的青年察觉到他看着他的脖子,放抬头含笑睨他。
      
      不知是不是执法长老的错觉,今日的衡云君显得身量有些单薄。而且也似乎按压着一股火气,不知道什么时候,哪个不知死活的靠上去,触碰到哪里,那股火气就熔浆似得迸出来了。
      
      衡云君并不是个什么脾气好的人,不但不是,反而还有些暴躁。平常弟子做错了是,惹怒了他,直接怼头就是一顿暴打。
      
      现在他这么平静,执法长老总觉得危险的很。
      
      执法长老直接一撩衣袍坐下来。
      
      青瑜真人看了一眼师弟,“你如果身体不好,就先去休息一下,我来处理也是一样。”
      
      到现在师泽脸上依然是带着一缕绯红,那缕薄红在面上凝聚不散,青瑜真人怀疑是不是药性还未散。
      
      想起他赶过来发现师弟的场景,青瑜真人也不免有些心惊肉跳。亏得过来的弟子被呵斥在外不得入内,要不然的话,当真是体面全无。
      
      衣衫不整,双手被捆绑。那模样被人看去了当真是一点脸面都没有了。
      
      那药性不受灵力驱散,甚至遇强则强。越是提起灵力修为去抵御,反而药性更强。他也是费尽了各种力气,甚至自己到外面,让师弟自己处理,才渐渐缓过来。
      
      “不必了。”师泽摇摇头,他把手里的茶杯放到一边,下手不如往常那样轻拿轻放,青瑜似乎从里头都听出了一股暗压的火气。
      
      执法长老喝了一杯弟子奉上的茶,一杯茶喝完,就听到师泽问,“听说执法长老在门外曾经遇见过从门中逃出的人?”
      
      执法长老点头,活了这么大岁数,气度够,涵养也足够。他说完去看师泽,然而一眼过去,就见着他脖子上鲜明的瘢痕。
      
      师泽换了一身衣裳,他平日在北阳山深居简出,并不常常出去,北阳山一些等级较高的内门弟子都不认识他。或许因为较少见日光的缘故,师泽的肌肤常年泛着一股苍白,现在可好,脖子上一块,还没完全遮住。哪怕想避开都没地儿避开。
      
      执法长老也是尴尬的很,那地方,总不可能是叫衡云君自己弄得。
      
      师泽感受到执法长老错开的目光,直接抬眸,“长老可否为我说一说?”
      
      执法长老问,“衡云君想知道什么?”
      
      “怎么遇上的,长得什么样,多大的年纪。”
      
      执法长老听着脸色有些古怪,不过还是照常回答了,“是我从外面回门中的时候,见着弟子发出求援的信号,过去的时候就看着一名女子和众弟子对峙。”
      
      能从门中出来的,而且在这个时间点上。
      
      应当是那个女子没错了。
      
      青瑜真人眉头一皱,径直看向师泽,师泽坐在那里,原本放在扶手上的手慢慢握紧,“那她是什么样的?”
      
      执法长老这下心情已经不知道用什么来形容了,青瑜真人也是满脸错愕,“师弟?”
      
      “长老请说。”师泽看了师兄一眼点点头,表示自己并无大碍。
      
      “她应当不是自己原来的样貌,听其他弟子说,她露在人前的样貌全都是照着她杀害的那个女弟子所幻化而成。她逃出山门大阵的时候,若不是有弟子拦住她,恐怕就叫她逃出去了。”
      
      “那派人跟着没有?”师泽继续问。
      
      青瑜眉头微颦,师泽脾性不好,对人对事不说都是直接了当,现在这般感觉有些不同寻常。
      
      “她挟持了弟子,后面山门内钟声大作,事态紧急之下,也没有来得及派弟子追过去,不过被挟持的那个弟子也算激灵,在她衣物上上下了个小小的追踪术。”
      
      话语落下,原本垂下的眉眼里立即凛冽起来。似乎如同开锋了的刀刃,发着凛凛寒光。眸光落到人的脸上,如同割开血肉一般。
      
      “是吗,如此最好了。”师泽说着站起来。
      
      执法长老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真的几百岁了,上了年纪,眼睛不好。他看到衡云君站起来的时候,身形竟然摇晃了两下??
      
      执法长老曾经见识过这位衡云君不管对敌,还是教训自己门内弟子,都极其强悍,手都未曾抖过一下。
      
      青瑜也发觉师泽的不对劲。他还记得自己师弟药性才褪,“多谢执法长老,还请长老立即派人前去追击。”
      
      “那么门内……”
      
      “那妖女的同伙已经被击毙,当务之急是将那妖女抓住。”
      
      这个时候师泽开口,“师兄,人是要抓的,不过眼下最重要的,还是清理门内。那些人是怎么进来的,如果对山门之内一无所知,根本就进不来。有人做内应的话,那势必要把人抓出来。”
      
      “师弟说的对。”青瑜真人颔首,让人去安排。
      
      “那外面的人,我让几个弟子去追。”
      
      “……”师泽笑了笑,“我亲自去。”
      
      执法长老看着师泽小会,“衡云君打算亲自去?”
      
      师泽点头。他看向青瑜真人,青瑜真人开口,“执法长老先去休息吧,一切就拜托长老了。”
      
      待到执法长老走后,师泽伸手扶着胸口,微微向后退了一步。
      
      被折腾了那么久,哪怕过了朔月,修为恢复,还是有些体虚。
      
      “师弟。”青瑜真人眼疾手快的扶住了他,就扶着他坐下,“追击妖女的事,交于手下人就是。”
      
      师泽坐在那里,平日里略显苍白的脸上红晕未退。
      
      “药性是不是还没完全褪下。”
      
      说着青瑜真人想起昨夜是朔月,他看向师泽的眼里,已经有了几分浅淡的焦急和探究。
      
      “昨日朔月你……”
      
      “师兄放心,无碍。”
      
      青瑜真人之前探察过,的确是发现他体内没有大碍,只是非常疲惫。
      
      师泽闭上眼,他手掌翻覆两下,缓缓的调理体内灵力。使得灵力完好的在体内运转。
      
      “你还是好好休息,至于这件事……”
      
      “至于这件事就让我亲自来就好。”师泽没等青瑜真人说完,开口打断。
      
      “你何必……”青瑜真人是知道师弟的脾气,恩怨分明。有恩必报,有仇也会自己亲自动手。
      
      只是现在他这样,还是留在门派里比较妥当。
      
      “……”师泽微微喘息没有说话。
      
      青瑜真人看见,只是叹气,“我会让弟子随时关注,到时候人抓回来,听你发落。”
      
      师泽只是闭眼摇摇头。
      
      “羞辱之仇,非亲手不得解恨。”
      
      青瑜真人看到师泽清晨的那个样子,知道他昨夜里恐怕是饱受折磨,如此奇耻大辱,自然是要对方付出代价。只是现在亲自过去追,恐怕不是时候。
      
      “师兄,紫云台附近的弟子还劳烦你让人好生盘问。我朔月之日从来不让人靠近紫云台附近。为何有人会闯了进来。”
      
      “我会的。”青瑜真人说着,抬手在他的肩膀上轻轻的拍了拍。
      
      青瑜真人看师泽似乎还没有恢复过来,说了几句话之后,起身离开,让他能好好休息。
      
      师泽等青瑜离开之后,坐在那里,他此刻还是有些晕厥,昨夜里他看不到任何东西,只能最原始的办法去感受,去认识。
      
      他似乎还能感觉到片细腻温凉,还有吃吃的调笑。
      
      师泽坐在那里好好的休息了一番。过了好会再睁开眼,那股细腻的触感似乎还在。他皱了皱眉头,径自换了衣裳,化作一道剑影消失在原地。
      
      明枝落到一处空地上,她伸手过去,直接覆盖在脸庞上,恢复了原来的面孔。她左右看了看,左右已经没有人,她低头察觉到身上的那一丝丝微弱的追踪术的痕迹。
      
      那痕迹非常轻微,若是稍稍大意一点都觉察不到。
      
      “你回来了?”明枝正准备扒一副,突然一道声音出现在她头顶。
      
      明枝仰首,就看到一个形容艳丽的男子笑吟吟的望着她。
      
      隐月宗内不限男女,面前这个也算是她的师叔。
      
      这个师叔叫什么来着?
      
      孚宁?
      
      “师叔。”明枝仰首甜甜道。
      
      “好孩子。”孚宁一下落到她的跟前,上上下下打量她,而后一笑,“你和你另外一个师叔出去,怎么不见她?”
      
      明枝心头微跳,那个死鬼师叔是悄悄把她带出门派的,死鬼是以为自己做得悄无声息,谁知道竟然早就有人发觉了。
      
      他们这种人是没有什么礼义廉耻,自然也跟着没有什么同门爱,不但没有,反而还会自相残杀。
      
      “师叔在后面,待会就过来了。”明枝甜甜答道。
      
      这话面前的人是不信的,一双上挑的狐狸眼打量她。
      
      “是吗,不过我瞧着她应该是回不来了。”面前的男人双手背在背后,一下逼到她的面前来,“该不会是被你杀了吧?”
      
      明枝满脸害怕,“怎么会呢。”
      
      “杀了没事。证明你有那个本事。不过拿了的东西,自己收着不好吧?”
      
      明枝抬眼起来,她笑,“可是这东西,给师叔您,您也拿不了啊。”
      
      她看着面前的男人脸色明显不善起来。
      
      而后一道掌风直接往她打了过来。
      
      明枝敏捷躲过。
      
      “果然是得了好东西,一夜之间你的速度比以前高出不少,也没关系,你不给那就我自己来拿。”
      
      说着,孚宁又攻上来。
      
      明枝身形的确要敏捷了许多不止,她敏捷的躲开孚宁的攻击,孚宁穷追不舍,一道白亮的光冲她过来,她反手一道直接把从刚才那道衣服上抹下来的追踪术气息拍在他的身上。
      
      有人不用,乌龟王八蛋。
      
      但是这个师叔也是紧紧相逼,出的招数一招比一招狠毒,她不得不渐渐越发认真起来。
      
      时间一长,她觉得自己身体在发热,很不对劲。
      
      明枝直接屈指成爪,逼开面前人。
      
      她站在那里,感觉到掌心微微发烫,不仅仅是掌心,从元丹处隐隐约约有胀痛感,那胀痛越来越大。
      
      明枝稳稳当当落在那里,对着那边的男人娇笑。
      
      “师叔,想拿的话,最好还是等等哦。毕竟那位师叔那里才是大头。”说着,明枝一下蹿了。
      
      孚宁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她就已经原地不见了。
      
      “小丫头片子跑的还挺快。”孚宁一句话说完,他看了一眼四周。
      
      他早就察觉到他那个好师妹私下有动作,专门找了过来,没想到还是什么都没捞着。
      
      孚宁挥袖离开,他打算去寻一下其他的猎物。好去一去这浑身的晦气。
      
      下一刻倏然一道凉意从背脊的地步一寸一寸的蔓延过来。
      
      那凉意冰凉刺骨,泛着一股彻骨的杀意。瞬间就在他浑身都炸开来。
      
      一白衣男子站在他的身后,白衣男子眉宇微蹙,紧紧盯着他。
      
      孚宁喜好女装,一身的女子衣裙,从背后看着也像是个姑娘模样。
      
      那男子五官俊秀出尘,但眉眼凌厉的厉害,两眼盯着他,几乎要把他的背盯出个洞来。
      
      孚宁浑身僵硬。
      
      “知道怕了?”男子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夹杂着低沉的怒意,“晚了。”
      
      “回头过来。”
      
      孚宁照做,当他回头过去的时候,那个清隽俊美的青年看到他的时候,眼神都有瞬间的震动。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师泽(瞳孔地震):夺了我贞操的竟然是个人妖???!!
    一直想要找时间详细写一写那个晚上,每次都木有时间!
    感谢在2020-08-08 20:32:47~2020-08-09 20:52:3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喋喋 5瓶;木人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