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了仙君之后

作者:青木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动手

      手下的躯体滚烫。有点儿像是烧滚了的水。
      
      明枝观察了许久,再三确认他此刻已经没办法再出手反击,方才那一击应该是他奋力的最后一击。
      
      明枝这时候才感觉脸颊处有轻微的疼痛,她伸手往方才灵刃划过她脸颊的地方轻轻一挑,手指上就沾上些许温热的血。
      
      掐住手下人脖颈的那只手刹那间加大了力气。
      
      “你知道不知道,划破女孩子的脸,很痛啊!”明枝的手掐的更紧了。
      
      手下的那张脸,一下比原先变得更加嫣红,他脖颈被她掐在喉咙,脸上也露出难受的神情,长眉蹙起,流露出那么点痛苦的意味。
      
      不要指望妖女有什么恻隐之心,尤其还是刚刚差点把她给劈碎的人。
      
      明枝高高在上的看着,她盯着这男人。脸上涌起的痛苦不但没有有损他的俊美,反而让他面庞上浮现出些许脆弱。让她看的心喜难耐。
      
      垂目她就可以见着他瓷白的肌肤,瓷白肌肤下青色的脉络若隐若现。她真是庆幸自己有完全不靠灵力于黑暗中视物的能力,若不然,恐怕现在也看不到如此景色。
      
      她手下掐的更紧了些,听到他嗓子眼里被瞬间加大的力道逼出模糊不清的轻吟。
      
      明枝感觉到掌心下肌肤的滚烫和质感,挑了挑眉。哪怕衡云君年岁已经很大了,但是她看到的这个却是个年轻到鲜嫩的男人。
      
      哪怕到了这个时候,他还是竭力的在维持自己的尊严。
      
      “滚……”
      
      明枝突然一松手,压在脖颈上的力道骤然松开,浓厚的血腥味瞬间灌入喉咙里。
      
      “她给你下了药?”明枝好整以暇的看他,她没有出手的意思。她松开他,又好好的蹲在一边。
      
      她看了一眼外面,外面依然是黑布隆冬,从外面布下的大阵和这个地方的位置来看,估摸守在四周的弟子不多,所以这么闹出多大的动静,也没有人过来。
      
      除非这边炸成烟花了,否则还真的不一定能把北阳山的那些弟子给引过来。
      
      她伸手扶着他的肩膀,俯身下来,清甜的少女馨香又盈盈袅袅的飘过来。
      
      他奇异的在一片浓厚的血腥清晰的分辨出那股馨香来。那股香味出乎意料的干净。
      
      还没等他动作,那只手放在他的胸口上,她整个人都贴了上来,香味靠的更近,她仔细的在他身上嗅着,尤其在唇边的位置。
      
      萦绕的香味还有那股和清凉直接扑面而来。
      
      那股馨香纯粹而淡薄,内里生出别样的一股清凉。
      他忍不住的往后仰,修长的脖颈仰出一段濒死的弧度。
      “滚开!”
      
      黑暗里传来轻笑,而后唇角边被冰凉的指尖点住,“滚开?”
      
      “你这样子是真的要我走开吗?”娇俏的声音里暗含调笑,甚至有那么点儿看笑话的意思。
      
      她似乎察觉到他此刻的窘迫,竟然靠的更近了。那股清凉让他不由自主的靠近过去。
      
      可是头脑在此刻却是清明的,身体却在暴躁的撕扯。他苦苦压制的另外一股东西也在左右冲撞,想要撞破他从开始就设下的重重束缚。那股被他严防死守一般守住的东西,力量随着夜色的加深突然增强,感觉到识海里的撕拉牵扯,他的意识有瞬间的模糊。整个人却往面前的人贴了过去。
      
      柔软的馨香的,泛着丝丝的凉意,面前的人似乎是他遭受烈火酷刑里唯一的慰藉。
      
      明枝正逗他呢,冷不防就被地上这人抱了过来,她被抱了个满怀。
      
      方才看的时候,见着他在宽袍大袖下有些纤细,一把纤腰竟然比她的还要纤细。可他真正的抱过来的时候,她才知道,其下的内容和她完全不同,那股火热腾腾的,和她完全不同的触感,和阳刚分明的线条,在单薄的衣袍下,感触分明。
      
      他此刻像是易碎的瓷娃娃,那股几乎能切开人血肉的凌厉化为那一股琉璃般的易碎和脆弱。
      
      明知感觉到修长用力的双臂圈住了她的腰,他埋入她的脖颈,轻轻的蹭着她的发丝和肌肤。
      
      她被这突然起来的变故给弄的一笑,她还准备再逗一会儿呢,结果还没开始,这家伙就先自己扛不住了?
      
      明枝还没开口说话,原本抱在她身上的人猛地一把把她推开,他避如蛇蝎一样,迅速往一旁倒去,甚至伸出手,往更远处挣扎挪开。
      
      白皙的手臂上青筋迸出。他喘息着,要爬的离她更远。
      
      明枝也不阻拦,她只是站在那里,双手抱胸,看好戏似得。
      
      “红尘醉啊。”她想起刚才从他唇边嗅到的味道。
      
      明枝拜师隐月宗,宗门里什么邪魔外道都有,邪法有的,同样的也有类似于夺功秘法。
      
      传说取修为高深之人的元阳,可以极大助自己的修为,只要对方够好,自己能撑得住,采取元阳一跃提升三重到四重境界,也不是没有可能。
      
      而红尘醉这东西,传说以千年以上的蛇妖以及九尾狐的精血所制,狐本妖媚,而蛇性本淫。加在一块,听说只要半瓶,任凭如何高洁无尘,到时候也得被拖下红尘,沾上满身的情与欲。
      
      传说是,遇强则强。修为越高,作用越大。
      
      这东西金贵的很,宗门内对于这东西也是小心看管起来,其他弟子根本不可能碰到。她也是曾经给某个长老办事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下。因为金贵的很,所以被她记住了。
      
      难怪她说呢,那个死鬼师叔会瞒着那么多人,偷偷的把她从宗门里头带出来。千辛万苦的给人下药。还真的是一本万利的买卖。
      
      只是可惜这位衡云君的实力和毅力比想象中的还要强悍的多,换旁人早就神志不清,但是他却还能强撑着把人杀了。就算是她,也差点着了他的道。
      
      明枝见着地上的人努力的想要离她远点,清隽绝世的衡云君挣扎着探出手去,她都能看到肌肤下爆出的青筋。
      
      手骨和青筋在肌肤下并露,冒着一股狰狞的挣扎。
      
      她在一旁抱胸看着,没有一丝一毫出手阻拦的意思,甚至心里还在想,这人究竟还能离的多远。
      
      他像是落入了污水里的白鸟,拼命的挣扎,拼命的拍打翅膀,想要躲开这一潭的污水。
      
      明枝很有闲情逸致的靠在那里,甚至还很有闲心思的数他往前爬了多少步。
      
      地上的那人应该是察觉到了她那幸灾乐祸的注视,一下运转起灵力来,竟然是想要铤而走险,将体内的药力逼出来。
      
      明枝等着他一动灵力,然后扑在地上不停的喘息。
      
      “我劝你最好不要轻举妄动,她给你下的药,你越是想要动用灵力,药性就越是猛烈。”
      
      明枝坏心眼的看着地上的人捂住胸口,往她看过来,她丝毫不掩饰自己此刻的好心情,“不过我现在说,算不算晚啊?”
      
      话音才落下就见着他捂住胸口的手屈指成爪,重力的往他自己胸口拍去。
      
      明枝一把握住他自残的手。她感觉到这人的肌肤,似乎已经比刚才更加烫了。
      她仔细端详被她制住的人,白皙的脸上满面赤红,嘴唇已经被咬破了。
      
      他看向她的方向,喘息不止。他本身的嗓音并不是平常男人的雄浑,而是带着一股清冽的干净。
      
      此刻她都能听到之前那把干净声线成了喘息和喉咙里的呜咽,不由得一阵头皮发麻。
      
      这模样,是被喂了多少红尘醉,她的那个死鬼师叔该不是把宗门里所有的存货都端出来,给人灌下去了吧?
      
      明枝心里想着,面前的人似乎行为古怪了起来,他又贴过来了。但是才接触到她,浑身一颤,又一把推开她。
      
      明枝已经耐心耗尽,她原本就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在宗门里,好脾气的人也活不了多久。她揪住面前想要逃离的男人的衣襟,直接重重的按在地上。
      
      “事不过三,你没听过吗?”明枝直接在他上方,“我忍你一次,你竟然还真的以为我听你的了?”
      
      她手里的男人躺在那里,气息越发的急促,“杀了我。”
      
      “……”明枝笑了,她低头下来,在他耳边说,“好啊。”
      
      可是下刻,她的手指轻轻的贴在他的唇上,轻轻的来回逡巡。
      
      她听到他的呼吸变了,而后手指直接挑开唇破入其中,手指上沾上的她伤口上的血迹直接被她擦在了他的舌头上。
      
      明枝心里涌出一股暴虐的肆意。她迅速一抽手,躲过了他牙齿的咬合。
      
      哪怕到了此刻他还是残留着一丝理智。
      
      “不过这样才好。”明枝笑了笑,既然师叔留下这么大一个便宜给她,她自然也不会放过了。
      
      外面的夜风灌进来,把屋子里头的血腥味都冲走了大半。这样倒是看起来好了很多。
      
      她提着他的衣襟,一路往内室里而去。
      
      她动作粗鲁,丝毫不管拖行的时候,手上的人躯体撞到了哪里。
      
      “你要干什么?!”
      
      被她甩在床榻上的时候,他只来得及问了一句。
      
      “你说呢?”
      
      少女进来开始就一把挥灭了内室内的灯。
      
      他侧躺在床上,身后落下来的乌发盖住了他的小半张脸。露出那只眼睛丝毫不退让的盯住她。哪怕他此刻灵力全都用于围困住识海里的东西,根本不可能来对付她。
      
      他还要挣扎起来,明枝不耐烦的直接扯了他的衣带,让后直接把他的手绑在床头。
      
      “你敢!”他的话突然戛然而止。
      
      发狠的话语在柔软清凉的触感下,倏然化作喉咙里一声呜咽。
      
      明枝对男人的隐秘只存在上辈子在某些小片子里看过,现在她还颇为好奇。
      
      他渴望又抗拒,但双手被绑起来之后,他所有的抗拒都成了枉然。
      
      他的躯体突然颤抖起来,额角的青筋从肌肤下爆出,他不听的颤抖,躯体的战栗越来越重。
      
      他垂死一样的扬起脖颈,肌肤下细细密密的渗出汗珠,汗珠布满了肌肤,突然身边了些许光亮,不知道什么时候,床榻前的灯火被点燃了。
      
      汗珠蒙在肌肤上,他似乎是痛苦又或者是别的,几乎是到了极点,肌体都剧烈的动起来。汗水浮在肌肤上,于灯光下折出润泽的光,几乎下肌理下肌肉的线条沟壑都勾画的清晰,原本并不明显的喉结,此刻也上下滚动。
      
      他扬起头颅,双目紧闭,不知道是不能面对自己此刻的模样,还是别的不能出口的原因,突然他身体重重一颤。
      
      过了小会,他才慢慢缓过来,而后睁开眼,带着那股脆弱琉璃一般的美丽和蛊惑。
      
      之前那股犀利和凛冽到了此刻,全都丝毫都不见了。
      
      身体里苦苦压制的东西,突然突破了一小道口子,迅速窜遍了他的全身,在他识海中尖叫嘶鸣着,想要掌控住主动权。
      
      他战栗着,颤抖着,那东西似乎逃了出来,又似乎没有,在他的脑子里捣乱。逼迫他屈服于此刻。
      
      “我要杀了你,我一定会杀了你!啊!”
      
      然而话还没说完,他又扬起脖颈,沉湎于生与死,谜与醉之中。
      
      “杀了我,你舍得吗?”明枝俯身下来,看着那一身的秀骨为她颠倒,吃吃的笑了出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干啥了,脑补?感谢在2020-08-05 21:14:42~2020-08-06 20:39:2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安君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