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了仙君之后

作者:青木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发现

      室内漆黑,只能听到黑暗里传来的压抑的喘息声。
      
      明枝站在那里没动,她才见着自己的所谓师叔被四分五裂,哪怕人滚在地上,她也不会贸贸然上去送死。
      
      凛冽而俊秀的眉眼直直的盯着她的方向,哪怕在黑暗里,明枝都能感受到那冰冷的怒意。
      
      两人对峙小会,那年轻男人突然一下完全躺在地上,原本覆了他大半张脸的乌发落下去,露出他的真面目出来。
      
      那是一张浓丽的脸,好看的出乎人的意料。剑眉挺秀,一双眼睛里却全都是令人胆战心惊的寒意。
      
      明枝不敢轻举妄动,她站在那里,小心观察。任由那男子的乌发散了一地。
      
      黑暗对她来说没有什么用,在黑暗里,她照样能够精确的感觉出所有东西的状态,包括人在内。
      
      明枝见他有异,脚下动了动,径直往那个男人面前走了几步。她的脚步很轻,用了特殊的步法,落在地上,几乎落雪无声。
      
      她稍稍走近些许,地上的白衣男人突然回头过来。冰冷的目光刺过来。
      
      明枝脚下的步子一下顿住,过了小会,她噗嗤笑出了声。
      
      “倒是……被你刚才给骗了。”
      
      少女软糯的嗓音在一片血腥和黑暗里,格外的清晰,甚至还有那么几分娇媚。
      
      她缓缓的走到他的跟前,低头看着地上的人。她啊了一声,很是兴趣盎然的看着躺在地上的人。
      
      “你就是那个衡云君吗?”她问。
      
      地上的人没有回答她,他躺在那里,冰冷的注视她。
      
      明枝挑了挑眉,“我问你话呢。”
      
      依然没有回答,那男人冷冷的望着她,一言不发。
      
      “看来应该就是你了。”
      
      明枝说着蹲身下来,两眼里满是浓厚的兴趣,“你应该就是了。”
      
      说着她看了一眼落在墙角根的血肉模糊的残肢,其实也不该说是残肢了,只是一点完全都看不看不出原本形状的血肉罢了。
      
      她视线从那堆血肉上转了一圈回来。眼里多了不少兴趣。
      
      明枝站在那里,居高临下的打量地上的男人。地上的男人很年轻,一点都看不出来传说中那么大的岁数。
      
      她仔细的端详,眼里满是好奇。
      “你杀的那个是我的师叔,她花了不少力气跑到这里,甚至还要我过来给她做替死鬼。”少女的声音听上去颇有些郁闷不解,“你说我要不要给我师叔报仇啊?”
      
      地上的年轻男人,没出一声,只是冷冷的看着她。
      
      明枝依然居高临下,她没有被这男人的冰冷模样给镇住。
      
      “我那个师叔是个无恶不作,无利不起早的人。能让她花了这么多的心思,想来她能在你身上赚不少的便宜。”
      
      明枝说着捏住自己的一段长发,轻笑低头看向地上躺着的男人,“要不然你告诉我呀?兴许我知道了,就不杀你了呢。”
      
      她此话一出,地上的男人闭眼轻笑。
      
      轻笑里似乎有不以为然的意味。
      
      明枝也不生气,如果面前的男人真的就是衡云君,有这个脾气也很正常。
      
      她对漂亮的东西向来有非常不错的包容力,尤其他还长得非常非常不错,比她看过的那些男人都要好看的多。
      
      明枝看了看四周,心下琢磨这个衡云君的住处到底有多少法器以及可以增进修为的天灵地宝。
      
      她原本跟着那个死的不能再死的师叔过来的时候,心里就打着趁火打劫的主意。
      
      那个师叔把她当替死鬼和血包,她也没有把那个师叔当人看过。只能说彼此彼此,大家都不怀好意罢了。
      
      只是没想到,那个师叔竟然这么有本事,找上的竟然是这么一只肥羊。
      
      明枝看了两下,发现地上的男人体温滚烫,哪怕她没有完全走到他的跟前,也能感受到那股体热。
      
      这个模样十有八九是被下药了,至于下的什么药,她也不知道。
      
      “不说?不说的话,那我自己找了。”
      
      明枝说着就打算着去找宝贝。室内的血腥气味过于浓厚,她不得不扬起袖子掩住鼻子。其实她倒是可以和刚才那个师叔毁尸灭迹一样,但做得多露的马脚多。还是别多此一举好了。
      
      尤其这血腥味也不是她一个忍着,地上不是还有一个吗?
      
      她虽然不打算动手对人怎么样,但把他给熏一熏,自己还是很乐意见到的。
      
      明枝打量了一下屋内的摆设,径直抬足直接去内室,打算找东西。
      
      才一抬脚,地上的原本平静的男人突然冒出一声重重的呻·吟。
      
      明枝听到动静看过来,见着他浑身都在发抖,而后翻滚起来。
      
      或许是碍于还有自己这个妖女在,他似乎是想要竭力的保住自己的尊严,微微在地上翻动。
      
      明枝看了一眼,见着他纤细腰在黑暗里一览无余。
      
      她诡异的停了手里翻找的动作。
      
      他看上去似乎非常难受,大颗大颗的汗珠从白皙的额头上渗出。
      
      他不停的喘息着,似乎是想要极力压制着什么东西。可惜看上去,他压制的十分吃力,长眉皱着在地上微微翻滚。
      原本凌厉到骇人的神色,在此刻全都变成琉璃般的精致脆弱。
      
      明枝回身过来,她看着地上翻滚的人,饶有兴致的挑了挑眉头。
      
      她走回来,看见人在地上不停的喘息,肌肤上很快就起了一层汗水,沿着额角滑落下来。
      
      他脆弱精致的像是个漂亮的瓷娃娃。宽大的衣袍被身体细细渗出的汗水渗透,贴在身上。
      
      手指抓挠在地面上,发出难听的声响。
      
      “你这是怎么了?”明枝饶有兴致的站在他身前看热闹,她可不是个古道热肠的性子,或许曾经是,但现在她不是了。不仅不是,她还能好整以暇的来看地上的人如何痛苦。
      
      那位师叔留下来的最大的肥羊是地上的这个,不过她到现在也没怎么看明白,师叔到底是想要干什么。是打算把人给下药了,好活活的把灵丹给剖出来?
      
      修士的修为都在身体里结成的那颗灵丹里,只不过那东西在哪里,除了本人没人知道。
      
      明枝想到这里,有些手痛,她还没干过这样的事呢。
      
      地上的人喘息不停,他翻身过来,汗如出浆。原本就白皙的肌肤上变得有几分剔透。
      
      “别碰我!”那男人感觉到她伸出来的手怒斥道。
      
      “你声音很好听。”明枝依然还是那么一副不生气的样子,不仅不生气,反而还笑吟吟的。
      出乎她的意料,这男人长得好,一把嗓音也是空灵的很。
      
      尤其此刻那股虚弱交织在其中,叫人有了几分迷醉的味道。
      
      她的指尖也落到了他的额头上,清凉的指尖落到额头上的时候,那点清凉顺着接触的些许肌肤,如同细密的电流迅速穿过全身。
      
      “滚开!”他死死的咬住唇,利用痛楚逼得自己清醒。
      
      “你……”明枝感觉到自己手碰上去之后,手下男人身体的战栗。
      
      她的确长得一副好容貌,不过此刻这男人灵力絮乱,在浑身上下到处乱窜,无法汇聚起来。自然也不可能在黑暗里看出她的全貌来。
      
      尤其这种正道顶峰,不可能看到个漂亮妩媚女子,就心动神摇。
      
      她眼睛动了两下,瞬间倒是什么都想明白了,“你被下药了?”
      
      明枝说着,手里也和恶作剧一般,从他的额头上缓缓滑下来。
      
      她的动作很轻,和轻雪落下的时候一样,轻轻飘飘的在他脸颊点了两下。她完全没心没肺,做事只凭借自己心意。就如现在一般,轻轻巧巧的戏耍手下的这个人。
      
      年轻好看的男人顿时嗓子里冒出几许喘息,喘息脆弱而轻灵,修长雅致的脖颈都顺着她戏弄的动作的高高扬起,如同赴死一般。
      
      “你给我滚开!”他咬紧了牙。
      
      明枝哦了一声,她把手放开,然后笑嘻嘻的蹲在那里。
      
      “好啊,不过你总不能让我白白的来吧。”明枝蹲在一旁撑着脸,“要不然你给我足够的好处,我也不会在这儿挡着你啦。”
      
      这男人长得很不错,不过要她自己上,她莫名的觉得自己有些亏。但空手来,都这么艰难的进来了,不找点好处,岂不是对不起她此番的辛苦。
      
      地上的男人气息不稳,他只是看着她,“你且过来。”
      
      明枝眸色微动,故作高兴,“好啊。”
      
      说着她真的就要过去,俯身下来的那刻,一道光亮直接往她刺来。
      带着一股杀意。
      
      明枝早就有所准备,在那道光亮劈来的瞬间,立即就侧身。不愧是名誉修真界的衡云君,哪怕她速度再快,那道灵刃还是堪堪贴着她的脸颊滑了过去。
      
      灵刃直接劈砍在她身后的那道门上,只听得哗啦一声响,竟然半片门都化作粉碎。
      
      如果不是她早有所防备,否则她现在恐怕也和那个师叔一样了。
      
      纤细柔弱的手一把掐住他的脖子,“想杀我?”
      
      柔软冰凉的肌肤贴上来的时候,师泽在下,喉咙间不受控制般的溢出轻·吟。
      
      黑暗中,那股冰凉夹带着丝丝绕绕的馨香拂过他的面庞。
      
      他体内压制的东西,随着那股冰凉和馨香,越发的蠢蠢欲动要挣破他的束缚,冲出来。
      
      “滚开!”他极力压制着,冲那股让他在如同遭遇酷刑的炙热之中,获得片刻清凉的人怒斥了一句。
      
      或许是这药太过猛烈,这话听到明枝耳朵里,空灵又沙哑,根本没有半点威慑。
      
      “你现在最怕我做什么?”明枝根本就不管他那话,她自顾自的直接靠在了他的身上。
      
      她靠上去的瞬间,听到了手下的人发出了一声惊喘。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明枝:女流氓是我,我就是女流氓,谢谢。
    感谢在2020-08-03 21:08:44~2020-08-05 21:14:4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东方宁心 2个;enya、徐小小、一口仙气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春风徐来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