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了仙君之后

作者:青木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上手

      明枝仔细感觉了一下,滕兆人没事,不过晕过去了。
      
      她回头看着师泽,眼里多出许多兴趣和玩味来。
      
      不得不说师泽脾气暴的很,和她以为的那个端着的衡云君很不一样。
      
      师泽额角青筋暴起,提着剑的手也是青筋并露。
      
      一时间周围一片静谧,连风都停了下来。
      
      明枝突然想起那个被她拿来当替死鬼的人妖师叔。照着师泽这暴脾气,恐怕只会更惨。
      
      她望着师泽,师泽恰好这个时候也看过来,盯着她。那眼神里含着一股怨怒。
      
      明明她才是对师泽上下其手,便宜占尽的那个。但是最后外人都觉得他才是那个应该天打雷劈的。
      
      她小步子过来,“他们误会了。别生气了。”
      
      说着她一脸的诚恳关心。
      
      师泽看着她,眼看向别处。并不搭理她。
      
      他大步往里头走,“去把衣服换了。”
      
      “那地上躺着的人怎么办?”明枝说着忍不住看了一眼那边的滕兆。
      
      “让他躺着,吹吹风清醒下脑子,免得他这么善恶不分。”
      
      师泽没有半点要管滕兆的意思。明枝抬手,往掌心上吹了一口气,一只白蝴蝶直接往滕兆那里飞了过去。
      
      “你干什么?”
      
      前头的师泽停下步子,稍稍回头问。
      
      师泽的容貌并不走温润的路子,他容貌神色和温润没有半点关系,线条分明到凌厉,剑眉下双眼更是能探入人心。俊美到如同一把尖利的刀,直接从注视他的双眼里一路重重刺入对方的心里。
      
      俊美凌厉,不近人情。
      
      浑身上下都是生人勿进。若是谁敢不知死活,那么他就真的叫那人不知死活。
      
      “人丢在那儿总不像个事。”明枝满脸无辜可爱的小模样,“万一有人趁机把他身上的东西摸了怎么办?”
      
      说着她展开手掌,手掌上有一只蝴蝶,蝴蝶浑身晶莹剔透,散发着低调的光辉。
      
      “我就是把这个放到他身上,看着他,免得出事,另外还有一只是要给他的师弟师妹的。”
      
      说着,明枝把手里的蝴蝶递给师泽,“若是衡云君不放心的话,可以查看一下。”
      
      可师泽却没有接她手里的蝴蝶,他径直抬首看向外面,明枝也感受到不对劲,直接看向外面。一道浅金色的光在外面波开,传送阵法就出现在两人眼前。阵法中心是一个女修。
      
      “在下北极山于嘉,”女修外表看上去瞧不出年纪,只是周身充沛的灵力和流动的阵法表明她实力强悍。
      
      “不知小徒哪里得罪了这位同道?”
      
      “北极上于嘉真人。”师泽直接略过了后面那句话,他抬手给于嘉一礼。
      
      于嘉还礼,“小徒。”
      
      “他的事,于嘉真人等他醒了之后自己和真人说罢。”师泽半点解释的打算都没有,他看了一眼明枝。
      
      于嘉顺着师泽的视线看到了站在他身边的少女,少女看上去并不大,身上也没有半点修士保持年轻外貌的灵力痕迹。
      
      当她看到小姑娘肩膀上的那一块的时候,眼神一下也变得古怪起来。
      
      “道友,可是要给这小姑娘选衣裳?”于嘉上前道。
      
      “正是。”
      
      师泽停下来,望着于嘉,“如果道友有空,可否帮忙?”
      
      这小妖女到底还是女子,他对女子衣物一窍不通,正好叫人过来帮忙。
      
      于嘉早就见着跟着师泽身旁的女孩,自然是一口答应下来。
      
      裁缝铺有成衣,有人帮忙挑,明枝小会就换好了。她换好衣服出来,脚下哒哒哒的到他跟前,前后转了一圈,“怎么样,好看吗?”
      
      随口一问,没有半点期待。
      
      到了现在,她基本确定这个衡云君没有杀她的意思。
      
      师泽坐在那里闭目养神,她这话说出来,他也依然是那副样子,没有答她的话的意思。
      
      她也不生气,抓住自己身前的一缕黑发,干脆直接坐到他身边,两只脚搭在一起,前前后后的摇啊摇。
      
      明枝腿脚摇荡,弄得长凳也跟着她的动作摇来荡去。
      
      师泽睁开眼,“你干什么?”
      
      “没有啊。”明枝依然抓着头发。
      
      “别乱动。你今年多大了,还和小孩子一样。”
      
      明枝一下对着师泽露出个大大的笑脸,“叔叔,我三岁了!”
      
      她颇有几分故意的捏着嗓子,学着小孩子说话。她故意扬高变稚嫩的嗓音终于让一直闭目养神的师泽睁开眼。
      
      师泽看过来,和她对视一眼。
      
      突然他开口,“他醒了。”
      
      话音落下,那边躺着的滕兆一下起来了。
      
      师泽那一下下去,还是手下留情的,但他脸上还是肿了一大块。
      
      “师尊!”滕兆看见于嘉真人,立刻爬起来道。
      
      滕兆转头就看见了师泽,下刻脸上满脸怒容,伸手就去扯坐在他旁边的明枝,“阿枝姑娘,快过来!”
      
      然而他的手还没过去,修长有力的手掌直接挡在他手前。
      
      师泽看着他,神情晦涩难测,“你若是不想再晕过去一次,就不要再犯蠢。”
      
      修长清瘦的两根手指并成剑指敲在他的手腕上。滕兆只觉得手腕上被手指敲过的地方,一股麻痹径直窜走了整条手臂,一下他几乎半边身子都塌了下去。
      
      “师尊!”滕兆立刻向于嘉真人求救。
      
      于嘉真人看向师泽,“多谢道友手下留情。”
      
      她看了一眼滕兆,让他过来。
      
      “师尊他!”
      
      还没等滕兆开口,于嘉道,“这道友不是你想象的那种人。他和这姑娘没有什么清白的很。”
      
      滕兆看向明枝,明枝满脸关切,“刚才那衣裳,是他动手的时候不小心抓破的。”
      
      “动手?他要对你做什么?”滕兆却又听到别的,他看向师泽。
      
      师泽神色冷漠,“你这弟子今年多大?看上去比我山门扫地弟子要大那么点,但是比初入门的小弟子倒还要显得天真可爱些。”
      
      于嘉让又要愤怒起来的徒弟靠后站着。
      
      “事情发生的经过,我已经听姑娘说过了。是你太过武断。”于嘉真人道。
      
      她说着看向面前的师泽,“道友对你已经手下留情了,若是换一个人,你如今也不知道怎么样。”
      
      滕兆听了之后,想要说什么,但张了几下嘴,牵到了脸上的肿块,还是没能说出来。
      
      “你太冲动了。”于嘉开口。
      
      “多谢两位道友。”于嘉说着看向师泽和明枝,“出手相救,大恩铭记于心,日后必定相报。”
      
      于嘉说完,对着师泽和明枝,分明弯腰道谢。
      
      她不卑不亢,一视同仁,既没有因为看出师泽修为高不可测而谄媚,也没有因为明枝年少而轻视。
      明枝见多了不少没什么本事,眼睛还在头顶上的。不由得多看了她几眼。
      
      明枝是说不出什么不用放在心上的这种场面话,要不是当初她一头撞上,她还真的直接跑过去了。
      
      “好说,好说。”明枝笑道。
      
      “其实,真人的徒弟都是好人啊。”
      
      她说着冲滕兆一笑。
      
      滕兆挨了师泽那么一下,现在半张脸都肿了,看着都格外的触目惊心。见着她,他勉强想要挤出一丝笑来,可惜又牵动了脸上的伤口。不得不吸了口冷气。
      
      师泽看了她一眼。
      
      “顺手罢了。”师泽开口,“不过比起道谢,真人恐怕还是要让门下弟子在门中多历练一段时日。实战里竟然连妖毒都不能及时分辨解开,竟然还以这种毒没学过。”
      
      师泽说着看向了那边脸都被抽成猪头的滕兆。
      
      “学艺不精,如果躲在门内,只是被同门嘲笑。如果出来,那还是别害人害己。”
      
      师泽一张嘴让明枝都不明白他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是非不分,善恶不明。刻薄寡恩。你当真让我开了眼界。”
      
      他话下毫不留情,直接把滕兆说的面红耳赤。
      
      于嘉也没有半点给自己徒弟解释的意思,她侧首看了一眼徒弟。
      
      滕兆过来,给师泽道歉。
      
      “既然如此,那么此事就一了,恩情如何也不必放在心上。原本我也没在意过。”说着他一把握住明枝的胳膊,明枝看了他一眼。
      
      她看出来,他不会杀她。可他回怎么处置她,她也心里没底。
      
      “后会无期。”
      
      说着,他就一把提起了她的胳膊,直接站起来,就要把她往外带。
      
      “道友留步。”于嘉突然开口,“我有个不情之请。”
      
      师泽回头过去,“既然是不情之请,就不要说了。”
      
      他这话直接把于嘉给哽的一下说不出话。
      
      师泽吸取了上回的教训,没有伸手提着她的后衣领,纤细的腕骨在掌心里显得伶仃可怜的很。她被他的力道一带,脚下都踉踉跄跄,险些一头撞在他身上。
      
      “道友请留步。”于嘉下刻就出现在师泽跟前,“事出紧急也是没法。”
      
      “这次原本是徒儿他们初次下山历练,但这次明显超出了门中的预料。”
      
      师泽面上有些好笑,“就那几只蜘蛛?”
      
      “并不是,滕兆将事情内的细节已经告知我,里头可能比之前门中预料的还更复杂,这附近说不定有妖巢。”
      
      师泽听了下来,“我来的时候,并无感觉到过于浓烈的妖气,倘若有妖巢的话,妖气不至于稀薄到察觉不到。”
      
      “距离这里十几里之外,曾经妖物层出不穷,可是修真门派一直没有对那块地方进行清理,可是突然有一天销声匿迹了。而这块地方却开始频频有妖物骚扰。”
      
      “之前只是一些小妖,门中也是受了村民们的委托,以为只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小妖,所以才派滕兆他们前来。但看起来并非如此。这里村民不少,镇子上也有不少凡人。若是真的有问题,恐怕就人命关天了。”
      
      师泽听着毫不犹豫,“好。”
      
      他答应的干净利落,让于嘉一愣,而后于嘉很快道谢,“多谢道友。”
      
      明枝在一旁听着,她抬头看着师泽。
      
      师泽察觉到,看过来,就是她乖巧到过分的模样。
      
      既然打算留下,自然就是住在滕兆他们住的客栈里,也是原来明枝住的地方。
      
      明枝是帮着滕兆照顾师妹的,女孩子和男孩子不一样,先别说滕兆还有那么好几个师弟忙不过来,就算忙得过来,有些事,他是坚决不能帮忙的。
      
      那个姑娘还在昏睡里,明枝提着木盆出来,她一路从楼梯上下来,到后院里把水给泼了,回头就看见师泽。
      
      他站在那里,看着她两袖子和裤脚都挽得高高的,手里抱着个木盆。
      
      “你在照顾人?”师泽挑了挑眉,有些意外。
      
      “就一个姑娘,除了我之外,谁来也不合适。”
      
      明枝说着,她笑着睨他,“怎么,觉得我坏事做尽,这个时候应该躲在哪里满肚子坏水?”
      
      “你觉得你不是吗?”师泽感觉到她房内无人,出来查看,就见着她这样子。
      
      明枝稍稍一撇嘴,抱着手里的木盆,她站在那里,“那你可冤枉我了。”
      
      她抬起头冲他笑。
      
      师泽下意识就觉得不好,她靠过来,带着她身上的暖意和暖香,“我唯一做的坏事,就是你。”
      
      小妖女踩着轻缓的步子靠近过来,她仰起头来,师泽看到她的双眼里清楚的映出自己的影子。
      
      “我第一次,唯一的,都是你。”
      
      纯洁又妖冶,清纯又妩媚。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明枝:你以为我哔——了你就是结束了吗!太天真了!!
    师泽:……感谢在2020-08-18 20:42:07~2020-08-19 20:37:2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时光清浅 2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42226102 8瓶;禾汪汪 2瓶;花点点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