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了仙君之后

作者:青木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兴趣

      明枝此话一出,场面诡异的安静了下来。
      
      这里人迹罕至,四周都是一片茂密的林子。安静的只有风吹过的声响。
      
      “……”师泽直直的盯着明枝,那张脸上也罕见的露出了一抹惊讶。
      
      “你还想再来一次?”师泽反问,他咬着牙眼里也浮上了一层羞恼,“你倒是令我格外意想不到。”
      
      难道还想再折辱他一回?
      
      “我倒是不想,毕竟也不舒服,老累了。”明枝坏心眼的故意说谎话,“就和被个棍子捅似得,难受的厉害。”
      
      “那天夜里,我疼的可厉害了。”她说着嘴唇动了,满脸难受,似乎那夜给她带来的痛楚到现在还在。
      
      师泽一愣,眼里的羞恼霎时间也变成了惊愕,他望着面前的小姑娘。
      
      他探过,她的骨龄的的确确只有十六,还没到十七。满脸的青春,双眼明亮清澈,他一眼看过去几乎就能看到底。修士们的外貌和年岁没有直接关系,修为高深的修士,哪怕上了千岁,看起来也和凡人的青年一般。
      
      可是皮相再年轻,那股鲜活,还有双眼里的光是没办法有的。
      
      “你该别是觉得,我要故意又占你便宜吧!”小姑娘抬头满脸不满。
      
      “难道不是?”师泽挑眉反问。
      
      明枝一下脑袋都扬起来,师泽身量挺高,只不过他身形纤细几分,所以瞧着修长。
      
      “要你说,要怎么把你那个东西拿回去?”明枝不高兴了,她正在那里,怒视着面前的师泽。
      
      这话听着像是话里有话。
      
      “明明就是好心,还一直觉得我占便宜!”明枝说着,一张漂亮的脸都皱成了一团。“很难受啊!”
      
      “旁门左道,自作自受。”师泽道。
      
      他双眼掠过面前瞬间又气的半死的小姑娘,只是看向一边。
      
      “现在怎么办。还要杀吗?”过了小会,明枝问。
      
      “你死不足惜,但你夺走的东西却是弥足珍贵。”师泽说着,一把又伸手出去,提住她的后衣领。
      
      伸手的时候,小姑娘像是吓了一大跳,整个人就下意识往前俯,结果一下就被他给抓了个结实。
      
      撕拉一声,被他提住的后衣领在他的手下一下撕拉开。直接露出白白细细的脖子,还有脖子下面的那一大片的瘦削肩膀。
      
      明枝:……
      
      师泽:……
      
      短暂小会之后,明枝“咿呀”的一声尖叫,就捂住胸口。她泪眼汪汪的看手里还抓着半片破布的人。
      
      师泽被她那么一看,倒是回神过来,把手里的那片衣料随手还给她。
      
      “你的,收好。”
      
      “……”
      
      明枝看着师泽手里的织物,心里疯狂想要爆粗口。
      
      “你的东西,难道你不收着吗?”师泽见她好会没有接过,问了一句。
      
      明枝捂着胸口的手,直接放下来,后衣领那儿被扯破了,后面的没了衣料遮挡,她稍稍有个动作,肩膀上原本遮挡的就往下掉,露出精致漂亮的锁骨,还有莹润瓷白的肌肤。横着的锁骨下是两个深浅适应的窝窝,诱人的很。
      
      她直接那么盯着师泽,目光森森。
      
      “拉上去!”师泽见状,转头过去。
      
      “怎么了,你扯坏的。”明枝毫不在意袒露在外的肌肤,反正她见多识广,上辈子更是夏天穿着露肩装出去浪。现在这个充其量也不过是夏天的露肩装而已。
      
      “把衣服补上!”
      
      师泽保持着掉头的姿势,把手里的碎片递过去。
      
      明枝接过来,她贴在破口上,指尖细微的灵力一路粘粘缝补过去,不多会儿就弄好了。
      
      “衡云君是在害羞嘛?”她一面整理衣襟,一面在那里问。
      
      “你方才不是还吓着了吗?”师泽依然是那副背身过去不看他的模样,背后在那里,“现在又不装了?”
      
      “才没有。只是想到,衡云君你看也看过了碰也碰过了,我还伸手拦着岂不是立牌坊?遮遮掩掩那还不如正大光明算了。”
      
      “我没有,”
      
      前面的男人突然冒出这么一句。
      
      “我没有看过。”
      
      这解释让明枝嗤笑,“哦,那承认碰过咯?”
      
      “嗯,是。”师泽扬起头来,风流过他的面庞。
      
      他承认的干净利落,倒是让她觉得没什么意思了。
      
      “好了。”
      
      师泽回身过来,看着她,明枝的缝补技术不怎么样,不过好歹别别扭扭的套在那里。
      
      “衡云君有什么打算?”明枝问。
      
      “还要杀我吗?”
      
      师泽看着她,没了之前的躲闪不及,他很是坦然的望着她,“你觉得你做过的那些事,你逃得掉?”
      
      说完,他拉着她一把直接腾空,往原先的镇子上而去。
      
      “衡云君这是做什么?”明枝不解的问。
      
      “把你身上的衣裳换了。”
      
      明枝不善于缝纫,背后那块布也被她弄得歪歪扭扭。很不像个样子,一看就知道那里曾经被扯裂过。
      
      一个妙龄姑娘,这么一副着装,也难看的很。
      
      到了镇子上,还没到裁缝铺里,就听到前面一声“姑娘!”
      
      滕兆急匆匆赶过来,师泽带着明枝不见了之后,滕兆也在寻找,不过滕兆修为完全比不上师泽,自然也无法跟上。
      
      正好门中同门师弟的用药没了,他出来采买。正好一头碰见明枝。
      
      他以为自己看错了,但又满怀希望的上前去,果然是她。
      
      “姑娘……”滕兆见着明枝面露喜意,正要上前,看到她身旁的师泽,整个人一愣,而后他又看到了明枝肩膀上那别别扭扭的缝补痕迹。
      
      当场滕兆的脸色就变了,“阿枝姑娘!”
      
      他一把握住明枝的手腕,直接将他带到自己身后,满眼警惕的盯着面前的师泽。
      
      滕兆满脸愤怒,怒火几乎能从他的眼里喷出来。
      
      “你把她怎么样了!”
      
      师泽蹙眉,“什么怎么样了?”
      
      明枝秒懂,她在后面看了一眼自己肩膀上。
      
      “不……”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面前的人给堵了。
      
      “别怕。”滕兆回头来,对她安抚道。
      
      明枝顺道就干脆把话全给吞回去了。
      
      滕兆说完,又回头怒视师泽,“我尊敬你是前辈,但是没想到你做出来的事既然禽兽不如!”
      
      师泽微微侧首,面上露出些许疑惑,“我做什么了?”
      
      “你做了什么,难道还用我说吗?我当前一直奇怪,你口口声声说你在追杀一个仇人。倘若真的是有什么深仇大恨,哪里会轻易放过,更不可能花那么多的时间来说那么多的废话!果然你一直包藏祸心!”
      
      “你竟然,竟然……”滕兆到底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满面因为怒火涨得通红,甚至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我怎么了?”师泽见着这少年人满身怒火,似乎和他有不共戴天的仇恨。
      
      滕兆见师泽竟然还敢问起,顿时怒火更炽,“你做了什么好事,难道还要我说吗!”
      
      师泽望了一眼明枝,明枝回他一脸的无辜。
      
      只要她够会装,够会演。那么她就是什么都不知道。
      
      “你这个人面兽心的东西,借着报仇的名头,竟然对一个姑娘不轨!”
      
      师泽面上怒意暴涨,“你说什么?!”
      
      他身上的怒气如有实质,压得人喘不过气来。四周的人见状,连热闹都不敢看,早早的躲的远远的。生怕自己跑的远了,成了被殃及的池鱼。
      
      明枝也觉察到师泽身上的怒火,也想跑路,奈何自己的手腕被滕兆攥在手里。她想跑也没地儿跑。
      
      “我说你人面兽心!”滕兆也是怒火冲冲,“嘴里说着是要找仇人,实际上是对阿枝姑娘不轨!”
      
      “你这个人面兽心的东西,欺名盗世,人人得而诛之!”
      
      明枝听着这话,心里哇哦了好几声,她向来看热闹不嫌事大。不过这个感觉好像有些热闹过了头?
      
      她去看师泽,师泽脸色的怒意已经完全不加掩饰了。
      
      “我救了你的师弟师妹,人证物证一样没有,你竟然说我对她如何了?”
      
      滕兆站在那里,背脊挺得笔直,“这世上惯常有人面兽心,衣冠禽兽。谁知道你这层人皮下面是什么样子!”
      
      “更何况你做了什么难道你自己心里没底吗!”
      
      师泽提剑直接一剑抽在了人脸上。
      
      明枝只感觉到身边有道风刮过,手上一松。待到再去看的时候,只见着滕兆趴在百步远的地方。
      
      而师泽提剑站在那里,看着那边地上躺着的滕兆。
      
      明枝:……
      
      感觉到提剑的白衣青年看过来,明枝不但不躲闪,反而直接迎着他的目光看过去,眼里多出不少的兴趣。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师泽:明明我才是那个受害者!!!!!!!感谢在2020-08-17 20:40:00~2020-08-18 20:42:0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喋喋 2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早安 2瓶;禾汪汪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