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我的替死鬼

作者:小淘气好棒啊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一章

      
      十七岁的白丹是个不折不扣的叛逆少女。
      叛逆源于很多因素:爸妈离婚、妈妈去世、爸爸再婚……原本还算美满的家庭被另一个女人插足而支离破碎,妈妈气得病倒了,没撑多久就去世了。爸爸力排众议和那个女人结了婚,从那天起,白丹每天都在绞尽脑汁地想怎么给后妈添堵:把后妈的化妆品打碎?故意不吃后妈做的饭?没事就挑后妈茬,在爸爸面前告状?……她有想不完的点子,却也不敢真的做得太过分。还是有点怕吧,不是怕后妈发飙,而是怕爸爸发现后对她失望。现实总是有太多不如意,好人没有好报,坏人活得嚣张。而她还太弱小、幼稚,没有能力扭转这种局面,所以只敢想想。不过,哪怕只是想想,她也感到很满足。大概只有在想象里,破坏她家庭的后妈才会得到应有的惩罚。
      她沉浸在自己的想象里……偏偏陈诺总会在半路上冒出来,扯一下她的马尾辫。
      美梦破碎。
      她回过头,恶狠狠地说:“陈诺,你找死是不是?”
      爸妈离婚前,也就是搬家前,陈诺是她的邻居。初见时他们还小,他躲在他妈妈背后,怯生生地探出半个脑袋好奇地打量她。那双漂亮的桃花眼滴溜溜地转,瞳仁是夜空般纯粹的黑。正是因为这一点,她记住了他。不过,很快,她就发现他并不像看上去那么无害。当经历过背上被贴小纸条、刚买的雪碧变成盐水、书包中出现蟑螂等一系列无耻的恶作剧后,每次见到他,她都会化身圣斗士星矢,直接来一套天马流星拳。那时的他比她矮半个头,根本敌不过她的蛮力。就算被打得鼻青脸肿,也只能不服气地说:“你这个母夜叉,小心以后嫁不出去……”
      ……现在想来,这话倒是灵验了。
      可惜她称王称霸的日子终结在了初二。从初三开始,他的个子忽然刷地上蹿,到现在高二,已经比她高出整整一个头。她仰起脸。雨很大,密密麻麻的雨丝后面,他的五官、轮廓模糊不清,只是那双漂亮的桃花眼亮得惊人,像是迷宫中里指引人前进的引路灯。视线下移,他的校服、裤脚都湿透了,皱巴巴地贴在身上,俨然一只落汤鸡……
      她看不下去了,忍不住说:“你是智障吗?这么大的雨,还不知道带伞?”
      他看着她,眼神有点奇怪。
      斜飘的雨丝落入衣襟,冰冷、粘腻……她不自在地理了理衣领,发现他的视线一直停留在某处。慢半拍地低头,果然,白色的校服被淋湿后有点透,蓝色蕾丝内衣的轮廓若隐若现……心里咯噔一下,她赶忙抱住胸前:“王八蛋!”
      他挑眉,不甘示弱:“飞机场!”
      眼看一场大战在所难免,他忽然挥了挥手,一副不想和她计较的样子。剑拔弩张中,他丢出一个什么东西,她还没收回的拳头下意识地张开,那东西便稳稳落进了掌心,冰冷、细腻……低头,掌心躺着一枚银戒。指环上镶嵌着半颗磁质的爱心,好像还差另外半颗就能圆满。很特别的款式。
      她茫然地抬起头:“干吗?”
      他有些不自在地别过视线,一字一顿地说:“生日礼物。”
      世界在那一秒安静了。
      雨越下越大。豆大的雨滴砸在地面,发出持续不断的沉闷的响声。这场大雨的冲刷下,好像所有人都忘了她的生日。爸爸想着去接后妈下班,后妈想着阳台上的衣服收了没有,哪怕是自己,也只是想着快点回家舒服地冲个热水澡。
      可是,为什么他还会记得。
      她小鹿般的眼睛微微瞪大,恍然无措。昏暗中,不确定他是否有点脸红。就在他感到不自在,想转身走掉的时候,她忽然喊住他:“陈诺。”
      他回过头。
      也不知是哪来的胆子,她跑过去,踮起脚,飞快地亲了他一下。那一秒,像是被电击过一般,大脑一片空白。每一根神经、每一个细胞、每一处毛孔,都兴奋得近乎麻痹。等到终于回过神,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她慌忙低头、后退,拉开与他的距离。一边后退,一边不时抬眼,忍不住看一眼他是什么反应。
      那双漂亮的桃花眼里还是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出。漆黑的背后,似乎又有暴风雨在翻滚。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这场拉锯战不知持续了多久。
      终于,他挑起眉:“你喜欢我?”
      “我……”她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不那么心虚,“随、随你怎么想。”
      他肯定地说:“你喜欢我。”
      “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
      比起刚才的勇猛,此刻耍着赖皮的她简直怂得像只鸵鸟。他深深地看她一眼,似乎要透过那副无所谓的样子看到她的心底去,“不管是不是,”他俯身,凑近她耳边,眼看她一张脸迅速涨红,“反正……”他压低声音,“我喜欢你。”
      过了很多年,白丹一直记得那个阴雨连绵的秋天,那个微凉的傍晚,那个分岔路口,双唇相触的那个瞬间。也就是从那一天起,作为一个叛逆少女,她终于不再每天绞尽脑汁地想怎么给后妈添堵,而是把注意力转移到了另一件事情上:恋爱。对,她恋爱了,人生翻开了新的篇章。
      之后,他有问过她:“那天你怎么忽然想亲我?”
      “就是……”她低下头,想了半天,“一时冲动啊。”
      年少的爱情很多都源于一时冲动。可是谁又能说那只是年少,不是爱情。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