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我的替死鬼

作者:小淘气好棒啊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章

      
      在老师和同学的眼皮子底下,白丹和陈诺不敢太明目张胆,只能趁课间休息偷偷地见面。不过,这一点也不影响两人感情迅速升温。其实相处方式还是和以往差不多,走路、聊天、吵嘴,偶尔还动手……可又有哪儿不一样了,到底哪儿不一样,白丹也说不上来。青春期的孩子多少有些别扭,从那种特有的别扭中,又不难发现彼此想要表达的感情。比如陈诺不屑地说白丹笨的时候,她分明能从他眼里看见一闪而过的温柔。只是以往一些细节被表象掩盖了,她看得不清楚,只以为他喜欢欺负她。后来才知道,那种欺负其实是那个年龄段的男生特有的表达感情的方式。
      如果说一开始更多是冲动,慢慢的、慢慢的,她发现自己是真的越来越喜欢他了。他欠扁的样子、低哑的声音、手指的温度、不经意的温柔……无论在哪里、和谁一起、干什么,她总是会不自觉地想到他,暗自愉悦。这种感觉前所未有、难以自拔,像中了毒、上了瘾,不知不觉就已沉沦其中……
      她抬头,越过一片黑压压的后脑勺,发现带队的体育老师一直向前跑,似乎并不关心身后的动静。左顾右盼,咬牙,她找到一个时机偷偷从跑步的方队里溜了出来。他发烧了,请假留在教室休息,不知道好一些没有……这么想着,忽然有同学碰到她的胳膊,笑得不怀好意:“你是想去找陈诺吧?”
      高中,都是敏感、懵懂、又跃跃欲试的年纪,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容易引发关注。即使白丹和陈诺没有太明目张胆,还是难免露出一点蛛丝马迹。经过煽风点火、添油加醋,已经传遍了全班,还有向全年级扩散的趋势。对此,他告诉过她,不管别人怎么说,死不承认就行了。至少,高考结束前只能死不承认……
      于是,她顶着一张红透的脸,强装镇定:“胡说,我只是去上个厕所。”
      到了教室,推开门。她一眼就看到他趴在课桌上睡觉。一线阳光透过窗户洒进来,落在他臂弯里,他的侧脸干净得像是被阳光洗涤过。她走近了,他果然没睡着。只见他睫毛颤了颤,抬头,看到是她,那双漂亮的桃花眼微微发亮:“你怎么来了?不是要跑步……”
      她用手指捂住他的嘴唇,“嘘”了一声,“来看看你死了没有。”
      从口袋里摸出一包冲剂,去饮水机前冲好药,再把盛着药水的纸杯推到他面前。浑浊的褐色液体散发出难闻的味道。对着他目瞪口呆的表情,她不自在地别过视线,说:“这个药效果很好的,不骗你,我每次发烧都会喝……快,喝了吧。”
      “这个喝了会死人吧……”
      “喝不喝?”
      她双手抱在胸前,歪头,凶巴巴地瞪他。过了一会儿,还是没有要放过他的意思。他没辙,举手投降,“喝,我喝行了吧?”说着,深吸一口气,举起纸杯,一股脑把药水“咕咚咕咚”吞了下去。有褐色液体顺着他嘴角流下来,划过滚动的喉结、分明的锁骨,流入衣襟……她看得呆了,直到他起身,把纸杯扔进垃圾篓里,回过头对她抱怨了一句:“真苦,你想苦死我是吧?”
      “有这么苦吗?”
      他深深地看她一眼:“你试试就知道了。”
      说完,忽然搂过她的肩膀,低头吻了下去。唇舌纠缠间,全是苦涩的药水味,从舌尖、喉咙、食道,一直弥漫到心底。她瞪大眼,不停推他,“这是教室……”不过她声音含混不清,他像没听见一样,更用力地搂住她,更用力地吻她……不知过了多久,她终于不再反抗,闭上眼,像待宰羔羊般承受他猛烈的攻击。耳边只剩下如擂鼓般的心跳声,噗通、噗通——不是不害怕、不担心、不羞耻的,只是又止不住地激动。对,不得不承认,就是激动。恋爱的感觉太让人激动了,眼里只有彼此的时候,甚至顾不上时间和地点……
      很快,两人就知道了无所顾忌的后果。
      那天放学,白丹收拾好东西,刚要走,忽然有同学过来传话说班主任喊她去办公室。那同学笑得不怀好意,那笑容太熟悉了,最近经常看到,当即她心里就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推开办公室的门,果然,里边不仅坐着班主任,还有陈诺的妈妈。她愣了一下,陈诺的妈妈已经抬起头,和她打招呼,笑得很亲切:“丹丹,来,坐,坐阿姨旁边。”
      她硬着头皮在陈诺的妈妈旁边坐下。
      几人先是聊了些有的没的,忽然,陈诺的妈妈话锋一转:“对了,丹丹,今天放学诺诺会等你不?”
      “不、不知道……”
      “什么不知道呀,那小子肯定会等你。你们从小一起长大,感情那么好……”眼看白丹一直盯着地板,不说话,陈诺的妈妈笑了笑,语气放缓了些,“阿姨没别的意思,就是有点担心,你们这个年纪,特别容易冲动……”她意味深长地看着白丹,压低声音,“不管怎么样,最重要的还是好好学习,千万别学那些电视剧里面,谈什么情情爱爱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白丹还是盯着地板,不说话。
      陈诺的妈妈笑容有些挂不住了。
      过了一会儿,白丹慢慢地、慢慢地抬起头,一字一顿地说:“我不明白。”
      那双小鹿般的眼睛微微瞪大,里边有种在大人看来或许很荒唐的执拗。她不明白,自己只是喜欢上了陈诺而已,不明白这有什么错。他们没有成绩下降、没有不按时回家、没有偷偷从家里拿钱去约会……为什么家长非要自以为是地插手,打着为他们好的幌子,试图破坏他们的感情?
      办公室里安静得可怕。
      就在班主任想要打圆场的时候,办公室的门忽然被推开。陈诺走进来,在几人讶异的视线下,不由分说地牵住白丹的手。她颤抖了一下,想要甩开他。他却牵得更紧,微微俯身,小声地在她耳边说:“别怕,有我在。”
      “你怎么来了?”
      “放学了,我要等你一起回去啊。”
      陈诺的妈妈冷眼看着这一切,忽然扬手,对着他的脸就是一巴掌。清脆的掌掴声响起,光是听到都觉得很痛。猝不及防之下,他被打得偏过头去,捂住脸,不敢置信地瞪大眼:“妈……”
      “还知道叫我一声妈?”陈诺的妈妈冷笑着,“我看你是翅膀硬了,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不是的,”他深吸一口气,忍着痛,有些艰难地说,“我只是希望,有什么话,你可以不要瞒着我,直接对我说,而不是通过这种方式来解决。你这样让丹丹很难堪,让我……也很难堪。”
      ……
      过了很多年,白丹已经忘了那场风波是怎么结束的,却记得陈诺被打得偏过头去的时候,还是牢牢牵住她的手,没有一点要放开的意思。他手掌的温度透过皮肤、血液,在她心底打下烙印,把两人联结在了一起。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里,她一直有种错觉——
      无论发生什么,他们都不会分开。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