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日的酒

作者:来恰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有种咬狠点

      醒来已经是第二日清晨,窗外雨还在下,拍打着窗户发出清脆响声。
      
      秦许染睁开眼回了回神,想动作一下只觉浑身酸疼,大腿内侧扯了筋似的痛。她伸手想要拿手机,枕边的季穆眉就稍稍颦蹙起来,搂着他的手收紧几分。
      
      秦许染被他锢着动惮不得,只好转了身对上他,小心翼翼地软着嗓子试探:“穆爷,我拿个手机点早餐成不?”
      
      两个人都是上辈子和厨房有仇的,又碍于双方身份原因,凑在一块也基本都是外卖解决。
      
      季穆眼睑动了动,微微睁眼,神色似有些被吵醒的不耐,低哑着“嗯”了一声。
      
      秦许染知道他不爱被人吵醒,动作小心地伸手去够手机,季穆在后面揽住她的手,长臂一探把自己的手机拿来放进她手心里,声音依旧有些哑:“用我的。”
      
      秦许染乖乖接着,嘴甜地回了一句“谢谢穆爷”,输入锁屏密码时依旧是自己的生日,心思又雀跃几分。
      虽然是自己拿他手机改的,但好歹他也没有改回去。
      
      季穆手机干净的很,外卖软件都没装一个,秦许染只好点开微信用小程序下单。纠结着小笼包要不要加辣时信息栏弹出一条消息,大致内容是今天晚上有颁奖要季穆准备出席。
      
      秦许染目光在信息上停留片刻,有些纠结该不该这个时候告诉季穆,看着对方语气很急的样子还是斟酌着转身想要开口。
      
      季穆像是知道她又要说话,趁着她斟酌的片刻俯身吻住她的唇,像是不大高兴地轻轻啃咬一下便离开,意图很明显地想要她闭嘴。
      
      秦许染识趣地敛了声,点好早餐下了单刚要关上手机,备注是经纪人的电话突然打了进来。
      
      秦许染手吓得一抖,差点没把手机砸到脸上,飞快把手机递到季穆耳侧,声量小的像是打电话的现在就能听到她讲话:“穆爷,你经纪人电话。”
      
      季穆面色冷的像是下一秒就要揍人,伸手按下接通和免提后扔在一旁桌上等着对面开口。
      
      经纪人像是没想到季穆接的这么快,也愣了两秒,小心翼翼开口:“穆爷,睡醒没?”
      
      季穆语气很淡,伸手捋起一撮秦许染的头发玩:“少说废话。”
      
      经纪人嘿嘿笑了一句,很狗腿地应了声“好”,继续说道:“我前天跟你提的,今晚南都有一场电影节,没忘吧?”
      
      男人神色明显是忘了,却还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怎么?”
      “冯安也参加这次颁奖,”经纪人特意压低了声音,显出几分郑重,“他点名位置要坐你旁边。”
      
      秦许染愣了愣。冯安的名字出名到她一个从不关心演艺圈的路人都知道,国内有名的导演,每部片子获奖的头衔数不过来。
      
      季穆沉默半秒,神色如旧:“知道了。”
      
      经纪人一噎,半晌悻悻说了句“那你别忘了”,想了想也没别的要说便准备挂电话。
      
      季穆没注意手上的动作,稍稍扯疼了秦许染的头发,对方愣着下意识“嘶”了一声。
      
      经纪人反应迅速,音量瞬间提高了八个度:“穆爷你旁边——”
      
      季穆掐着点挂了电话,勾了勾嘴角指腹轻蹭秦许染的发梢,不怎么诚意地说了句“抱歉”。
      
      秦许染没和他计较,还沉浸在刚刚的震惊里,眸子亮晶晶地对上季穆的视线:“穆爷,你被冯安导演看上了?”
      
      季穆低低笑了句,伸手刮了刮少女粉嫩的脸颊,漫不经心地问:“你这什么用词。”
      
      秦许染似乎比他本人还要激动几分,嘴角弯成好看的弧度,嗓音带着笑:“你怎么这么厉害呀。”
      
      季穆不甚温柔地捏了捏她的脸蛋,懒散应了句:“得对的起你叫的这声穆爷。”
      
      秦许染就没见过季穆这样的,面对自己的事儿像是一点也不上心,又像是完全运筹帷幄的模样。
      年纪轻轻却浑身都是资本,骨子里就带着一股傲劲儿和骄纵。
      忽然就想起了她见他第一眼的模样。
      像是拿定了自己对他说不出“不”字,问句从他嘴里说出来像是一句陈述。
      
      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眸子在灯光下像是含了星辰,语调懒散又痞气:“想跟我走吗。”
      
      一夜荒唐之后,他又云淡风轻地问她,“去不去看我演的电影。”
      
      当时他还未成名,也没有半点明星的样子,秦许染也只当他是玩笑,随口应了便和他去,然后看着荧幕对方放大几倍的面庞呆滞地说不出话。
      
      当时他演的是一部校园欺凌的片子,作为主角没少演打戏,开头定格在他被啤酒瓶砸脑袋的画面,季穆还勾起嘴角稍稍撩起发梢对着目瞪口呆的秦许染,淡淡说:“当时道具没掌控好,砸的印子现在还留着。”
      
      秦许染艰难地侧过脸去看,季穆额角一道疤痕和荧幕里孤僻冷寂主角脸上的伤疤完美对上。
      
      从那时候就不把自己是个演员当一回事儿,拿了金像奖后反倒更加低调,除了演戏以外几乎不出现在大众视野,却又因此圈粉无数。
      也从没见过这人为什么事儿心急或卑微过,一直都是一副高岭之花的模样。
      
      外卖到了响起的门铃声把她的思绪拉回来,下意识掀开被子就要去拿,才发现自己身上衣料少的可以。
      
      想要换衣服,身后的人又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看,最后哭笑不得伸手盖上对方的视线,佯装嗔怒:“不准看。”
      
      季穆像是嗤笑了一声,语气很是无所谓:“行,反正昨晚该看的都看了。”
      
      “........”
      
      -
      
      吃完早饭秦许染就开始查看商演邀请的邮件,坐在电脑前盘着腿边摁计算器计算费用边斟酌着选择。
      季穆神色有些不满,随意瞥了眼屏幕上在他看来少得可怜的出演费用,伸手把人拉进怀里,“我帮你联系,名气和酬劳能翻几倍。”
      秦许染知道他所言不虚,还是笑着敷衍过去,依旧翻着邮件精心盘算着。
      
      沉默半晌,季穆在她身后又幽幽开口,“你的乐队,除了你,都是男的。”
      秦许染不明白他明知故问什么,头也不回地“嗯”了一句。
      
      “不能换成女生?”季穆语气没什么商量的意思,伸手玩她散在脑后的长发,“三个男的,看着怪膈应。”
      秦许染笑了一声,随口应道:“那你也别和女的拍戏了。”
      
      季穆挑了挑眉,不由分说又把人扯到怀里,唇瓣在她耳畔摩挲:“那把鼓手换了。”
      
      秦许染不明所以,稍稍侧头问:“阿肆?人又怎么惹你了?”
      
      季穆吮咬上她的耳垂,薄薄一层很有肉感,在她耳侧低喃:“他看你的眼神不对。”
      
      秦许染愣了两秒,笑得整个人在他怀里抖,边伸手刮了刮季穆的下巴:“穆爷,他可只把我当兄弟,您真是误会了。”
      
      小姑娘笑得脸颊微微泛红,一副打趣自己的模样。季穆目光对上她的笑意,而后直接伸手扣上对方的后脑勺往自己唇上带。
      
      秦许染眨了眨眼,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对方莫名的压迫感让她有些喘不上气儿,揪着对方的衣服慢慢回应。
      
      良久才把人松开,眼神略过对方泛着水色的红唇,语气正经几分:“我说真的,把他换了。”
      
      秦许染才喘过气来,消化了会对方的话,也有些炸毛:“我说真的,不换。”
      
      季穆拧着眉,和秦许染四目相对,刚刚还泛着暧昧的气氛瞬间紧张起来,片刻后他把手松开,任由她走,神色淡淡看不出情绪。
      
      秦许染瞧着他,也不知自己是该哄还是该跟着生气,跨坐在他大腿上一时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就顺着瞪着眼看着他不说话。
      
      “你对他有意思?”
      
      秦许染气笑,语气有些硬:“怎么可能。”
      
      季穆神色缓了几分,目光略过她裸露在外的脖颈和锁骨,想起什么又说了一句:“那下次演出,穿多点。”
      
      秦许染也不好再和他犟,乖乖地点头,好声好气地应了一句,扶着他的肩膀翻身想要坐回去继续整理,却又被男人一把搂了回去。
      
      季穆动作很快地,在少女凹凸有致的锁骨处轻吮了一口,一点淡淡的痕迹很快浮现。
      
      “.....”秦许染明白他这样做的意图,又想到自己刚刚也应的好好的,也不好发脾气,咬了咬唇有点委屈地乖乖坐回电脑面前,继续查看邮件。
      
      临近中午季穆手机打来几个电话,那边像是很急着叫他过去,他帮秦许染点了午饭后带上口罩出了门。
      秦许染接到外卖才有些哭笑不得,对方点的分量足够自己吃上两天,想了想叫上乐队的人约好在排练室一块儿吃。
      
      租的排练室就在酒吧附近,一间十来平的小房间改造的,音响录音设备一类都存放在这,也算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阿肆到的早,看着秦许染穿了件领很高的贴身高腰裙,神色微微诧异:“染妹,你不是最怕热了吗?”
      
      秦许染面色僵了半秒,随口敷衍道:“身上起疹子了,遮一下。”
      
      “起疹子不能捂着啊,”阿肆盘腿坐在她旁边,语气很关切,“去换了吧,咱哥几个又不在意。”
      
      秦许染嘴角抽了抽,揭开餐盒盖子把话题扯到饭上,等着六哥和颜欢来了四人很快解决了午饭,接着在排练室一排就是一下午。晚饭是酒吧里包了的,四人带着设备又回到酒吧休息片刻,围着桌子闲扯起来。
      
      秦许染简单说了一下接下来的演出安排,其他三人对她一向没什么意见,都应了下来。阿肆拿起手机百无聊赖地刷着,忽然兴致很高地说了一句:“我操,这明星够猛啊?”
      
      四人里平日几乎只有阿肆关心些娱乐八卦,也就不缺乏闲扯的话端。颜欢年龄小沉不住气,很快出声问他:“肆哥看什么呢?”
      
      阿肆手指点开一张图,把手机放在另外三人面前。一个模样生的极好的明星站在电影节的立牌边很营业式地看着镜头,乍一看没什么不妥。
      
      秦许染瞥了一眼,认出照片里的人就是季穆,语气有些虚:“人干嘛了?”
      
      阿肆嘿嘿一笑,双指放大图片拉到对方的脖颈处,把手挪开。
      
      屏幕上,男人的衣领微微敞开,露出冷白一截脖颈。
      
      脖颈上,赫然印了一圈还泛着红的,不能再明显的牙痕。
      
      齿痕过于明显,以至于能清晰看到,痕迹有两侧更为深色——
      
      秦许染的虎牙干的好事。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