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人即地狱]雾眠

作者:兰时锦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他人即地狱10

      清晨的阳光温暖的晒在七雾的脸上,自己昨天怎么好像睡了那么久,不行!
      脑子还有几分乱,昏昏沉沉的,感觉有点感冒一样。
      闭着眼睛从冰箱拿了瓶牛奶,味道还挺好的!
      坐在落地窗前的柔软的沙发上,用脚把毛毯勾到身上,好像是有点感冒,应该没有发烧吧!
      迷迷糊糊的又睡过去,晚上起来点外卖吃药,又一觉睡过去。
      七雾站在镜子前面,脖子上的乌青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弄到的,难道撞到了吗?
      
      算了!先去吃饭吧。
      智恩也约了那么久,还是早一点出去要好一点,今天晚上回来把机票订一下。
      先去法国再去意大利,她喜欢法语,但是最学不会的语言就是法语,所以也歇了去法国的心。
      
      看着明显阳光了许多的宗佑,七雾也笑了笑,当然,如果没有那个一直在她面前刷存在感的人的话,一切都挺好的。
      那个学长似乎是觉得对智恩没有希望了,一改前面的态度,对她有几分热情,真的很让人讨厌,不管是说话,还是对宗佑时不时的排挤。
      申在浩看着默默地不说话的
      
      七雾:“七雾小姐看起来真是内向。”
      七雾笑了笑没有说话,智恩对学长不再烦她也松了口气,今天欧巴一去上班学长就跟过来了,又是上司没办法拒绝。
      欧尼要走了,学长以后也烦不到她,所以应该是没关系的吧?以前没有发现,现在感觉学长怎么没有什么情商的感觉。
      
      听着宗佑说昨天回去考试院的时候,和他们起了冲突。
      申在浩说他想多了,智恩显然是有些担心,但是不难看出,她还是比较认同的。
      
      七雾今天喝了一点点酒,只不过也没有开车过来倒是不用担心,她其实最主要是来看一下宗佑,她总觉得他变化了许多,听到智恩感谢她陪她去考试院她也是有些懵。
      
      她不是一直在家里面睡觉吗?只不过好像是有一天又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不想暴露自己什么都不记得了,也不再多问,反正她就要走了,为什么要去担心那么多。
      智恩对着宗佑撒娇:“欧巴,我想要喝奶茶,你给我和欧尼在对面街角买两杯子吧!”
      申在浩自告奋勇的也一起去了。
      智恩看着脸有些红的七雾说道:“欧尼,你少喝一点,是有什么难过的事情吗?”
      七雾对着智恩举杯,还是没有说话。
      智恩以为是因为学长说到:“对不起啊!学长人不坏,就是有些爱面子,你不用理他”
      
      七雾握住她的手,有些委屈:“我好久没有见他了,智恩,我想他。”
      智恩对于这个他显然十分好奇:“他!是那个前一段时间一直送欧尼回家的人,还带欧尼出去玩的人吗?”
      七雾用手托着头:“好像是的,你说我真的可以走吗?这里很危险,我害怕,但是我好像舍不得,我好像又忘记了什么。”
      智恩安慰道:“欧尼,没事的”
      
      “我好像梦到过他,他说他喜欢宗佑,好奇怪的,也不是吧!”
      智恩这时候才发现她桌子上面是刚刚欧巴他们点的白酒,欧尼刚刚喝了许多,她根本就是一杯倒呀!
      阿西,为什么要把酒放到离欧尼那么近,她今天魂不守舍的。
      
      “你是不是在跟踪我!”宗佑看着凝视饭店的徐文祖有些害怕。“我已经搬出来了,为什么一直跟着我。”
      
      徐文祖看着在身后的尹宗佑笑了笑:“怎么会!亲爱的,你似乎对我有什么误会呀,是因为里面的小姐要搬的吗?”
      宗佑有些激动:“和你无关。”
      “尹宗佑,你能不能不要磨磨蹭蹭的,快点进去不行吗?什么事情都做不好。”申在浩拿着手里面的鲜花骂骂咧咧的。
      徐文祖定定的看着尹宗佑突然靠的很近:“亲爱的,有什么想做的就去做,不能压抑自己呀,这个人,对你很虚伪吧!说是对你好,却想着你的女朋友!亲爱的”
      申在浩越过两个人:“七雾出来了呀,看起来喝醉了。”
      智恩就看着他们微微颔首:“欧尼好像把桌子上的酒喝了不少!!欧尼!!!”
      
      七雾几步越过去,把在尹宗佑耳边的徐文祖推到后面一些:“难道离远一点听不到说话吗?我在那边都听到你在叫亲爱的,你的亲爱的还真的是廉价,好像哪一个都可以叫。”
      
      大家都有些呆滞,对着温温和和的七雾突然对徐文祖语气那么重。
      只是本来大家觉得会生气的人却只是用有深意的眼神看着脸有些红的七雾,似乎也没有什么感觉。
      
      七雾继续放肆着:“你是不是喜欢他,或者他对你真的很重要,37岁都没有交女朋友是因为喜欢男孩子吗?他好像也没有那么好,好像变的和你有些像,很重要吗?比我重要吗?
      不是说我是女朋友吗?为什么什么东西都比我重要?我就知道你是个骗子,坏人!”
      他的手探了一下她的额头,将一个东西从包里拿出来,“认识这个吗?”
      她看着他手上上的十字架,手不由自主的去碰,在这里呀。
      智恩也看到了七雾丢了许久的挂饰,这个人是?
      
      徐文祖看着七雾:“你喝醉了”
      七雾这才感受到危机:“对,我喝醉了,智恩,我要回家了。再见!”
      申在浩想要拉住人,却被另外一个人轻易的将要走的人拉入怀中。
      
      徐文祖微笑:“我想我要送女朋友回去了,抱歉和我闹别扭所以老是这样假装不认识,宗佑的女朋友,再见!如果不放心就明天早上打电话吧!她需要休息。”
      智恩一脸懵逼,好像这个人和欧尼,那上次怎么说是因为闹别扭吗!所以考试院到底是不是真的,阿西。
      
      听着旁边宗佑的碎碎念,有些不耐:“欧巴,没事的,上一次我好像看到一个人送欧尼回来,好像就是这位先生。”
      申在浩在那里狂躁:“阿西,什么人,这么没素质,阿西,真是的。”
      申在浩将手中的玫瑰花递给智恩,宗佑来不及想那两人的关系,看着眼前的人,想起来昨天自己的女朋友被这个人抱,他心里面有狂躁闪过,而且明明是已经离开考试院,却总感觉身后看得到牙医。
      
      真的是想做什么都能做吗!
      车子在路上行驶着,鱼上勾了呀。把手中的十字架扔出去,也不枉自己戴放了那么久,那样熟晦的眼神。
      
      车子停靠在巷子口,如果七雾睁开眼就可以看见是她来过两次的考试院的路口。
      睁开眼睛,自己好像见到了徐文祖,好像还见到自己丢失的十字架。
      看着旁边的人,她感受到了。
      他想杀了她,真希望感觉不要那么准,她感觉身体没有一丝丝力气,大概是驾驶座上面的人给自己打了麻醉剂。
      他的手,温柔的拭去她眼角的泪水,却只是魔鬼的慈悲。
      
      “亲爱的,为什么不乖,你看见了!你就像那天一样乖乖的不好吗?
      喜欢我的亲吻吗?
      我会吧你的皮剥下来,还有这双眼睛挖下来,我想考试院需要一场大火,亲爱的会去陪我。”她不想动,就只是听着他说话,却也不想看他。
      徐文祖对她的无视显然是有些不满的:“我很好奇,所以没有就这样让亲爱的直接变成睡美人。”
      他将人扶起来,直视着她的眼睛,为什么不去报警,双胞胎可是在那边看了许久呢。
      她不是一直想远离他,不会知道他杀人还能够在他面前不露分豪,是哪里出现问题?
      
      她看着眼前的人:“我说我是真的很多事情都不记得,你信吗?”看着戏谑的眼神,她有些无力,是狗血,但是是真的。“
      因为以前的一些事情,很多时候我会忘记一些潜意识自己不想要记住的事情。徐文祖,大概是因为不想丑化你的形象,我......我那天跟着你的事情我没有记住。”
      
      “信的,前天亲爱的很热情,今天好像又不认识了,你那么怕我,怎么可能会不去报警呢!”她知道他语气里的不信任,却也不想去证明什么。
      
      他的手在她的唇上重重的摩擦,有些疼:“我有些好奇,所以想给你一个机会,我想听亲爱的的故事,还有背上的故事,也许我会放了你”
      
      七雾闭着嘴不肯说话,没有人愿意拿自己的伤疤说事情,七雾是个很固执的人,况且,他不会放过她。
      
      “徐文祖,你想杀了我吗?我有些怕疼,你轻一点就好”她看着他,眼睛亮亮的,却没有一丝怨恨。
      他又蒙住她的眼睛,会让他不舍的眼睛。
      
      “亲爱的,告诉我好了,告诉我,我就放你离开。”那应该是一件也有些悲惨的故事,他突然想听一听,为什么明明都是遭受到了这个世界的折磨,她却有这样一双眼睛,让人嫉妒。
      她不会说谎,她以为他不信,其实他是有几分相信的,国际上这样的病历也是有的,那天她去了她家里,如果有记忆,那她应该害怕的,为什么现在对他那么平静,还有,那时候的她即使胆小,但是真的看到自己杀人,会报警的,就像很多年前别墅案中坚定的要吧那个遇见的十分诡异的人抓住,那个人是他。
      她应该是知道的,但是却还是被骗了。
      他在耳边轻轻的诱哄,她面无表情,但是从手心的汗水知道她不是无动于衷。
      
      她说:“我可以说,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你说的大火,你很在乎尹宗佑,但是好像不是喜欢。他和你越来越像,还有在天台,你想让他变成你,你想杀死我,让我陪你,你是想死在尹宗佑的手上。”
      
      徐文祖对她的粗暴说法显然不满意:“那是将我的灵魂注入他的躯体,那是我生命的延续”
      七雾显然不想理解他们的意思,也不懂他们所谓的生命延续:“你要死,也挺好的,毕竟你杀了那么多人,那你要带走考试院所有的人吗!”
      徐文祖已经无视她,对她的不理解有些头大,直接弄死算了。
      “等一下”七雾看着他要为她放血的样子有些紧张:“我和你说,但是我要一瓶啤酒。”
      
      徐文祖看出来了她的小心思却没有拆穿。
      回来以后看着空无一人的车子,将啤酒扔到车里。
      “果然,没有反抗力的亲爱的有些不堪一击,七雾要躲好,就像那天一样。
      听说,回到同样的环境,会增加人恢复记忆的概率,亲爱的好像很害怕考试院,是因为和以前生活的地方很像吗?考试院里的人很喜欢在半夜在附近虐猫,希望亲爱的不要遇见他们。”
      七雾躲在墙角,听着越来越靠近的话,他在引导她恢复记忆,他是一个狩猎者,大概是想要一个有趣的猎物,在相同的环境下更容易使人恢复记忆。
      
      她想往外面跑,可是他却像故意将她逼进去考试院一样。
      他是魔鬼,最会引人恐惧的魔鬼,给人希望,又亲手毁灭。
      七雾站在阳台上看着逼进自己的人,五楼,摔下去会死。
      可是身后的人更加可怕,她突然觉得自己以前自欺欺人的忘记都是白搭的,在这一刻,她突然不害怕了,也平静下来了。
      脑袋里纷乱的记忆归笼,除了久远的记忆有些模糊之外,其他一切都好。
      
      “其实,我生活在一个比较富裕的家庭里。母亲是一个画家,父亲是公司老板,看上去很正常。
      父亲他对情感很淡漠,特别是亲情,不知道什么时候起。
      母亲很爱他,也恨他,却离不开他。
      折磨我变成母亲吸引他的方式,因为是女孩子,因为生病,我不知道怎么去恨,也不懂怎么去表达自己的情绪,在打我的时候,好歹父亲会给母亲一个眼神。
      在家族遗留下来的财产被他们败的差不多了,母亲的画室倒闭了,父亲做的事情暴露在母亲面前,他杀过很多人,地下室里面有很多尸体,他喜欢收集别人的腿。
      母亲疯了,因为她发现,她在被同化着,在别人看来她像一个完美的母亲。
      她知道我很少会有情绪,也发现我会忘记许多不好的记忆,所以,我是一个最好的施虐对象,父亲鼓励她,他们就像同类一样。
      有一天,她说要送一份礼物给我,在我十岁的时候,我醒来就在私人医院里面,背上有刻了一颗枯树,我觉得很恐怖,但是我还是不知道怎么去恨!后来,他杀了那个女人,进监狱了,我就来到了这里。
      他们曾经就像学长一样,想把我变成和他们一样的人,但是我没有什么特别想要的,所有不管怎么折磨,我还是好好的活到现在。
      医生说让我学不会恨就学会喜欢,我很喜欢你,但是很可惜,我们好像不适合。
      
      我现在终于知道自己一开始的直觉就是对的,学长杀了姜家别墅的所有人,或许还有帮手,只是我不敢确定。
      再一次相见,我虽然害怕,但是还是期待,所以在自己的喜欢和恐惧下不愿接受学长杀了那个和你很像的人,还有那个大叔。
      还有学长其实来过我家,但是我害怕因为接受自己的感情而万劫不复,所以我也忘记了。我知道学长对我很重要,因为忘记你的三件事情是我潜意识的不想伤害你,从小到大,我就只逃避了那天那个女人在我背上刻画的事情,所以,学长,你不要幸福,早一点来地狱陪我。
      我觉得想到学长会逼死我,我好像会恨了。
      我知道你接近我没有什么好心,所以喜欢上你,我自己需要付出代价。”
      
      她不愿意承认,在与他相处的日子,遇见到如今,在对他有了强烈的爱情以后,她就慢慢的学会了很多情感,明明以前不在意的感情也想去珍惜,现在却不像过去的白开水一样淡而无畏。
      
      “学长,你没有同理心,所以我不怪你,但是你会一辈子记得我的。”还没有等她翻过去就被抓住,他的脸色很可怕。
      她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改变主意拉住她,但是知道自己现在招惹绝对没有好果子吃。
      徐文祖开着车子,没有说一句话。
      他是想逼她恢复记忆,好名正言顺的杀死她,但是看到那双眼睛明亮的惊人又放弃了,那就活着吧!和尹宗佑完全不一样的活着,她本来就应该活在阳光下面。
      只不过让他改变主意是需要惩罚的,不然任何人都可以挑战自己的权威,还真是不爽。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