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人即地狱]雾眠

作者:兰时锦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他人即地狱9

      
      “是,我朋友她在考试院,不是,她有危险。警察同志,请您......”
      
      七雾有些无奈,没有人理会她,她不是在开玩笑!
      手机关机,智恩是要干什么!
      
      不可以,那里只有徐文祖像一个文质彬彬的杀手,但是其他人都是没有理智的屠夫,智恩一个人去那里,如果............如果出了什么事情,考试院!那里熟悉的冰冷还有四楼淡淡的血腥味。
      “去银贤洞伊甸考试院。”七雾拦着车子,一直焦急的打着智恩的电话。
      
      智恩站在门口,欧巴喝醉了,他又那么害怕这里,她在忙工作的时候已经忽略了他那么多,欧巴现在变得很奇怪,那天听到他说杀人好像不是压抑是享受,是他太敏感,还是这一座考试院是真的不祥。
      “宗佑好像很照顾你说,我和他关系挺好的,他说过你。”
      徐文祖的脸上几分平静,在这一座考试院面前好像也亮堂了许多。
      
      智恩好像猜到了这个就是传说中的牙医,但是对于他的友善也有了几分放松,似乎阴沉也少了不少。
      
      “是,宗佑说过和一群好人住在一起。”智恩有些拘束。
      “上去吧!你男朋友住考试院三楼层。”徐文祖对她的回答显然不是很满意。
      
      “智恩,智恩!”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来,远处的七雾跌跌撞撞的跑过来。
      “欧尼。”智恩看见七雾走过来有些感动,害怕也一扫而光,只剩下对宗佑的担心。
      
      七雾跑过去只看见徐文祖就站在智恩的身边,还是那副表情,就像第一次见的时候那样冷漠,空洞的眼睛里没有一点她的身影。
      仿佛两个人从来没有见过一样,她讨厌这种感觉,没有他故作的温柔,却有些残酷的让人害怕,仿佛褪去了所有的伪装,就让她清楚的看着他。
      
      他就静静的站在考试院门前,将像考试院已经是他身体中的一个部分,就像在静默中站立在黑暗中的怪兽,让她毛骨悚然。
      
      她走到智恩前面:“为什么不接电话?宗佑也没有接电话吗?他不知道你要来这里吗?智恩这样子很让人担心啊。”
      智恩握着她的手:“欧尼,我很担心欧巴!他喝醉了。他没有接电话,我手机没有电了,我很担心,我想来看看。”
      
      看着智恩要哭出来的这一副样子,七雾还是于心不忍了。
      “可是也不一定要上去呀!”
      智恩知道她的害怕,也知道现在的七雾手里面全部是冷汗。可是如果是她感觉的平常还好,如果欧巴和欧尼的感觉是对的怎么办!欧巴喝醉了,一个人在考试院。
      “欧尼,你在下面等我好不好,我看一下欧巴回来没有。”智恩安抚似的抓紧她的手。
      七雾移到了徐文祖的侧面,看着智恩:“我和你一起上去,有什么异常。”我们就马山下来。
      两个人都知道彼此未尽的话是什么意思。
      七雾走在前面,徐文祖就像幽灵一样的立在后面,不知道站了多久。
      
      扶着扶手时候,手上黏黏呼呼的东西,让她生理性的泛起厌恶,她觉得非常不适,想吐,这里不止气氛让人恼火,卫生也让她的洁癖不能忍受。
      他就住在这样一个地方吗!
      被大婶强行拉上去洗手,这个人让她想起来她的那个母亲,曾经也想把自己变成和他们一样的人的那个人,她很不舒服,但是在在一群妖魔鬼怪面前也只能牵强的坐在位置上。
      房东大婶在旁边笑着:“这个女孩子看起来很好看,皮肤也白,只是太瘦了,没有什么肉啊!”
      七雾颔首笑了笑:“身体不好。”
      对这些人,你不能暴露自己的弱点,因为一旦暴露你的敏感和弱点,他们就会毫不犹豫的一口把你吃掉,连骨头都不剩下。
      一个傻子在笑的开心,如果忽略他那双闪过一丝丝精光的眼睛;
      还有那个本身就很猥琐,眼睛更加猥琐又可恶的人,用他那一双本来就小的眼睛瞄两人。
      智恩担心着,没有发现旁边的人的异常,积木砰的一声倒下,笑声尖锐的像是在故意显示什么一样。
      “挂掉吧!挂掉吧!”
      
      “闵智恩,闵智恩”宗佑的声音传来,智恩生气又担心的质问:“欧巴为什么不接电话。”
      “走!!!”宗佑狂躁的仿佛已经在风魔的边缘,七雾看着放开自己的手被宗佑拉下去的智恩,擦着几个气急败坏的人的边缘过去。
      房东大婶抓住七雾的手,有些疼。
      大婶有些意外看到警察,表情中有七雾可以感受出来的虚假:“为什么会有警察来!什么意思,这个小孩子,我只是让人上来洗个手!”
      大婶的质问与挽留都让她脆弱的神经有丝丝的刺痛感,她将手挣脱,“对不起”匆忙的跟上去。
      她下楼站在墙角,对两个人的争吵置若罔闻。
      
      “欧巴,只是外表的话看着正常,世界上比他们奇怪的人多了去了”智恩有些生气。
      宗佑只能解释:“只是因为你没有住在这里”
      “那就直接搬出来,不是说好要搬出来了吗?今天又一直不接电话,欧巴变得很奇怪!”
      感觉到自己语气有些过分,看着旁边的七雾:“欧尼”
      
      七雾摇了摇头,幸好不用再看到徐文祖,这是她唯一庆幸的。
      苏贞花看到她苍白的脸色有些担忧:“是杨小姐,您没事吧!”
      看着眼前的人担忧的表情,她扯了扯嘴角:“没有事情,只是有些不舒服。我觉得宗佑现在上去先把东西拿下来吧!”
      宗佑深深的吸了口气:“是”
      
      几个人在楼下安静了许久,七雾拉着智恩到一旁:“或许你会觉得大题小作,但是智恩啊!宗佑是个很敏感的人,希望你们能够好好相处”【不要再给他增加负能量的东西,迟早又会有一个怪物出来的。】
      
      智恩看着七雾有些不能理解,明明很正常的事情为什么两个人要这样子:“欧尼,你们能不能不要这样大惊小怪,刚刚的人都很正常呀,人不是都会或多或少有黑暗面的”
      七雾阻止了智恩的话,只是认真的看着她:“智恩,我就要走了,你要小心,宗佑他可能会伤害到你。”
      智恩才突然发现眼前的七雾十分不正常,好像全身都有些僵直,眼睛虽然认真的看着她,但是无神,好似是被吓坏了一样。
      智恩拉着她的手:“欧尼,欧尼,你怎么了!”
      苏贞花听见她有些焦急的声音跑过来,就看见她的情绪仿佛有些不对,她扶着七雾要倒下去的样子。
      好在宗佑拉着自己的行李箱走回来了。
      七雾坐在车上看着考试院越来越远,回过头,阳台上灯光很亮,却驱散不了它本来的阴凉,心里面的安宁也没有多少。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有和苏贞花他们说起一句关于考试院,是为什么!只是因为害怕,如果是因为别的原因,她忽然就有些惶恐。
      
      “欧尼,你真的可以吗?”智恩看着执意要下车的七雾有些不能理解。
      
      七雾朝着几个人笑了笑:“苏巡警,太麻烦你了,你把他们好好的安全送回去吧!我这边不顺路,而且我要回学校拿点东西。”
      
      在几个人的挽留中坚决下车,一个是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的家庭住址,另外一个的话,她想好好的理一下自己的记忆,那些血腥的片段真的是徐文祖吗?
      
      夜晚总是绮丽又让人害怕,她看着冰箱中的牛奶突然觉得自己前面对这个牛奶感觉奇怪是对的,她这几天嗜睡了许多,在夜晚好像也不会醒来了。
      如果只是这样还好,但是这个牛奶很奇怪,今天在市面上买的好像不是那个味道。有人进来过这里吗?是谁!!
      她将自己裹在被子里面,不是的,可能是因为今天晚上被吓到了,没有碰牛奶,将密码又改了一遍,她躺在床上,睁着眼睛,直到慢慢的睡着。
      
      手摩擦过脸,冷冰冰的,那目光让她僵直了身体,怎么办,她怎么办!床头的灯已经被关掉,她感觉那个人的视线在她的脸上,他似乎已经知道了什么,将手慢慢的滑倒她的脖子,也不出声,就像逗猫一样的,不带□□的摩擦着她的脖子,好像在对什么艺术品进行欣赏,考虑怎么把它剥下来。
      “喀喀喀喀喀喀”那诡异的笑声让她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眼泪流下来,却被那人一点不珍惜的在她脸上抹开,好像是在羞辱她。
      
      “亲爱的,你怎么不听话,我不是让你不要搬家吗?”低沉的声音传来,却猝不及防的被眼前的投怀送抱弄的呆滞了几分,随即怀中的身影突然就像被自己的动作惊呆了,自己退到了床边,像死前挣扎的小动物一样。
      
      他们在黑暗中对视着,最终还是她忍受不了寂静而开口。
      “徐医生是来杀我的吗?”她的语气很冷静,如果忽略打颤的牙齿。
      他不想听那个声音,她的牙齿本来就不是很好,如果这样就更让人失望了。
      他站起来,接近她。
      将食指放到她的嘴里,将牙齿分开了一些,却不小心碰到柔软的舌头,割下来应该挺好吃的。
      “亲爱的,我怎么可能是来杀你的呢!我是来看我们七雾的,七雾都没有来见我。我只好主动来了。”
      “你走开!”她将床头的灯打开,迅速的跑下床。
      却在瞬息之间被堵在门口,连门都没有打开,看着按着门的手。
      “你到底想干什么!”她的声音都透出哭音,她转过身体,顺着门板坐到地下,她打不赢他,只会激怒他。
      明明只应该害怕的,她却有许多的难过,将她整个人全部淹没,她哭的十分难过,想着死就死吧!
      
      “为什么你们都不放过我,为什么都要这样子对我,你们都是坏人”她哭的有些无赖,连自己也没有意识到会对他有类似信赖而撒娇和控诉的动作,但是徐文祖意识到了。
      他看着眼前近乎是耍赖的人,其实逗一下感觉也不赖,他的脸隐没在黑夜里,只有微弱的光投射过来的让他棱角分明的侧脸更加诱人,有几分变幻莫测,逗够了再杀掉也不迟,他要让她染上其他颜色。
      “你明明说过要变成我喜欢的样子,你变呀!你变一个给我看看。”看着眼前露出爪子的人,那种暴虐感稍微平息了一些,但是还是不能原谅的,即使影响不大,但是破坏自己的计划就需要受到惩罚。
      
      “七雾呀!不听话的孩子要受到惩罚的。”他把人从后领提起来,扔到浴室里面,冷水扫过两个人,他似乎也没有一点点感觉,就只是嫌弃她脏一样给她刷脸。
      “再哭就把眼睛挖出来。”
      她的声音截然而止,还在天气热,除了让她更加清醒一样好像也没有什么作用。他的手握住她的脖颈,将眼前的人剥的干干净净。她用被子将自己裹住,他要把自己的皮剥了吗?
      没有一丝□□的人定定的看着她,好像有些满意自己已经将作品清洗的够干净了。
      在床头灯的映衬下,柔和又宁静,本来只想吓人的人对着那双红唇看了许久。
      
      就像初生的小鹿一样柔弱的人,明明内心很强大却看起来很柔弱的人,再吓大概就疯了,看着抖的像鹌鹑的人,他牵起嘴角。
      
      屋内唯一的亮光就这样被那双手掐断,她不安的看着黑暗,对于刚刚被水呛到的事情还心有余悸,她还以为他要淹死她,他到底想干什么。
      突然凑过来的呼吸,久久才发现,封住她的嘴的是他的吻,还是不带□□,只是好像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东西一样,夺走她的呼吸,和那天不一样,他的吻带来一点察觉不了的温情,她急忙的否定,被压在身下,他在她的耳边诱哄:“七雾,我可以是你想要的。”
      他轻笑,对她不懂呼吸,带一些嘲讽。
      她差一点便被溺毙在那个吻中,放纵着沉沦,手被紧紧的攥在头顶,身后是床,她不敢睁开眼睛,仿佛睁开眼睛眼前的一幕就会消失不见,她是喜欢这个人的。
      
      他在耳边呢喃:“亲爱的是喜欢我的,所有不能妨碍。”
      
      这个缠绵到极致的吻让两个人都有些沉溺在其中。
      只是看着徐文祖在黑暗中看着七雾,恨不得将其吞噬的样子,你又会发现,其实他是清醒的。
      七雾被吻的浑身无力,只是简简单单的亲吻,好似就是最好的。
      她的理智告诉她不要沉沦,可是她的身体和心却迅速的向眼前的人靠拢,她阻止不了,她喜欢他的,人生第一次对一个人有期望,可是他为什么是一个这样的人,让人害怕。
      他似乎对她的柔顺有些满意,亲吻她的眼睛,鼻子,还有她喜欢很久的脖颈,在内心处认同的觉得还是温暖的时候好亲吻一些,他的手袖有些潮湿,触碰在肌肤上有些冰冷。暧昧的声音在房间中,唾沫的吞咽声,他轻轻的诱惑哄声。
      “七雾要乖,不要靠近宗佑。”
      “七雾是好孩子,好孩子要听话,不然会受到惩罚。”
      他坏心的堵住她的嘴很久很久,听着她急促的呼吸声才满意,喜欢极了她依靠他的样子。
      “亲爱的”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