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甲

作者:不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3 章

      卫轩辞:“……我不知道。”
      
      凌沐:“你其实是Omega吧,我会对你负责的,别怕。”
      
      卫轩辞:“别开玩笑了。”
      
      他的表情看起来有点恼羞成怒。
      
      “卫轩辞,今天下午没课,来竞技场比试近身搏斗,不禁信息素。” 凌沐勾唇,血红的双眸里一片冷漠,浑身都是冰冷的挑衅。
      
      “让我知道你是个A。”
      
      卫轩辞的心突然重重跳了一下。
      
      他不确定自己是被挑衅到了,还是被撩到了。
      
      凌沐说完直接转身走掉,乌黑如瀑的长发在风中扬起末梢,帅气潇洒得不行。
      
      卫轩辞站在原地看着她的背影,轻笑一声。
      
      本来想给她个谢礼,看来她完全不想要。
      
      但是他不喜欢欠人东西。
      
      下午放放水让她打也算是个礼物吧?
      
      凌沐知道卫轩辞体能是S级,而自己只是A级。她不是不知天高地厚,她的目的根本不是打赢卫轩辞,而是探究卫轩辞的信息素对她的影响。
      
      所以她一口气说了那么多限制条件,包括不禁信息素。
      
      卫轩辞背后的势力很庞大,而凌沐对自己的状况还不完全了解。
      
      他要瞒着她,试探她,她接受,暂时不反抗。但是对于标记和信息素,从卫轩辞刚刚的反应来看,他也是不明白其中蹊跷的。
      
      这就是她可以反过来试探的权力范围,卫轩辞也不会阻止。
      
      凌沐从和辅导员相处的零碎记忆中找到宿舍的位置,凌沐住的是单人间,实战训练3天加上昏迷的3天,快一个周过去了,宿舍里已经落了灰。
      
      宿舍的布置非常简洁,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是自己喜欢的风格,这让凌沐更偏向从前的凌沐和自己拥有同一个灵魂。
      
      这时光脑闪了一下,显示家中来电。
      
      凌沐点击接通,从虚拟屏幕里看到了一男一女。
      
      是自己的父母。海量的记忆立时涌入凌沐的脑海。
      
      父母都是温和善良的人,父亲从商,母亲做科研工作,两人对凌沐堪称溺爱。他们都是Bate,却生出了个Alpha女儿,所以当公主宠着。
      
      简单报了平安后,凌沐就挂了电话。
      
      联邦存在四个财阀世家,李、卫、唐、凌。
      
      凌家最势弱,凌沐一家又是边远的旁系,基本得不到家族的资源倾斜。
      
      凌沐用目前可利用的力量对上卫轩辞可利用的力量,可谓以卵击石。
      
      反过来说,凌沐对卫轩辞而言应该毫无价值。
      
      按兵不动是上策。至于卫轩辞到底是想试探她什么,她得慢慢弄明白,短时间内也不能撕破脸皮。
      
      凌沐不知道,在她打扫宿舍的时候,校园论坛已经炸开了锅。
      
      【惊!F级的废物竟然向S级天才挑战】
      
      1L:不说是谁了,大家都懂。
      
      2L:比什么?F级那位是终于想不开了吗?
      
      3L:喂喂你们也不用如此大惊小怪吧,如果是体术格斗两人还是有一战之力的,但也赢不了就是了
      
      4L:楼上有病吧。A级和S级的差距不可估计,至少十倍。
      
      5L:楼上又知道了?你见过S级那位和谁比过体术格斗吗?
      
      ……
      
      203L:开盘开盘!赌谁赢
      
      204L:毫无悬念,不可能有人赌F级赢
      
      竞技场不允许公然打赌,因此一切都是在学生论坛上进行。一个小时后,赔率到了330:11023。
      
      307L:天啊还有人赌F级赢,不会就是她本人吧
      
      308L:不至于,F级那家伙对这些事向来没兴趣,她好像连论坛都不怎么看
      
      309L:308L是F级亲友?这么了解?
      
      310L:不是她还能有谁觉得她能赢?
      
      ……
      
      “唐凛之,钱不要可以给我。”奥兰德在竞技场的观众席上坐下,看向身边那个一直笑着看光脑的家伙。
      
      “她会赢。”
      
      “你的滤镜可能已经砸穿了你的脑子。”
      
      唐凛之笑得戏谑,并不回应奥兰德的嘲讽。
      
      “我赌了30积分,你知道这300积分是谁下的注吗?”
      
      奥兰德没搭腔。
      
      “卫轩辞亲自赌他自己输,我怎么能不跟着赚一笔?”
      
      “你怎么知道?”
      
      “他的ID是辞旧,上一次用的时候刚好被我看到。”
      
      奥兰德没说什么,抿抿唇,看向竞技台。唐凛之知道奥兰德现在心里一定后悔得不行,但他绝对会一直别扭到竞技结束也不去下注。
      
      这一场竞技的观众人数达到了这个月的高峰,大部分人都是冲着卫轩辞来的。
      
      卫轩辞是这一年大一的新星,入学两个月从未来过竞技场,不是同班同学都暂时不了解他各方面的真实表现。
      
      现在双方都到齐了,两人都穿着统一的深灰色作战服。凌沐的长发绑成了马尾,露出了凌厉张扬的五官。
      
      卫轩辞突然发现她的气质和从前有细微的不同,仿佛洗掉了许多不成熟与过于刺人的任性尖利,千锤百炼过一般,极致的危险与美丽交融在一起,鲜明又冷锐。
      
      竞技场的倒计时开始,当“0”响起时,两人已经攻向对方。这是没有武器的纯肉搏,还有最粗暴的信息素对抗。
      
      卫轩辞闻到了凌沐的信息素。
      
      Alpha的信息素铺天盖地压下来,强大,恐怖,绚丽又危险至极。
      
      剧毒的曼陀罗。
      
      卫轩辞勾唇,也释放了自己的信息素。
      
      凌沐再次闻到卫轩辞的信息素,却没了被吸引的感觉,而是感到被猛烈地攻击,肆意地挑衅,清香的味道仿佛无孔不入,渗透吞噬每一寸空气。
      
      凌沐虽然有长久的实战经验加成,但力量上还逊一筹,发绳在打斗中被卫轩辞挑断,乌发如瀑布披散。
      
      因为信息素对抗,她的脸色有些苍白,双目却艳红至极,和着曼陀罗令人窒息眩晕的香味,仿若地狱爬出的恶鬼。
      
      凌沐感到吃力,另一边卫轩辞也收起了逗弄的心思。他没想到凌沐这么强,而且步步杀招,干脆利落,直击要害。
      
      只要再多一点点力量,就可以和自己打成平手。
      
      她才受过重伤,刚刚康复。
      
      凌沐一开始没想赢,但当发现自己和卫轩辞之间的差距可以弥补的时候,她的大脑开始高速运转,思考作战对策。
      
      观察卫轩辞的习惯,他的真假破绽……
      
      凌沐双目一凝,只有一次机会!
      
      卫轩辞的作战意识也是在实战中练出来的,他在凌沐出手的那一刻就发现了凌沐的意图。
      
      他没躲开。
      
      凌沐本以外卫轩辞会躲开,但他竟然没躲?
      
      凌沐这一击必擒的招使不出来了。
      
      “别放水!”她低喝。
      
      卫轩辞笑了笑:“我赌了钱,要你赢。”
      
      凌沐:……
      
      再几招过后凌沐在卫轩辞的引导中把他撂倒了,压住他全身的要害让他起不来。
      
      全场哗然。
      
      卫轩辞这样将结果建立在放水之上,从根本上否定了她凭实力赢的可能,极其不尊重对手,凌沐非常生气,一时间信息素浓度疯狂飙升。
      
      她察觉到了信息素有些失控,立马收敛心神收回,但信息素已经浓郁到了某个临界点,她开始恍惚。
      
      被压在地上的卫轩辞觉得这场景莫名熟悉,他提醒凌沐:“我认输,起来。”
      
      凌沐仿佛没听到他的话,不仅没有起来,还压了下来,卫轩辞见她目光游离,嘴唇离自己的后颈越来越近,全身汗毛竖起,一个用力挣脱了她的压制。
      
      凌沐抬头看他,一双眸子红得要滴血,里面充满了掠夺的欲望。
      
      卫轩辞:……
      
      凌沐脑子里一团浆糊,浑身如同火烧,喘息也变得剧烈。但她最后一丝理智尚存,于是用力咬破了自己手腕上的静脉放血。
      
      鲜血溅上凌沐的嘴角、脸庞,她的面色隐忍又痛苦,还有非常明显的焦躁。凌沐的信息素也变得狂暴,要杀人一般。
      
      卫轩辞终于反应过来,这可能是易感期的症状之一。
      
      观众席上也有很多人看出来了,议论声四起:“凌沐这时候进入易感期?这不是耍流氓吗?这下不能有结果了。”
      
      “没准她就是怕输,故意挑着易感期要来的时候发出挑战。”
      
      “刚刚凌沐那动作是想要标记卫轩辞?真变态……”
      
      卫轩辞立即按下了紧急按钮,这场比试不得不终止,带着抑制剂的医护人员一进竞技场的屏障就跪倒到地上,哆嗦着起不来。
      
      ……两种恐怖的信息素交织在一起,真的让人受不住。
      
      卫轩辞只能自己拿着抑制剂接近凌沐,凌沐没有拒绝他的靠近,为了防止凌沐做出什么出格的动作,卫轩辞用左手把她的双手手腕扣在一起。
      
      当针孔刺入凌沐的后颈,凌沐突然用力挣脱了卫轩辞的钳制,卫轩辞一时反应不及就被她紧紧抱住。两人肢体交缠,卫轩辞手里还拿着注射器,他退无可退,眼睁睁地看着凌沐的嘴唇贴到了他的颈侧。
      
      没有咬下去,倒像是在亲吻。
      
      观众席上的Alpha们惊愕至极地看着这一幕。
      
      凌沐是弯的?她这是在占卫轩辞便宜?
      
      卫轩辞加快了注射的速度,凌沐直接抱着他昏睡了过去。
      
      卫轩辞把注射器扔到一边,看起来没有生气。他没拿开凌沐环着他脖颈的手,垂眸把凌沐抱起往竞技台下走去。
      
      凌沐的信息素还在逸散,镇定剂让她陷入了昏睡但却不能让她收敛信息素,卫轩辞有些苦恼地站在竞技台的屏障边。
      
      “先把她放下。”
      
      “唐凛之?你又来凑什么热闹。”卫轩辞皱眉看向面前的眉目深邃的男人。
      
      唐凛之见他态度不善,直接无视了他,低头用小刀割破了自己的手指,把血滴到了凌沐的唇上。
      
      凌沐似乎是下意识地微微张开了嘴,血流入她的嘴里,她浑身的紧绷逐渐放松,信息素也逐渐不再逸散。
      
      卫轩辞产生了强烈的被冒犯感,明明凌沐在他怀里,却正在被另一个Alpha安抚。
      
      “滚。”卫轩辞的神色冷了下来,浑身的气息变得极度危险。
      
      唐凛之戏谑地看他一眼:“怎么了,小Alpha,现在学会护食了?你和她只是同学,凭什么叫别人滚?”
      
      唐凛之见凌沐真正镇定了下来,收回手,直接离开,没有过多纠缠的意思。
      
      卫轩辞一路把凌沐抱到了校医院,面无表情,各种情绪绞在一起,让他烦躁。
      
      为什么他对凌沐产生了占有欲?
      
      ……难道是因为凌沐咬了他?
      
      这完全不符合Alpha基本生理常识,A被A咬就跟被狗咬一样,不可能有别的效果。
      
      他不想向校医院泄露任何自己的信息,直接咨询了自己的私人医生。
      
      私人医生曼奇听罢,一脸复杂,心说这还用问,你不就是喜欢人家吗?你不就是要弯了吗?
      
      但是他不敢贸然说出这个结论,怕诱导有弯的迹象的大少爷直接弯了,那他就是卫家的罪人。
      
      于是曼奇小心翼翼地含糊道:“也许是凌小姐的信息素比较特殊,让您产生了某种错觉。”
      
      卫轩辞想到了凌沐问过他是不是Omega……难道自己也误把凌沐的信息素当成了Omega的信息素,才会产生占有欲?
      
      如果闻到会认错,那血液里的绝对不会认错。Alpha血液里信息素的浓度是体外释放的一万倍。自己和脑子明显有问题的凌沐不一样,不会摄入了血液还分辨不清。
      
      刚刚和凌沐进行信息素对抗的时候他也明显感受到了战斗欲,只要更清晰地认识到凌沐是个Alpha,那不该有的占有欲就会消失。
      
      卫大少爷思路清奇,立马想到了对策。
      
      凌沐苏醒过来时,就看到卫轩辞坐在病床前,低头看着她,纤长的睫毛垂下来,掩藏着看不清的情绪。
      
      “凌沐,你也让我咬一口吧。”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