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Alpha到底有几个马甲

作者:不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1 章

      纯白的封闭房间墙壁上排列着发光的格子,暗蓝色的光不停闪烁。在凌沐刚刚进入这个房间的那一刻,所有的蓝格子恰好组成了一个复杂的盾状图案。
      
      ……那是凌沐原先的世界里,皇室的唯一标识。
      
      但是图案只出现了一瞬又开始变换,没有什么规律可言,凌沐没再发现熟悉的东西。
      
      难道是自己看错了,或是陷入了惯性思维陷阱,看到近似的东西会下意识认成已知的图案?
      
      凌沐由于心神震动,没有发现柯兰克一直在注意着她的表情,见她有一瞬间的愣怔,柯兰克嘴角的弧度加深。
      
      “跟我来。”柯兰克往房间深处走。从房间的另一个门出去,入目的是一条两边排满上锁房间的长廊。
      
      有十三扇门。
      
      凌沐心中不舒服的感觉加重了。十三是个带有丰富隐喻的数字。经过全息游戏的套路和柯兰克有意的强调,她对这类带有暗示意味的东西警惕且反感。
      
      柯兰克打开了其中一扇门,凌沐看着里面的场景,再次产生了时空错乱的荒谬感。
      
      这是一个不知边际的玻璃花房,花房中央一颗大树生长到了花房顶端,枝叶沿着玻璃天花板蔓延铺散开去。
      
      凌沐第一次感到了直入灵魂的不安。
      
      她仰望着这棵树,心脏过于剧烈的跳动让她呼吸不畅。
      
      树冠的直径有几十米,构成了一个枝叶繁茂的天幕。无数细碎的金色光芒从枝叶的缝隙中漏下来。凌沐本以为那是阳光,定睛一看才发现是散发着金色光芒的果实。
      
      这是神木。
      
      是凌沐从前世界的神话体系里,庇护地下世界子民的神木。
      
      它被绘制于最庄严的神殿中,接受万民的祈愿与忏悔。
      
      传说中它就是地底深处的光源与热源,接纳所有不该下地狱的人类的灵魂,让他们如生者生存。
      
      而从地下喷薄而出的岩浆,则是它对地上世界人类犯下过多罪孽的惩罚。
      
      此时树下静静站立着一个男人,他沉默地往这边看过来,气质冷冽到不近人情,冰蓝色的眼眸里近乎没有情绪,仿佛游离于众生之外。
      
      凌沐几乎瞬间就想到了“神之子”这个词。
      
      或许是因为他站在神木下,气质接近神明,又或许是他的容颜过于接近人们幻想中的神祗,五官深刻,比例无可挑剔,又带着庄严与华贵。
      
      他淡色的金发和神木洒下的金色光芒相互辉映,像是受到神木的偏爱。
      
      “这是奥兰德,暂时休假的联邦少校,在学院里担当精神力研究系的顾问。如果你愿意参加研究,他今后就负责指导你训练精神力。”柯兰克的话让凌沐回神。
      
      奥兰德看着她,垂眸淡淡道:“你好,凌沐。”
      
      “……嗯。”凌沐尽力平复自己的心跳,让声音不至于带上明显的情绪。
      
      少校?她看着这个穿着研究员专用白大褂的男人。他一身沉静浩远的气质,让人难以想象他在战场上的模样。
      
      柯兰克对奥兰德道:“先让她体验一下晶核对精神力的辅助作用。”
      
      奥兰德颔首,拿着一小颗紫色的晶体递到凌沐眼前:“把你的精神力触须缠绕到晶核上。想象自己在用精神力把它弄碎。”
      
      凌沐照做。在她出现击碎晶核的意图时,晶核上陡然出现了一条裂痕。
      
      同时凌沐感到自己使用精神力变得更轻松了。
      
      大概五分钟过去,晶核在奥兰德的手指间碎成了粉末。
      
      奥兰德看向她的目光带上了细微的惊讶。但他什么都没说。
      
      一旁的柯兰克看了奥兰德一眼,意味深长地笑着说:“你很有精神力操控的天赋。奥兰德第一次尝试的时候,花了一个小时才把晶核弄出了一条缝。”
      
      奥兰德神色依旧冷淡,完全把柯兰克当空气。
      
      “现在再次鉴定一下你的精神力。”奥兰德垂眸把那些粉末收进一个小巧的玻璃瓶。
      
      他把玻璃瓶放进白大褂的口袋,又从口袋中拿出一个D级机甲空间钮递给凌沐,“驾驶它。”
      
      这是个3米高的微型机甲,不会撑破花房,凌沐收敛心神进入驾驶舱,突然在座位的缝隙里摸到了什么。
      
      她低头一看,是一个小小的黑色按钮。此时按钮发出了微弱的红色光芒,奥兰德清冷的声音从按钮里传来。
      
      “不要相信柯兰克,他只把你当工具。”
      
      “再次进入全息游戏后,修改直播间地址并隐匿面容和昵称,否则你将拥有无数敌人。”
      
      “我不会害你。你的救命之恩我不会不报。”
      
      按钮在播放完毕后就变成了粉末,和黑色座椅融为一体。
      
      凌沐疑惑,她什么时候救过奥兰德?
      
      看到奥兰德后她什么也没想起来,就算是原来的凌沐和奥兰德也没有任何交集才对。
      
      凌沐按捺下疑问,尝试着启动机甲。
      
      她成功了,并且没有感受到吃力,和之前消耗大量体力才能操控E级机甲的状况完全不同。
      
      凌沐从机甲上下来,奥兰德依旧冷淡且沉默,薄唇微抿,显出凉薄之感,看起来对凌沐毫不关心。
      
      柯兰克又坐下来喝起了茶,他笑着问凌沐:“感觉不错吧?这仅仅是短期的提升,配合其他操控还有更多效果。”
      
      “考虑好了吗?”
      
      “你要我怎样探索游戏?”凌沐不答反问。
      
      “在我发送指定命令的时候,攻击游戏的NPC。”
      
      “我要先试试会有什么后果,再答复你的邀请。”
      
      “那么现在就试一试吧。全息游戏可以设置一个私密联系人,把我的通讯号输入进去。”柯兰克转头对奥兰德说,“带她去为她准备的房间。“
      
      凌沐:“……“原来早就算计好了要关着她,还一直和她假意周旋到现在。
      
      奥兰德微微偏头,侧脸在神木淡淡的金色光芒中显出优美且锋利的弧度,给人不可接近之感。
      
      “跟上。”
      
      他们离开了花房,一路上七拐八弯,凌沐一边在脑海里构建地图一边问奥兰德:“请问花房里的那棵树是什么树?“
      
      “模型。”他控制着自己的步伐走在凌沐身侧,并不看她,一直目光淡漠地看向前方。
      
      凌沐心中疑虑更甚。
      
      “为什么要制作这样的模型?”
      
      “只有柯兰克知道。”
      
      奥兰德打开了一扇门。这是一个照明不错的房间,矮柜上放着全息设备,极宽大的阳台上摆满了白色郁金香,在灿烂的天光与微风中轻轻摇动。
      
      “如果郁金香生病,可以叫我来。”说完他递给凌沐一张通讯卡,“私人通讯。”
      
      “你很喜欢郁金香?”
      
      奥兰德点头,似乎多说一个字都费劲,眉宇间好似凝着寒霜。他情绪始终不高,没有任何逗留,直接关门走了。
      
      凌沐走到门边,发现门从外锁死了,无论如何都打不开。
      
      ……果然是关禁闭。
      
      私人通讯只能由私人通讯卡开启,凌沐的光脑并没有被没收,她拿着通讯卡在光脑上刷了一下,通讯录上就有了一个新的通讯人。
      
      奥兰德·桑切斯。
      
      凌沐想起了柯兰克的全名。柯兰克 ·桑切斯。他们都有同样的冰蓝色眼眸和淡金色发,难道是兄弟?虽然两人长得并不像。
      
      光脑已经断网,看来和奥兰德的通讯在网络屏蔽之外。无事可干,凌沐索性直接带上全息游戏头盔,进入游戏。
      
      虽然她无法信任奥兰德,但隐匿自己无论如何都没有错处,在正式进入游戏之前,她创建了一个新的直播间,并在游戏的服装装备里挑了一个只有装饰功能的银白面具。
      
      她想了想,又加了发型改变,黑色长发变成了及肩的中长发。
      
      这款全息游戏不允许捏脸,但头发算是“装饰”,是可以改变设置的。
      
      每个账号都可以设置一个私密联系人。凌沐输入柯兰克给的账号后,直播悬浮框旁就出现了一个更小的联系框。
      
      “欢迎进入关卡二:玛丽的婚礼。您是庄园的客人之一——前来与庄园主交易的葡萄酒商人。“
      
      “通关条件是完成玛丽的心愿。该关卡为多玩家关卡,祝您游戏愉快。”
      
      凌沐皱眉,好模糊的通关条件。
      
      凌沐查看了一下自己的信息面板。
      
      姓名:凌小姐
      职业:葡萄酒商人(关卡二)
      通过关卡数:1个
      关卡等级:1级
      格斗等级:0级
      血量:100
      道具:吸血鬼伯爵的剑(1级)
      精神力(仅玩家本人可见):D级
      
      【换直播间了?】
      
      联系框上弹出了柯兰克发的信息。
      
      凌沐没理他,开始打量四周。这里是和关卡一里的场景相同的会客厅,自己正站在那面巨大的镜子前,镜子里映出自己的身影。
      
      “凌小姐,您终于来了。”
      
      镜子里出现了一个穿着管家服的年轻男人。
      
      凌沐转头,年轻管家没有对她的面具表示出任何惊讶。他上前一步道:“请您同我前往花园和玛丽小姐详谈。”
      
      凌沐点点头跟上,边走边问:”我听说庄园从前有个年老的管家,他被解雇了么?”
      
      年轻管家有些意外地看着她道:“凌小姐听谁说的?老管家一年前不幸去世了,并不是被解雇。”
      
      凌沐点点头:“原来是这样,是我冒犯了。”
      
      年轻管家笑着摇头:“没事。”
      
      花园里的玛丽小姐一见到他们眼睛就亮了起来,她对年轻管家说:“你先下去吧。”说完就过来拉凌沐的手,笑吟吟道,“凌小姐远道而来辛苦了,可以跟我讲讲外面的趣事么?”
      
      这算不算玛丽的心愿?
      
      “小姐想听什么类型的趣事?”
      
      “什么都行。外面的世界是怎样的?我还没来得及看一眼。”
      
      关卡一的鬼魂说玛丽小姐已经病逝三天。凌沐不确定玛丽说的“没来得及看一眼。”是什么意思,再一次抛回问题。
      
      “小姐觉得会是什么样的?”
      
      “想必很广阔,并且没有可恶的太阳吧。可惜我犯了罪要下地狱,没法亲眼看到了。”
      
      没有太阳?那不就地狱么?可下了地狱便不能看到……是地下?
      
      凌沐想起了地下世界的神话和遮天蔽日的代替太阳散发光和热的神木。现在她已经不认为自己经历的两个世界毫无关联了。
      
      “小姐的心愿是看到外面的世界吗?”
      
      “心愿之一啦。我有很多心愿。能和未婚夫结婚也是我的心愿。”
      
      通关条件是完成玛丽的心愿。难道要完成玛丽所有的心愿?
      
      这又是个相当耗时间的事,凌沐思考着破局的方法。
      
      这一关和玛丽小姐这个NPC有相当强烈的联系。NPC事那么多,激怒她看看。打破一个人的日常状态也是打破现状的方法之一。
      
      把她乱七八糟的的心愿,转变成对自己的仇恨值,就可以由自己主导她的心愿了。
      
      “你的未婚夫就在外面的世界,他并没有回来。”
      
      “什么?”玛丽神色一变。
      
      凌沐露出得意又懒散的表情,活脱脱一个小人得志的模样,慢慢道:“他和我偷-情了,不会再回来。我特意从外面的世界来到这里,就是来通知你的。”
      
      对不起了唐先生,既然你真的表达过这样的意愿,就别怪我编排你了。
      
      虽然不知道唐先生在不在这一关卡里。
      
      玛丽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
      
      “他还愿意为我去厨房。我猜他从来没为你下过厨?”
      
      玛丽大怒:“我要杀了你!不……你本来就是死人,我要让你灵魂消散!”
      
      凌沐惊讶了,她是个死人?难道第一关设定带到了第二关,镜面没有让她完成生死状态的一次转换?
      
      凌沐新的直播间有了零星几个观众。
      
      【?这么皮?故意激怒NPC?】
      
      【这……主播还想不想通关了……】
      
      【随便玩玩的吧,没意思,不看了】
      
      【只有我觉得这NPC的反应太灵活了么?这不是真人扮演就是设定好的隐藏剧情,我赌主播不是在瞎玩】
      
      【小姐姐为什么要戴面具呢?】
      
      凌沐身后传来一声轻笑。
      
      “谁在说的我的坏话?”
      
      凌沐转头,看到了唐先生。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最后一支股票奥兰德少校终于正式出场啦!
    哈哈哈别委屈,给你最震撼的出场BUFF!
    谢谢大家的营养液!我好感动!!!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