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闻中的陈芊芊]陈芊芊的新世界

作者:半盏笑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韩烁番外1:

      我是玄虎城少城主韩烁,我有一位表面威严肃穆、励精图治实际惧内又憨憨的父亲,和一位看似温雅贤淑实则英勇神武的母亲。碍于玄虎城的习俗,公开场合母亲总是退居父亲身后扮演好贤内助的角色,但我知道只要母亲一瞪父亲,他马上就怂了。
      他们的爱情始终让我很羡慕。母亲本是披荆斩棘的将军,有着建立功勋的宏图大志,但为了做父亲的王后她褪下战服、收好长剑,拖着繁复的华服戴着沉重的王冠操劳父亲的饮食起居、照顾年幼的我。父亲也在迎娶母亲之后空置后宫,二十年来只守着母亲一人。纵然是母亲因为生了我伤了身子再无身孕,我又被断言活不过二十岁,他也从未动过纳妃的念头。真正的心心相印,便是容不得任何人、任何事介入吧。
      我记事起耳边就环绕着各式各样的夸赞,说我天纵英才、百年难遇,比之父亲当年更胜一筹。父亲母亲伉俪情深又对我悉心培养,我也一直自信自己是天之骄子,必将继承玄虎城城主之位,甚至一统两城。但这一切都被心疾毁了。
      当一个医官说我活不过二十岁时,我不信,父母也不信。当两个、三个、所有大夫都说我活不过二十岁,所有人都信了。更令人绝望的是,没人治得好这病。每当生气之时心脏就会剧痛难忍,不断提醒我死亡的日子不断临近。我明明什么都没有做错,我明明已经足够努力和优秀,我不明白上天为何要这么对我。越是不甘,却只能越是隐藏自己的痛苦。因为,痛苦只会让心疾更严重,爱我的父母只会比我更心痛,玄虎城的子民也不能对未来的少城主失望。我只能更加努力,习文练武,尽力对所有事情泰然处之,期望寻到治愈的机会。所以,再有人提到我,总会说:“少君丰神俊朗、文韬武略,只是可惜了......”
      早对花垣城秘宝龙骨有所耳闻,传说可治百病,但只有花垣城主少城主知道其所在,无论暗探如何打探都毫无所得。我已经十九岁,没有时间再等待了,我决定放手一搏。正值玄虎与花垣战得胶着,于是我向父亲谏言,诈败后入赘花垣城,借二郡主陈楚楚之力夺得龙骨,再一举攻占花垣。
      都按照计划发展那就不叫人生了,就像我惨淡的人生一样,老天似乎总喜欢跟我开玩笑。设计得好好地马车冲撞二郡主,不知为何变成了三公主,还被当街抢亲。我哪里被人这样当街羞辱过?成婚当夜我就备下毒酒,想将这荒唐无度、鱼肉百姓的陈芊芊送上西天,再按原计划行事。
      但这三公主似乎与传闻中完全不同。因为交杯酒时我的掩饰举动就发现了毒酒,不像愚蠢荒淫之徒。更令我吃惊的是,她抢婚并非是贪图我的样貌,只是想与我合作。我的病需要龙骨,而此行主要目的就是龙骨她都知道,我一时有些拿捏不住她的想法。要我在花垣都听她的自然不可能,但是比起龙骨的贵重,还是我赚了。
      形势所迫,我先假意答应下来,深夜又安排了一场刺杀试探月璃府的防守。结果既令人意外又在意料之中:倒是比之我府中也不遑多让,中院都没进去,仿佛早有防备就等着刺客。我决定暂缓计划,先摸清陈芊芊究竟想如何再做定夺。
      陈芊芊行事果然不拘常规,第二条一早竟让我帮她要教坊司的乐人,这不是公然给我戴绿帽子吗?却不想她只是想救他们出来,甚至后路都安排好了。在花垣城的男子可是毫无地位,作为乐人更是为人所轻贱,她却愿意费尽心思帮他们。我真的怀疑她和传闻中那个荒唐的陈芊芊是不是一个人。既不有损玄虎又是帮助他人,我自然答应了。
      我做事一向也只讲结果办成与否,不讲究过程曲折。便是假装自己命不久矣,想以乐人令三公主开怀为由所要乐人,花垣城主听到也是惊讶半晌后欣然答应了。从城主口中,我也得知了陈芊芊在其心中的分量,或许这个陈芊芊比陈楚楚更能帮我拿到龙骨呢?
      本以为以陈芊芊的威名在教坊司领人是水到渠成之事,那林七却敢公然嘲讽我和陈芊芊。陈芊芊再不济也是我名义上的妻子,还要连我一起骂,我不知哪根筋搭错了竟然说出了“疼爱妻子”的话怼她。反正陈芊芊也说在外要装作恩爱夫妻一样。
      但是陈芊芊自己却做不到,她给那两个乐人的安排居然是去裴恒那里,还给裴恒精心挑选了一把名琴相赠。裴恒明明不喜欢琴却收下了琴,答应了她的要求。这两人还有婚约,如此私下来往又置我的脸面于何地?陈芊芊回来竟还警告我不要接近陈楚楚,我没来由地气上心头说了些奇怪的话。再反应过来只得用少城主之事转移话题。她确认真回我必信守诺言,还当我是闲了将自己的温泉许我用。身在异乡,又忧思大事,本没指望能有人关心。但陈芊芊言语之中又像是真心关怀,若要假意又岂会像她这样平时冷冰冰的呢?我想要再看清她一些。
      在学堂之上,林七要赌陈芊芊对不上来诗,她果然一口承认自己不会。我有些不信,以自己扫茅厕为赌注压她赢,我想撕开她的面具看看她究竟什么是装的、什么是真的。我料定她不会让自己夫君扫茅厕这样丢面子的事发生,不想她又把题推给我,真不是省事的女人!但,她叫我夫君?我觉得颇为顺耳。尤其裴恒打断这一切之时我觉得心情都愉快了起来。
      乐人因为山体坍塌全死了,毕竟是我的人护送的,我心中内疚,又不知该怎么安慰芊芊。她比我预料地更加难过,甚至可以说是全身上下毫无生气,看来他们之间确实情谊深厚。她失魂落魄地出门还不让人跟着,我总是觉得会出事,便悄悄跟了上去。若在平日里,以她的武功必能发现,但这次我跟到玉泊湖边眼见她跳了进去她都没意识到我在她身后。我实在想不通陈芊芊这样的人怎么会因此而自尽,但不暇细想当时随着她跃进湖中。可她向湖底游得飞快,我追了许久见她似乎力竭隐隐有昏厥之态我才能触到她。周遭几乎一片漆黑,但我仍能准确抱上她,只是那一刻她就彻底昏了过去,我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不能死,陈芊芊不能死!
      我费里地将她转向我,双手环住她的脖颈,靠上去与她度气。看不清她的脸,但双唇触碰间,心跳剧烈加速,我全身热血似乎都涌上头顶。好凉,比周围的湖水还要凉,但是很柔软,这就是女孩子的唇吗?我像捧着世上最珍贵易碎的珍宝,尽全力为她度气。撑不了多久了,我果断离开她的唇,挟着她返回岸上。只差一点,我们就要一起葬身在这湖底。幸好,她还活着。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