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闻中的陈芊芊]陈芊芊的新世界

作者:半盏笑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少城主考核

      我信吗?说实话,我是信的。韩烁虽有几分自傲,认真时也不是说大话的人。但无论文试还是策论,二姐都远胜于我,想光明正大赢下来实在有些痴人说梦了,却不知他准备使什么手段吗?
      我故作不屑状:“你有什么法子,说来听听?”
      韩烁手背在身后,笑道:“少城主考核共有两项,文试和策论。三公主若想都胜过二郡主确实不容易。但若是只需胜过一项呢?”
      “那便是一比一平,二姐威望极高,又如何...”我略一思索,惊讶道:“莫非你想再增加一项?”
      韩烁点头:“正是,若是再增加一项武试,三公主就可稳拿一项榜首。”
      我不得不承认,韩烁偷奸耍滑也有一套,少城主需要文武双全也不算过分的要求,母亲偏心于我是极有可能答应的。我饶有兴趣地问:“那如何保证再胜一项呢?”
      韩烁愈发洋洋自得:“韩某从小便被受到少城主标准的教导,大大小小的考核不知经历了多少,对这些试题的模式早已摸出规律。给韩某半日的时间,必能给三公主总结出一本文试知识集锦,背会它比之背完这一摞书也相差无几。至于策论,韩某也有一套融于生活的训练方法,可作为保底以防文试发生意外。”
      “嗯~”我边听边点头,韩烁这是怎么回事?他明明昨晚很是落寞,为何又用这般态度帮我,看来要问问梓潼今天韩烁是否遇到了什么。我鼓起掌来:“计划的很周翔啊,“可是少君为何这般卖力为我筹谋?”
      “因为我想让你做少城主,你值得。”韩烁语气很是平淡却又十分郑重:“能帮你,我也很开心。”
      我感到头一突一突地跳。我觉得,韩烁若不是从头到尾都是在演戏,就是疯了。他不应该千方百计拿到龙骨,然后回玄虎举兵南下吗?我有些郁闷,他一心要帮我,我反倒不知如何应对了,是我拒绝地还不够彻底?莫名其妙地就反唇相讥:“也是,做了少城主,母亲就会把龙骨的位置告诉我,你原本也是这么说的。”
      韩烁脸色一暗:“那三公主就当我是为了得知龙骨的消息吧!”
      我心头一颤,他是真的伤心了吗?可不说我现在不喜欢他,就算我俩两情相悦也是不可能在一起的。他怎么就要一意孤行呢?但到底我还是听从了他的计划。听梓潼汇报说,韩烁今日并没有走远,只是去玉泊湖畔散步,不时看看四周的渔夫和玩耍的小孩,对白芨的叨叨充耳不闻。不知怎么的,冰块般的脸突然就漾起了笑容,回府的时候脚步都轻快了许多,脸色只有听到我开始看裴恒送来的书准备擢考时才有一丝凝滞。
      我不得不相信,他是认真的。想来达成协议之后,我俩利益变得一致,他渐渐忘了自己的身份吧。拿龙骨的计划要加快了,待他治愈了心疾,我们之间的冲突就会摆在明面上,他就再也不能逃避了。
      玉泊湖底的异样我思忖了许久,似乎也有些头绪了。我没有看错,本该是淤泥的地方是一篇虚无,或许那是这个世界的尽头吧。那我们这个世界又究竟是个什么呢?动龙骨之后不知又会发生什么,若非有诺在先,我甚至不敢再去试探,我怕会有更多人因我的冲动而受到伤害。最后一次,让我最后一次来看看这个秘密是什么吧。
      我走进库房,自从上次找琴翻得乱七八糟之后就没来过。但实际上其他东西好似都还在,就像这本武功秘籍,上面留有的我吃东西掉的污渍的位置都没变。我轻而易举地找到它后细细擦着上面的灰。
      梓潼汇报完也陪同我来了,她讶异道:“三公主,您不是说这本秘籍有所残缺,练了会气血逆流、爆体而亡吗?”
      我轻轻拍了拍梓潼的肩膀,笑道:“没那么夸张,况且谁说我要练了,不过拿来做个幌子。”
      韩烁的行动力是惊人的。第二日朝会杨司户就奏禀擢考加上武试,母亲也欣然应允了。我觉得此事还需找二姐聊聊,在二姐面前,我一向是最天真娇蛮的妹妹,虽然从小到大抢了她不少东西,但大都无关紧要。倘若真能抢了她志在必得的少城主之位,怕是会真的伤心。便在下朝会之处等着楚楚。
      远远瞧见楚楚我就喊道:“二姐!我可以去你府上坐坐吗?”
      楚楚刚出朝会大厅就见我喊她有些惊讶,走上前来敲了下我额头:“你啊,成婚之后许久不来二姐这了,是不是还在生气前日我不帮你?”
      我笑道:“怎么会!二姐我这不手受伤了才没去,二姐不也没来看我吗?”
      “还说呢,我这两日忙得不行。你炸了倒是容易,之后善后的工作不都得我来做。”
      说说笑笑就到了星梓府,看着熟悉的庭院,才发觉抢婚之后好些日子没来过了。
      “怎么了?成婚了就不认识我这儿啦,你小时候可没少来我这里胡闹。”
      “哪能啊,二姐比母亲对我都要好,二姐的一切我都记在心里。当年我发脾气砸了祖母的遗物夜明珠,多亏了二姐怜惜我太小替我兜住,还被母亲罚跪了半日。那次母亲赏赐给你的孔雀裘我说喜欢二姐也让给我了,还有很多很多,我都记得的。”
      楚楚也像陷入回忆,眼神深邃,拉着我坐下道:“芊芊,你也真是长大了。乌石矿的事是我狭隘了。”
      我轻轻劝道:“二姐,我知道在母亲的命令下你压力很大,掌管护城军也不能像我一样随着性子妄为,必须考虑周全。所以你不要自责,守护福脉或者救矿工都是想为花垣好罢了。只是,擢考的事情......“
      楚楚坦然道:“这次增加了武试,到时候你不必估计姐妹之情相让与我。
      “二姐,我从小行事蛮横,只想吃喝玩乐过完一生。因此母亲对你更加严厉,只盼着你能继任城主之位,也能捎带照料着我这个不成器的。但自从我炸了矿后看到有人认可我,加上韩烁的鼓励,也想试试若我竭尽全力能否做成一事,所以我会拼尽全力的。”
      楚楚讶异后旋即宽慰一笑:“好,那我等着看你的表现。”
      我靠在楚楚身上,像小时候那样挽着她的手臂,出神地说:”二姐,你还不了解我吗?你放心,我心中你永远是最适合做城主的。就算我侥幸做了少城主,没多久也会把它弄丢的。“
      又过了片刻,楚楚回道:“你若真能赢了我,那也是你的本事,说什么弄丢的胡话。”
      回府途中,我又绕去了裴府,想找裴恒当面表示我愿意争取少城主之位。不巧,他又出门与其他官员商讨擢考考题之事了。总是见不到他吗?
      接下来便是繁忙的备考,我再也没有时间去找裴恒了。韩烁很快为我整理好了一本知识集锦,白日里他便监督我死命背诵,不懂的随时为我解惑。临近考试他还准备了一薄本说是押题册叫我背下来,叫我哭笑不得。除了背书时间,韩烁命府中每个人问我问题、与我练习策论,于是我吃饭都不得安生。眼见头发都掉了许多,我不禁哀叹,韩烁确实未曾妄言,他摸清了考试路数,若不是曾这样被考试摧残过怎么能如此驾轻就熟。
      很快擢考之日便到了,我并不紧张,总之已经尽力了,结果如何也不是那么重要了。拿到卷子我还是一惊,论题似乎在押题卷中有所涉及...莫不是韩烁偷了题?心中是有些不喜的,但也不能怪韩烁,他也是想帮我赢。我也不是矫情地就不答的人,顺顺利利写满了卷子。武试就不必提了,花垣的官家女子根本没有能与我一较高下的。林七好巧不巧还跟我分了一组,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她愤愤然说着:“你等着!”下台,还不忘加一句”少城主之位一定是楚楚的!”我不由好笑,公开这样说不知楚楚会不会怪她。遥遥望见裴恒,真的好久没见到他了,他还是那样温和没有多与表情地看着我,但是这是我没有故意惹他生气,他却在看着我。我对他淡淡一笑,我看不清,他似乎也勾了勾嘴角。我不知道的是,韩烁那时死死蹬着我,脸色无比阴沉。
      策论的题目是增收的良策。我脑中浮现出曾经对两城通商的疑惑,不由答道:”玄虎与花垣历来只有官方的互易,民间在严格限制之下几乎无法互市。自韩烁入赘以来,因乌石矿炸毁之前答应的乌石矿交易也未曾落实。我花垣以刺绣锦帛致富,玄虎因兵戈□□而强,但我们如今有了黑水矿,何不一步步开放民间的交易渠道,令两方百姓自由贸易、互通有无。一来为许多人解决生计、增加收入,二来百姓富庶、交易频繁可以增加税收,三来花垣若也有了与玄虎匹敌的兵火以后开战也更易取胜。”
      母亲皱眉思索,杨司户见状出列补充:“城主,三公主所言甚是,如此必可令我花垣城富民强啊。“
      刘司银出言反驳:“城主不可啊,我花垣与玄虎势不两立,如今玄虎也是虎视眈眈时刻准备攻城。若是此时开放民间互市,该如何应对?而且玄虎男子为尊,交往之中必然令花垣男子心生妄想,若是暴动甚至叛城又当如何?”
      我心中冷笑,说到底就是这莫名其妙的性别尊卑制度的问题,两城官员都在维护自身利益,压制着男子或者女子的反抗。若都如此也就罢了,两城截然相反、如此激烈对立竟然能持续到今天不崩溃也是奇了。但是今日是花垣城的策论,我不出意外地还是输了。
      擢考最终宣判之时,我已经没什么感觉了,无非就看文试成绩了。实际上,我看着母亲,满脑子想的都是今晚的计划。
      “恭喜三公主陈芊芊!”
      我虽然尽力却也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什么?文试我胜了?即使韩烁透题,我毕竟没有背下一篇完整的答案,现场发挥只能说一般,不可能比得上二姐的文章。莫非母亲偏袒到要在此事上作弊......余光向二姐望去,她看着地板,手微微有些颤抖。
      “二姐......”我轻轻唤她,她却不理我直接离去了。
      我知道即使我向母亲质问,也不会有结果的。母亲虽然溺爱我,实则什么事都看的透彻,行事也极有主见,她认真要办的事我是无法更改的。但我还是要闹上一闹。
      “母亲,你是不是故意让我文试赢的!”我到母亲寝宫大喊。
      母亲卸着朝服道:“芊芊,不要胡闹,文试你就是第一,这段时间刚像个样子又开始放肆了?”
      “母亲!但是二姐明明就是强于我啊,你这样让二姐怎么看我啊!让百姓怎么服我呢?“
      我不管不顾地闹了许久,装作气急的样子又去了星梓府。没想到到了门口,竟然看见裴恒走了进去,我是知道楚楚是裴家女儿的。看来裴恒是先我一步去安慰楚楚了,也合情合理。但,为何这么些天,他从没来看过我。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