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 Lumos 照亮你

作者:机智费尔顿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斯图尔特与马尔福

      整个巫师界都知道在英格兰威尔特郡坐落着两座大庄园,这两座庄园的所有者皆是名望颇高的家族,巧的是他们的地界正好相邻。
      
      也就是说,两家是邻居。
      
      琼安·斯图尔特又一次被她哥哥拉着出了门。
      
      太阳有多毒辣,琼安就有多想把她哥哥的鼻子打歪。吉恩·斯图尔特已经是霍格沃兹的学生了,他终于想起来,挥动魔杖给了妹妹一记清凉咒。
      
      斯图尔特家的大儿子吉恩与马尔福家的独子德拉科交往密切,即使吉恩比德拉科大上几岁,但一场共同喜爱的魁地奇足以使两个家世相当的男孩开启友谊之门。
      
      对于吉恩,德拉科已然十分了解。
      
      可琼安·斯图尔特就是个表里不一的怪丫头,德拉科与她哥哥私交再好,也还是这样评价她。
      
      “琼安,马尔福家的白孔雀你见过吗。”他们正走在马尔福家园深处的一条石子路上。
      
      “如果你不怕你的屁股回去被爸爸打成花孔雀的话,我建议你现在掉头。”
      
      “你一点也不可爱。”吉恩扭头不再跟她说话,依旧固执地带着她紧跟德拉科的步伐。
      
      “你一点也不可爱,琼安。”德拉科也回过头重复了一遍,接着和吉恩不约而同地对视,两人嘴角挂着同样恶劣的笑容,继续大摇大摆。
      
      “不需要你们觉得,谢谢。”女孩从善如流地回击。
      
      德拉科在前面带路,今天他答应了吉恩要带他们去看家里养的白孔雀,交换便是等他入学成功分入斯莱特林后,吉恩作为斯莱特林魁地奇的队长,会为他预留一个找球手的位置。
      
      后来他们如愿以偿见到了马尔福家的白孔雀,吉恩如愿以偿屁股被打开了花。
      
      插曲就是有只白孔雀突然冲上前对着琼安的手臂啄了一口,吉恩情急之下扑上去拔掉了白孔雀的一支羽毛。
      
      卢修斯·马尔福事后很客气的将这支羽毛在经过魔法处理后,送给了琼安作书签(即使连德拉科也觉得在他爸爸毫无破绽的优雅笑容下,藏着一连串咬牙切齿的咒语)。
      
      而她收下后,只是恰到好处的微笑,接着礼貌性地说:“它可真漂亮,和这座庄园一样大气美丽。”
      
      穿着小洋装的女孩手臂微红,但气质依旧端庄、优雅,让人挑不出毛病。
      
      有多少人想看一眼马尔福庄园里的白孔雀,更何况她拥有的是一整支羽毛,德拉科还记得其他家族的女孩看见那几只白孔雀时憧憬羡慕的神情。
      
      德拉科丝毫不怀疑她可以用这几个词面无表情地夸遍他们家的所有物件,包括天花板,如果要总结一下,那就是:还行,但我不喜欢。
      
      在大人面前,她永远有着一套只迎合自己喜好的拿捏标准。
      
      可又绝不像那些刻板无趣的纯血高贵小姐。
      
      有时兴致上来了,她会跟在后头,无声地拿出扫帚加入他们的魁地奇游戏,即使无数次从扫帚上摔下来,也不会娇气地掉眼泪,反而越挫越勇。只是每当斯图尔特先生皱着眉头严肃地问起身上的淤青时,她会在吉恩捂住她的嘴前毫不犹豫地回答:“是哥哥带我去玩的魁地奇。”
      
      吉恩深吸一口气:“还有德拉科!”
      
      通常的结局就是倒霉的两名男孩一个被关禁闭,一个被罚抄家规。
      
      在传进卢修斯的耳朵后,被关在书房的德拉科咬牙切齿。
      
      一定要抓住这个怪丫头的狐狸尾巴!
      
      但马尔福少爷还没找到机会拆穿她的真面目,之后三年,斯图尔特夫妇调任法国魔法部,暂居于法国,琼安一同前往,其间德拉科再也没见过她。
      
      于是不再被关禁闭的德拉科在纳西莎只增不减的溺爱下,快乐地野蛮成长着。卢修斯再严厉,但在妻子每每坚定不移的维护下也无可奈何。
      
      在吉恩即将升入五年级的暑假,同岁的德拉科和琼安收到了霍格沃兹的录取信。
      
      再次见到琼安是在入学日的霍格沃兹特快上,吉恩领着她进车厢时,德拉科一眼就认了出来。她怀里抱着一只眯着眼打盹的小奶猫,除此之外,行李全由吉恩代劳。而她不说话的时候小脸还是和以前一样冷淡,小巧的鼻尖下是一张紧抿着的唇,默不作声地乖巧样子看起来很好欺负,但即使是压迫他人成性的德拉科也知道,都是假象。
      
      当琼安终于舍得从那只刚到手的暹罗猫那儿移开注意力,看到的就是德拉科摸索着下巴望着自己的猫放空的模样。
      
      她眼中开始闪动狡黠的光,小幅度地扯了一把哥哥的袖子,带着惋惜的语气开口:“好好的一个德拉科,这是傻了?”
      
      即使许久未见,但铂金色的头发,灰蓝色的眼珠,依然是他的标志。她同样没有忘记这个长相乖巧,实则行为举止天差地别的男孩,了解这些并不难,在吉恩平日寄来的信中,总是穿插着他的事迹。况且,梅林清楚他靠着这幅虚伪的皮相俘获了多少女孩的芳心,列车这才刚行驶不久,就已经有许多女孩在他们的车厢外徘徊着。
      
      心猿意马的两人各自打着心底的算盘,直到德拉科先行拾起那难得苏醒一次的绅士风度。
      
      “欢迎回英国,希望你还能习惯这里成日的阴雨。”他已经收敛了先前思绪出走时的呆愣,又变回那个高高在上的小少爷,说出来的话自然不太中听。
      
      对于变得更加骄横的德拉科,琼安一点也不惊讶,家族使然,他多的是资本由他任性。
      
      “还算适应,但我希望霍格沃兹能少一点这样的坏天气,否则很难尽情地享受魁地奇。”她叹出一口气,忧心地暗示道,“我听说一年级的新生不能带飞天扫帚,但我想你肯定会带上的,对吗?”
      
      德拉科刚听到前半句的时候就已经不自觉皱起了眉头,等到听完后半句他终于确定,她就是在故意气他!但小少爷张了张嘴,竟想不到话来反驳,因为前一晚他确实刚央求过卢修斯,他做梦都想将那把刚得到的光轮2000带去学校…
      
      “我并不想在开学第一周就收到你从扫帚上摔下去的信件。一年级不允许私自带扫帚,这大概是霍格沃兹为数不多的正确决定。”卢修斯不规律地敲击着手里的蛇杖,疾言厉色地拒绝了儿子的请求。
      
      经过这一番交战,一直等到霍格沃兹,德拉科始终别过头望着窗外,再没说一句话。
      
      下车后,吉恩不得不归入高年级队伍,所有新生都由一个整张脸快被胡子堆满的高大男人带着去往城堡,各自的宠物已经关进笼子里,会有人替他们安全运送小动物们。
      
      天空已经灰蒙蒙的笼罩着这片大地,路边的一盏盏油灯也陆续亮起,琼安只身跟随着大部队,可显然德拉科是绝不可能落单的,他的周围已经围成了一个半圆,金色的后脑勺在一群人中间很是显眼,两个胖胖的男生正在跟他说着什么,他抿着唇线似笑非笑地点了点头,然后他们加快了脚步。
      
      瞧他那随风翻飞的袍角,一看就是去做坏事,小少爷心血来潮想搞点事情,再正常不过。
      
      “你有看见纳威的蟾蜍吗?”从后方追上来的女孩顶着一头棕褐色的卷发,气喘吁吁地问琼安。
      
      “首先...纳威是?”
      
      “抱歉,我忘了介绍,他是今年新生,你也是吧?我看你并没有戴任何一个学院的院徽。”很显然这是一个聪明且善于观察的女孩,“我叫赫敏·格兰杰。”
      
      “琼安·斯图尔特,”她注意到赫敏身后跟着一名明显害羞不少的矮个子男生,想必就是那只蟾蜍的主人。
      
      “我想,也许你的宠物已经在城堡里等你了。”琼安对着他说道。
      
      “啊...希望如此...谢谢你。”他说完又继续低着头,边走边望着地上寻找,显然刚才的话并没有减轻他丢失宠物的焦虑。
      
      “事实上,我和你想的一样。”赫敏实在忍不住想吐槽的心,压低了嗓音附和着,“可他听不进去。”
      
      两个女孩对视一眼,同时撇了撇嘴,继续跟随队伍前进。
      
      ==================================================================
      
      分院仪式是每学年初的重头戏,每年此时,四大学院都在翘首以盼新鲜血液的汇入。
      
      德拉科毫无疑问被分入斯莱特林,他走到斯莱特林的长桌边坐下,从小出入各种场合的马尔福少爷很快淡定自若地游走于来自四面八方的恭维与讨好,这让他心情变好了不少,他选择暂时忘记刚才在某个不知好歹的男孩面前吃的瘪。
      
      不久他便在一片嘈杂中听见麦格教授叫到了琼安,不出意外的话,她也会是个斯莱特林,他想没有巫师不知道斯图尔特纯血家族,甚至身边已经有同院开始提前小声欢呼。
      
      意外地,分帽院在琼安脑袋上停留很长一段时间后,无比自信地喊出了:“格兰芬多!”
      
      斯莱特林们发出了一声叹息,但还好今年他们已经拥有了马尔福。德拉科同情地看向坐在对面位置的吉恩,后者捂住了脸,难以置信地小声哀嚎:”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如果那顶破帽子见过她害我抄的那堆家规,它会改变主意的。“
      
      “还有我被关的禁闭,如果这也能够被衡量一下的话。”德拉科边补充边透过人群看到另一头若有所思的女孩,直到她身旁的人开始和她搭话,她才停止了放空。
      
      开学仪式后,吉恩带着吊儿郎当打哈欠的金发小少爷找到了琼安。
      
      吉恩先是装模作样地围着她转了一圈,再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最后似乎是看出了妹妹的闷闷不乐,一把揽住了她的肩膀拍了拍:“格兰芬多?勇气?好吧,无论如何你是我们家第一个格兰芬多,放心,爸爸妈妈不会怪你。”
      
      “至少你该庆幸不会像德拉科一样,如果他被分入斯莱特林以外的学院,比如…赫奇帕奇,那他爸爸明天就会来帮他退学。”
      
      吉恩作了这样一个对比,大马尔福的雷厉风行自然无需多说,但显然德拉科对这个比喻很不满意,于是他打起精神,磨了磨后槽牙对着琼安道:
      
      “你现在退学还来得及,我可以把我的猫头鹰借给你写信,它飞得比所有人的都快。”
      
      琼安用了一个白眼来感谢德拉科的“好意”。她根本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打算,对于被分入哪个学院她都坦然接受,她只是在思考分帽院在她头顶念叨的那段话…….
      
      “噢,孩子,你足够聪明,足够忠直,也足够狡猾,每一位巫师都不止一面,也不该被局限,不过我想更重要的是…你有留在格兰芬多的理由——”
      
      “格兰芬多可以照亮你。”
      
      也不知道这顶疯帽子是不是在每个人头顶都说过这种莫名其妙的话。
      
      想到这里,她瞪了一眼德拉科,要知道,几乎是在帽檐挨到他头发的一瞬间,疯帽子就喊出了他的学院。
      
      德拉科不知道小姑娘发的哪门子脾气,但也不甘示弱地瞪了回去,灰蓝色的眼珠像是燃烧中的火焰芯,无声地示威着。
      
      在将琼安送回到格兰芬多休息室门口后,吉恩指了指别在他胸口的级长专属胸针,煞有其事地说:“作为斯莱特林的级长,有权叮嘱新生在宵禁后禁止再出休息室,有任何事情明早第一时间告诉我,明白了吗小狮子。”
      
      他弯下腰力度很轻地捏了一下妹妹的脸颊,冲她安慰地笑笑。谁又说他不担心呢,他可舍不得自己的妹妹有半点委屈,如果她真介意分院结果,他甚至愿意陪她转去德姆斯特朗或是布斯巴顿。
      
      德拉科在一旁垂着眼沉默,手臂环抱在胸前,明显对眼前上演的兄妹温情不感兴趣,原本被梳在脑后铂金色的头发此时已经有几根软软的搭在额头上,显得脸庞有些苍白。
      
      “我要说的说完了,你还有要说的吗,也该回去了,而我还得去巡夜。”吉恩站直了身子,回头询问德拉科。
      
      德拉科用了一秒钟的时间回过神来,随后耸耸肩,表示自己没有话要说,要知道,他可没有需要去关心的,诸如妹妹之类的对象。
      
      之后吉恩和他一起下了台阶离开。
      
      而在琼安转身进入休息室大门的一瞬间,她听见德拉科带着惯有的顽劣语气,痞痞地问道:“既然你当上了级长,那以后扣其他学院的分岂不是很方便。”
      
      吉恩:……
      
      琼安:……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