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七零后我拥有了小冠军系统

作者:琪琪子不想扑街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五章

      “刘妈妈,你是不知道,我们家那苦命的丫头,最近也不知道招惹到了什么不干不净的东西,原本好好的孩子,眼瞧着不知道成了什么样!”
      
      晏母假意抹了抹眼泪,继续向刘妈妈哽咽着诉苦道:“您行行好,可一定要救救我们家丫头!她这两天就和着了魔似的,活也不会干了,话也不会听了,就连说她两句,都能和我闹上半天!”
      
      “就是!我妹妹原来性格可好了!洗衣做饭,样样都行!”晏殊坐在门槛上插了一句嘴,颇有几分痛心疾首的意思,“诶,怎么就变成了这副样子了呢?这将来要是说亲去,哪个夫家敢要她?”
      
      刘妈妈半闭着眼睛,仿佛听不见两人的絮絮叨叨一般,气定神闲地坐在晏家的客厅里,左手捻着佛珠,右手手指甲一直轻扣着桌面,间断不停地发出着圆润而不刺耳的声响。
      
      晏母原本对于这道听途说的刘妈妈还半信半疑,此时一见刘妈妈此番模样,还真有几分仙风道骨、遗世独立的意味,心里头顿时也就信了大半。
      
      “那个...刘妈妈,您大老远的赶过来,辛苦了吧?”晏母抹掉那几滴装饰性的眼泪,又讨好地笑着,顺带着用眼神示意晏殊将家里私藏的好货拿出来,“来来来,您吃些茶,歇歇脚,再谈谈我们家那个夭寿的闺女也不迟!”
      
      说是大老远的,其实也就隔了两条街,连一里路都不到。
      
      晏殊敢忙为刘妈妈沏了一杯好茶,刘妈妈倒也没拿正眼看他,直接接过茶杯啜了一小口。
      
      “你们家丫头,是什么时候开始糊涂的?”
      
      晏母一时半晌倒还真想不出来,这丫头什么时候就大变了性情。好像就是某一天早晨,本该早起烧水煮饭的晏鸿在自己屋里一觉睡到了大天亮开始,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
      
      “大概也就十天半个月吧...总归不会太久。”晏殊记得倒是比晏母清楚些。他上次散学回来的时候,晏鸿都还没看出来有什么异样,估计也就是这一段时间的事。
      
      “刘妈妈,我家这丫头...这是怎么了?是不是被那些路上的孤魂野鬼缠上了身啊?”晏母试探着问道。
      
      “不管哪路孤魂野鬼...敢祸害人间,我叫她有去无回的便是。”刘妈妈瞬间脸色便阴沉了几度,“小伙子,你去给我把这些符纸,全部烧成灰去。”
      
      说完,她就从自己的荷包里掏出一沓厚厚的黄符纸:“赶快去,一张都别给我落下。”
      
      晏殊接过符纸,自己出去在大院里刨了个浅坑,“哼哧哼哧”地就开始生起火来。
      刘妈妈见晏殊按她说的去做了,便又从随身带着的包袱里取出一朵红色的纸花,和一件绸缎子的小袄。她有条不紊地将纸花贴在了胸口,又在衣服外面套上了小袄,紧接着还从包袱里倒出来些瓶瓶罐罐。
      
      大院里,二丫正在院子角落里跳绳玩儿呢,冷不丁瞧见晏殊在院中央大榕树的底下挖着坑,便一时好奇,远远地找了个地方猫了起来——只见晏殊挖完了坑以后,像是在里面放了些黄色的...纸钱?
      
      二丫吓得捂紧了嘴,心里头又有点惊讶又有点害怕,她寻思着最近晏家好像也没出啥事啊?都快晚上了弄这么一出,搞得人怪瘆得慌的。
      
      她被这么一吓,顿时也没有什么心情跳绳了,踮起脚尖三两步就跑回了自己的门口。临走前她还朝着晏殊的方向望了一眼,好在晏殊做事专心,也没往她这边上看。
      
      二丫刚一进门,就憋着嗓子朝着二丫她娘“喊”道:“妈,妈!你快去看看晏鸿家那边上,你看看他们家在干吗呢?”
      
      二丫她娘正在厨房里炒着菜呢,一不留神就吸进了一口呛人的油烟,在灶台前咳嗽了老半天,这才不耐烦地转过头来朝着二丫呵斥道:“一天到晚嚷嚷啥呢?你这是唢呐成了精还是咋地,一天到晚就听见你搁这儿瞎喊!”
      
      二丫被她妈收拾了一顿,还是觉着有些有些后怕:“妈,你快看看去,晏鸿家是不是在做法事?”
      
      “法事?”二丫她娘瞬间皱了皱眉头。
      
      她今天上午才向车间主任那边告了谢春娟同志一状,也不为别的,她连自己家的亲丫头都不心疼,你还能指望她能对同事友爱?还有,这个谢春娟,上工的时候不是迟到就是早退的,对待工作态度极其敷衍。要不是最近厂里边实在是缺人手,裁员的时候指定第一个把她裁掉。
      
      在说了,领导人最近都在推崇“科学”,抵制“封建”,就算她谢春娟胆子再大,应该也不敢往枪口子上撞吧?
      
      二丫见她妈好像没当一回事,都快急哭了:“妈,你就上外面去看一眼,他们家哥哥连纸钱都烧上了,这还不是做法事啊?这要是抖出去了,指不定连累我们一大院子的人呢!”
      
      二丫她娘见状,半醒半疑地朝窗户外边一瞧,发现在院里那颗老榕树的底下,居然还真有一个小土坡冒着烟!
      
      她连忙走近瞧个仔细,只见灰烬都被人收拾得差不多了,剩下的边边角角都是些黄色的纸末。乍一看上去,还真有点像!
      
      她心里暗道不妙,叮嘱好了二丫在屋子里头别出来,转身就去对面的屋子里找党员同志。
      
      晏鸿这会儿才刚到大门口,一进门就觉得今天的大院有点不太对劲——往往天快暗的时候,二丫会在院子里踢毽子、跳绳,党员家的孩子也会在院子里头唱个小曲啥的。可是今天,未免也太安静了一些。
      
      榕树底下不知道被哪个伙计挖出来了一个小土包,像是刚刚烧过东西一般,还在冒着一丝丝余烟。
      
      晏鸿下意识地咽了一口口水,揣着大街上买的两个大白馒头和一串糖葫芦,快步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此时,晏殊靠在晏鸿屋子里的窗户旁,手掌心微微出汗,心乱如麻。
      
      他和晏母不同,他读过书,向来对于这些鬼神之说只有敬畏,却也不曾完全相信。这次劝晏母请来一个神婆子虽然也是他的主意,但主要目的也是想要好好教训一下这个妹妹,也没想过真的能把她怎么样。
      
      所以当他看见那个刘妈妈在碗里倒上了类似于水银之类的东西后,他忽地慌了阵脚。
      
      他学过化学,那些捉弄人的把戏,到底是骗不过他。水银能不能驱邪他不知道,但他知道,水银能够杀人。
      
      如果晏鸿真的出了什么事,那就是谋杀。
      
      晏母和刘妈妈是主谋,他是帮凶。
      
      他听见外面院子里的脚步声了,它愈来愈近,愈来愈近......
      
      “吱嘎——”门开了。
      
      而他,忽地青筋暴起:
      
      “晏鸿!快跑!”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