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七零后我拥有了小冠军系统

作者:琪琪子不想扑街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六章

      晏鸿刚进门,就被晏殊这中气十足的一吼吓得一哆嗦,手里头攥着的冰糖葫芦一下子就掉在了地上。鲜红的糖衣落在地上,碎成了一块一块晶莹剔透的、像是被漂染后的玻璃渣。
      
      她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晏殊猛地推搡出了门外,手臂和小腿狠狠地擦过院子里的地面,被粗糙的沙土蹭破了好大一块皮,试着微微挪动都是钻心的疼。
      
      晏母见状立马就嚎了一嗓子:“刘妈妈,快!快帮我摁住她!别让她给跑了!”
      
      刘妈妈本就生得比寻常人家的那些女人要壮实些,抓住晏鸿就和拎一只小鸡崽子一般容易,
      她一边转动着佛珠一边念念有词,眼见着就要把混着符纸灰、水银和一些无法分辨是什么的渣滓的“神药”,一股脑地全部灌进晏鸿的口鼻里。
      
      晏鸿至始至终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得拼了老命的挣扎,对着那妇人拳打脚踢,却依旧无法撼动她半分。
      
      晏殊急得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不行,妈,不行!你知道这是啥吗?水银!你知道不知道水银吃下去是会死人的!”
      
      晏母依旧恨铁不成钢地帮着刘妈妈按住晏鸿的脚,连一个眼风都没有分给晏殊:“你个小孩子懂些什么?她这是撞了邪、鬼上身!刘妈妈这又不是在害她,是在治她的病!你快躲一边儿去!”
      
      刘妈妈也跟着粗声粗气地附和道:“年轻人就是不懂事,我这可是为了她好!她身上可是有大邪崇的!要不是看着你妈妈心疼她这宝贝疙瘩肉,我才不会来趟这趟浑水哩!”
      
      说完,刘妈妈就想掰开晏鸿的嘴,而晏鸿又咬紧牙关死死不松口,场面一下子陷入了僵局。
      
      晏殊连忙扑过去,似乎还想再说些什么,却听见“吱呀——”一声,大院里的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了。
      
      二丫她娘、党员还有一个不知名的领导带领着一大群人,二话不说直接从大院门口涌了进来。顿时,脚步声混杂着白炽灯刺眼的光,大喇叭电流的“嘶嘶”声包裹着夜幕中无尽的黑暗,整个大院瞬间陷入了极大的混乱。
      
      最后还是党员从众人手里拿过了大喇叭,一句一顿朝着晏母他们喊道:“谢春娟同志——我们刚刚接到了群众举报说——你在从事封建余孽活动!这是——严重违反了社会治安条例——严重违背了现代科学精神的!”
      
      “我们——党支部——警告你——立即停止你的行动——并且停职接受我们的调查!”
      
      “谢春娟同志!听清楚了吗?”
      
      晏母向来是个欺软怕硬的性子,何曾见过这么大的阵仗,一听说要停职调查,她就自乱了阵脚。毕竟在她心里,调查就要做牢,坐牢就和枪毙没什么两样。
      
      她赶忙将刘妈妈从晏鸿身上拽了下来,朝着党员他们陪了个笑脸:“那个...误会,都是误会,我这就是在教训自己的女儿,动静不小心闹大了点,打搅到了大家真不好意思......”
      
      二丫她娘直接无视掉了晏母,一把将装神弄鬼的刘妈妈推了个屁股蹲,再将被折腾得奄奄一息的晏鸿从地上拉了起来。
      
      晏鸿躺在地上的时候她都没发觉,直到把人从地上拉了起来,才发现小姑娘嘴里都是血。
      
      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就是晏鸿在闭嘴的时候下了狠劲,把嘴里的软肉咬得血肉模糊,看上去有些吓人而已。
      
      “快快快!快把这孩子送医院!”二丫她娘比晏母还着急,忙招呼人左右两边架着晏鸿送去医院。
      
      二丫她娘扶着晏鸿走出大院后,党员方才喊人帮忙清理了现场。
      
      他在路过晏殊的时候,义正辞严地警告道:“晏殊同志,你是将来要考大学的人,说不定以后,我们整个院子里的学位加起来都没有你的高。”
      
      “我希望你能把你所学的知识运用到正轨上面来,而不是用到歪门邪道上面去。”
      
      “国家现在是缺人才,但是国家缺的是正道上的人才。国家缺的是君子,不是小人。”
      
      “我希望你能想清楚。”
      
      说完,他毅然决然地拿过了晏鸿家角落里的扫帚,从边缘开始一丝不苟地清扫院子里散落的符纸灰。
      
      晏殊今天也被这几个女人闹得够呛,连话都不想说,摆摆手示意自己知道了,实则并没把党员的话放在心上。
      
      罢了罢了,人没死就行。他怕就怕晏鸿弄出个好歹,给他高考的时候添堵。
      
      晏殊心想自己怎么就这么命苦,摊上晏鸿这么个赔钱货。
      
      与此同时,月上梢头,体育馆附近的一栋老式别墅内。
      
      陈艾小酌一口着自己亲手研磨手工咖啡,静静翻阅着俄文原版的《战争与和平》,耳边是收音机中女播音员略带沙哑的标准播音腔。
      
      他很享受回到中国这两天,他所感受到的宁静。他喜欢早起时望着体育馆小食堂镀着朝阳金边的袅娜的炊烟;没有电视,他便释然接受了收音机宛若彩票中奖似的时好时坏;体育馆里还有一群认真而又朴素的中国孩子,笑起来的时候眼底的明媚连阴天都遮盖不住。
      
      他去过很多地方,赢得过很多荣誉,可他历经过的世界,还没有这群孩子眼底的期望大。
      
      他们是崭新的,索性连带着整个世界都是崭新的。
      
      陈艾无声地勾了勾嘴角,下一秒,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他来之不易的宁静。
      
      “谁?”陈艾刚放松的面部又瞬间聚拢了起来,他实在是想不出,在这个时间段,会有什么要紧的事来打断他的私人时间。
      来人待陈艾开门后小声地在门口嘀咕了两句,陈艾起初脸色还有些不悦,但听着听着,面色就渐渐地凝重了起来。
      
      半晌,他才开口:“谢谢你传给我的消息,麻烦了。”
      
      那人一走,他便立即换好了自己外出的衣物。末了,他还跑到队员们的宿管阿姨处借了一辆自行车,神色匆匆地上了路。
      
      他都不记得自己上一次骑自行车是什么时候了,总归是很久很久以前,久到他的记忆都模糊不清的时候。他的家庭刚到美国,一穷二白的时候,他骑上自行车去接自己喜欢的美国女孩回家,隔着老远就朝她吹着口哨。
      
      而现在,他的代步工具被暂且扣留在了海关。他也是骑着自行车,摸黑穿梭在茫茫夜色之中,去接另外一个小姑娘,回家。
      
      约莫骑了小半个小时,陈艾方才找到报信人说的那家小诊所。
      
      光线有些昏黄,小姑娘就这样乖巧地一个人坐在凳子上,医生朝着她的胳膊上涂抹着刺鼻的红药水,她也不掉眼泪不喊疼。
      
      像是有心电感应似的,晏鸿刚好抬头望向了门外。
      
      “陈——教——练!”晏鸿做出口型喊他。
      
      陈艾直接将自行车扔在了小诊所的旁的青石砖旁,阔步走进大门:“弄完了吗,没弄完的话,明天喊队医帮你看看。”
      
      “天色太暗了,我带你回国家队寝室睡一觉,嗯?”
      
      “好。”
      
      几乎是毫不犹豫的,晏鸿答道。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