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娇(双重生)

作者:四喜圆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折辱

      翌日一早,崔静姝便早早起身,白兰手里捧着铜盆,朝榻边走来,伺候她洗漱。
      
      半晌,白兰都没说一句话,安安静静的,这和平日的她,判若两人。
      
      崔静姝一抬头,看到她眼底的乌青,显然是晚上没睡好,这也难怪,前世里白兰也是这样,处处为她操心,事事为她周全。
      
      甚至有的时候,连自个的身子都顾不上,好几次病着,都不愿好好歇着,本是普通风寒,却反反复复的,迟迟不见好。
      
      那时候,崔静姝急了,便下了死命,让她好好养着,不可再忧思过重,若是不然,就把她打发出去。
      
      白兰知道主子是为她着想,所以倒也未放在心上,这才渐渐把身子养好了。
      
      洗漱过后,崔静姝依旧是素面朝天,没有让白兰给她装扮,只是梳了个简单的随云鬓,又草草用了点白粥和清炒莴笋。
      
      临出门前,她对白兰道:“你不用陪我,我一个人去云台宫就行了,左右没什么事,你先下去歇歇。”
      
      白兰一听,有些急了,忙摇头道:“主子,那怎么行?您一个人……奴婢不放心,万一……万一……”一想到丽妃那唑唑逼人的样子,白兰的心就砰砰乱跳,后怕不已。
      
      这会儿,脑子里想到的,尽是些不好的事,她虽然是一个小小的奴婢,就算帮不上什么,终归她在主子身边,心也会安些,再不济,若是主子遇险,她也可以帮她挡上一挡,总比主子一人,孤立无援的好。
      
      崔静姝道:“万一什么?”说着又一笑,“你还怕那丽妃是吃人的老虎,把我吃了不成?”虽是说笑,可是白兰却一点也笑不出来。
      
      不待白兰回答,崔静姝又宽慰道:“不过是去学学规矩罢了,若是我去了,还带着你,像什么话?再说了,你都这样戒备丽妃了,难道她会看不出来么?只怕你这样去了,反而落了话柄在她手里,是不是?”
      
      白兰本想坚持,可又说不过崔静姝,只得叹口气,作罢!
      
      云台宫里,崔静姝到的时候,丽妃还没起身,她只得在外殿候着,好一会,一个小太监模样的出来,对她冷冷道:“娘娘现下起来了,姝才人你可以进去了。”那态度不咸不淡,甚至可以说有些傲慢。
      
      能在云台宫当差的,都是眼高于顶的,自然是不会把她这个小小的五品才人放在眼里,何况他们的主子丽妃,是那样恨毒了崔静姝,他们这些奴才,怎会不跟着风走。
      
      崔静姝也不在意,重来一世,她对这些趋炎附势之人,早已看透,自然也不会往心里去。
      
      步到内殿,刘贵拿眼瞟了她一眼,皮笑肉不笑道:“姝才人,来得可真早啊!”说着朝里努了努嘴,“丽妃娘娘才刚起,进去吧!”
      
      云台宫崔静姝并不陌生,前世里她也来过好多次,所以不用刘贵细说,她人已绕过珠帘,到了里间。
      
      脚下的宝相花锦纹地毯,很是柔软,踏在上面,几乎听不到脚步声。
      
      室内更是奢华无比,空气中都散发着香甜之气,想来是那蝉蚕香的味道。
      
      里面极静,身边的内侍皆是屏息,不敢出声。因丽妃每日起来,心情尤为不好,此前有一个宫女,不过是推门发出了响声,便被丽妃发落出去。
      
      所以对崔静姝的到来,没有一个宫人上前行礼。
      
      那香芹见了她,倒是福了福,想来是因上次御猫之事,这个香芹对她感恩,才会如此。
      
      “妾见过丽妃娘娘!”崔静姝打破沉默,对坐在梳妆台前的丽妃施礼。
      
      只是那丽妃像浑然没有听见,也不做声,背对着她,显然是故意的。
      
      她一直这么曲膝,大概过了半盏茶的功夫,腿开始发软,打着颤,兴许是丽妃没了兴致,或是身旁的宫人伺候得不好,怎么梳她都不满意,直到最后,那妆台被她拍得“啪啪”作响。
      
      丽妃才喝道:“没用的东西!叫本宫看了心烦,都滚下去!”吓得身边的宫女赶紧连跪带爬,滚了下去。
      
      “你来给本宫梳!”丽妃转头,抬手一指,不偏不倚指到了崔静姝身上。
      
      崔静姝强忍着膝盖的酸疼,慢慢起身,应道:“是!”这才没让自己当众出丑。
      
      拿起檀木梳,崔静姝问,“娘娘想要梳什么样的?”
      
      香芹站在角落里,一言不发的看在眼里,心里多少有些着急,她虽是丽妃身边的宫女,但是对崔静姝,却不像其他宫人那样,避而远之。
      
      又因那御猫的事,她对这个姝才人早已是感恩戴德,这会儿自然是不想她受任何委屈的,只是见丽妃娘娘如此,她一个小小的宫女,又能做些什么?
      
      所以只能在一旁,默默为姝才人祈福,希望她不要被丽妃娘娘抓住痛脚才好。
      
      半晌,丽妃才不耐烦道:“你自个看着办!”
      
      这个看着办,说起来随意,可是真要恰到好处,迎合丽妃的心,可就难了。
      
      莫说那些日日伺候丽妃梳头的宫女,不知从何下手?就连整个云台宫,手艺最好的芸香,都未必能事事如意。
      
      这分明是要这姝才人难堪么?心地稍好的宫人,都不免为崔静姝捏了把冷汗,心地不好的,通通冷眼瞧着,颇有看笑话的份。
      
      崔静姝蹙眉想了想,丽妃这个人最喜爱浮夸,争艳之事,若是普通的发鬓,自然是配不上她那招摇的性子。
      
      前世里,白兰给她梳头,曾梳过一种峨鬓,高耸入云的乌发,配上那梅花纹镶琉璃珠颤枝金步摇,每走一步,更衬得她体态婀娜,国色天姿。
      
      那时不知羡煞了多少后宫女子,想去纷纷效仿,可惜都只学会了皮相,未学得骨相,所以怎么梳,都模仿不来,还弄得个东施效颦,贻笑大方。
      
      不过好在,崔静姝心细,为人又聪慧,现下想了想,心里就有了主意,这么一来,手上的动作就变快了。
      
      只是那动作虽麻利,下手却极为轻柔,竟没有一丁点弄痛丽妃,这一点倒让她有些意外。
      
      丽妃缓缓睁开眼,瞧着镜子,竟讶得说不出话来。
      
      镜中的人儿,发鬓如云,巍峨耸立,竟比平日里的她,还要俏丽几分,在那高鬓的衬托下,她整个人更光彩照人,美得似仙了。
      
      一时间,丽妃心情有些复杂,不知是该喜?还是该怒?正在发呆之际,崔静姝道:“此鬓唤作峨鬓,丽妃娘娘您脖颈修长如玉,这样的发式,更衬得您胸挺腰端,仪态万千,所以妾大胆尝试,不知娘娘您觉得如何?”
      
      这话一出,丽妃方才回神,那心里的惊与怒,却是生生憋进了肚子里,本来想让这姝才人出丑,却不想倒让她涨脸了。
      
      这一下,丽妃却是无话可说了,于是乎,将气撒在一旁随侍身上,呵斥道:“蠢货!还杵着做甚!还不快扶本宫起来!”
      
      那随侍正瞧得入神,却没来由的被丽妃呵斥,吓得浑身一抖,赶紧低下头,腰弯得像虾米似地,战战兢兢道:“是!是!娘娘!”说着赶紧去搀扶丽妃起身,这个时辰,是丽妃用早膳的时候,所以一路到了饭桌前,这才停下。
      
      而崔静姝无法,也只得尾随在后,默不作声的跟着。
      
      香芹见自家娘娘没有继续为难姝才人,这才暗暗松了口气,在崔静姝与她插肩而过时,香芹对她微微点头,笑了笑,前世里,这香芹与她本也不熟,只不过见过几次面。
      
      在她入宫第三年时,因一件小事,被丽妃打瘸了腿,同一年的冬日,人就无故死了,还是吊死的。
      
      想到这,崔静姝突然心生恻隐,按理说,她也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却因香芹那一笑,动容起来。
      
      平日里服侍丽妃的随侍,正要给丽妃夹菜时,却被她再次喝住,很显然,这事今日个轮不到他了,自然让崔静姝来做。
      
      既来之则安之,崔静姝忙敛去心中思虑,快步上前,近身伺候着。
      
      谁让她现下的身份,现在她若是不从,这夏云珠捏死她,比捏死一只蚂蚁还容易。
      
      只是夏云珠好像是故意要气她,用手随意一点,每当崔静姝夹到她点的菜,要放进她碗里时,她都说不是,这要如此折腾了十几次,崔静姝的手开始发酸,她才作罢。
      
      这一切,崔静姝都默默受了,用过膳,丽妃却没有让她得闲,又找了本《南华真经》命她抄写,还规定她一个时辰抄好,拿给她看过。
      
      这样厚的经书,莫说一个小时,便是三日不吃不喝,也未见得抄写得完,经书是用金漆抄写,丽妃说了,这样才显得虔诚。
      
      末了,又笑了笑说,经书能使人心静,不浮躁,这样也是为了她好,可莫辜负了!
      
      说完便自个去一边,躺在胡床上歇着去了。
      
      金漆不比墨汁,更不比朱砂,入鼻的味道有些冲,熏得崔静姝有些发晕。
      
      她定了定神,好不容易才稳住身子,更过份的是,丽妃并未给她赐予坐,让她一直这么站着,想一想,对她这样的身子来说,可是极为吃不消的。
      
      而白兰那头,自崔静姝去后,就一直忧心忡忡,哪里还歇得住。
      
      午时一到,就再也坐不住了,饭都没吃,便只身往云台宫赶去,就算她不能进去,她想,在宫外候着也是一样的,至少离主子近点,她的心就安点。
      
      银杏本想跟着过来,却被她劝说住,因上次银杏冲撞了丽妃娘娘仪驾,还不怕被她再次撞见,又要小题大做,借题发挥了,不是?
      
      所以银杏虽担忧,却也无法,只得在落梅轩外的石阶上头坐着,等姝才人快些回来。
      
      白兰人还未到云台宫,却恰巧碰上了,行在前头的黄公公,起先白兰一惊,却不想,黄公公身后跟着的,竟是当今陛下。
      
      这一来,白兰整个脸由白转红,一时兴奋得忘了行礼,在她眼里,陛下早已不是高高在上的陛下,而是她眼里的希冀,是救姝才人于苦难的活神仙。
      
      黄公公眉头一皱,想要发火,这落梅轩的宫人,真是越来越不懂规矩了,见了圣驾既如此怠慢,当真是该罚,还是最重的那种。
      
      黄公公刚想出声,却听一旁的孝文帝咦了声,道“你怎的在这?你家主子呢?”
      
      今日孝文帝转悠到这里,本兴致一来,却有去落梅轩寻阿姝的意思,这会儿只见白兰,不见阿姝,自然惊讶。
      
      白兰是阿姝一直在身边的,也是最尽心的那个,连带着阿姝,孝文帝待白兰自然也是爱屋及乌,并没有怪罪的意思。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状态不太好就写了这么点,先发上来,明天争取多写点,其实丽妃这么做的目的有两个,第一就是想折辱崔静姝,第二,就是杀杀她的锐气,第三,就是想激怒崔静姝,让她出错。
    后面会写到崔静姝怎样应对,因为是宫斗文,有些方面不好写,所以慢,女主虽然重生了,可是也要面对宫里的现实问题,前世里,因为她入宫时,并没有受到丽妃过多的关注,那时候丽妃也没想过对她动手,直到后来男主对女主太好,让她嫉妒到发狂,才想下手除掉她。
    现在的问题是,重生后,女主被男主这样高调示爱,所以把这个矛盾提前激化了,我也不知道我说的什么鬼,你们听懂了没,总之每次写新文,都是一种无形的压力和挑战,所以我会承诺把它写好,但是至于写完后怎样,要看读者的反应,和整个故事的连贯性,希望自己可以顺利完结,嗯,就这样!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9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