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娇(双重生)

作者:四喜圆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厚礼

      经黄公公这么一说,闵太后也开始担忧起来,忙催促身边宫人:“快去将陆院判找来!让他给皇帝好生瞧瞧!”
      
      这泽儿最近老心不在焉的,可不是出了什么别的毛病,要不然怎会好端端的,就呛到水了。
      
      “不……不必了!”孝文帝止住咳嗽声,忙拉住闵太后的手道:“母后,莫担心,儿子没事,不过是一时急了点。”又看向身旁的黄公公道:“这点小事就请太医,未免太小题大做了。”
      
      “真的没事?”闵太后不放心,又细细瞧了瞧皇帝的脸色,没之前那样涨红,确实像好了许多,再听他的声音,中气十足,不像是伤了脾肺。
      
      就连一旁的黄公公,也瞧着放下心来。
      
      闵太后点点头,看向黄公公:“德富,皇帝近来吃得可香?睡得可好?”
      
      德富是黄公公的名字,他本名叫黄凤,黄凤黄凤的,反过来听就是凤凰了,他自小就入宫,在这宫里头当差,这名字可是犯了忌讳的。
      
      所以那时起,师傅就给他改了名字,一直到现在。
      
      要说这陛下,也是奇怪,在选秀之前,一直胃口很好,不仅如此,就连睡眠也很安稳。
      
      黄公公是一直尽心伺候在身边的人,问他这些,可是再清楚不过的了。
      
      可是现在,说到这,黄公公不免有些叹气,前段日子,在膳食上,他花了些心思,陛下倒是用了些,但比之前,还是远远不足。
      
      就拿睡眠来说,有几日是他当值,夜里,他常听到陛下翻来覆去,直到子时方才入睡,只是那睡眠极浅,即便是睡着了,都能听到陛下在唤。
      
      起初他没听清,以为陛下在唤他,待他近身,方才听清:“姝……阿姝!!”一直折腾到丑时,才渐渐睡沉。
      
      如今闵太后问起,他是说与不说?若是饮食上,倒也罢了,只是……那姝才人,又如何说?
      
      黄公公在宫里当差多年,见过太多浮浮沉沉,就拿闵太后来说,当然是不喜自个的儿子沉迷女色,这也是帝王家最忌讳的。
      
      可是他若说了,只怕这姝才人不免遭殃,倒是担了个祸害的罪名。
      
      他一生无儿无女,无牵无挂的,但是对孝文帝,多少还是有些感情的,在孝文帝幼时,他就在身旁伺候,明面上孝文帝是君,他是奴。
      
      可在他心里,可是早把孝文帝当做半个儿子,他看得出,陛下对那姝才人,那可是掏心掏肺的好,虽然他也想不通,这姝才人才入宫不久,陛下又何斯如此?
      
      想不通归想不通,可是他想,若是姝才人有什么事?只怕那是要了陛下他的命!
      
      既然这样,他只得将重要的隐去不说,省得平白来惹陛下伤心。
      
      念及此,黄公公动了动嘴角,只得道:“回娘娘的话,陛下比之之前,用的确实少了点,想来是饭菜不合胃口,奴才会让底下的人,多加用心伺候就是。”
      
      “那就多用点心。”闵太后嘱咐:“实在不行,就撤了那些厨子,重换些可用的,尽心的,没有什么比皇帝的龙体重要。”
      
      落梅轩内,崔静姝正垂眸沉思,入宫也有段日子了,眼前的一切,都看似平静,毫无波澜,就如前世里那样。
      
      但每当她闭上眼,那心底的恶梦,又再次浮现,最初她都不敢入睡,怕一睡过去,便再也醒不来了,又或者,她希望此前经历的那一切,才是真正的恶梦!
      
      更因她怕,怕皇帝……曾伤她最深的那人,又来寻她,她又将如何面对?她不知?
      
      那日在落梅轩里,她几乎用尽了所有的力气,与之周旋,直到后来……他握住她的手,一杯清茶被慌乱中打翻,才狼狈结束。
      
      若不是这样,她还真不知该怎样应对下去,可是有了这一次,下一次又如何?今后的路又该怎么走?还真是一个未知之数?
      
      想了许久,她又想到哥哥,这个世上,她仅存的,最亲近的人了,不知哥哥现在可好?
      
      经历一世,太久太久,久得她都记不清最后一次见哥哥,是在什么时候了。
      
      前世里,入宫头几年,她都没能有机会见过哥哥一次,后来哥哥为了她,一心投入军中,就因为她没有好的家世,哥哥想,若是能凭己之力,立下军功,以后她这个妹妹,在宫中的路或许会好走很多。
      
      直到后来她做了贵妃,才终能如愿与哥哥团聚,现在想来着实心酸。
      
      可是,后来他又如何?记得那时淮南之乱,哥哥也被卷入其中,被人诬陷他与淮南王同流合污,就是为了谋取孝文帝江山。
      
      朝中大多都是,树倒猴孙散,因她崔贵妃被指是祸国妖星,连带她的哥哥,也未免被他人诟病。
      
      这是何等的笑话!
      
      她被刺身亡那日,也不知后来如何?哥哥又如何?想到这,她现在恨不得马上出宫,能见他一见也好。
      
      正在思忆旧事时,突然白兰推门而入,禀道: “主子,寿康宫的崔姑姑来了!”
      
      崔静姝一听,忙收敛心神,道:“知道了!我这就过去。”说着人已起身,朝殿外走去。
      
      崔姑姑是太后身边的老人,地位自是比一般的宫人要高得多,这会儿,她当然要亲自相迎,只是…..她心中思虑,这会儿崔姑姑来的目的,又是什么?还是说,闵太后又想寻她晦气?所以才差遣崔姑姑来。
      
      可是前世里,她记得最初入宫的一年里,闵太后对她倒也没什么?只是后来随着皇帝对她的恩宠,更因丽妃在中间挑拨,这才使闵太后对她的成见,日渐加深,那时她与七郎两情相悦,心心相惜,自然是不想让他为难的。
      
      是以凡事处处忍耐,处处退让,可越是如此,闵太后便越觉得,她包藏祸心,心口不一。
      
      直到后来,陶玄景说她是妖星祸国,第一个要杀她的,便是那高高在上的闵太后。
      
      这一点,她一点也不意外,闵太后对她一向不喜,这会儿,正好有了理由,有了借口,不管这个理由是真是假?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能除去她这个眼中钉,肉中刺。
      
      正在崔静姝疑惑时,见了崔姑姑方才明白,竟又是那夏云珠搞的鬼!
      
      没想到重活一世,她早已避其锋芒,不想与任何人相争,更不想争夺所谓的宠爱,她还是不肯放过她,这夏云珠也未免太欺人太甚!
      
      心里虽然不快,但崔静姝也只能应了下来。
      
      崔姑姑走后,白兰道:“奴婢看,这丽妃分明是有意刁难主子您,上次要不是淮南王及时出现,为咱们说了几句公道话,主子您恐怕就凶多吉少了,奴婢有些担心…..不如去找陛下…”
      
      崔静姝知她关心自己,但是对于皇帝,她早已死了心,绝了情,经历了那些种种,又怎么可能去求他,去依赖于他。
      
      虽然这丽妃不好对付,但多少是明刀明抢,总比那些暗箭难防的人要好。
      
      看白兰这样担心,崔静姝抿唇一笑,温声道:“这是太后的口谕,想来也没什么大事,只不过是你这丫头太多心了,放心好了,丽妃那儿,我自会应对的,不用担心!”
      
      白兰见她如此说,只得叹了口气,就此作罢!主子说得也对,只是太后的口谕,若是她直接告知陛下听,不是僭越又是什么?只怕到时候帮不了主子,反而还害了她。
      
      丽妃回了宫,香芹小心翼翼的跟在身后,雪球儿进了殿就已醒了。
      
      “喵呜!”一声,懒洋洋的伸长爪子,动了动就要下地,谁知被丽妃一喝,不禁吓得浑身一抖,再次将头埋进香芹怀里,瞬间没了在寿康宫的气势。
      
      “将它抱走!不许在本宫眼前乱晃。”这个该死的猫,丽妃低头看着自己的袍子,火一下就上来了。
      
      “还有你!”丽妃一手指着香芹呵斥:“不教好它,不许吃饭!”
      
      今日这猫可以毁她袍子,改日若是毁了她的脸怎么办?
      
      要不是为了讨闵太后欢心,她也不会假意与她同好,但是这只蠢猫,竟如此不识抬举!
      
      可是偏偏这只猫,又是闵太后的宝贝儿,如今她捧在手里,就如热手的烫山芋,丢也不是,留也不是,真是越想越心烦。
      
      香芹含泪应了声是,便小心退了下去。
      
      见丽妃发火,其他宫人不敢上前,生恐被殃及池鱼,还是刘贵公公喝道:“都是死人不成,娘娘一路辛苦回来,也不知道沏茶!!”
      
      说着笑着迎了上来道:“娘娘,莫气,气坏了身子不值得。”边说边为她捶背,解乏。
      
      确实是乏了,每每去趟寿康宫,便心累,身更累。
      
      只有现下,才是她夏云珠最真实的样子,不需要曲意承欢谁。
      
      刘贵道:“娘娘,今日个那柳宝林来过,还带了些东西过来。”
      
      丽妃闭着眼,语气已平缓了许多:“什么东西?”
      
      “有好几个锦盒,想来是些名贵之物,奴才还没来得及细瞧。”
      
      柳芊芊贵为左臣相之嫡女,家世显赫,带来的东西想必不会差。
      
      刘贵道:“娘娘您现在要不要瞧瞧?”
      
      丽妃夏云珠那样的门第,什么样的稀世珍宝没有见过,只是……那柳芊芊这样巴巴的送来,想必也不是为了送份礼这样简单。
      
      丽妃一抬手,道:“呈上来吧!”
      
      很快两三个宫人鱼贯入内,双手捧着雪白素锦缎盒,呈到丽妃眼前。
      
      为首的宫人打开第一个锦盒,是一个珐琅彩婴戏纹双连瓶,上头的珐琅彩色泽鲜艳,细腻,比之一般的青花更为悦目。
      
      更特别的是,瓶身上头的图案,一组是三个胖乎乎的婴孩,神态各异,栩栩如生,一婴骑羊,一婴手持画卷,还有手持梅花的。
      
      而另一组画面更为有趣生动,只见一婴儿双手抱着瓶身,瓶口中飞出五只蝙蝠,“蝠”同“福”乃谐音,可不是寓意“福在眼前,多子多福”么?
      
      在宫中送礼,要的无非就是好彩头,若是送得好,自然是锦上添花,若是不好,不仅得罪人不说,弄不好还会丢了性命。
      
      第二个锦盒很快被打开,里头是一柄雕花镂空的如意,形状来看,像是云朵,如意本就寓意美好吉祥,事事顺心,加之上头的云朵浮雕,更暗指扶摇直上,高不可攀之美意。
      
      何况此如意还价值不菲,并非一般的玉石制成,而是用了那罕见稀有的象牙,可想何其难得。
      
      光这份心思,就足以让后宫的那些女子望而却步。
      
      丽妃不是没有收过那些女人的礼,只是……都未免太小家子气。
      
      第三个锦盒同样的,没有让丽妃失望,这出手也太阔绰了!
      
      就连刘贵公公都险些惊掉下巴,竟是张万两的银票,上头的朱红印戳几乎闪瞎他的眼,宝仁和的印戳,如假包换,绝对的真金白银。
      
      “这个柳家果然是富得流油啊!”刘贵有些汗颜。
      
      丽妃勾唇一笑,就冲这份好彩头,那心里头的火也跟着一扫而空。
      
      底下的宫女见了,忙快步上前,将茶盏子递了上来,丽妃顺手接过,含了口茶水,这才不急不慢道:“那柳宝林就没说些什么?”
      
      刘贵道:“她说……她入宫时日尚浅,人微言轻,很多事都需要仪仗娘娘您,若是娘娘您有需要她的地方,她定会全力去做,不会让娘娘您失望的。”
      
      在这宫里头,谁都是想攀高枝的,若论这宫里谁最大,除了皇帝和坐在高位的闵太后,还有谁大得过她这个一品丽妃?
      
      自然是前仆后继的,不少人愿意巴结她,这个柳芊芊家世在众多贵女中,算是出类拔萃的,倒是可以拉拢拉拢,丽妃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是个大肥章,下午就不更新了,一般是下午更新时间五点左右,谢谢支持!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9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