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挂修炼手册[无限]

作者:三不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三重地狱

      “这不是他的女儿。”
      
      凌维走到双琼身后,再次确认□□背对着他们哭的真情实感,不会有心思再注意他说的什么话,这才继续说下去。
      
      “□□家房间并不多,所以他给我安排住的就是他失踪女儿的房间。”
      
      “我在她的桌上发现了生发密法,抽屉里还有生姜、小包的黑芝麻粉什么的。”
      
      双琼再看一眼那个人头,心里就什么都明白了。这个在河里溺死的人头发在河里估计掉了很多,现在看上去都那么茂密,哪里用得着这么费心去养护。
      
      “他的反应也不太对,刚刚还在家门口的时候种种不相信,现在态度怎么转换的这么快。”双琼看着早已哭成泪人的□□,实在不相信他心里真的认为这是他闺女。
      
      “如果他真觉得他女儿活得好好的,那么怎么会这么轻易的就把房间腾出来让我住?”凌维说道。
      
      “疑点挺多的。这个村庄上,应该还会有几个安排进来的游戏挑战者,在葬礼上也能和他们交换一下信息。”双琼看着轻言细语安慰□□的老翁,想起了他说过有很多人来村庄上亲戚来投奔的事。
      
      □□本来是想出钱请人来在河里捞剩下的人体部位的,可是就算价钱出的再诱人,也没有人敢应下来。
      
      双琼跟着老翁走进了他的房子,这是一个非常简陋的房子,又热蚊虫又多。
      
      关键他的主业是钓鱼卖鱼一条龙,卖不掉的鱼就做成咸鱼干,整间房子里都弥漫着难以言喻的鱼腥味。
      
      就连他给双琼安排住的只能容纳下一张小木床的屋子里都处处挂着咸鱼。
      
      双琼感觉自己半夜醒来,一不注意就有可能会被那不明目睁大双眼的咸鱼给活活吓到。
      
      “舅公,你说他们为什么都不去捞□□家的姑娘阿莲呢。”双琼想到这里就觉得非常奇怪。□□出的价钱非常的高,根据这边游戏世界货币换算来说的话,应该也抵得上一个成年男子两个月的收入。
      
      又是做好事又有钱拿,那些胆子大的壮年男子听到了明明很心动,却不敢接下来,这才奇怪。
      
      老翁枯树皮般的脸上出现了一个阴测测的笑,把皱纹都挤在了一起,“有命赚钱,可没命花啊。”
      
      接着他绘声绘色,也不知道有没有添油加醋地讲了一个故事。
      
      这是很早以前发生的事了,传说那条捞人头的河里有位邪门的女鬼。
      
      她的丈夫早死,孩子被人害死却无法为孩子支持公道,失去最后一根稻草生无可恋的她用最后的钱买了酒之后,晕晕乎乎来到河边跳了下去。
      
      “就这样,这个心里怨气深重的女人就成了水里极其凶恶的女鬼,要是有人跳进河里,就算有命出来,过了几天也会被她索命去。”
      
      “从水里出来的人啊,全身溃烂,流出的脓水都能积满一小半缸。人也受罪的很,躺在床上直喊娘。”
      
      “所以你说,这钱还能不能贪?”屋内光线暗,老翁站在挂着一溜咸鱼的廊下,还真有点诡异的气息。
      
      “那……这鱼不也是”双琼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老翁厉声打断。
      
      “鱼是鱼,人是人。”
      
      “那个女水鬼容得下鱼,容不下人!”
      
      这怎么还种族歧视起来了了?双琼很想接着问,但是看老翁铁青的面色还是作罢了。
      
      按照村里的规矩,只要是有人死了,不管是男女老少都得在出灵最后一晚去守夜。
      
      老人和老人坐一堆,年轻人和年轻人坐在一堆,这几天才来村子投奔亲戚的坐一堆。
      
      总共也不多,加上双琼也就四个人。新队友是一个年纪轻轻的小萌妹和一个中年男子。
      
      四人随便聊了一下,萌妹住在村口的李婆婆家,而中年男人则住在和未成婚的儿子共同居住的张寡妇家。
      
      因为今天村里所有人都来齐了,双琼一边往火盆里添纸钱,一边张望着记住村里人的模样。
      
      “这位李婆婆,昨天老翁回村的路上,她还拿钱买了鱼。”在萌妹指着李婆婆的时候,双琼觉得她很眼熟,仔细一想果然是见过的。
      
      萌妹声音甜甜的,提到鱼的时候声音明显变得更压抑了一点。
      
      “我们还吃了那条鱼,李婆婆没有告诉我这鱼是长在那种河里面的。”
      
      “现在想起来真是觉得,还是不说了。”萌妹抱紧自己的胳膊,声音有点打颤。
      
      “吃完了以后,李婆婆还说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听到萌妹的开头,其他三人都打起了精神。这可能就约等于是游戏关键人物给出的提示吧。
      
      “她说,这些年来村庄上被水淹死的全都是品德败坏,就算有几个好的那也是祖上恶贯满盈,全都活该。”
      
      “李婆婆还说……”萌妹压低声音,小心翼翼地张望着四周,才敢接着往下说。
      
      “河里的鱼那么好吃都是因为吃了那些死人的肉……”
      
      “鱼吃掉了那些罪恶的人,人去吃鱼就是有福的。”
      
      听到这里,原本闷热的天气使得每一个人身上都出了很多汗,现在这些话好像在每一个人身上刮了一阵冷风,脊柱都有一点发凉。
      
      中年男子沉默了一会儿,问双琼,“你就住在钓鱼的人家里,该不会也吃了吧?”
      
      “没有。”双琼自从亲手钓上那个人头之后,对此心知肚明怎么可能还会吃。说什么吃这种鱼会有福,她只觉得这种行为恶心。
      
      中年男子叹了一口气,说出了自己在张寡妇家得到的一些信息。
      
      “张寡妇之前跟□□应该有仇,在还没找到人头的时候天天看着他家的方向笑个不停。说村里面无缘无故消失的人,一个都不是什么好人,她嫁出去的女儿就是个好的,才会一直平平安安。”
      
      “而且她的儿子,好像跟□□家的姑娘阿莲很熟。”中年男子在人群里望了一会儿,指出了那个人。
      
      她的儿子似乎特别的伤心,一直抹眼睛,往火盆里添纸钱也是非常用心,嘴里还念叨着什么东西。
      
      “可是那个人头又不是阿莲,还哭得这么伤心应该也不知情。”凌维看看张郎,感觉他比□□还伤心。
      
      “我来去问问他。”双琼站起身来,抖抖自己因为烧纸钱,衣服上染的灰。
      
      在一堆闲聊的人里面,张郎哭得这么真情实感特别好辨认。双琼凑过去一听,原来他嘴巴里念的是往生咒。
      
      “那里面躺着的可不是阿莲啊 。”双琼拍拍他的肩膀。
      
      “啊?”涕泗横流的张郎一愣,手里的纸钱落到火盆外面去了都不知道。他激动的站起来,鼻涕泡都出来了,格外滑稽,“那她在哪?”
      
      双琼神秘一笑,“到我这边来再说,更方便一点。”
      
      张郎走到挑战者们的地方,凌维简明扼要把现在推测的不是真人的原因说了一下。张郎乐得都要快蹦上天了,“我就知道,她说好过两天要和我私奔的,怎么可能会在河里?”
      
      “私奔?”萌妹捂住嘴巴,感到不可思议。不是说张寡妇和□□有仇吗?
      
      张郎不好意思地挠挠后脑勺,尽管他不是很想把这件事说出口,但这些人可把这么重要的事告诉他,说明也没有恶意。
      
      在一年前,阿莲和张郎就郎情妾意,私定了终身。可是□□在看到张郎和阿莲的私会后,怒不可遏。
      
      直言就算下辈子也不可能把女儿嫁给他。张寡妇也是因为这件事,和□□剑拔弩张关系再也无法缓和。
      
      再加上□□的老爹爱赌,要娶阿莲那得有非常多的钱。张郎他爹早走了,张寡妇腰不好,很多重事都做不得。家里全部压力都压在一个人身上,哪里会有丰厚的家底呢?
      
      “我看到了他抽屉里有几张收据,□□收了李婆婆一大笔钱,拿着还了他爹欠的赌债。”凌维默默开口。
      
      萌妹也接了话,“李婆婆最近出手挺阔绰的,买的也都是好东西,除了那条鱼……”
      
      双琼和凌维对视一眼,心里都升起了一个同样的想法。说做就做,双琼小声对萌妹说道:“我想去李婆婆家看看,你应该有钥匙吧?”
      
      萌妹自己随身携带的布包里翻出门钥匙,小心翼翼的交给双琼,“李婆婆的警戒心很强,我这么久也没翻出什么东西,你们可要小心。”
      
      中年男子也说道:“我在这里看着,要李婆婆是有什么情况立马就去通知你们。”
      
      在这里混了这么两天,双琼和凌维对这里环境也还算熟悉,很快就找到了李婆婆的家。
      
      好在现在所有人都去给阿莲守灵,周围静悄悄的,两人也不太怕别人注意很快就开门进去。
      
      双琼提着自带的桐油灯,小心翼翼的打量这件房间。
      
      李婆婆家的确很有钱,至少比老翁的茅草房强太多了,是一个砖瓦房。她的警惕性也很强,柜子里房门全都挂了锁。
      
      和喜欢挂咸鱼的老翁不同,这里的墙壁和门上、装饰物上都画着奇怪的图案。
      
      朱砂绘成的每一个图案像一个个抽象大眼睛,乍一看真是毛骨悚然。
      
      “这些图案,我们拿着桐油灯照速度太慢了,一时也看不出什么名堂来,不如先翻翻看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凌维提议。
      
      “挂了这么多的锁,钥匙也该有几大串了,开锁的时候就算再熟练也要找半天吧。”双琼看着造型各异的锁,她前半辈子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多锁待在一起开会。
      
      “问题不大。”开锁专业户凌维掏出他的秘密武器。
      
      “萌妹子说李婆婆是住在最东边的那间房间,那就从这里开始吧。”凌维示意双琼把灯提过来,自己也开始工作。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