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挂修炼手册[无限]

作者:三不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三重地狱

      在专业人员凌维的努力下,门很快就被打开了。
      
      眼睛。
      
      狭长的眼睛。用朱砂画的眼睛几乎遍布房间的每一个角落,就连被子和枕头上也绣上了狭长的眼睛。
      
      “这也太夸张了。”双琼扫了一圈就没有发现哪里没有这样的纹路,看着这么多眼睛,头都觉得很晕。
      
      “这应该是某种邪术。”凌维拿着工具鼓捣一阵后,取出一本破破烂烂,绑着的绳子都快被磨损得差不多的书。
      
      书名是《让所有人都逃不过你的掌心》,封面上就画着同款眼睛。双琼捧着书,再看了看墙壁,“这画功不过关。”
      
      原版狭长的眼睛充满深深的恶意,像在无时无刻不在注视你。而李婆婆这版带有明显的改良,带着明显的加粗的边框,变得更惊悚。
      
      萌妹子在他们来之前也说过,李婆婆把家里布置得这么吓人据说是为了炼药效果更好。因为她有严重的偏头痛,市面上的药都不灵光,所以自己上。
      
      不过李婆婆在做事的时候总是避着她,她也没有钥匙,只能听见屋里“乒乒乓乓”的声音,所以具体在做什么一无所知。
      
      有开锁大师在,双琼很快就找到了李婆婆有钱的原因。她最底下的抽屉里有一本厚厚的账册,写着每一笔钱的进账。
      
      李婆婆既不种地,又不给别人打零工,儿女们长期不回家不给她捎钱,但是她每一笔进账都在十五两银子以上,平均每个月就有一笔这样的钱。
      
      在最后一页,是一笔支出,二十两银。而这个数目,能与□□收据上的金额对的上。
      
      难道说,李婆婆除了村庄上的医头疼脑热的土郎中身份以外,其实还是贩卖少女的直接推手?
      
      而□□认下那个根本就不是自己女儿的人头,也是为了掩盖自己卖女儿的事情?
      
      不然,李婆婆如此频繁的进账和□□奇怪的态度无法得到合理的解释。
      
      搜查不出其他的信息,双琼把注意力集中到房间中央的炼药炉上。
      
      在这种并不宽敞、透气性能非常不好的卧房里炼药,本来就是一件受罪的事情。
      
      又闷又热不说,可能烟尘还会沾染到被褥和衣物上,怎么看都不是一个理想的地方。
      
      双琼正想上前查看一下被狭长眼睛花纹霸占的没有一丝空位的炉子,手刚触及眼睛状的把手,却被凌维握住手腕。
      
      “怎么了?”双琼和凌维挨的很近,双琼抬头看凌维的时候,脸和脸都差点撞到了一起。
      
      他的脸红了。
      
      双琼看着他略显绯红的脸觉得非常惊奇,“是屋里太闷了吗?”
      
      凌维的表情有点复杂,不过他还是说:“这间房间温度高,又不透气,肯定闷了。”
      
      他把双琼的手腕带离炉子,“让我来吧,炉子里可能有不太好的东西。”
      
      双琼答应下来,站到几步以外看着找了块布掩住口鼻,小心翼翼一点点揭开炉盖的凌维,心里有一种异样的触动。
      
      没等她细想这是为什么,拿着盖子的凌维迅速把揭开一条缝的炉子盖得严严实实,捂住自己的口鼻连退了好几步。
      
      “快走。”凌维缓了两秒钟,靠在身后的柜子上,感觉整个人力气都被抽空了。
      
      双琼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里面没放什么好东西。再加上自己好像也闻到了那股气味,人有点晕晕乎乎的。把刚刚弄的有些乱的现场整理整齐,看不出什么破绽以后拉着凌维出了门。
      
      “那里面到底是什么?”等双琼走到离李婆婆家比较远的地方后,她才敢小声凑到他耳边去问。
      
      凌维正要回答,却听到远处传来脚步的声音。脚步稳健,声音很轻,正朝自己这边而来。
      
      可是这路的两边什么遮挡物都没有,短时间是无法避开这个人的。双琼也听到了这阵轻微的脚步声,两人对视一眼,装作自己只是从这条路上路过的样子。
      
      来的人非常的不巧,正是刚刚被翻了屋子的李婆婆。
      
      说来也很奇怪,李婆婆全身上下瘦的都跟火柴棍似的干瘪,偏偏脸颊饱满的很,显得头重脚轻,越发不协调。
      
      她背对着月光而站,脸上一片黑暗怎么也看不清楚。凉风从她那边吹过,也把李婆婆的话带到了两人的耳里。
      
      “你们不好好给王阿莲守灵,到处乱跑不怕遭她怨恨吗?”声音苍老,在这种场景下透着沉重的阴森。
      
      双琼笑了起来,看起来一点心机也没有,一派纯真的从袋子里拿出了小块碎银和一串钱。
      
      “我舅公说,阿莲走了王叔叔会难过,叫我去家里取几钱银子偷偷塞给他。”
      
      李婆婆猛地凑近双琼,拽住她胸前的衣襟,声音再次压低了问,“你去没去我家?”
      
      双琼假装柔弱的都快要被扯倒了,带着哭音说:“我才刚来,哪里知道你家在哪啊。”
      
      李婆婆一怔,这个小姑娘好像才刚来两天,瞧她懦弱的的性子,哪里有这个能耐。
      
      “那好吧。”李婆婆松开手,脸上的怀疑之色减轻了很多,“记着,以后不准去我家。”
      
      双琼连连说好,凌维在旁边也附和。李婆婆来这里本来就是看他们两个新来的无声无息的走了起了疑心,看到他们的态度也放下心来。
      
      “阿莲真的是死了吗?”凌维仔细观察着李婆婆的脸色,“我还在家的时候就听我娘说阿莲妹妹如何如何好,在三运大伯家听邻居们说她不会这样的。”
      
      李婆婆冷笑一声,“人家说什么你就信什么?”
      
      “到底是不是,还是他自己心里清楚。”李婆婆越走越远,走到自己门前看到门锁上之前做的小记号没有还被抹掉,这才信了双琼的话。
      
      她遥遥朝两人挥了挥手,“你们还是快回去吧,在外面这么久阿莲不高兴。”
      
      本来还想再观察一下两人只能在李婆婆的注视下离开,回到□□门前架的守灵棚。
      
      “要是慢一步,李婆婆都要抓住我们了。”凌维对萌妹子和中年男子说道,说好的通风报信全都是浮云。
      
      萌妹子一脸震惊,回头一看李婆婆果然不在原来的位子上了,“她什么时候走的?”
      
      “……你们怎么过的第一关?”
      
      面对双琼的提问,中年男子憨憨一笑,“有个大神带飞,我什么都不知道就过了。 ”
      
      萌妹子狂点头,“是啊,我刚刚看见她还在的,怎么就不见了。”
      
      双琼:“……”
      
      天色已明,坐了一晚上守灵的村民们纷纷离去,熬了一晚上的夜,总是要补补觉,等下还要做事不睡一睡不行。
      
      众人走了之后,四人这才离开,找了一个僻静的角落讨论事情的解决方法。
      
      “李婆婆炼出的药有问题。”凌维直接说出了自己的结论。
      
      在抽屉里翻出的书上明明白白的写着通过什么步骤能炼出能操控人意志的药。
      
      凌维把盖子揭开一条缝的一瞬间,就算捂住口鼻,他也感到脑中一片空白,比上一关游戏里加料曼陀罗的牛奶可厉害多了。
      
      好在这只是近距离有效,凌维往后退几步远离之后就好多了。
      
      中年男子像是明白了什么,“李婆婆本来就是久居在这里的人,很多人对她不会有什么防备之心。”
      
      “再加上这种拐人利器,那肯定只有一个不加提防,就会有危险!”萌妹子的情绪一下就兴奋起来。
      
      “我这段时间一定会在家里好好盯着李婆婆的,一定要让她露出马脚!”
      
      你一个和犯罪嫌疑人住隔壁的人,什么都不知道,还需要靠我撬锁才知道点东西。真不知道这样的你,是用什么样的勇气说出这句话的。凌维腹诽,却又怕打击她的积极性。
      
      李婆婆是一个心眼多的比筛子眼多的人,在她那里实在难以套到什么信息。不过好在还有一个阿莲事件的绝对知情人,他的演技和心思可要比李婆婆差多了。
      
      □□坐了一个晚上,困的要死,尤其还要时时刻刻防备着,装作自己特别伤心可不要太劳心劳力了。
      
      凌维相当热心把做好的饭菜往桌上摆,“三运大伯,累了一晚上吃点东西垫垫肚子再睡吧。”
      
      □□不疑有他,这个便宜侄子向来贴心,总是能找到他心里在想什么,做出的事也格外合自己心意。
      
      刚吃了几口,□□就觉得头昏昏沉沉的。不过想想自己熬了一晚上,他也没想太多。
      
      不过,今天的菜油盐怎么这么重啊,下次可要叫他省点放,不然太费钱了。
      
      □□刚想开口,就觉得自己不再受自己意识的控制了,大脑一片混沌,不知今夕是何夕。
      
      凌维用手在坐得端端正正,显得死板又僵硬的□□眼前一晃,确定他毫无反应,眼睛已经失去焦距。
      
      看来,李婆婆的药还真挺管用。他在炉子边缘摸下了一点点,外用迷晕人剂量太少,在看到那本炼药指导书《让所有人都逃不过你的掌心》里面说可以内服,也就这样用了。
      
      凌维往外招招手,示意在门外守着的其他人都进来。
      
      四人把□□四个方向都围的严严实实之后,凌维问出了第一个问题。
      
      “阿莲到底死了没有?”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