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处生春早

作者:哆啦二兔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不知所措

      回到家墨纯开门开灯,转身对袁珠珠道:“你现在要不要和你父母说一下你今天不回去。”
      
      “刚刚路上发了消息了。”袁珠珠声音闷闷的。
      
      “你随便歇着吧,我去弄点宵夜。”墨纯抱住珠珠,然后冲她眨眨眼跑开了。“其实我特别想笑哈哈哈哈哈!”
      
      袁珠珠作势要打墨纯没打到,于是冲着厨房喊:“快上点好菜!再笑我就把你黑历史发朋友圈,哼!”
      
      “女侠饶命!小二这就上菜哈哈哈哈哈!”墨纯非要从厨房探出半个脑袋冲袁珠珠做鬼脸。
      
      袁珠珠在沙发上坐定,一眼看到桌上一瓶还剩三分之一的酒。
      
      所以墨纯从厨房出来的时候正好看到袁珠珠靠在沙发上拿着酒瓶喝酒看电视,电视开着但是放的居然是法制节目,也不知道她有没有看进去。
      
      墨纯把做好的菜放在她面前:“能不能有点样子啊,就这样拿着酒瓶喝酒。”
      
      袁珠珠转过头扑到菜面前,伸手拿了一个就准备吃:“哇,是烤翅!”
      
      盘子里面放着是外皮烤的焦香的烤翅,还撒了白芝麻,旁边的碟子里配好了蘸料。
      
      “等一等,我去拿筷子,还有个炒年糕。”墨纯转身回了厨房,又伸出头来对着袁珠珠喊:“你回来还没有洗手!去卫生间洗吧,厨房这里我要用!”
      
      袁珠珠赶紧起身跑去洗手,回来的时候餐具已经放好了,鸡翅旁边多了一叠韩式炒年糕,白色的年糕上面包裹了浓稠的酱汁,看上去也很诱人。
      
      墨纯正站在一边开酒:“还喝么?我这里新买了点酒。”
      
      墨纯拿了两个酒杯,放在桌上,然后吧两个酒杯都斟满:“这是晚收甜白,15度。刚刚冰过了,据说特别适合女生喝的晚安酒。不过我也没喝过。”
      
      “刚刚那个挺好的,像汽水。”袁珠珠拿筷子夹了个鸡翅。“啊,11点吃这个太罪恶了。”
      
      “你罪恶的次数太多了,别想了。恩,这个也挺好喝的。这个是我代购的,叫什么星空晚安酒,其实就是甜白。和你刚刚喝完的小花一样,都是莫斯卡托酿的。”墨纯端起酒杯喝了一口。
      
      “名字挺好听的。”袁珠珠闷头吃鸡翅,抽空才回答一句。
      
      墨纯把酒杯靠近又闻了一下,桃子糖果味,甜甜的,闻了就让觉得心情特别好。墨纯又喝了一口:“这种味道应该女生都会喜欢吧?你喜欢么?”
      
      “这两种都挺好喝的,你怎么会买酒的?怎么不喝家里的酒了?”
      
      “我不想卖酒厂,我准备分类人群以后,重新决定厂里怎么生产,到时候把生产销售模式都变掉,所以我把市面的网红酒都买了点回来试一试,看看为什么那么火。”墨纯夹了一个鸡翅塞到嘴里。
      
      “这个想法好!”袁珠珠抽了张擦擦嘴,又端起酒杯喝了一口。“恩,确实和国内那种大众印象里的葡萄酒不一样。我好喜欢这个甜甜的桃子味呀!”让人有种甜甜的恋爱感觉,袁珠珠突然想起刚刚小王临别前看她的眼神,袁珠珠摸了摸有点发烫的脸颊,一定是喝酒的原因。
      
      墨纯看着袁珠珠的样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袁珠珠有点心虚。
      
      “其实我觉得你应该高兴,有人那么珍视你的东西。”墨纯笑眯眯的看着袁珠珠。
      
      “哼,他明明是喜欢你才买那个灯的。”袁珠珠把头扭过不看墨纯。
      
      “我觉得不是的,也许最初买灯有我的缘故。但是他喜欢的应该还是写诗的女侠。”墨纯吃了一口年糕才缓缓的继续说。“我是旁观者,后来小王看你的眼神都变了。”
      
      “那又怎么样,我又不喜欢他!”袁珠珠小声的嘟囔着,夹过最后一个鸡翅放入嘴里。“我坠乐要碎焦。”
      
      “?!”
      
      “我醉了,要睡觉!”袁珠珠咽下鸡翅又重复了一遍。
      
      “看来晚安酒的效果不错,我要写到小本本上。”墨纯笑嘻嘻的走开了。“我去找你的衣服,上次你好像放了睡衣在我这里……”
      
      袁珠珠看墨纯走了,拿起酒杯把剩下的一点酒全部喝掉。可能喝太快了,袁珠珠觉得有点晕晕的,但是脑子好像越来越乱了,脑子怎么全是兔子灯和小王……
      
      我难道真的醉了?
      
      ——
      
      夜已经深了,S市一间豪宅里面却依然热闹。
      
      “你个逆子!你还要脸不要!”一位中年男子气急败坏的指着沙发上的翘着二郎腿坐着的卷发年轻男子,大概是因为太生气了,他的胸 微微起伏。
      
      “骂完了吗?”沙发上的卷发男子似乎完全没有受到中年男子的影响,伸手挠了挠脑袋,十分平静的道,“我今天是不应该在家庭聚会上出柜,可是我早就和你说了我不想参加。而且我的性向问题,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我怎么就没有像你林伯一样好命,生两个那么优秀的儿子。”中年男子长长叹了口气。
      
      “我哪里不优秀了?”卷发男子轻声笑了一下,“而且你说过的,只要我按着你的意愿工作,私生活你们不过问。而且林回不是离家出走了嘛?这样看我还是比他强。”
      
      “我情愿你离家出走!而且你知道个屁!你林伯说林回在小城经营的风生水起!”中年男子再次长叹一声。“最近别让我再看到你!有多远滚多远!过年也别和我回老宅!”
      
      说完中年男子出了房间,还重重的带上门。
      
      卷发男子看着门被关上,轻笑了一声,拿出手机。他犹豫了片刻,还是点开“欢迎来到喵喵村的图标”。
      
      他搜索了一下那个他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ID:是江不是海。
      
      还是不在线。
      
      自从全面出柜后,喵喵村的游戏已经成了他最大的乐趣,但是游戏里最有趣的乐子已经好多天没有上线了。
      
      卷发男子点开是江不是海的资料,他微微有些诧异的扬起眉毛,这个家伙的邮箱居然是公开的?要么给他发邮件?
      
      卷发男子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放弃。谁知道ID背后是什么人呢?他把手机重新放回兜里,靠在沙发上发呆。
      
      还有几天过年了,手上的策划基本都结束了,要么过年出国玩玩?
      
      ----------
      
      “江总,公司没什么状况吧,我早上看到林总脸色不太好。”前台小希看到跑完工地姗姗来迟的江海像是看到救星了,凑上去小声说。“而且,你没有得罪他吧?”
      
      江海诧异的扬了扬眉毛:“怎么了?”
      
      小希把手上的一张表格递给他:“今天有几个预约,他说你一个人应付,他要画图。”
      
      江海有点无语的接过来,粗略的扫过,还好快过年了也就四个预约。
      
      咦?马上下一个预约是……
      
      江海突然觉得自己可能真的知道的太多了,他立刻抬头对小希说:“公司没啥状况,放心吧,他可能就是不太喜欢我提的搞年会的意见,他这个人太无趣了哈哈哈哈你懂的。”
      
      “今天还是没年会了啊,好失望哦。”小希有些失落的撑着脸。
      
      “不过福利不会少的,除了之前的奖金,年货林总也联系好了,明天你们领了就可以回家过年了。”江海哈哈一笑。黑完林回怎么那么让人开心,江海吹着口哨准备上楼和林回谈(八)个心(卦)。
      
      江海进办公室的时候,林回正面无表情的坐在电脑前面画图。
      
      江海吹了个口哨,往林回面前的座位面前一坐:“林总,你确定今天的预约都我一个人来处理?”
      
      “对啊,我图来不及画了。”林回头也没抬冷冷的回答。
      
      “噢,你确定一下啊,我一会就去单独见墨姑娘了。”江海把手里的表格叠了叠放进口袋里面。
      
      “确定,图来不及了。”林回依旧没抬头看江海。“你后天去S市?”
      
      “嗯,下午的火车。你呢?火车票买好了没?”江海笑眯眯的去柜子里拿了一个杯子去咖啡机倒了杯咖啡站在林回后面看他画图。
      
      “买了除夕中午的。买太迟了,差点没买到。你几号回来?”林回依旧面无表情的画图。
      
      “初六吧,要我帮你带什么吗?我听谁那边的御守特别灵验的,我帮你请几个来吧?”江海终于又掌握了话语权。
      
      “中国的神仙还不够你拜吗?”林回淡淡的道。“和其他人说了复工时间么?”
      
      “昨天都在微信群里发了呀,按照之前商量的,初十正式开工,不是你妈妈找人看得日子嘛。咦,你昨天后来怎么没有看微信群的?”江海慢慢的喝了一口咖啡。“是不是太烦恼了,没空看?像我这种知心大哥可以帮你倾听烦恼的。”
      
      “你喝完咖啡就出去吧,我图来不及画了。记得帮我把门关好,谢谢!”林回对江海下了逐客令。
      
      江海喝完咖啡,把杯子丢在林回桌上,嘿嘿一笑跑出门去了:“我怕我洗了不符合你的要求,所以你帮我洗杯子吧,谢谢!”
      
      林回听到门被关上了,抬起头又看了一眼,叹了口气把图纸点击保存,拉开桌子最中间的大抽屉,拿出里面的画夹,打开来。最上面一副画就是之前答应墨纯的第一幅画,已经勾好线了,比那天本子里面的简笔速写要生动的多,只是还没有上色。
      
      林回看着画里那个等待面条的小姑娘,突然有些不知所措,自从留学时代那场无疾而终的暗恋结束以后,林回没有对哪个异性有过好感,林回放下画,靠在椅背上望向窗外。
      
      为了透气办公室的窗子早上就敞开了,之前的雪已经化光了,今天天气特别好,阳光懒懒的照在窗外的法国香水茉莉上面,一串串的小黄花在阳光下伸展开来。一阵风吹进来,带着淡淡的花香,把桌上画夹里的纸张吹的哗哗响。林回赶紧站起身来准备把窗子关上,结果远远的的就看见了墨纯。
      
      墨纯晃晃悠悠的骑着自行车,似乎心情很好还哼着歌,就是林回隔着太远了听不清他在唱什么。那个雀跃的身影越来越近,林回犹豫了一下把窗户关起来,又把窗帘拉上,重新坐回电脑面前。
      
      林回的视线落回桌上的画夹,他用手指轻轻拂过那幅画,然后合上画夹重新放回抽屉里。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林回醋坛子翻了+1~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