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处生春早

作者:哆啦二兔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小城女侠今何在

      
      “这兔子灯最后是被你买了?”袁珠珠忍不住又问了一次。
      
      面对墨纯和袁珠珠两个人都有些奇怪的反应,小王同学愣了一下,他在大脑里搜寻了一下记忆的片段才有些迟疑的点点头:“是我买的,那是我高一的时候学校义卖会吧……”
      
      王潇高一第二学期期末考试结束以后,一高组织了一次义卖会,每个班级自由组织要卖的东西,然后班里派两个人负责售卖,所得款项都捐给山区结对小学。
      
      义卖会那天,王潇把自己要捐的东西交给班里负责的人,就随便看看义卖摊子看看想散散心。
      
      自从进了高手如云的一高以后,几次考试排名的垫底都让他很迷茫,王潇那时候其实是自卑的,他虽然成绩也不算差,但是能进一高自家父亲没少给赞助费。初中那些玩的好的朋友也没能进一高,王潇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所以进了一高以后的一年,王潇心情都不大好,而初中的朋友也因为各种原因渐渐断了联系。
      
      所以今天逛义卖会也只有他一个人。
      
      转到高二摊子那排的时候,王潇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那里推销东西的墨纯,王潇突然想近距离看看学校的明星人物,就快步像墨纯班的摊位走过去。
      
      墨纯班卖的东西是手工灯,就是那种先用细木条搭好框架再在上面糊纸的手工灯。应该是他们班的学生自己做的,因为灯的品质参差不齐,但是显然也是费了功夫的,因为光是把木头框架搭出来应该就不容易。
      
      和墨纯一起卖东西的是个高个子女孩,王潇对这个女生有印象,因为之前校运会这个高个子女生大出风头,青春靓丽大长腿跑起来像阵风,短跑几个项目的年级冠军似乎都是她。运动会结束,王潇他们还有几个男生张罗着要写情书给她,但是好像都被退了……
      
      王潇记得当时他鼓起勇气站到摊位面前小声的问:“请问这些灯都是你们做的么。”
      
      墨纯没什么表情缓缓的说:“是的。”
      
      倒是那个高个子女生笑意盈盈的问他:“这位同学,你喜欢哪一个?这个是我们班级学生和非遗传承人学了以后做的灯,这次卖灯的钱全部捐给山区小学的!你要不要献一份爱心呀~”
      
      王潇一眼扫过去,这个摊位的手工灯已经不多了,大概还有七八个,各种造型的都有。
      
      王潇想了想第二次鼓起勇气看向墨纯:“请问哪个灯是你做的。”
      
      印象里墨纯的表情有点僵硬,还是那个高个子女生立刻接过话头指了两个灯:“你看,这两个灯是我们做的。”
      
      王潇有点懵,怎么高个子女生那样回答,但是他的注意力很快被那两个灯吸引了。不是因为灯做的有多特别,而是高个子女生手指的两个灯差距太大了,一个是个挺秀气的兔子灯,白色的底糊了一层漂亮的红色纸做装饰,眼睛更是画的特别传神。另一个则是体积比较大的灯,有点像是金鱼但是又不太像,明显可以看出作者尽力了,因为每个涂胶的地方被弄得平平整整,但是可能最初框架就没有做好,糊了纸感觉感觉大概金鱼可能被扭曲了。
      
      王潇当时只思考了一秒就确定了,要兔子灯——这个兔子灯肯定是学霸的手笔,那个奇怪的灯一定是高个子女孩想要推销掉,因为这么丑一定没有人会买这个灯,才一起指给他看。
      
      “我要这个兔子灯!”王潇立刻选了兔子灯,满心欢喜的买了继续逛。
      
      兔子灯被王潇拿回家,本来只是随手放在书房的角落。结果过了几天正式放暑假了,王潇坐在桌前准备复习,翻开书想起之前的考排名却一个字都看不去。他有些烦躁的站起来晃晃,却突然突然发现了被他随意扔在角落的兔子灯,王潇感觉兔子灯的眼睛好像有些委屈巴巴的看着他,于是他忍不住又拿起这个兔子灯看了下,却意外的发现兔子灯角落有首诗,娟秀流畅的几行毛笔小楷:小城女侠今何在,披发仗剑行天涯。松树千年终是朽,槿花一日自为荣。逐风青春须早为,吾辈岂能长年少。
      
      本来因为期末排名有点烦躁的王潇看到那几行字有些仍俊不禁,明明应该是首励志诗,但是因为一句女侠却有变成有点搞笑的打油诗。王潇放下兔子灯,躺到床上结果闭上眼睛还是那几句诗:松树千年终是朽,槿花一日自为荣。逐风青春须早为,吾辈岂能长年少。
      
      王潇从床上跳下来,拿出一张便签纸,对着兔子灯端端正正的把诗抄了下来,抄好后他把便签纸贴在书桌前。王潇又拿起兔子灯挂在了书桌旁边的柜子上,这样每次温习都能看到。
      
      后来兔子灯渐渐落了灰,王潇买了一把刷子小心的把兔子灯的灰刷干净,放进了书柜里,每次考试前才会拿出来看一下。
      
      再后来高考结束,王潇如愿考入了一所不错重点大学,虽然和女侠还是差距有点大,但也那是他能够考到最好的学校了,好到足够父亲可以到处打电话和那些朋友炫耀:我老王的儿子居然真的把书念出来了!
      
      收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天,王潇又小心翼翼的把兔子灯拿出来,却发现兔子灯的纸张已经变的有些脆了,居然手指一碰就有点要坏了。王潇有点心疼,找人定了一个亚克力盒子把兔子灯密封起来,又买了个精致的箱子装起来,珍藏在房间深处。
      
      书桌上摆的东西换了又换,便签却永远没有换,最多纸张旧了,他重新抄一遍。
      
      记忆里的女侠和这几句诗像是烙印一般印在王潇的心上,现在他一张口就能说出来这首诗:“小城女侠今何在,披发仗剑行天涯。松树千年终是朽,槿花一日自为荣……”
      “逐风青春须早为,吾辈岂能长年少。”袁珠珠摸了下那个亚克力盒子,说完了剩下的两句诗,她看了一眼小王同学,低下头不再说话。千年松千年松,那个名字原来是这个意思,那个兔子头像……
      
      墨纯在桌子下面捏捏珠珠的手,然后转头对着小王同学道:“这个兔子灯是珠珠做的,诗也是珠珠写的,那个很丑的小狗灯才是我做的。”
      
      是的,那个是小狗灯,绝对不是金鱼灯。
      
      墨纯说完有点不好意思,端起水果茶喝了一口,有点奇怪怎么自己才成了吃瓜群众。
      
      对面的小王同学一脸惊讶的盯着袁珠珠,袁珠珠则是愣愣的看着兔子灯不知道在想什么。
      
      墨纯还记得那天,是个炎热的夏日下午,她和袁珠珠呆在她家的房间里面一边开着空调吃着冷饮一边做灯。当时不知道怎么聊起的话题,好像是说如果在古代想过什么样的生活,袁珠珠一个激动跳起来:“我要做女侠,一席白衣一匹骏马除暴安良闯江湖!”
      
      后来可能说的激动了,袁珠珠说她有些诗兴大发要写首诗,正好可以写在灯上。墨纯还取笑袁珠珠小心别人看到她的歪诗最后灯卖不掉,袁珠珠得意洋洋的说只有丑灯才卖不掉,只要把她的灯和墨纯的灯摆一起一定会卖掉,况且说不准有人会欣赏她的诗呢。
      
      后来高考填志愿,袁珠珠不顾家人反对,毅然报了警校。
      
      后来的后来袁珠珠真的做了人民警察,她去单位报道那天,给在S市准备面试四大的墨纯发了短信:我要做女侠去啦,山高水远,珍重啦朋友,愿我们都能实现自己的梦想!
      
      ……
      
      误会解开,可是两个当事人依然失魂落魄,墨纯几次想开口都没有找到合适的时机,只好不停的喝着水果茶陪着失魂落魄的两个人。在她觉得自己的膀胱就要承受不住的时候,袁珠珠终于发完愣了,像是下了一个重要的决定,她表情有些复杂的冲小王同学勉强笑了下认真的道:“既然知道了这个灯不是墨纯做的,那么这灯你还是给我吧。”
      
      小王想也没想的立刻摇头,然后他深深的看了一眼袁珠珠:“我送你们回去吧。”
      
      袁珠珠愣了一下,就小声的和墨纯咬了咬耳朵:“我今晚可以住你家么,我不想回家,想和你聊聊天。”
      
      墨纯点点头,然后和袁珠珠一起看小王同学收拾那个兔子灯。小王同学依然是小心翼翼的把兔子亚克力盒子放进铁皮箱子里面,掏出钥匙锁好,再放进最初那个牛皮纸箱子里。像是完成了某个仪式一般,小王同学重新抱起那个大箱子的时候,一扫之前的状态,他向两个女生笑了笑:“走吧,我先送你们回去。”
      
      他们走出咖啡店的时候,已经快十点了,路上基本没有什么行人了。
      
      一辆黑色大奔缓缓驶过。车里的江海在副驾驶喊:“林回林回,你看那个人是谁?是不是之前和墨纯相亲然后喝酒失败的那个男的。”
      
      林回面无表情继续开车。
      
      “咦,那个不是墨姑娘嘛?”转过头继续确认的江海又喊了起来。
      
      林回一个急刹车,刚刚好像是墨纯家的小区。
      
      “兄弟,刹车能不能提前告诉我呀,还好我是守法公民,系了安全带,否则脑袋就要撞上了。咦,你干嘛掉头?”
      
      林回再开过去的时候,那几个身影正好过了马路准备进小区。
      
      林回一眼就看出来那个小个子女生的背影是墨纯,墨纯挽着一个高个子马尾辫女生,好像是之前墨纯相亲最后来接她的闺蜜,旁边站着男子抱着一个大箱子,几个人正站在墨纯家小区门口说话。墨纯在咧着嘴似乎挺开心的样子,几个人聊的好像挺热烈,仔细看看那个男生好像还真是那天和墨纯相亲的男生。
      
      林回皱皱眉头看了一会,有些不悦的敲了敲方向盘。
      
      江海来回观察林回的表情和马路对面的那几个聊天的人,一脸八卦的和林回道:“有点不太对哦,你是不是有情况?”
      
      “什么情况?送完资料了,回去加班。”林回发动了车子调转方向继续往公司开。
      
      ……
      
      夜色渐浓,今夜一定有人无眠。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最开始的构思里小王同学就是炮灰,后来越写自己也越喜欢这个角色,所以就变成了重要配角。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