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和尚的杂耍猴子

作者:何仙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十章

      张捕快带着寂止去出事的地方查看。
      
      是在城南的一家赌坊,为了等他来,案发之地还一直保持着原状。死者均是成年男性,横七竖八在赌坊里躺了一地。
      
      现场没有任何打斗的痕迹,仵作也已经验过尸,这些人先是陷入昏迷,而后再被人杀死的。和潇雨楼中的那些死者一样,都是失尽了鲜血而亡,且遍寻不到伤口。
      
      似乎料定他不在,作案之人这次更加大胆,遇害者一共三十五名,只幸存一名煮饭的老妈子,也有些神志不清。
      
      张捕快已经盘问过,据老妈子所说,将近子时,她正在厨房里给掌柜的煮宵夜,平地突然起了一阵红雾,像血一样又稠又腥。
      
      她出门查看,见赌坊里的人已经全部晕倒在地,一个黑袍人站在二楼的围栏上。还没来得及看清,她自己也跟着晕倒了。次日醒来时,只见赌坊里的人全都死光了,才跌跌撞撞地跑去报官。
      
      再问得多了,那老妈子就捂着脑袋一个劲地喊疼。寂止为她念了一段驱邪咒,继续追问,也没有更多有用的讯息了。
      
      此案的诡异程度已经超出了人或是妖的能力范畴,官府已经发了告示,称城中有妖邪作祟,实施宵禁,赌坊青楼一类夜间不准营业。城中一时人心惶惶,自己的老少爷们都看紧了。
      
      寂止将整个赌场上下探查一番,仍是跟上一次一样,所有的痕迹都被刻意抹去了。看手法不像人为,也没有妖气,对方修为显然深不可测。最重要的是,对方显然十分了解他,行事的习惯,思维的方式,还有对法术一类的运用习惯。
      
      寂止神色凝重,作案之人取走那么多成年男子的鲜血,是为了实施什么邪术吗。许多上古邪术都需要大量的鲜血来献祭,而成年男子阳气最盛,取之鲜血,效果最佳。
      
      那人在临安城作案,那这附近,许存在着什么古老的法阵或封印。而凡是需要用到封印的,一定是无法彻底杀死的东西。
      
      寂止同张捕快言明,决定先去收罗下临安这一带的地方志来看,从中获取线索。
      
      晚间红宁寻来,没有找到那小猴。偌大的临安城,对方又刻意藏匿,想要于茫茫人海中搜寻,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寂止住在知府大人府上,张捕快给他找了许多地方志和奇闻异传,他正坐在案旁翻看。
      
      红宁站在他对面,她无功而返,十分沮丧,“青窈或许已经不是原本的青窈了,我在地道中与她交手的时候发现她连本命法宝都换了,我感受不到她的气息了,找不到她。”
      
      寂止头也不抬,此前那黑袍人几次偷袭,他心中隐有猜测:“无碍,那人多半是冲我来的。我与她心血相通,感知到她现在并无大碍。那人只是将她捉走,并未当场取她性命,想来是还有用处。”
      
      红宁微怔,一时不知该叹服他思虑周全还是冷血无情,忍不住问:“那你就不担心吗?”
      
      担心自然是担心的,但过多的忧虑只会自乱阵脚,寂止一向是个清醒得冷酷的人,“你若无事,便同我一道查找线索。”
      
      红宁无奈,但这确实是她现在唯一能做的事了。
      
      城北僻巷,女祭的小院中。
      
      法杖饮饱了鲜血,力量渐渐不可控,若用法杖取血,小猴必死无疑,女祭还不想小猴这么快死。是以屋内长螣只用匕首划破她的手腕,接满一小瓷瓶后就停手替她包扎。
      
      小猴知道得罪不起她,放血的时候很配合,不哭也不闹。长螣接了血,将瓷瓶收入袖中,小猴捂着伤口嚷嚷,“我要吃饭!”
      
      长螣点点头,女祭留着她自然还有用处,饭自然也是要吃,不然取不了几次就死掉了。
      
      她大眼睛滴溜溜一转,赶在长螣出门前抢着说:“我明天想吃城南的王记烧鸡!”
      
      长螣没说话,却暗自记下了。她锁上房门,萧岩就站在门外,看着她手中染血的匕首,皱眉道:“她只是一个小孩子,为什么要抓她?你和你的主人究竟在做什么?以前你杀妖就算了,但杀害无辜的幼小孩童,天道是会降下惩戒的,于修行只有害无益!”
      
      长螣不耐烦掏掏耳朵,“我用不上你了,你赶紧走吧,哪来的回哪去,你不是要取枥树果吗,赶紧走吧。”
      
      萧岩上前一步抓住她的手腕,眉头紧皱:“我天性愚笨,只听说枥树果食之可过目不忘,故而一试。但自从遇见你,我发现,有比取枥树果更重要的事情。何况那果子那么多人争抢未必就是我拿到,但你,已经是我的了,我自然要跟着你,守着你……”
      
      长螣微怔,手里的匕首掉在地上发出铮响,下一瞬,她就被萧岩抵在了廊柱上。
      
      她双手被抓过头顶,萧岩俯身下来,“我的心意你明白了吗?别再赶我走了……”
      
      隔壁的女祭看得想死,默默关上了窗户。
      
      小猴贴在门上偷听,也听得满身鸡皮疙瘩——这是天性愚笨的人说得出来的话吗?
      
      她叹了口气,爬到床榻上坐着,因为没有鞋子,两只小脚在这暮商时节的寒夜里冻得发红。
      
      她卷着被子倒在床上,憋着嘴,想和尚了,想哭。
      
      往常睡觉的时候总是喜欢往和尚怀里钻,他的怀抱又结实又温暖,大手总有一搭没一搭的顺着背。在他身边,总是睡得很踏实。
      
      她翻了个身,紧紧抱住被褥。现在的和尚在做什么呢,发现自己丢了,他会着急吗?会难过吗?会来找吗?
      
      寂止一夜未眠,红宁随他赶路又找了一天的人,早就累瘫了,化成一只大蜘蛛挂在房梁上睡觉。
      
      将近天明,油灯燃尽,寂止才起身活动筋骨。
      
      临安城建城不过千余年,且地方志中记录的多是凡间事,那封印必然不俗,是以一整夜翻阅书籍仍旧一无所获。
      
      他居住的这间小院是个清僻所在,庭中植满了翠竹。他负手站在檐下,看细雨霏霏,满目冷翠盎然,心情却比这深沉的天还要阴霾几分。
      
      举步行至院子,他折了一截细细的竹条于指尖细捻。
      
      虽知那小猴性命无碍却还是忍不住担心,也不知抓她那人待她如何?如今那娇嫩的皮肉可是一点磕碰都禁不起……
      
      不敢再往下细想,他折了竹条随手一扔,大步往外走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推个鸡友的和尚文《我被和尚抢亲了》作者:尘尘子
    不染红尘迷倒众生高岭之花vs红尘凡俗美艳欲滴娇气绿茶
    赵蒹葭没想到,自己成亲当天,会来一个和尚。
    那个和尚她倒是认得,灵闵境佛修之首,万众敬仰的,不敢有丝毫亵渎之心的,为霜大师。
    她曾有幸得他搭救过一次,她对他也曾芳心倾许,他却佛心坚定,避她不及。
    他说:“姑娘,请自重。”
    他早已跳出红尘,怎可再入红尘?在他眼里,她与众生并无差别。
    她想这朵高岭之花怎么努力都摘不到,放弃也罢。
    可是,如今在她与别人的婚礼上,大师他竟然抓住她的手:
    “葭儿……”
    喜服映衬下,她笑靥如花,缓缓抽回手:“大师,请自重。”
    “我发过誓,秃驴与狗不得近我三尺。”
    谁知,高岭之花就此黑化!
    从此,万众敬仰的一代大师画风突变。
    左手握佛经,右手牵美人?
    留起长发后更是令众生倾倒,只是他不再普度众生,执念珠的手竟然杀起人来……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