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和尚的杂耍猴子

作者:何仙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十一章

      女祭倒是不曾苛待那小猴,长螣一大早就去买了只烧鸡回来,小猴站在凳子上趴在窗边眼巴巴望着。
      
      长螣走过来,顺手从窗户里递给她,她一把抢走跑到桌边背对着人开始吃,小脑袋一耸一耸的。
      
      油纸袋一撕开,她深嗅了一口,果然是城南的王记烧鸡!以前在城南卖艺的时候刘福常买,她能得到一个鸡头和一个鸡屁股。
      
      这么说,现在确实是在临安了!这些坏蛋妖怪为什么要抓自己来临安呢?难不成是寂止的仇家吗?
      
      她一边吃一边想,很快就把一整只都吃完了,又跑到窗边喊,“我要喝水!”
      
      萧岩给她提了一壶茶过来,他想留在长螣身边,女祭自然要给他分配任务,将他划分到‘自己人’的行列里,要是不干就趁早将他撵滚蛋。
      
      第一个任务就是取血。对萧岩来说,只要不杀人,就不算难事,他倒是没有拒绝。
      
      萧岩进屋,掏出匕首,小猴用一根鸡骨头扔他,他偏头避开,小猴大叫:“你这个坏人!”
      
      萧岩将她抓到面前坐好,她扭来扭去不配合,萧岩制住她的双手,“别闹。”
      
      她不敢跟长螣和女祭叫板不代表不敢跟萧岩叫板,她一向伶俐,自然也看得出这萧岩是个倒贴的厚脸皮,当即朝他吐口水,“呸!”
      
      这小孩!
      
      萧岩抬袖揩脸,不跟她计较,只低声说:“乖一点!我想办法放你走。”
      
      她瞪大眼睛,显然是不相信。萧岩继续哄她,“先让我取血。”她撅着嘴又要吐口水,萧岩忙避开,急道:“总得先取得她们信任吧!”
      
      反正萧岩不取,长螣或女祭也会亲自来取的,她也不挣扎了,乖乖亮出手腕。昨日的伤口已经结痂,萧岩抓住她,又在那伤口旁细细划了一刀。
      
      豆腐一样细嫩的肌肤被锋利的匕首划破,皮肉绽开,血流出来,萧岩忙将瓷瓶凑上去接。
      
      她小脸疼得皱成一团,咬紧银牙,心里已经骂开了——等和尚来了一定要给他告状!让他揍死这只穿山甲!
      
      萧岩取了血又替她上了药,包扎伤口,“你先告诉我,她们为什么抓你,你这只小猴,是不是做了什么坏事?”
      
      手腕本来就疼,她一听这话更是来气,“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做坏事了!我好好在家里睡觉,你跟那臭婆娘一起把我抓来,到底是谁做坏事啊!”
      
      萧岩忙冲她比了‘嘘’的手势,“小点声!你刚刚还在朝我吐口水!”
      
      她咬牙切齿,“那也是你活该!”
      
      萧岩无话可说,人确实是他偷来的,现在想救她也是出自真心,“是我的错,就算你跟她们有什么旧怨,那也不关我的事,我不该帮她。如果早知道是抓一个小孩子,我当时一定不会那样做。”
      
      小猴抱着手腕哼哼,“算你还有点良心。”想了想她又开始自作聪明,“我知道!是那个穿绿衣服的蛇妖喜欢我家和尚,还去水潭勾引他!但是我家和尚不上当,把她打了,还打了两次!”
      
      她越说越觉得自己分析得有道理,“一定是这样!她喜欢和尚,但是和尚只喜欢我!所以她就报复,取我的血去吓唬和尚!”
      
      萧岩微皱起眉头,似乎听进去了几分。
      
      她还知道挑拨离间,再接再厉,“我看你呀,就是个备胎。你那么喜欢她,她却还在为别的男人伤神。唉,你真可怜,换我我肯定忍不了,一定得狠狠报复她!”
      
      萧岩抬头看了她半晌,她说得口渴,抱着茶壶吨吨吨喝了几大口,“你干嘛这样看着我?”
      
      萧岩收拾起桌上的鸡骨头和伤药,“我看你小小年纪,却不想心机如此深沉。”
      
      小猴不屑,“是你太傻,你就继续受骗吧你!”
      
      他起身走到门口,“但你放心,我既然答应救你,就一定会想办法的。”
      
      女祭坐在房间里修剪指甲,听见他们这番对话也不由得哈哈大笑,“有趣有趣,真是有趣!”
      
      长螣恭敬立在她旁边,不言不语。
      
      长螣跟随她的时间实在是太久了,已经养成这种唯命是从的性子,哪怕是有过那样的荒唐经历,和萧岩之间那种奇怪又复杂的感情。只要一回到女祭身边,她就会自动变成从前那个‘石柱长螣’。
      
      萧岩来敲门,女祭命他进来,血瓶和匕首盛在托盘里,他双手恭敬奉上。
      
      女祭并不看他,只是低头欣赏修剪得圆润的指甲,“下午我要和长螣出去,你在家好好看着那小猴,要是丢了,拿你是问。”
      
      萧岩抬头看了一眼长螣,她目光直视前方,根本没在看他。他神色稍黯,却也不多说,径自离去。
      
      女祭把玩着匕首,半晌突然没头没脑问了一句,“东西你喂她吃了吗?”
      
      长螣应是,“混在了水里。”女祭点点头,“缚灵术只有他能解,只要他解开,血虫便会在她体内孵化,他二人如此亲密,届时血虫入体,定能让他修为尽失,他对我们也就构不成威胁了。”
      
      长螣不解,“为什么不直接杀了他?”
      
      “糊涂啊。”女祭幻出法杖,杖身上雕刻的精致纹路中血色像河一样流淌,仔细观察不难发现,那些红色是由极细微的红色小虫汇聚而成,“神君转世,守护封印,杀了他可是会迎来天雷的,我本就是孽神,如何受得住?”
      
      长螣噗通就跪下哐哐磕了两个头,“长螣愿以为大人分忧!”
      
      女祭揉揉额角,“赶紧起来准备出发吧。”
      
      女祭走的时候,撤掉了院子里所有的结界。担心这两个傻子看不见,还好心把大门都敞开了。
      
      萧岩耐心等了半个时辰,估摸她们已经走远了才打开门将小猴放出来,“她们出去了,我这就送你走,往后咱们就两不相欠了。”
      
      他站在院子正中,准备施法土遁,小猴光着脚站在他身边,伸手遥遥一指,“那边门不是开着吗?”
      
      萧岩摇头,神色肃然,“不可信,那女人修为深不可测,我无法窥视半点,想来必然是陷阱。我用土遁带你走,可保万无一失。”
      
      她用力点头,“那我就不恨你了,你把我带到城外就行,我认得路。”
      
      萧岩抱起小猴,当即施法,不消片刻,已经出现在城外。
      
      她从地里爬出来,怕了拍身上的泥,左右看看,果然已经来到了雾松山脚下,“呀!太好了!”
      
      萧岩轻轻将她往前推,“你赶紧走吧,这回我也不欠你的了。”
      
      她歪着脑袋问:“那你呢,你还回去吗?你还是别喜欢那个蛇妖了,她根本不在乎你。”
      
      萧岩苦笑,揉了揉她的脑袋:“我…不知道……”
      
      小猴也不管他,径直朝着山上跑去,跑了一会儿停下来冲他挥手,“那我走了,你好自为之。”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