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和尚的杂耍猴子

作者:何仙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八章

      晋婧自然还是跟寂止同住,当初建这竹屋的时候也没想到会有她,是以一共就两件卧房,寂止和红宁各居一室。
      
      听红宁说要在这里待上挺长一段时间,小猴赶紧帮着收拾屋子,到处打扫得一尘不染,然后把自己的小玩意都拿出来摆好。
      
      红宁终于不用再睡树上和野地了,她倒在榻上蒙头就睡,连晚饭也不吃了。
      
      寂止才不会管她饿不饿,他收拾完屋子,给小猴喂了些糕点和水。院子里没有井,竹林外有条小河,但用的人太多,寂止不喜热闹,只得带着她去找山泉沐浴。
      
      这片竹林里不知住了多少妖怪,寂止紧紧牵着她的手,怕她走丢。找了一会儿,嫌她走得慢,又干脆让她坐在左肩上驮着走。
      
      晋婧一手扶着他的肩,一手搭凉棚望着远处,“那边那边,我看见水了!”
      
      寂止带着她过去,山坳密林处有个隐蔽的小水潭,是从地下渗出的活水,倒还算干净。
      
      他从百宝袋里掏出木盆澡豆等将那小猴好一通刷洗,吹干,方才命她背过身去,褪去衣物下水沐浴。
      
      小猴老实,捡了一根长竹竿立在外面捍卫和尚的美色。
      
      暮色将临,竹林内光线幽暗,风吹动竹叶,其声飒飒。
      
      寂止洗澡正洗到一半,脊背突然攀上一种像蛇鳞一般的阴冷触感。他微微侧目,一只属于女人的,细白的手正搭在肩头。
      
      耳后传来湿冷的吐息,女子声音娇媚入骨,“大师,让奴家陪你洗嘛……”那双手不老实,滑过他的肩,顺着胸膛欲往下探去。
      
      潭水不深,只及他腰腹,身后的女人紧紧贴了上来,食指在他背上划着圈,笑声如铃。
      
      几乎是瞬间,寂止便制住了那只手,猛力一拉将人过肩摔在了潭水里。他一手卡住对方的咽喉,一手五指齐张,骤然收紧握成拳朝着对方腹部就砸了下去。
      
      拳劲透体,不留余地,每一次都带着刚猛的力道,像铁锤砸在人身上。那人被淹在水里,连哭喊声都发不出,腹部传来的剧痛甚至让她无力挣扎。
      
      一连打了十拳,寂止将那人打得原形都露了出来,是一条女子手腕粗的青蛇。
      
      他捏住青蛇七寸,提出水冷声威胁,“不要让我再看见你。”说罢扬手一扔,那蛇飞也似地迅速逃了。
      
      晋婧听见动静拖着竹竿跑过来,寂止已经穿好衣服上岸了。
      
      她探头探脑,“我听见有人说话的声音。”说着越过他身子往后看,“是女人的声音,你不会背着我偷偷干坏事吧?”
      
      寂止将她手里的竹竿扔了,捉她去谭边洗了手,“无事,已经解决了。”
      
      晋婧好奇,还在东张西望,“真的有女人啊,怎么解决的呀?是妖怪吗?你没受伤吧!”
      
      寂止给她擦干手,“无事。”
      
      收拾了东西抱起她往回走,她还一脸老成的叮嘱:“无量佛,都说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和尚你不要被诱惑呀,这里这么多妖怪,千万要小心提防!”
      
      寂止哭笑不得,轻轻敲了她一记脑袋。
      
      次日一早,寂止同红宁上山查看地形。
      
      历儿山是由三座山峰组成的一片小山脉,这一带山势险峻,草木繁茂,多猛兽出没。
      
      在重山深处,有一颗枥树,枥树三十年一开花结果,为得到果实,很多人都是有备而来。
      
      这枥树的果实功效本就有违天道,想要获得,自然困难重重。不仅要小心山上的猛兽,还有提防同族的暗算。
      
      寂止站在山巅观察山势走向,要在进山之路上布一个迷阵,无法破阵的人连山都上不去自然也就没办法同他们抢了。
      
      阵法也属于风水中的一种,是道家的专长,但他乃正神转世,天生聪颖,爱好广泛,所学也非常旁杂。
      
      同样想到布阵的人也有很多,半山腰上,几个方士打扮的人也在布阵。以金石埋入地底点阵,桃木剑燃符箓相引,布颠倒八阵图。
      
      凡人要这枥树果没什么用,他们或受人之托,或谋财,能布这种阵法,修为必定不俗。
      
      红宁对寂止倒是很自信,但见那几个方士阵法大成,她也不由担心,“怎么办,我看这几个人好像有些本事,我们要不要去把他们的阵法毁掉!”
      
      寂止目光却盯着崖边的一树野葡萄,野葡萄已经成熟,果实呈深紫色,密密麻麻一大丛,看着很诱人。
      
      红宁半天等不到回复,不由转头看他,他一扬下巴吩咐,“去摘一些。”
      
      红宁疑惑啊了一声,半晌才反应过来。但寂止开口,她哪敢拒绝,只能提着裙子踩在崖边去摘。
      
      她摘了一大捧,顺手塞一颗到嘴里,“好甜,你对那小猴还真好啊。”
      
      寂止收了野葡萄,一扬袖,“去看看枥树果。”
      
      红宁追上去,“那几个方士呢?不管了?”
      
      寂止已经径直往山林深处去,“不急,现在不宜打草惊蛇。”
      
      他都这样说了,红宁也没什么不放心的,料定他是有后招了。
      
      历儿山山势呈梯形,一势比一势高,枥树就长在最高的一座山峰上。为免惊扰山上的妖兽,二人施了个风传术悬于半空,远远观望。
      
      枥树树冠高大,现在正值花期,满树红花焦焦灿灿。
      
      其中有一朵花,花苞最为硕大。等到那些拇指大的小红花谢掉结出小果子,果子再萎缩掉落,将所有的营养都输送给那朵最大的花苞,结出拳头大的红果子时,就可以采摘了。
      
      树下窝着几只毛发红褐的虹狸兽,这种妖兽伴树而生,智力不算很高,与山中的众多妖兽相比,也不算凶猛,但额中有一只阴眼,视之可使人迷失心智。
      
      很多前来摘果的人都是因为与虹狸兽对视时沉浸于幻境中出不去,最后做了树下花肥。
      
      红宁问他,“你有几成把握。”
      
      寂止老实回答,“不知。”
      
      取枥树果,这最后的关卡才是九死一生,若是心志不坚,很有可能受虹狸兽所惑,因此丢了性命。
      
      认定这和尚无情无义冷心冷肺,哪怕取不成,应该也能全身而退护得小命一条,是以红宁并不担心。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