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和尚的杂耍猴子

作者:何仙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七章

      修者行路的办法很多,有土遁、水遁、驾云,风传等借助自然之力的瞬移之术,可日行千万里。
      
      但行路亦是一种修行,若非必要,寂止不走捷径。
      
      红宁是想使个风传术直接飞到历儿山脚下的,但寂止要走路,她也只能奉陪。
      
      寂止在竹篓里铺了软垫子,放了小枕头,他行路时脚步稳健,晋婧窝在里面睡觉一点也不觉得颠簸。
      
      红宁有时候也会偷懒,悄悄化成一只巴掌大的黑蜘蛛躲在竹篓里。起初寂止懒得理会她,后来有一天那小猴醒来瞧见面前趴着一只大毛蜘蛛,顿时吓得魂飞魄散!
      
      那之后,寂止就再也不许红宁随意在她面前化出原形了。
      
      小猴还知道说情,“其实看习惯就不害怕了。”
      
      红宁酸溜溜的,“你是和尚的宝贝小猴嘛,我只是一只丑蜘蛛,比不得的。”
      
      寂止斜眼看她,她又不敢说话了。
      
      这晚两人一猴露宿荒野,小猴吃了几日的干粮,有些馋果子,寂止叮嘱红宁将她看好,自去寻。
      
      红宁将她从竹篓里抱出来顺毛,把脸埋进她背上狠狠吸了两大口。寂止将她照顾得很好,她身上肉软乎乎的,毛毛蓬松还带着香味,撸起来很过瘾。
      
      那小猴也很受用,躺在她怀里舒服得直哼哼。享受了一会儿,又向红宁好奇打听:“你是多久修得人形的呀?”
      
      红宁揉揉她的脑袋,“两三百岁的时候吧,怎么,你很想做人吗?”
      
      晋婧用力点头,“想啊!”
      
      她身上有尘澜珠,妖族化形视种族和天赋而定,但这些都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机缘。她机缘自然不浅,平白得了二百五十年正神修为,天赋也不错,那珠子于无形中已经被她收为己用。
      
      金丝猴又称果然兽,是一种少见的兽类。猴妖能修成人形的不少,且不乏个中翘楚。
      
      种族,天赋,机缘都已经够了,迟迟不能化形,只是缺少一个契机。
      
      红宁有一搭没一搭地给她顺毛,她悄悄挪了位置,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窝着,还抓住人家的手指挥,“这儿痒,挠挠这儿……”
      
      红宁轻轻给她抓了两下,又四下望了望才低声说:“如果你真的很想,我可以帮你。”
      
      晋婧闻言一愣,揪住她的袖口迫切点头,“很想很想!”但她也不笨,细想了一阵,眼珠一转从她怀里跳出来,神色狡诘,“你干嘛要帮我?你是不是有阴谋?”
      
      红宁笑了两声,低头整理裙摆,上面粘了一些细细的猴毛,她一根根揪下来,“他很多事情都没有同你说吧,你知道他为什么要养着你吗?我同他认识这么久,没见过他跟谁走得那么近。”
      
      同为妖族,她是个提醒的意思,“和尚戒律本就多,他更是个冷心冷肺的,你就没有想过他为什么要养着你吗?你哪里值得?”
      
      晋婧蹲在地上,旁边篝火燃烧树枝噼啪作响,炸起细小的火星。这个问题她以前也想过,“因为那颗珠子,我只要修得人形就可以把珠子还给他了。”
      
      红宁有些惊讶,“你都知道?”她又想不明白了,若是自己得了这样天大的好处,早就跑得没影了,难道她真是什么都不懂?
      
      晋婧哼了一声,“我什么都知道,和尚救了我,我会好好修炼。然后把珠子还给他,报答他的养育之恩。”
      
      红宁不说话了。她果真是什么都不懂,失了珠子不知俨有命在——既然是心甘情愿,也就怨不得旁人了。
      
      说完那小猴果然一改懒怠,马上开始原地打坐修炼。寂止回来的时候,见她盘腿坐在火堆边,却是闭着眼睛睡着了。睡得太沉,连腿毛被烤焦都不知道。
      
      他几步上前将她拉远,她猛然醒来,四下张望,看见是寂止又放了心。
      
      “你是死的吗?”寂止将她抱在怀里,低头检查她腿上被烤糊的地方,还好毛厚,没有伤到皮肤。
      
      晋婧挠头,“我修炼啊!但是修着修着就睡着了嘛。”他轻轻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不用急于一时。”
      
      她摇头,又从布袋里翻出一本经书,借着火光开始眯着眼睛看,“不行!我要好好修炼,早点修得人形报答你的养育之恩!还要帮你捉妖!”
      
      哪怕是宠物,也要做一只有用的宠物!
      
      寂止看了她一会儿,却是什么也没说,将几个洗干净的野果用树叶兜着放在一旁。
      
      她看了几行字,目光不自觉被果子吸引,趁着寂止不注意,偷偷拿了一个吃。
      
      寂止不准她边看书边吃东西的,诵经时有许多讲究和忌讳。但说了她也记不住,老是偷偷摸摸的干,他也不能时时刻刻盯着她。
      
      他盘腿坐在一旁,显然是在出神,她一连吃了三个果子都没发现。也不知道是刻意纵容还是真的走神,转头再去看的时候,只剩下一堆果核了。
      
      他摇头叹气,取出帕子来给她擦手,又将四周收拾干净。
      
      寂止一整夜都在盘腿打坐,小猴在他怀里扯了他宽大的衣摆盖着,头搁在他大腿上睡得口水横流。
      
      红宁靠坐在对面的树干上看着这一切,“你对这小猴也太上心了吧,等到取珠子的时候,我真担心你下不了手。”
      
      寂止闭着眼睛看也不看她,“管好你自己。”
      
      红宁切了一声,“少阳神君自有高见,只怕当断不断,将来反受其乱。”
      
      寂止脚程极快,红宁妖身,要跟上他的速度也不费力,小半月后,终于来到历儿山山脚下。
      
      山下有片竹林,红宁早有准备,在林中开辟了一块空地,建了几座竹屋,还用篱笆围着伪装成普通农户人家。免得被人强占,还设了结界保护着。
      
      但枥树果即将成熟,惦记着果子的人不止她一个,四周这样的竹屋很多。
      
      来的路上,各种奇形怪状的妖怪远远不怀好意的打量他们。
      
      枥树果三十年一开花结果,果实有一种神奇的功效,可使人忆起前世。
      
      妖怪嘛,谁还没几个前世的情人了。凡人寿元短暂,百年不到黄土里躺,心有不甘者,为了再续前缘,让前世爱人忆起往昔温情岁月,很多妖怪不畏艰苦千里迢迢奔赴于此。是以每到果子将成熟的时候,都是一场腥风血雨。
      
      除了历山上的兽,还有山下虎视眈眈的妖。更有甚者,像红宁这般请来帮手或是雇佣修为高深的人,大家各显神通。
      
      寂止背着竹篓在竹林小道上走过时,眼熟他的妖怪已经有开始打退堂鼓的了。这般威慑,红宁十分满意,走在前面脊背都挺直了不少。
      
      行至竹屋前,红宁挥袖打开结界,正欲推开篱笆门,一名青衫女子扭着水蛇腰走来,团扇半遮着脸,“你这死蜘蛛竟能请得动这臭和尚!”
      
      寂止不理,径直入内。红宁转身看去,“竟然是你,死蛇蛇!”
      
      “是我又如何?”青衫女子翻了个大白眼。红宁不由好奇,“死蛇蛇,你要那枥树果做什么用?你不是修风月道的吗?不过不管你想做什么,我劝你还是回去吧,这次我志在必得!”
      
      青衫女子轻笑一声并不答话,目光流转,似不经意扫过寂止的背影,扭着腰肢转身离去。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