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配

作者:乔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五章

      芝芝本以为逃离了柳南之便是逃离了深渊,未曾想是去往更大的牢笼。
      
      江慕这次守了信,第二日便接了芝芝入宫,一顶粉轿,芝芝从后门入了宫,江慕将她安排在了离他寝宫颇近的宝华殿。
      
      宝华殿主位是柔嫔娘娘,她一双杏眼,眼含秋波,她盯着你时,你心会止不住地跳。
      
      芝芝有些自卑地拽着衣角,她低声道,“柔嫔娘娘安。”
      
      柔嫔打量她一眼,笑道,“所住一处,不必如此客气。”
      
      “日后我们姐妹理应相互照应。”
      
      芝芝害羞地点头,殿内又踏入个眉眼同柔嫔有几分相像的女子,芝芝微皱眉。
      
      那女子扫了芝芝一眼,“柔姐姐,这女子同咱们可不甚相像。”
      
      柔妃轻咳两声,斥责道,“眉贵人,不可如此。”
      
      眉贵人冷哼,撇了芝芝眼,“怎么这般没规矩,本宫位分比你高一些,不知行礼?”
      
      芝芝急忙点头,福身道,“请眉贵人安。”
      
      眉贵人眼神犀利地盯着自己,言语更是难听,“这长得也是真够丑的。”
      
      柔嫔未制止,只是笑着道,“皇上喜欢的,自是好的。”
      
      “万一妹妹同皇上吹吹枕边风,眉妹妹可是要被皇上斥责的。”
      
      眉贵人撇了撇嘴,有些害羞道,“皇上喜欢嫔妾的直爽。”
      
      芝芝紧拽穿着不甚合适的宫装,只觉得难堪,她之前看过柳夫人那些妾室斗,可妾室身份低微掀不起浪花。
      
      如今,这二人位分比她高,欺她辱她,她也不敢有所怨言,这是嬷嬷在她未入宫时,告知她的宫规。
      
      大周后宫甚是在意尊卑,小主莫要同高嫔位妃子有了争执,惹皇上心烦。
      
       芝芝穿着踩了跟高跷似的花盆底,头顶着重重的头饰陪着柔嫔,眉贵人站到了晚上,站着芝芝体力不支了。
      
      宫女凑近柔嫔耳边不知说了何,柔嫔轻声道,“芝芝,瞧本宫这记性,竟忘了叫你坐了。”
      
      “快坐下歇歇。”
      
      芝芝得令,手里端着的茶杯有些晃悠,她稳着身姿想将茶杯满满放下,未曾想柔嫔突然凑上前了,将那茶撞到,里面的茶水竟直直洒到柔嫔手上。
      
      那茶水是热得,每半刻便有宫女一换,这一浇,烫得柔嫔那白嫩的玉手竟红了一块。
      
      柔嫔疼得眼里起了水雾,芝芝急忙拿着自己做的药草帕子擦着那些茶叶。
      
      外面太监高声呼喊着,皇上驾到。
      
      芝芝不知所措的清理着柔嫔的衣衫,待江慕进来那刻便见到这一面。
      
      柔妃被烫的双手通红,眼里疼得有了泪,芝芝拽着她手,拿着帕子擦着。
      
      江慕急忙上前,一把将芝芝推开,芝芝本来穿得花盆底便未太站稳,这一推,芝芝的腰直直撞上檀木椅上。
      
      眉贵人满脸焦急道,“姐姐的手伤成如此可要如何弹筝了?”
      
      江慕面色冷沉道,“怎回事?”
      
      柔嫔咬着唇,低声道,“嫔妾自己不小心烫着了。”
      
      眉贵人在愤愤不平,“柔姐姐真是好心肠,都叫旁人欺负到头上来了,还如此大度。”
      
      江慕皱眉道,“眉贵人,你说怎回事?”
      
      眉贵人低着头,委屈道,“柔姐姐叫芝常在敬茶,芝常在内心不平,那茶水竟一股脑泼到了柔姐姐手上。”
      
       芝芝有些呆滞,她急忙扶着腰,想解释。
      
      只见柔妃瞪了眉贵人一眼,她焦急道,“ 是臣妾不当心,不怨芝妹妹。”
      
      “柔姐姐,你就是性子太软,被人欺负了也不说。”眉贵人委屈道。
      
      江慕垂眸,眼里满是心疼地盯着那双玉手,他从未问过一句芝芝事情是如何,便罚了芝芝禁闭三月,降了位分成了芝答应。
      
      芝芝呆在原地,太医院的御医全全来了这宝华殿,为柔嫔医手。
      
      芝芝心底说不出何滋味,宫女将她带走,从江慕进屋起,江慕便未看过她一眼。
      
      刚入宫第一日,芝芝便惹了江慕不喜。
      
      宝华殿宫女太监纷纷寻了下家离芝芝远去。
      
      她屋内伺候只剩了个圆滑贪财的小太监,他见芝芝还有些体己钱。
      
      他要芝芝给她钱,他便给芝芝讲着为何皇上不愿听她解释。
      
      芝芝摸着钱袋,从中掏出一块金元宝,放置小太监手上,她眼眶红红,哽咽道,“你同我好好说说……”
      
      小太监两眼发光,“这宫内的嫔妃,除小主你以外,个个同婉郡主都有相似,那日的眉贵人便是眉眼像婉郡主,直言直语的模样像婉郡主年轻时的模样。
      
      “至于柔妃同婉郡主有个六分像,弹筝时更像,所以皇上格外珍惜她那手。 ”
      
      “皇上是何等聪明的人儿,怎会看不出她们耍得这些小伎俩?”小太监数着钱袋的钱,无奈道,“不过是皇上不喜小主,不愿为小主定那二位的罪。”
      
      “如若那日是婉郡主在那遭此污蔑,想必皇上早已将那二人五马分尸,外带诛九族了。”
      
      小太监说完,只见芝芝眼眶红红呜咽着,他瞅了自己手里的金元宝,心软了软,安慰道,“小主不必如此。”
      
      “自古帝王多薄情,叫奴看,皇上也没多喜欢婉郡主,若真喜欢,理当为她守身如玉。”
      
      “怎会寻这般多的替身,还同她们圆房?”
      
      “小主有能力进宫,想必定是有何过人之处得皇上欢喜。”
      
      “小主此次禁闭结束后,若能再给奴些银钱,奴有法子叫小主重获皇上宠幸。”
      
      芝芝垂着头,一言不发,只是落着泪。
      
      小太监继续劝着,“小主,有舍才有得。”
      
      芝芝吸着鼻子,皱眉道,“你有何法子?”
      
      小太监挑眉,倒也不怕将法子告知芝芝。
      
      没他相助,芝芝也做不成,只要芝芝心底有皇上,他钱便赚得到手。
      
      “小主莫要怪奴无礼,小主容颜一般,只能多费些功夫学些闺中秘术。”
      
      “好叫皇上对你欲罢不能。”
      
      芝芝的脸又红了,她同江慕做过那事,那滋味并不是很好受,江慕情绪也未有过多波动。
      
      他好似没那般欢喜那事……
      
      芝芝脸有些红,“你这太监,在讲些什么胡话?”
      
      小太监见芝芝害羞,他这才认真打量了芝芝,“小主,不会未有教习嬷嬷教过这些事吧?”
      
      芝芝拽着衣角,辩解道,“皇上不是重欲之人。”
      
      小太监打量着周围,见没人,他凑近芝芝小声道,“那婉郡主以死相逼不叫皇上碰她,皇上若不重欲何必纳了那么多像婉郡主的嫔妃?”
      
      芝芝推着小太监,“皇上同我圆房时,怎没那般?”
      
      小太监耸了耸肩,笑道,“自是皇上不喜小主。”
      
      “小主这样不通情趣的,男子若是欢喜就怪了。”
      
      小太监见芝芝垮了脸,他安慰道,“小主若是按着我的法子喝些补药,奴再安排着小主同皇上遇见,到时水到渠成。
      
      “小主同婉郡主不像,不必喝那些堕胎药,到时若能生下首位皇子,日后日子可就是水涨船高,位列妃位指日可待。”
      
      提到子嗣,芝芝眼里更是沮丧,小太监识人颇多,见芝芝如此,心中一惊,有些小心试探道,“小主,莫不是难有孕吧?”
      
      芝芝一愣,急忙反驳道,“你这太监胡说些什么?”
      
      芝芝的慌乱全然落入小太监眼底,小太监本笑着的脸蓦然沉下去,也不再说着帮芝芝,只是道了句,“您呀,还是自求多福吧。”
      
      随后挥着袖,走了出去。
      
      这下,芝芝这里可是真无人问津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