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配

作者:乔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六章

      禁足日子一过,芝芝也终于见到传言中的婉郡主,江烟婉。
      
      她随着嫔妃去给江烟婉请安。
      
      江慕待江烟婉可谓是情深义重,哪怕她那般害自己,他登基后还是将江烟婉封了后。
      
      禁足这三月,芝芝也想通了,她欢喜着是那失忆的江慕,那时的江慕性子乖巧,眼里有她,待她是好的。
      
      那时的江慕和她是同病相怜,才是她欢喜之人。
      
      如今的江慕性子阴冷不定,哪位嫔妃敢开罪皇后,他定会将那嫔妃折磨的不像样子,诛了她九族,杀鸡儆猴,叫后宫人不敢开罪江烟婉。
      
      他那日一时将她接入宫,想必就是想叫江烟婉吃味,未曾想人不甚在意,她自然也是无足轻重的被遗忘了。
      
      芝芝想在这大周后宫呆着也好,柳南之寻不到她,也无法像从前那般折磨她。
      
      自上次事后,众人也看出了她在江慕心里无足轻重,不得江慕欢喜。
      
      旁人也不再费劲心力针对她,她过得倒也安逸,先前那些私房钱,她每日打点着厨房给她做些吃食,买些宫女手中的话本子看。
      
      她倒还长胖了几斤,平日的节日佳会,她还能看看嫔妃的舞姿,就是日子无聊没人陪她说说话,她终日看着翻着看烂的话本子,翻了半年有余。
      
      大周旱灾,宫中嫔妃组织赈灾,芝芝也捐了些月银,嫔妃捐赠后,竟下起了雨,江慕大悦,将她们后宫这些嫔妃每人升了位分。
      
      或是江慕念及旧情,见她这一年过得凄苦,给她一连升了两级,还赐封号,丽贵人。
      
      芝芝终于换了宫殿,还配了宫女太监,她本以为自己要熬出头了,封号赐完,芝芝左等右盼,等了一月有余,江慕也未宠幸她。
      
      后来芝芝从宫女口中得知,她这贵人位分哪是江慕念旧情,而是江烟婉于心不忍了,同江慕提起的。
      
      芝芝垂眸,百般无聊地吃着马蹄糕,江慕或许早忘了她是哪位了。
      
      芝芝想,她就安心在这宫内过完余生,熬到江慕死后,她还能被封个太妃,史书也会对她有所记载,她一个农女出身的丫头,能成太妃真算是没白活。
      
      可好巧不巧,那日嫌她不能孕育的小太监,竟也被分到她寝殿。
      
      那小太监眼里满是绝望,终日叹气着,“前程何在?”
      
      可江烟婉吩咐了,兰翠殿的宫女太监不得离职寻求下家,这宫内若是违背江烟婉的吩咐,那便是死路一条。
      
      兰翠殿终日死气沉沉,芝芝倒也不在乎,只要有人伺候着她,便是好事一桩。
      
      直至中秋佳节,各宫嫔妃欢聚一堂,江慕起身拉着江烟婉共赏烟花。
      
      在这满城欢声笑语的夜,嫔妃坐着欣赏着舞女的绝美舞姿。
      
      只见其中一舞女竟从袖中拿出了剑,便要向江慕刺去,芝芝吓得不行,急忙想起身躲闪。
      
      她生怕她小命不保,成不了太妃,江慕那个没良心的估计她死后也不会给她追加谥号,让她位列妃位。
      
      那小太监见她起身,眼里闪着光,他一把拽着芝芝的手腕,“奴明白。”
      
      此话一出,那太监便用力将芝芝推了出去,芝芝瞳孔猛缩,剑穿刺过胸膛。
      
      侍卫们也纷纷缓过神,将那刺客拿下。
      
      芝芝捂着心口,一口鲜血猛地吐出,她见自己满手血,身形不稳,竟直直倒下。
      
      江慕身形一僵,眼里满是复杂,他心里说出是何滋味,那舞女是他安排的,他这些日子,同婉婉的关系亲近不少。
      
      今日本想英雄救美一番,未曾想芝芝动作那般快,也不怕死,竟直直挡了剑。
      
      江慕有些动容,他不是不记得那两年与芝芝的点点滴滴,但他心中早已认定了江烟婉。
      
      他面色复杂道,“传太医,搭救丽贵人。”
      
      那小太监观察着江慕复杂神色,心底暗自高兴,这次芝芝以命相救,皇上就算再这么不喜芝芝,也会将她提到嫔妃。
      
      若皇上顾及旧情,封了芝芝四妃之一,哪怕芝芝再不得宠,那位分在那,他便能水涨船高。
      
      小太监这边算盘打得叮当响,未曾想那舞女被突然冲出的芝芝吓到了,那剑没衡量好位置,刺中了要害。
      
      芝芝面色苍白地躺在塌上,血止不住,芝芝费力地张着嘴,不停地道着,“各位大人救救本宫,本宫不想死。”
      
      可她已没了力气,声音微弱,旁人听不清,江烟婉垂眸,“丽贵人待表哥真是情深义重。”
      
      江慕看着那一盆盆鲜血,他眉头紧蹙,克制自己的焦灼的情绪,“丽贵人,如何了?”
      
      太医摇了摇头,叹气道,“丽贵人怕是不行了。”
      
      江慕眼里有着动容,心里觉得酸涩。
      
      江烟婉深吸了口气,“表哥,陪丽贵人说说话吧。”
      
      江慕垂下眼帘,眼底晦暗地塌入了内室。
      
      塌上的芝芝,面色苍白,头饰珠钗散落一地,她痛苦地哀嚎着,那姿态毫无美感可言。
      
      江慕眉眼松动,走到床前,安静地握住了芝芝的手。
      
      芝芝感受到手中的温热,她费力地睁开眼,竟瞧见了江慕。
      
      她努力笑了笑,声音微弱道了句,“皇上。”
      
      江慕眼帘垂着,他凑近芝芝,想听清她说些什么。
      
      芝芝有些恍然,这样不说话乖巧的江慕,像极了她欢喜的那个江慕。
      
      她眼里含着泪,想起了失忆的江慕,江慕皮肤白,她们成婚后,芝芝便想听江慕唤自己娘子。
      
      一向乖巧的江慕,低着头,一声不吭。
      
      芝芝只当害羞,虽有些失望但未强求,她刚要离去,江慕那清朗的声音道了句,“芝娘。”
      
      芝芝这次是真心实意笑了起来,她看向认真倾听他说话的江慕。
      
      如今她提何要求,江慕理应不会拒绝她了,她还想听着江慕唤她声芝娘。
      
      可她还是瞧见了这满殿的嫔妃,再怎么像也不是她的江慕。
      
      她凑近江慕耳边,小声道,“嫔妾不喜丽这封号,望皇上怜悯,能在嫔妾死后赐谥号慧,嫔妾愚笨,想来世聪明些。”
      
      芝芝说完这话,已用尽全身力气,她眼神涣散地看着江慕,等着他答应自己。
      
      芝芝并不是多欢喜这封号,而是这谥号只有贵妃,皇贵妃能赐。
      
      若是江慕应了,她便是慧贵妃,慧皇贵妃了,史书也能留名。
      
      芝芝看着江慕点头,他沉声道了句,“朕答应你。”
      
      芝芝心中石头这才落下,她一个贵人,竟能有机会成为贵妃,皇贵妃,真是上天眷顾。
      
      “日后嫔妾不再身边,皇上定要好好照顾自己。”语罢,芝芝闭上眼,她的气息渐渐微弱,手垂了下去。
      
      待何事都淡漠的江慕,竟眼眶红了,他蹉跎地走出了殿中,静默良久,疲惫道,“丽贵人为救朕而死,追封皇贵妃,赐谥号慧。”
      
      此话一出,那小太监懵了,他看着殿内面色苍白的芝芝,额上直冒冷汗。
      
      芝芝若死了,他们整个兰翠殿都得陪葬,到时还有何前程可言,只剩死路一条。
      
      小太监稳着情绪,咬紧牙关,忍痛将他们家祖传的救命丹药拿出。
      
      他们家世代学医,到了他父辈那被奸人所害,女的为娼,男的便像他般被阉割成了太监。
      
      他贪图荣华富贵,想有个光明前程,就是想有朝一日能为父亲平反,如今若是就这么死了……
      
      小太监斗胆站出,扑通跪地,一字一句道,“奴是陆院首后人,手里有陆家祖传的救人丸,小主如今还未咽气,尚有救。”
      
      江慕打量着小太监,思及陆家,当年为歼灭李氏一族,不少忠臣受此牵连,陆家便是其中之人,未曾想陆家竟还有后人留存。
      
      江慕低声道,“陆院首医术高超,朕信得过,若是能救活她,重重有赏。”
      
      小太监急忙从地下爬起,进了屋,他心里也没几分把握,念着阿弥陀佛求佛祖保佑她,保佑芝芝,叫芝芝能醒。
      
      这若醒,可不就是能位列妃位了。
      
      他们兰翠殿可就通通飞黄腾达了。
      
      或是芝芝不该死,那药丸入了芝芝的口,没半刻钟,芝芝便咳了起来,守在外面的太医纷纷进来给芝芝把着脉。
      
      竟有了微弱的脉相,太医们面色一惊,心中纷纷赞叹着陆家的医术,止不住惋惜。
      
      明眼人都看得出陆家是被奸人所害,唯一的后人如今还成太监,陆家能平凡可能性不大了。
      
      陆家就此没落,实属令人遗憾。
      
      芝芝再睁开眼见到江慕时,心中一惊,她本以为自己又遇上重生那档怪事了。
      
      直到她还瞧见了江烟婉,瞧见那害死她的小太监时,她才知晓自己竟没死。
      
      江慕握着她手,轻声道,“此次多亏了你们宫内这个小太监,他是陆家后人,拿着祖传仙丹救了一命。”
      
      芝芝笑意微凝,她紧盯着那小太监,那小太监不好意思笑了笑,“小主没事便好。”
      
      芝芝挑眉,她本可以去死,好享谥号慧皇贵妃,记载史书。
      
      或是安心等死不受那苦,当个太妃,芝芝恨得牙痒痒,她醒来还住着兰翠殿。
      
      想必江慕这没良心的,不会升她位分。
      
      江烟婉笑道,“皇上,惠妃妹妹刚醒没多久,咱们便别打扰惠妹妹修养了。 ”
      
      惠妃,江烟婉一叫,芝芝眸光微亮,她稳着激动情绪,困惑看向江慕,“惠妃?”
      
      江婉烟笑道,“妹妹救驾有功,入宫多年也是贤惠,当个四妃不为过,日后身子好了,便迁回宝华殿,那地养人。”
      
      芝芝眼含热泪道,“多谢皇上,皇后。”
      
      江慕二人未在多叨扰芝芝,芝芝待二人,脸上是止不住的笑,连带看着那小太监都顺眼多了。
      
      她笑着招手,“你叫什么名字?”
      
      小太监也是心中高兴,位列四妃,他日后行事也会方便些。
      
      他低声道着,“奴唤陆清。”
      
      “陆清,名字倒是好听。”芝芝夸赞道。
      
      陆清恭维地笑着,“小主喜欢就好。”
      
      芝芝笑着,“此番多亏了你,本宫宝华殿内还缺个掌事的大总管。”
      
      她顿了顿,看着陆清笑道,“你人聪明,还会些医术,做事也果断,好好效忠本宫。”
      
      “本宫有肉吃,你便能喝一日汤。”这位分连升三级,芝芝说不激动是假的。
      
      她这人没见过世面,自成了四妃后,各种金银珠宝,上好的布匹,内务府成箱成箱的送来。
      
      就连先前欺辱她的柔妃,眉嫔,如今见她都需毕恭毕敬福身行礼,道句,“请惠妃娘娘安。”
      
      “那些嫔妃也上赶着来巴结她,想为她效力。”
      
      芝芝打心底觉得痛快,觉得扬眉吐气。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