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姐姐嫁给病娇反派后

作者:二恰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6 章

      阿四回过神来,抬了抬手,让侍卫将地上之人给拖走。
      
      这浑身带血的人,是前日抓到想要偷窃世子公文的贼人,并非昨夜犯了错的小厮,那小厮方才已经从后门丢出去了。
      
      离府之前,阿四还给他结了月钱,想必能留下性命。
      
      世子性情暴戾,阴晴不定,今日也算是这小厮走运,世子的气都撒在世子妃的身上,无暇管他。
      
      阿四看着林梦秋远去的背影,有一句话来不及说出口,‘世子从不收来历不明的东西’,但东西都在这了,只得提着食盒返回了院子。
      
      书房内,沈彻早已收了信笺,再过几日便是千秋宴,也就是皇后的寿辰,他作为皇后的亲外甥,定是要准备贺礼,届时还要进宫贺寿。
      
      沈彻两年前在战场立下了赫赫战功,除了是南阳王世子外,还被御封镇西将军,是本朝最年轻的将军。
      
      出事之后,他不喜人多的场合,陛下便将宗人府大理寺内,审不了查不清的案子全都交于他,他的阴厉雷霆手段让所有人闻风丧胆,也招惹了不少的仇家。
      
      他就像是黑暗中的嗜血利刃,平日鲜少会出现在人前,也就是皇后有这般大的面子,能让他破例,他也绝不会让有心之人搅和了千秋宴。
      
      “爷,世子妃已经走了。”
      沈彻眼尾抬了抬,“哭了还是晕了?”
      
      想象着林梦秋可能有的神情,沈彻嗤笑了一声,她那般端着架子的贵女,一定未曾见过这般可怖的场景,光是想想都觉得有意思。
      
      早知道应该去瞧瞧,错过了一场好戏。
      
      阿四缩着脖子舔了舔下唇,“都,都没有……”
      
      “那便是疯了?若真如此经不住吓,倒也无趣。”他的指尖把玩着笔杆,脸上有几分的厌烦。
      
      可没想到,阿四又摇了摇头,“也,也没疯,世子妃瞧见那死人,既未哭也未晕,甚至还……还笑了。”
      
      咔擦一声,沈彻指间的笔杆应声断裂。
      
      声音阴郁的道:“将她所说的每个字,都说与我听。”
      
      阿四慌乱的跪下,不敢隐瞒,逐字逐句的将方才林梦秋的话复述了一遍,同样没忘了她的神态变化。
      
      而沈彻阴翳发寒的眼眸,则是盯着那碗已经没有热气的药汤,露出了些许古怪的神色。
      
      难言之疾?分辨不出色彩?
      这是把他当三岁孩童哄?
      
      “有趣。”沈彻嘴角带笑,眼神却是冰冷的,手指还在轻扣着桌案,那声音让人不寒而栗。
      
      世子这是生气了。
      
      阿四下意识的打了个哆嗦,在心中为世子妃捏了把汗,能让世子生气的人,大抵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真是可惜了这如花似玉的美人儿。
      
      -
      
      林梦秋带着绿拂一路不停地往回走,面上看着淡定一切如常,心跳却如鼓擂,方才她眼睛不眨的说着谎话时,心都快要跳到嗓子眼了。
      
      即便早已走出沈彻院子的范围,她也依旧紧绷着,片刻不敢松懈,就连步子也比往常要急促许多。
      
      还好身边的绿拂也吓得够呛,恨不得飞奔离开这危险之地,根本没有心思去在意林梦秋的仪态。
      
      走出后院的范围,再绕过花园,就又回到了熙春堂附近。
      
      绿拂扶着双腿发软的林梦秋放慢了脚步,暗暗地松了口气,轻轻地唤了声:“世子妃,咱们回去吧。”
      
      不知为何总有一种死里逃生的错觉。
      
      林梦秋也跟着长出一口气,再看绿拂时,竟生出了几分内疚和愧疚来。
      
      “吓着了吧?今日都是我不好,非要让你带我去,才撞上了这事,等会回去我让她们煎副安神的茶,你好好休息几日。”
      
      绿拂从小在王府后院长大,也见过不少腌臜事,胆子不算小,而且方才捂眼睛捂得及时,只看了一眼,这会已经缓过来了。
      
      见世子妃一副内疚自责的模样,有种莫名的暖意,她习惯了以主子为天的思想,别说只是带她去见世子,便是打骂都是主子一句话的事情。
      
      她从未想过有一日主子居然会向她致歉,尤其是世子妃的眼神澄澈认真,没有半句虚假的意思,顿时有种热血上涌的冲动,现在让她再回世子的院子,她也敢!
      
      “奴婢不怕,奴婢打小就胆子大,方才只是太过突然未适应,现在已经无事了。”
      
      见她脸色已经恢复了红润,林梦秋才放心下来,弯着眼浅浅的笑,“那你若是有不舒服,定要与我说。”
      
      绿拂用力的点头,心中更是下定决心要好好的伺候世子妃,又往前走了两步,她才想起刚刚世子妃说她有隐疾的事。
      
      世子妃如此完美优秀的人,患上这样的怪病,心中一定是难受极了。
      
      绿拂忍不住的出声安抚:“世子妃放心,您的病奴婢一定会保守秘密,不会让别人知道的。”
      
      “你信我?”
      
      这病是林梦秋之前在医书上瞧见的,名叫‘瞀視’,症状便是会分不清颜色,她也是一时情急,连她自己都觉得不可信……
      
      而绿拂却乖乖的点头,“世子妃不管说什么奴婢都信。”
      
      看着绿拂深信不疑的模样,林梦秋忍不住的叹气,要是沈彻也能有这么好骗那就好了。
      
      危机还未彻底解除,林梦秋也没心情逛院子,正打算顺着原路回自己的院子,就听到一个清朗的声音响起。
      
      “见过嫂嫂。”
      
      林梦秋抬头看去,只见一身墨绿色长袍的少年公子正迎面走来。
      
      还不等她思索这人是谁,身边的绿拂已经福身行礼,唤了声:“二少爷。”
      
      是二公子沈少仪,认亲时见过的周香筎便是他的妻子,不得不说,即便是庶出,他的五官也有几分神似沈彻,只是眉目间少了沈彻的傲骨,看着有几分阴柔。
      
      但也称得上是容貌出众,尤其是他的那双桃花眼格外出挑。
      
      关于沈彻的两个弟弟,她前世并未有太多的记忆,只是记得沈少仪的生母早逝,既然是沈彻的弟弟,她理应客气些。
      
      “二弟。”
      “香筎回来同我说,嫂嫂美若天仙,便是京中第一美人也不及嫂嫂分毫,我还当她是说笑,如今一见才知此言不虚。”
      
      林梦秋还有个胞弟比她小一岁,小的时候两人关系很好,时常玩在一块,弟弟也喜欢黏在她身边。
      
      直到他去了书院读书,两人一年也见不到几面,这才慢慢疏远了。
      
      除了这个弟弟外,她鲜少与男子接触,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总觉得沈少仪看她的眼神太过炽热轻挑,让她有些不自在,而且用这样的话夸嫂子是不是不太合适?
      
      若是旁人她肯定转身就走了,但这是沈彻的弟弟,只能客气带着疏离的同他说话。
      
      “弟妹才是灵动可人,二弟好福气。”
      “香筎确实很好,就是被我宠的有些娇气,她说很是喜欢嫂嫂,以后若是扰了嫂嫂清净,我先替她赔个不是。”
      
      说到周香筎,沈少仪的眼里带着温柔和缱绻,想必是很喜欢这个妻子,林梦秋暗暗松了口气,方才一定是她太过敏感误会了二弟。
      
      “不会,我也很喜欢弟妹。我初来府上,也没个能说话的人,正想让弟妹多来找我玩,就怕弟妹会嫌我沉闷无趣。”
      
      “那我回去和香筎说,她定是高兴的很。嫂嫂这是从大哥那边过来吗?听闻大哥染了风寒,我也正想前去探望,不知大哥的身子可是好些了。”
      
      沈少仪自然而然的将话题带到了沈彻的身上,陪着林梦秋往她的院子走。
      
      呵呵,她倒是也想知道他的病情如何,这不是见不着人嘛。
      
      林梦秋当然不会直说,只能含糊的一笔带过,等到了她的院外,沈少仪就自然的停下了脚步。
      
      “嫂嫂今日定是有很多事要忙,等嫂嫂空闲了,我再带着香筎来讨杯茶喝。”
      
      有礼有节说话又风趣幽默,最重要的是一张与沈彻相似的脸,让林梦秋打消了之前对他的坏印象。
      
      “好,那我可就等着你们了,二弟慢走。”
      
      等沈少仪走后,林梦秋才带着绿拂回了院子。
      
      昨日和今日都未曾有时间细细逛过,这会空了,便前后的转了一圈。
      
      这是世子的院子,自然宽敞又别致。因着是在王府中轴线的东侧,林梦秋私下给它取名‘东小院’。
      
      内宅宽阔,庭院里还种着很多花木,初春时节处处透着生机。
      
      “两侧闲置的地方打算如何处理?”林梦秋说的是庭院两侧略显空白的部分。
      
      “原本种了两棵樟树,但夫人说不吉利便移了,如今还空着呢,世子妃可有喜欢的?”林梦秋刚回院子,管事妈妈就匆匆赶来,讨好的跟着她仔细的介绍。
      
      林梦秋的小院里种着两棵石榴树,到了秋日便能吃上香甜的果子,她思及此淡笑着道:“那便种上两棵石榴树吧。”
      
      这方小院便是她接下来要生活的地方。
      也是有沈彻的新家,一想到这,便让林梦秋的心中一片柔软。
      
      管事妈妈姓刘,是王府中的老人,原先是伺候老太妃的,见了林梦秋恭敬的行礼,听闻她要种石榴树忙奉承着说好。
      
      石榴寓意多子多福,瞧瞧,咱们的世子妃这是想要为世子开枝散叶呢。
      
      “老奴这便去吩咐下人,这两日便给种上,世子妃再逛逛,可还有什么需要添置的,老奴一并去办。”
      
      之后刘妈妈便将院子里的下人都召集在一块,让林梦秋认认人,又挑了两个规矩懂事的,跟着绿拂进内屋伺候。
      
      等一切都安排妥当后,天也黑了下来。
      
      用晚膳时,老太妃还特意让厨房送了菜来,说是吃着好,想让她也尝尝,明眼人都知道这是老太妃喜欢这位新世子妃呢,便更是小心伺候不敢怠慢了她。
      
      晚膳后林梦秋没急着洗漱更衣,而是让绿拂在书房准备了笔墨。
      
      从十二岁后,她每日睡前都会偷偷的用纸笔记录下每日发生的事。
      
      起初是为了警醒自己提防周围的人,也怕自己随着年岁忘了曾经发生的事,到后来就养成了习惯,每日都要写。
      
      重生后每日都过得心惊胆战,根本没有时间去写,正好今日寻了本新的簿子,便重新开始记录。
      
      翻开第一页,林梦秋郑重的落笔。
      
      三月十三晴
      
      昨日见到了夫君,心中欢喜不已,可惜夫君好像不太喜欢我。
      不过没关系,我会努力不让夫君讨厌的。
      对了,合卺酒很好喝,要是能和夫君一起喝,那就更好了,期待以后能有机会补回来。
      
      今日见了老太妃,很是慈祥温柔,不愧是夫君的祖母,以后我也会孝顺祖母。还见到了陈氏,这人瞧着便不简单,我绝不会让她有机会伤害夫君的。
      另外,夫君病了,好心疼,居然还有人这个时候惹他生气,真想替夫君多踹他两脚,我要早日熟悉这里,这样才能更好的保护夫君!
      
      写完后,林梦秋便将簿子锁进了匣子内藏好,这才安心的入睡。
      明日定是更好的一天。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秋妹的日记上线!划重点,记住这酒,早晚有一天会让彻哥求着补回来的。
    (发现很多人重点错了,秋妹的演技不好,但重点不是演技啊,是装的越多,早晚谎言就会瞒不住,等揭开算账的时候就越有趣,我闭嘴不剧透啦)
    继续发红包哈~爱你们么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