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姐姐嫁给病娇反派后

作者:二恰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5 章

      林梦秋走后,陈氏还留在屋内侍奉老太妃。
      她捧了本戏文靠坐在塌边,轻声细语的读给老太妃听。
      
      老太妃闭着眼听了两段就挥手喊了停,“彻儿昨夜还是歇在书房的?”
      
      陈氏从榻上站起,微低着脑袋没有回话,而是身旁的王妈妈上前小声道:“世子戌时去过新房,但没待多久又回去了,今早世子妃房里的丫鬟把元帕送来了。”
      
      说着就有小丫鬟把锦盒递上来,老太妃明知不可能,但还是期待的看了一眼,等看到洁净如新的元帕才失望的叹气,“罢了,这事也急不得,终究要彻儿愿意才行。”
      
      “老奴瞧着世子妃是个好的,不仅容貌万里挑一,脾气也是难得的温婉,世子这是还不了解呢,等多相处几日,定是会喜欢的。”
      
      提到林梦秋,老太妃满意的笑着点头,昨夜她受伤的事自以为瞒的很好,可当时屋内动静这般大,又取了膏药,哪里能瞒得住她。
      
      老太妃一夜睡不好,生怕刚嫁进来的新娘子就要闹着回家,没想到林梦秋不仅没声张,还把伤口藏了起来,这是不想被人知道沈彻伤了她。
      
      不管是她自己不想丢面子,还是不愿意再添沈彻的恶名,都足够让老太妃欣喜的。
      
      “我也瞧着是个好的,比前头几个安分懂事,我这会还吊着一口气,能照看着彻儿,只盼着我闭眼了,彻儿身边能有个真心待他的人。”
      
      “母亲又说胡话了,您定会长命百岁,将来南阳王府的小曾孙还等着您来宠呢。”
      
      老太妃拍了拍她的手背,“你也不必对彻儿的事如此避讳,不管怎么说,这次也是你给彻儿寻了门好亲事。”
      
      “儿媳也盼着世子能和世子妃和和美美。”
      
      陈氏面上带着温和的笑,袖子下另一只手的指甲却深入掌心,事情好似和她想象中的有些不一样。
      
      *
      
      南阳王府比林家大得多,而且这是圣上御赐的宅邸,与京中其他的庭院皆有不同,采用的是江南园林的布景。
      
      以亭台轩榭的错落配以假山池沼,再用花墙长廊来加深层次,漫步在这后院间让林梦秋仿佛回到了苏州。
      
      不得不说,十二岁之前是她最天真快活的日子,可她欢喜却并不留恋,因为十二岁那年,让她遇见了沈彻。
      
      沈彻是她此生唯一的光和信仰。
      
      没过多久,绿拂停下了脚步,林梦秋看见了院落的轮廓,此处应是王府最深的角落,周围格外的僻静,即便是来往的下人也都是低着头缩着脖子。
      
      风吹过竹林响起沙沙的声响,就连绿拂也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半步。
      
      “世子妃,咱们要不还是回去吧,世子不喜欢有人打扰他。”
      
      林梦秋心里也有些发憷,但一想到他病了,就想来见他,前世碍着身份,现在好不容易可以光明正大的见他,她压不住心中的念想。
      
      而且来之前,她让绿拂带她去了趟厨房。
      
      出事后她体虚多病,便在房中装受了惊不敢出门,自然也不能读书写字或是针线女红,闲着无事便日日翻看药方和医书。
      
      久病成医,还真叫她摸出些许心得来,风寒也是她往日时常得的,虽是小症,但若是拖着早晚会成大疾。
      
      她亲自盯着下人,从抓药到煎药再到药碗放进食盒内,一步不落。
      
      “我想试试,若是世子实在不愿意见我,能让我把药送进去也好,我只想知道他没事。”
      
      林梦秋说的动情,绿拂被她诚挚的眼神所打败,咬着牙同意了,没人能拒绝的了这样的眼神。
      
      林梦秋没让其他下人跟着,就他们两人到了院子门口,刚要往里,就有人伸手将她们拦下。
      
      守门的侍卫身穿盔甲手握利刃,也不说话,就黑着脸瞪着她们,浑身上下透着寒意。
      
      本朝有规矩王公贵族也不可私下手握重兵,唯独沈彻因着在战场受伤,陛下特许他可破例,他的手下有支亲卫军,都是同他上过战场的铁血战士。
      
      这些侍卫虽然冷冰冰不苟言笑,但林梦秋却不觉得害怕,他们身上透着和沈彻相似的气息。
      
      “这位大人,烦请通禀世子一声,就说是世子妃前来探望。”
      
      绿拂好不容易鼓足了勇气,可那侍卫丝毫未动,浑然未将这位世子妃放在眼里。
      
      林梦秋像是没感觉到自己被轻视,依旧是带着温和的浅笑,一副大家闺秀得体大度的样子,“没事,我们在这外面等一等吧。”
      
      以沈彻的行事作风,他的地盘便是多了只鸟雀他都能了如指掌,更何况是两个大活人,故而不必她说,也定会有人去传消息,她要做的就是耐心的等。
      
      院内,阿四从侍卫口中知道了林梦秋来的消息,脸色有些古怪。
      
      他昨夜就在新房外等着世子,自然从动静里知道世子动了手,而且世子回院子后心情很差,为此还罚了人,不管怎么想都和这位世子妃脱不开干系。
      
      阿四原以为,这位世子妃吃了教训应该会安分段时日,谁能想到今日就找上门了。
      
      “爷,世子妃来了,就在院外,说是想要探望您。”
      
      沈彻翻看着手中的信笺,袁成是亲卫军的领队,也是他最得力的亲信,一早便将关于林梦媛的消息都送了过来。
      
      ‘林梦媛年十七,五岁开蒙七岁由教养嬷嬷教之礼数规矩。’
      
      一般大户人家才能请到放出宫的嬷嬷,林家为了教养这个女儿倒是花了不少心思。
      
      既然陈蓉替他选了这么一门好亲事,他自然不能辜负了这位继母的好意。
      
      听到阿四的话,他的眼睛正好瞥到了信笺的最后,‘性格柔弱怕血。’
      
      想起昨夜那女子的模样,沈彻的眼里就闪过一丝的戏谑。
      
      他已经警告过她,让她不要试图动什么心思,既然她不听警告,那便让她多长长记性。
      
      “你方才去后院了。”沈彻好似没听见林梦秋来的话,反而提起了其他事。
      
      这却让阿四浑身发颤的瞬间跪下,“爷,奴才擅作主张还请爷处罚。”
      
      阿四是个心软的,平日沈彻罚了人,若不是罪大恶极者他都会私下关照一二,能不死就少死几个,也能让自家爷名声好些。
      
      他总以为自己做的神不知鬼不觉,不会被沈彻发现,昨夜准备草药的小童被打,他也私下去看了,方才又送了药,一听后院他瞬间就明白过来了。
      
      竟然被世子知道了。
      不,或许,世子一直都知道,只是懒得去揭穿他。
      
      世子的规矩一向都是求情者,共罚,包庇者,同罪。
      
      尤其他还是世子的贴身侍从,他带头不守规矩,简直就是在打沈彻的脸。
      
      明明是初春,阿四却感觉到汗不停地往下滴,很快就后背全湿,他的额头贴着地面,整个人几乎趴在地上,也不敢求饶半句。
      
      屋内静谧无声,过了许久才听到上首之人淡淡的道:“若还有下次,便自行去阿袁处领罚,现在先去将那人处置了。”
      
      “是。”
      
      林梦秋安静的站在院外,一身红色的衣裙衬得她身姿纤细柔美,在这松竹之间远远瞧着就像是红艳的杜鹃,美的如同一幅画。
      
      等了约莫一刻钟,才听到里面传来了脚步声。
      
      林梦秋以为是有好消息了,原本平静的杏眼瞬间亮了起来,好似有星辰点点落在她的眼眸,她满怀期待的往院门看去。
      
      确实是有人出来了,领头的是阿四,后面跟着两个黑衣侍卫,他们好似在拖着什么东西,从地面上拖动时发出狰狞的声音。
      
      等出了院门,林梦秋才看清楚,侍卫手里拖着的根本不是东西,而是一个人。
      
      被拖动之人脸朝下,浑身都是血,尤其是下半/身,被拖过时还留下了血痕。
      
      林梦秋顿时愣住了,亮晶晶的双眼顿时蒙上了迷雾,而她身后的绿拂则是吓傻了。
      
      手指紧紧的攥着林梦秋的手腕,整个人都在发颤,甚至她身上的害怕通过手指传到了林梦秋的身上。
      
      看到血肉模糊的人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阿四看到了她们,居然朝着她们走了过来,连同身后拖着的人。
      
      还未走近,绿拂就已经侧过身捂着嘴巴不敢看了,她怕再看就会吐出来。
      
      死人了,世子又打死人了。
      
      听见别人说和自己看到是完全不同的,好可怕,她不行了,她快喘不过气,她也要死了。
      
      好在阿四在离三四步远的地方停下了脚步,恭敬的行了个礼,“奴才见过世子妃。”
      
      林梦秋反应并没有绿拂那么大,她淡淡的露了个笑,温和的让阿四免礼。
      
      她见过的杀戮和鲜血比这要可怖的多。
      
      当年她是亲眼看着,那些朝夕相伴的人,在自己眼前被杀,鲜血充溢着她的眼,甚至有一段时间她每日梦中都是血红一片。
      
      她是九死一生,从炼狱返回人间的,她根本就不怕这些。
      
      而且就算世人都说沈彻嗜杀暴虐,她的心里也认定,沈彻绝不会滥杀无辜,她相信他,不然前世也不会在腿受伤后再次救了她。
      
      故而看到那尸体时,林梦秋的第一反应是心疼,沈彻还在生病,若非此人犯下大错,他何至于此。
      
      若是她能在他身边那就好了,林梦秋忍不住的想。
      
      阿四此刻也有些懵,他的任务是拖着此人故意来世子妃面前转一圈,吓唬吓唬这身娇体柔的娇小姐。
      
      方才见着这尸体时,饶是见过不少死人的他都抽冷气,可世子妃怎么看着一点都不害怕?
      
      甚至双眼亮亮的,看着有些心疼……?
      
      阿四咳了一声,林梦秋才猛地想起,她现在不是林梦秋,而是她的好姐姐林梦媛。
      
      林梦媛可是从小被呵护着长大的,别说是见着死人看到血光,宋氏根本不舍得让她留下一点疤痕,便是磕着绊着都没有过,若此刻是她,应该和绿拂的反应一样才对。
      
      现在装害怕,是不是已经来不及了?
      
      面对阿四探究的目光,林梦秋都快急死了,恨不得立马哭出来,哭了好歹还能勉强忽悠过去。
      
      可她越是紧张反而越是哭不出,怎么办?这才第二日,难道她又要露馅了!
      
      被逼无奈,她只能硬着头皮扯着假笑,看向地上的人问道,“这是怎么了?”
      
      “哦,也没什么,就是这小子不长眼惹怒了世子,世子妃莫怕,小的这就将人拖出去喂狗。”
      
      林梦秋继续保持着淡定的笑,就连身后的绿拂都惊了,这么一个大血人,世子妃居然都不怕,还能笑盈盈的,真乃神人也!
      
      阿四好奇极了,忍不住问道:“世子妃,您不怕吗?”
      
      林梦秋疑惑的看他,“怕什么呀?”
      
      “那个,那个人……他受了好重的伤,都,都是血,您不怕吗?”绿拂颤颤巍巍的在她身后轻声提醒道。
      
      阿四探究的目光跟着落在林梦秋的身上,世子妃好像与传闻中恬静柔美的传闻有些出入。
      
      就在阿四疑惑之时,便见林梦秋原本淡定的脸上升起了几分迷茫,而后诧异的盯着那具尸体看了一眼,最后瞪大了眼,捂住了唇退后了半步。
      
      “我,我……”林梦秋的脸色瞬间惨白无血色,一副有难言之隐的样子。
      
      阿四要回去交差,自然没这么容易放过她,上前一步逼问道:“世子妃这是怎么了?”
      
      林梦秋双眼湿漉漉的,双手发颤的捂着唇瓣,犹豫许久后,像是下了什么重大的决定,才低喃着道:“我有个难言之疾,除母亲外无人知晓,我从小便对颜色不太敏感,尤其是分不太清红色,时常会看做是深灰色……”
      
      说着说着眼睛就更红了,美人垂泪好不可怜。
      
      “还请,还请这位小哥能为我保密,千万别将我这病告诉世子,我怕世子会嫌我。这是小厨房给世子熬得去风寒的药汤,也劳烦小哥替我转交给世子。”
      
      大约是觉得自己人前失态,赶紧的拿了帕子掩面侧过脸,一副深闺小女子被人知道了私密的羞耻模样。
      
      便是阿四也于心不忍的点头,“世子妃放心,奴才定会替您保守秘密。”
      
      林梦秋这才松了口气,塞了他一个荷包,才由绿拂搀扶着转身离开了院子。
      
      留下阿四提着食盒,整个人还有些懵。
      等等,她刚刚说什么?难言之疾?分不清红和绿?这都是啥跟啥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秋妹的精彩发言又来了,不好意思我色盲,这个演技给打几分?
    (要互动对手戏的别急哈,剧情要走一走的,我后面有连着好几张的两人对手戏,可以期待一下我们秋妹的神操作呀)
    谢谢宝宝们的喜欢,你留言我收藏,彻哥才能早日抱得美人归!继续发红包喔。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