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浓情

作者:轻黯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5

      这个场景似曾相识。

      高三那年去上体育课,许意浓跟女同学们在前面走,突然身后有人喊。
      “浓哥。”
      她回头,是王骁歧。
      “干嘛?歧妹。”

      自她在暑期集训的时候从尖叫的女生堆里冲锋陷阵,直接拿鞋拍死一只大蟑螂,王骁歧就开始叫她浓哥。
      她当然也不甘示弱回击,“哎,歧妹。”
      “……”
      一来二去,两人就这么杠上了。

      “帮我拿下外套。”王骁歧悠哉悠哉地走到她身边,那双眸透着桀骜,黑色的篮球服非不显肤色暗沉反倒衬出白净少年的风发意气。
      但是许意浓凭什么要帮他拿衣服,她侧仰着头,看到他棱角分明的下巴,她没好气质问,“你自己没手啊?”

      “班长!就等你了!快来啊!”不远处的篮球场传来男同学们对王骁歧的呼唤。

      下一秒王骁歧直接把外套盖在了许意浓头上,“听到没有,手要去打球。”
      许意浓全身立刻笼罩上了一股男生特有的气息,它如风清冽,又似水澄澈,竟没有什么汗味。
      等她拽下衣服把自己脑袋露出来的时候,哪里还有什么王骁歧的身影。

      去操场的路上也有很多其他班的学生,不少女生在朝她这里看,嘴里嘀嘀咕咕的,更有甚者拉住她一个女同学,“你们班王骁歧跟许意浓不会在那啥吧?”
      同学一脸懵,“哪啥?”
      那女生举起自己的两只大拇指紧紧凑在一起,再将指心一按,“就这样啊。”
      同班同学仰头一笑,连连摆手,“不会不会,他俩两天一拌嘴,三天一打闹,做兄弟还差不多。”
      其他班的女生如释重负,这才松了一口气,目光齐齐再齐齐投向操场。
      正逢王骁歧投了个三分球,他跟传球的男同学伸手碰了个拳,然后下场接过别人递来的矿泉水,在炎炎烈日下拧开,他抬手的同时仰头,唇似乎都没碰到瓶口,直接灌入嘴里,凸起的喉结随之滚动。
      “少年英姿,怎及他正茂风华啊。”
      女生堆里不知道谁应景地冒出这么一句……

      许意浓披着西装,双手紧攥着前襟,很快有淡淡的烟草味钻进鼻腔,脑海里的画面仿佛已过去经年之久。

      后来她没找到那女同事也不知道保洁室在哪儿,加上披着个男士西服到处晃太过招摇,她先回了办公室,赶紧从包中找出一枚胸针别在了衣领,这样衣服就跟之前无异了,她又站起来在偌大的办公室寻视了一下,仍一无所获,最后只得找左畅简单地说了一下刚才茶水间掉耳机的事,大致形容了一下当时那女孩的外貌试图找些线索。
      可左畅想了会儿也没能确定是谁,“只能排除她不是乙方的,因为乙方全是男人,但这一层很多部门,要找的话还有点困难。”
      “我就想跟她说声谢谢,麻烦她帮我去找阿姨了,其实等阿姨来办公室清理垃圾桶的时候再找她借扫帚也是一样的。”正式上班第一天就发生这个小插曲,人家名字还不知道,许意浓挺过意不去的。
      左畅觉得这新领导是初看一副高冷样,接触后不仅柔和还挺有人情味,便安慰道,“在同一层的话总会有机会再碰到的。”

      许意浓点头,视线无意扫到那件被她脱放在办公桌的西服上,几道明显的褶皱残留在背部与袖口处,她又看左畅,“小左,你身边有没用的购物袋吗?”
      “有的。”
      “能给我一个吗?”
      “哦好。”左畅从自己办公桌抽屉翻了翻拿出一个给她。
      许意浓接过把那西装叠好装了进去,之后又投入了工作,直到保洁阿姨来给他们清理垃圾桶,许意浓刚要向她提借扫帚的事,阿姨却先走到她座位旁问,“许意浓?”
      许意浓先一滞,后应,“我是。”
      “这是你的吧,下次小心点,那机器下面都是灰多脏啊,我给你擦过了,你自己再擦擦。”阿姨边说边伸手往她桌上放下一个东西,正是她掉落的那只耳机。
      许意浓拿起仔细看看,真的是她的耳机,忙问,“阿姨您怎么知道是我的?”
      阿姨正在闷头给她倒垃圾桶,“有人来找我的。”

      ——“我去找阿姨。”
      看来那女孩是找到了阿姨。

      “那阿姨您知道她是哪个部门的吗?”许意浓追问。
      阿姨给垃圾桶套好新的垃圾袋,“这我就不清楚了,我才来没多久,这里人还没认全呢。”
      许意浓摸着耳机哦了一声,“谢谢您啊阿姨。”
      “没事儿。”
      许意浓拿纸又把耳机孔擦拭了一下,觉得自己运气还不错,刚到新公司就遇上个乐于助人的姑娘,下次碰到一定要跟人好好说声谢谢。

      #
      今天简直是她人生中的高光时刻,上班是纪昱恒亲自送的,下班又是他的宝贝疙瘩表嫂开车来接,她许意浓何德何能啊。
      到逐影门口的时候涂筱柠的车已经打着双闪停靠在马路边了,纪乐愉小朋友从开着的车窗里朝她挥动小手,“姑姑!”
      后面还有车,许意浓快步过去,打开副驾驶车门探身跨进,动作可谓一气呵成。
      “下班高峰期很堵吧?她向后倾身伸手揉揉安全座椅里侄女的头问涂筱柠。
      涂筱柠边看后视镜边重新发动车,“还好的。”

      “明天开始我可以自己坐地铁上班,我已经查过路线了。”许意浓实在不好意思再麻烦表嫂,她蹭吃蹭住还蹭接送,情何以堪。
      “这里到最近的地铁站还要走一段路吧?”涂筱柠打着方向盘又说,“你哥其实平常不怎么自己开车的,他行里给他配了公车接送,你以后可以开他车上班。”
      她表嫂敢说许意浓却没敢答应,她忙实诚地摇摇手,“我才回来,很久没在国内开车了,这日本的驾驶座和交通靠的方向行驶都是反的,我还得适应一阵呢,可别到时候一不留神开错了把他的爱驹碰了哪儿,我赔不起啊。”
      涂筱柠笑了,“车嘛多开几回就熟稔了,就算是老司机也有刮噌的时候啊,晚上我就跟你哥说。”
      但是表嫂热情依旧,许意浓继续推辞,“真不用的啊嫂子。”
      “你中午去逛街了?”正好涂筱柠又从后视镜里看到了她手边放的购物袋,就此岔开了话题。
      “嗯?”许意浓低头看了看说,“没,是向同事借了袋子放的工作服。”

      涂筱柠哦了一声继续往前开,只是前面又堵上了,车没走几步就停下,又跟坐在后座上的纪乐愉玩了会儿她才在副驾驶坐好,一只手里还拿着那只耳机来回摆弄,她把耳堵上的橡胶皮扒拉开再按进去又拉出来按进去,同时百无聊赖地看着车窗外,无意瞥见路边似站着个人影,等仔细望去却又空无一人,前后仍然堵得水泄不通,时不时传来几声急躁的鸣笛,许意浓收回视线继续低头扒扯耳机,蓦然觉得这座喧嚣的城市已恍如隔世。

      晚上阿姨有事请假,纪昱恒又有应酬,所以晚饭是许意浓做的,涂筱柠在她边上打着下手,看着既佩服又惭愧,“你说你,明明是客人还让你做饭。”
      “不会啊,是我在这儿白吃白住。”许意浓用勺子从锅里捞出一点煮开的罗宋汤,她先用手扇了扇,等凉却了些递送到涂筱柠唇边,“嫂子,你尝尝。”
      涂筱柠抿了一口,赞不绝口,“很好喝!”
      许意浓指指冰箱,“我看牛肉,番茄,土豆什么的都有,就想到做这个汤了,也不知道你们喜不喜欢。”
      “喜欢啊,乐乐就喜欢吃酸甜开胃的。”涂筱柠忍不住凑过去看看,一阵香味扑鼻而来,“色香味俱全,看着就有食欲。”又看她在打鸡蛋搅拌,便问,“还要做什么菜吗?”
      许意浓点头,“做一道我的拿手炒饭,番茄蛋炒饭。”
      涂筱柠一听笑了,“为什么不直接番茄炒蛋盖浇呢?”
      许意浓只说,“炒饭更香,我做得很好吃的。”

      听她这么说涂筱柠也挺期待,看她熟练忙活的样子,问,“你在日本也经常自己下厨吗?”
      许意浓将火适当调小了些继续搅拌鸡蛋,点点头,“日本的公司不管饭,东京物价也不低,总不能天天出去吃,我就自己在宿舍里做便当带过去。”说着她又不以为意地耸耸肩,“不过并不经常,懒的时候也会直接牛肉酱拌饭,再加个开袋即食的蟹肉|棒随便凑合一顿,能饱就成。”
      涂筱柠也低头继续干活,她边切菜边说,“现在回家了,以后啊,你就不再是一个人了。”
      许意浓手中的动作微微一顿,她回眸,看到灯光下表嫂系着围裙低头切东西的样子温婉又认真,有碎发垂到了额前挡住了视线,她甩了几次无果后就放弃了,直到许意浓伸手把她将那缕头发捋到了耳后。
      涂筱柠抬头,姑嫂俩相视,之后默契一笑,锅里的烫还在“咕噜咕噜”冒着小泡,伴随着碗筷的碰撞声,热气腾腾升起,再无声蔓延在整间厨房,暖人心脾。

      这顿饭虽然只有她们三个女同志,却吃得异常开心满足,尤其纪乐愉小朋友对许意浓的番茄蛋炒饭赞不绝口,嚷嚷着要姑姑天天做给她吃。
      涂筱柠发现许意浓做的每道菜里都有番茄,好奇一问,“你是喜欢吃番茄吗?”
      已经在跟乐乐玩起来的许意浓抬头对她笑了笑,“对啊,我很喜欢。”
      于是涂筱柠默默在心中记上一笔,准备以后叮嘱阿姨买菜的时候多买些番茄。

      光盘行动后许意浓起身端碗要去洗被涂筱柠拦下了,最后只得陪乐乐玩了会儿,突然她伸手拉拉侄女的小羊角辫,“乐乐啊,你家挂烫机在哪里?”
      小乐乐正半趴在茶几上摆弄乐高,她想了想,“是妈妈经常帮爸爸烫衣服的那个长得跟吸尘器好像的东西吗?”
      许意浓觉得她太可爱了,又揉揉她脸,“对。”
      乐乐小手一抬一指,“在衣帽间。”

      “诶?挂烫机呢?”等涂筱柠哄完乐乐睡觉,习惯性地去衣帽间给纪昱恒熨烫第二天要穿的衬衫,却发现挂烫机不见了。
      她又去阳台找,一定是被自己忘那儿了,刚走出来就听到开门声,一瞧,是纪昱恒回来了。
      “回来了啊。”她先走过去接过他臂间的西服。
      “乐乐睡了?”纪昱恒松开领带。
      涂筱柠嗯了一声伸手去帮他解,“刚睡,睡前还在念叨爸爸没回来。”他身上的酒气渐渐散来,一闻就知道喝不少,她踮脚解领带的动作又吃力,就忍不住嘀咕,“长得高也不会低个头,不知道人家个矮手抬着会酸呐。”
      纪昱恒知道她是在借题发挥,低头凑过来,“那这样?”
      涂筱柠被他带着在往后退,“哎,你别动。”
      他却还在往她身上贴,这次是低到鼻间相对了,“这样?”
      涂筱柠双手抵住他胸口,嘴上嫌弃,“一身酒味别蹭我,我可洗好……”还没说完已经被他腾空抱起。
      头顶的灯光落在他微仰的脸庞,眸中映射着层层叠叠的亮点,英俊得依旧摄她魂,唇角是他温柔的笑意。
      就这样换成了他仰头她低头了,他嗓音还带着酒后的暗哑,“这样呢?”

      许意浓发誓,她是真的口渴了想去厨房找水喝的,谁知道就撞上了那一幕。
      她表嫂香肩半露地被她哥困锁在怀里接吻,她哥也好不到哪儿去,衬衫领口松垮着,领带掉落在他们脚边,还被来回踩踏着。
      许意浓受到了强烈的视觉冲击,第一反应就是滚回房间,却做贼心虚撞到了茶几,这一撞声响不小,她疼得弯腰捂腿,也成功打破了她哥嫂夫妻恩爱的画面。

      纪昱恒一边挨着涂筱柠的打一边把西装罩在她身上裹紧,然后靠过去看许意浓。
      “你,怎么样?”
      许意浓都不敢回头看她哥,蹲在那儿直摇手,“没事没事。”
      纪昱恒伸手拉她,“能不能站?”
      “能的能的。”许意浓无法直视她哥,自己站起来后气氛有些尴尬。
      纪昱恒清了清喉先找了个话题,“明天你早起跟我去熟悉一下车。”

      纳尼?
      许意浓以为自己听错了,没想到嫂子真的跟他说了车子的事,想转身却不敢,仍保持背对他的姿势,“Duck不必啊哥哥!我可以坐地铁的。”
      “总有要开车的时候,我跟你嫂子都没空的时候你也能去接乐乐放学。”
      好吧这个理由许意浓还真无法拒绝,而且现在这情形也不适合讨论这个,她嘴上说着“知道了知道了。”趁腿没那么疼了赶紧溜回了房。
      “砰——”一声关上了门,不再做超大瓦的灯泡。

      纪昱恒再回去搂老婆的时候被她狠狠蹂|躏着脸,“都是你都是你。”
      纪昱恒脸都被她揉红了,他扼住她那双不安分的手,“你这打人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
      “谁让你总是那么讨厌!”
      纪昱恒低首瞧她,“谁讨厌?”
      “你讨厌。”
      他一把将她打横抱起也不反驳,“嗯,我讨厌。”

      “砰——”直到他们的房间也紧闭上,隔了会儿许意浓的房门再次打开一条缝,确定没人在外面后她才松了一口气重新走了出来……

      翌日一早,许意浓真被纪昱恒抓到楼下开启了练车生涯,许久没碰车真的生疏很多,她一上车系好安全带都忘了挂行驶档就开始踩油门,见车不动她又加大了力道。
      油门瞬间空转,“嗡嗡”作响,坐在副驾驶座的纪昱恒看了她一眼,“踩这么大劲车跟你有仇?”
      “它不动啊。”
      “你忘了挂挡。”

      许意浓窘然,赶紧挂挡,在纪昱恒的指导下好不容易把车开出去了,眼瞅着迎面驶来一辆车,她一紧张来了个急刹车。
      即使系着安全带纪昱恒也因为惯性身子猛地前倾了一下,他一开始没作声,但在第n次被甩出去后他终于开了口,“行了,今天就练到这里,下车,我们换位置。”
      许意浓才刚找到一点感觉,“啊?不练了吗?”
      “嗯。”
      “那明天呢?”
      “明天再说,一会儿送你去地铁站。”
      “哦。”
      大概是先前被她甩太多次了,下车的时候许意浓看到纪昱恒那欲怒又止的样子,强憋着差点没笑出声。

      #
      逐影——
      这天仍是王骁歧提前半小时到的乙方办公室,驻派到这儿的三年里他都是风雨无阻,无一例外的准时,只是今天面甲方办公室灯居然罕见地在他到之前就亮了。
      他打开灯走到自己办公桌前才发现位置上多了一个纸质购物袋,里面是被叠工整的西服,还有一瓶乌龙茶。他拿出西服随手摊开,衣身上已经干净平整得再没有一丝褶皱的痕迹,再拿出那瓶乌龙茶,瓶身上贴着一个便利签,上面写着“不谢“两个大字,字迹工整很显大气却也拽得飞起。
      他朝对面亮堂的办公室里投去一眼,再抬手用指腹在那字上轻轻一碰,笔锋处堆积的水墨迅即晕开,在他皮肤残留下黑色的污点。
      笔迹尚未干透,显而易见,这落笔尚未多久,人应该才走。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双更,爱我就请多留言靴靴~
    By the way,我拿出了A童靴下半年的零花钱发红包子,感谢A童靴对我写作事业的倾力赞助,诶嘿嘿~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