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浓情

作者:轻黯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6

      再见到那女孩是在之后的部门大型例会上,她坐在BOM八组的区域,靠着会议室的门,许意浓一进去就跟她打了个照面,她先颔首一笑,女孩也回之一笑。
      逐影男女比例失调,BOM组女性本来就不多,尤其主管工程师以上级别,在许意浓来之前八组的主管是整个BOM组唯一的女组长,她手拿资料叠腿而坐,在看到许意浓进来的一系举动后,下意识地回头看了自己组员一眼,女孩立刻收起笑低头打开手中的笔记本。

      许意浓是第一次参加部门会议,正好借机认认脸,她在一行人里看到了那个日本专家,跟交流软件上的头像无异,是个笑容可掬的小老头。

      等于总来了,所有人全,部门会议正式开始。
      所谓的大型例会就是各组按照顺序就自己在手项目进展及过程中所遇问题进行汇报,再由于总进行总结性发言。会上到三组发言的时候,许意浓先简单自我介绍了一下,“大家好,我是新入职到三组的许意浓,可能对各位来说我的面孔还很陌生,不过来日方长,以后我们会互相熟悉的。”

      于总正襟危坐在对面的中间位,适时用笔尾轻敲了一下桌面示意所有人,“大家欢迎新同事。”
      于是掌声四起,许意浓致谢后带着笑继续,“项目上我刚接手,正在稳步推进中,最近更多的时间花在适应公司系统上,就先谈谈对这块的想法吧,如有什么不当之处还请大家多包涵。”她面前的笔记本合着,坐着的腰身挺直,一字裙下更显娇好身材,坐在后面的一众小男生们眼睛都看直了。
      “目前接触下来,我个人感觉BOM发布流程的审核节点比较多,我们组负责的S号车型最近BOM更改也十分频繁,这很影响工作效率。”她顿了顿视线投向于总那里,“按照我之前的工作经验,我认为在车型项目早期BOM成熟度还不是那么高的情况下,针对BOM工程师日常一些小的调整并不需要当前这种复杂的流程,所以我想这块是不是可以申请增加一个简化流程?”

      语落,满室寂静。
      她提的这点其他组其实都心知肚明,BOM发布流程确实有些小繁琐,只是大家系统用惯了就慢慢接受了,不痛不痒的也从没有人提出改进,没想到她第一次参会就一针见血地提出了系统小弊端,哪怕她说的是对的,可怎么说呢,就让人不太爽。
      坐在不远处的日本专家听完翻译也开始来回打量许意浓这个陌生面孔。

      许意浓身后的左畅感受着来自其他各组的视线洗礼,赶紧低头看手机,发现小群里早就刷起了屏。
      【第一次开会就敢提意见,她真是不怕得罪这帮老人啊,有个性】
      【东大出身,有点东西。】

      于总扶着下巴认真听完,他看向其他组,“你们怎么看?”
      这时一组的组长率先出声,当然没买账,但却是笑着的,“我觉得这块的原流程还好,在座各位毕竟用到现在了。”
      五组的组长也附和,话里有话,“这国内系统跟国外系统不大一样,也大不一样,很多东西还是需要慢慢适应的。”
      都是老油条,自然也没太把她这初来乍到的小丫头当回事。
      于总听完将手中的笔一放,后背稍靠,“ 那就是你们都觉得这块没问题,没必要简化?”

      大家沉默。
      其实快速BOM发布流程也存在合理性,如果这是平时会上有人提出大家也就一致通过了,但偏偏是许意浓这个新人提的,不管她是有意无意,今天的初次露脸都不算低调,甚至在有些人看来还有一丝挑衅的味道,一票通过只会显得他们这群老人平日不严谨,他们怎么可能自己打脸,所以都默契地没有站她,当然,他们也不明说反对,公然跟她树敌就显得太蠢了,这事还得让领导自己去定夺。

      于总再看看许意浓,她微微一笑,也一副悉听尊便的模样。
      他重新拿起笔,“我们是业务部门,有问题是好事,一个团队每天保持一个状态是无法进步的,小许之前在日本顶级同业就职,企业文化与工作理念可能跟在座各位包括我都不一样,固有思维让大家的认知里觉得有些事就应该是这样,但是有差异发现差异,取长补短才是公司给我们注入新鲜血液的目的之一,所以她的提议试一下也未尝不可。”接着他对许意浓宣布,“那么今后你就作为快速BOM发布流程的负责人对接一下IT组。”
      所以能做领导的,格局就是不一样,许意浓点头,“好的于总。”

      于是在这个普通的部门例会上,许意浓很不普通出现在众人视野中。
      继美女豪车后她又被盖上了一个标签:高调

      会后许意浓特意追上那个女孩对她说了句谢谢,女孩先愣了愣,反倒有些不好意思,“明明是我突然拍你,害你掉了耳机。”
      许意浓说,“反正已经找回来了。”又问,“对了,那天你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女孩微微一笑,“也没什么特别的事啦,就听说你在日本待过几年,我也是在日本上学的,所以觉得你很亲切。”
      许意浓眉梢微翘,“是吗?那是挺巧的,你是在哪个学校?”
      “我是明治大学的。”她说着吐吐舌头,“跟你们东大还有段差距。”
      许意浓并不苟同,“哪里。”
      还在说着话,前方突有一阵咳嗽声,是八组的女组长。
      女孩忙收起笑容,有些紧张地跟许意浓打招呼,“许总不好意思,我要去忙了,回聊。”
      许意浓点头,“好。”而后自己也回到办公室。

      她迅速在内网找了逐影IT系统的方案经理,提出了会上的需求。
      IT方案经理很快回复:【我们要评估一下系统的合理性】
      许意浓:【大概多久?】
      IT:【我们优先处理你的需求,下午给你答复】

      到了下午许意浓要的答复没来,倒是来了一个人。
      当时她正伏案笔记,桌面连同本子上的光被一道影子盖住,她抬眸,王骁歧已利落地站定在办公桌旁。
      “打扰了许总,IT部让我来跟你对接一下。”声音跟表情一如既往的冷淡。
      许意浓很快反应了过来,她放下了手中的笔说,“可他们还没给我答复。”
      在她的认知里,不论是工作还是其他场合,既然对方说了会回复就应该要有个说法,而不是有头无尾或不了了之,再或者像现在这样没头脑地冒出个对接人,凡事都求个圆满的习惯也不知是她性格使然还是前几年在日本工作造成的一板一眼,俗称钻牛角尖。
      她说话的时候衣领旁别着的简单不失精致的胸针随着仰头的动作似有似无地闪烁着金属的光泽,衬着她的微露的锁骨更为白皙,她头发中长,发尾微卷,用小巧的复古抓发夹随意捋了一撮到脑后扎了个公主头,大方知性中又带着一缕成熟的女人味。

      身高的差距让王骁歧微垂下巴,在视线交汇中他说,“我就是你要的答复。”
      他侧放的一只手上拿着几份资料,应该是在与其他组交流的过程中突然收到要与她对接的指示,“IT部评估了你需求的合理性,后续由我们乙方对接实施落地,你现在可以直接跟我描述一下问题和需求。”
      他言简意赅地交代了前因与后果,没一句废话,一看就是百忙之中抽空来的。

      为了不耽误双方时间,许意浓不再多纠结,她开始阐述自己的想法,说到关键处她打开系统给他做出演示。严格来说,这才算是他们在逐影的第一次正面接触。
      许意浓滑着鼠标,“就是这里,我认为就当前的阶段并不需要这么复杂的流程。”
      “停一下。”王骁歧再开口许意浓发现他已移站到自己身后,正微倾着身子端凝着她的电脑屏幕。
      她就停了一下,又听到他说,“再往前一个步骤。”
      她继续操作,他却提醒,“不是这里。”
      她又调了一下还是不对,他顺势抬手要帮她操控鼠标,两人的距离随着他的动作更加拉近,包括他的气息也一并笼罩过来,电脑屏幕的光线照在他细碎的头发,带着些许蓬松,应该昨天才洗过,有股淡淡的洗发水味,清爽型的那种,而他线条分明的侧颜轮廓在映射下更显清亮,蓦地他没再凑近电脑而是突然侧过脸来,视线从屏幕上转向她。

      他突如其来的动作让许意浓正在操作鼠标的手顿了顿,也将视线从电脑上移开,两人猝不及防的四目相对。
      一秒后,她不明就里地发问,“还不是?”
      他不动声色,她这才发现他一只手撑着她办公桌,而另一只手悬空停在她右手上方,是在等她腾出鼠标。
      她便放开鼠标,同时将座椅靠后与桌子拉开些距离空出一个位置,他这才落手代替她覆上,指节分明干净修长,鼠标在他的手里灵活移动并响着,他视线重归屏幕系统界面,边操作边道,“你说,我有在记。”
      他并没带笔和本子,所说的记是用脑子。
      许意浓嗯了一声,继续说完自己的需求。

      大概是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两人交流的功夫已经吸引了办公室里不少的注意,待演示完毕一个站直一个起身大家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收回目光,低头各做各的事,继续陷入异常忙碌的工作氛围里。

      “根据你的需求,我的大致思路是参考当前的BOM发布流程,新增一个跟数据质量检查逻辑一样但审批环节较少的BOM快速发布流程,这个流程限制只有你们BOM工程师可以使用。”王骁歧立刻给出了一个初步方案,不论是工作态度还是专业度都让初次跟乙方对接的许意浓感觉不错,就是不知效率如何。
      “可以,那什么时候能出具体方案?”她更关心这个问题。
      “最晚明天下班前。”王骁歧的手机已经在响,他直接给了她一个准确答复。
      许意浓颔首,“Ok.”

      问题速战速决后他是接着电话离开的,没迈出几步又被其他组临时招呼过去,来回几次,就像个从指尖抛出的弹珠,一直弹来弹去,周而复始没有停歇。
      左畅有事来请示,许意浓坐回自己位置听她讲话,手无意摸到鼠标,那上面还残留着一丝余温,在她的触碰下慢慢与之融合,抬首那道身影又不见了,许意浓也再次回到忙碌。

      A市已入秋,晚风萧瑟,夜稠星稀。
      本以为下了班就能回去葛优躺,棘手的事又来了,母亲给她发起了微信视频,自回国后她就以长久出差为借口来糊弄这段时间的视频通话,生怕精明的母亲看出端倪,每次视频地点都在纪昱恒小区楼下,好在她们并不是天天视频,一周一般保持在两次的频率。

      “我看东京也要降温了,你最近可得注意保暖,别要风度不要温度。”今天又是个视频日,吴老师开启老生常谈地絮絮叨叨。
      许意浓漫无目的地在小区里晃悠,她避开了人多的区域,只在相对静僻的地方打转。
      “知道了吴老师,在外面也就上下班的时间,办公室里有空调,冷不了,况且我这不出差着么?诶我爸呢?”没说几句许意浓就扯开话题。
      “跟你一样,又出差去了。”吴老师边说边叹气,“你说你们爷俩,一个每天不着家,一个跑那么远,现在留我老太婆一个人在家孤零零的,最近你怎么样?怎么出差还没回去?”
      许意浓抬头望望月胡诌,“我啊,我挺好啊,这次出的长差,多久还没数呢。”
      吴老师皱眉,“那你别在外面乱晃了,下了班就回酒店去。”
      她继续鬼扯,“我没乱晃啊,还不是你每次找我的时候正好都在走路吗?”
      “你这出差的地方是很偏僻吗?怎么边上都没个声?”可吴老师是谁,到底还是捕捉到一些蛛丝马迹。
      不过许意浓从小已经习惯跟她妈打交道,她处惊不变道,“大型汽车研究院都是在穷山僻壤,能有几个是在闹市区的?买地不要钱啊?日本就那么屁大点地方,大厂都在乡下。”
      吴老师将信将疑瞥了她一眼又凑近屏幕看她,搞得许意浓不免心虚,不会是她眼尖看出什么来了吧?
      “你……”她把这个字拖得有点长,“跟那小董怎么样了?”
      看倒是没看出什么却抛来一个更烦人的话题——相亲。

      母亲嘴里的小董就是她的相亲对象,是吴老师学校初中部同事的儿子,跟许意浓同龄,证券公司投行部的,目前在香港工作,据说明年会调任去日本。
      怎么会成为相亲对象的呢?是有天人家妈妈在吴老师她们办公室玩的时候闲聊说起自家孩子的情况,顺口问了她一嘴,“吴老师,听说你家闺女一直在日本?”
      吴老师起初还没在意,应声道,“是啊,念完研究生就待那儿了。”
      同事对她笑呵呵,“我儿子毕业后做了券商就东南西北地出差,这马上也要去日本,哦哟~人老忙的哦,一忙就要昏古七那种,个么他一个人在外面总孤零零的是伐?老这样下去怎么可以啦?不行的呀对伐啦?我急死嘞诶。你家闺女我知道的呀,一直很优秀的呀,小时候我见过一次,长得水灵水灵的呀,个么人也在日本,有没有谈朋友啦?”
      吴老师一听,脑里立刻过了一遍,俩孩子学历不相上下,以后都在日本工作,双方高知家庭,知根知底又门当户对,倒真挺合适。于是两人在互相交换了孩子的照片后简直一拍即合,立刻开始撮合相亲的事。

      那段时间许意浓一直被吴老师洗脑对方身高182,长相工作都不错,机不可失。
      许意浓当时看了眼吴老师发给她的照片,嗯,是还不错,但也就属于不错那档了,然后她视频的时候回复吴老师,“本人不想找金融男。”
      “为什么?”
      “俗话说,干金融的一年买车两年买房十年可退休,钱来的快女人也快。”她两手一摊,义正言辞,“所以金融多渣男,入坑需谨慎。”
      吴老师当即回怼,“这孩子我们看着长大的,根正苗红,再说了,你哥不也是搞金融的?那些渣的都是自身人品问题跟职业没关系,你少给我胡说八道。”
      许意浓把玩着手指,“那你不懂了,金融圈也内卷的。”无聊地抠出一根自己指甲缝里的肉刺,“而且人家哪儿哪儿都好,这说出去人家是金融新贵,你听听,金、融、新、贵!”她咬文嚼字地强调,“多有逼格,多高端大气?从第一个字开始就充满了金钱的味道,而我呢?一破造车的工科女,要多寒酸有多寒酸,这听着就不是一个档次,可太不搭了!”
      “你这说的什么跟什么?什么内卷春卷?现在一男一女只讲缘分,职业上还分什么搭不搭的?人家不都还自称金融农民工呢。” 反正说啥都都无效,吴老师一根筋地使劲撮合。
      最后许意浓半强迫半无奈,只得接受了男方发来的好友请求,但由于两人工作太忙只能晚上偶尔聊聊,对方挺耐心的,有时候许意浓回复慢也不在意,经常会转发几个网上的搞笑段子给她,总的来说是个懂分寸又不失风趣的人。

      “聊着呢,在你视频前还在聊今天吃了什么。”许意浓跟她妈实话实说。
      “那你们聊吧。”吴老师听到了满意的答案也不多打扰了。
      许意浓又跟她扯了几句结束了视频,她如释重负,也不知道已经回国的事情还能瞒几时。她握着手机打道回府,那小董又发来一个网上的段子,许意浓随意扫了一眼没回,过了会儿微信又响了。
      以为又是他,她打开微信准备随便回一句,一看却是个好友申请。
      点开,王骁歧三个字赫然醒目,备注写着:方案确认

      她略有迟疑最终按下了添加,接受好友的那一瞬间方案直接甩了过来,条条框框一一罗列,井然有序。
      还附一条:【你内网不在,烦请确认】

      这是还在加班?
      作为甲方她也不甘示弱,立刻回了一句【稍等】然后走到亮堂的地方认真看了一遍,期间她又提出几个想法,王骁歧也很快回复【可以,我们再作相应调整】
      许意浓:【Ok】

      之后直到她回到表哥家微信都是安静的,等她洗完澡爬上床看到了几条未读消息,打开一看是那小董发来的。
      第一条:一张加班图,电脑屏幕前放着杯咖啡。
      第二条:【投行人的世界是不分昼夜的,所以人生最大的落差莫过于你已经躺进被窝,而我还在加班。】
      第三条:【我有猜对吗?】

      许意浓没有立刻回复,打算明早再回一条:昨晚睡着了没看到不好意思。
      她退出到微信首页的时候又重新看到那个在一众头像中独树一帜的一团白,纯白的头像十分惹眼,右边挂着王骁歧三个大字。

      可她怎么记得刚刚加好友的时候看到是纯黑的头像?
      她一只手擦拭着尚未干透的头发,一只手点开那头像,确实是纯白一张图,而对话框仍停留在刚刚的聊天记录。
      她又点了点那头像想进他朋友圈看看,但不知是指尖沾了水还是触屏不灵敏,没能一次点开,于是她多按了两下,只见那头像左右摇了摇,聊天界面立刻显示:我拍了拍“王骁歧”
      她赶紧按撤回,系统又提示:如果对方显示的不是最新版本微信,可能无法撤回。

      她整个人一滞,下一秒听到“嗖——”一声来新消息的提示音。
      王骁歧:【?】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我个人觉得与前任重逢,尤其两个经历比较多思想也比较成熟的成年人在工作中再见面,正常相处就可以,我还是比较热衷于从一些小细节里体现出男女主的火花碰撞与感情变化,所以前期没写太矫情,以及这本的男主视角也有考虑,会比上本里更侧重些。
    感谢在2021-09-27 09:00:00~2021-09-28 09: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是棉花花哇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咕噜叽叽 3个;安东尼 2个;27908514、甜味的可可、JzoFAkG、只留言不留情的蔷薇、沫小沫、藿莛东的女人是阿黎、凌曦如梦、44381455、king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猪总! 62瓶;沫小沫 50瓶;FYT 30瓶;MiManchi. 27瓶;只留言不留情的蔷薇 25瓶;鼠来宝、小葵、小cy 20瓶;阿蹦米 19瓶;未来在遥远的远方 17瓶;50519882 12瓶;唐宝宝、祐如此、妞妞 10瓶;本草 9瓶;guomo25、Dylan 8瓶;烟雨芳菲、ritawy1991、21795432、粥粥大铺子、贰贰叁、无心、优雅的洋芋 5瓶;小魔仙没有魔法、简单、宁静 3瓶;是董小松啊 2瓶;爱喝白桃乌龙的YG、45526775、仲基家的小松果、47259606、小星星、raiwsgbsqjdh、lacing、顺顺顺顺顺顺子、涂山鱼鱼喵~、夏了夏天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