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高专当保姆

作者:妖茗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当保姆第十四天

      “这里面可是发生了凶杀案耶!为什么警察要撤离!”在电影院门口,一个穿着西装的小学生大声的质问着门口的警卫,那架势给人一种强烈的违和感。
      
      旁边一个女孩子连忙跑过来将其抱起,和那被吼懵了的警察道歉,“对不起,我家孩子玩侦探游戏入迷了。”
      
      “没事没事。”那警官也是好脾气,摆摆手就没有在意刚才的那点插曲。
      
      见没人理会,那小孩还是想办法找到了熟人,抓着帮忙搬东西的高木询问详情。
      
      “诶?你问我们为什么不管这个案子,因为有其他人接管了啊。”完全没懂对方询问的是什么,高木就把自己知道的事情说了出来。
      和上次帝丹学院祭的事一样,这次的案子,已经不是他们‘警视厅’能管的了。
      
      “可是!”如果和上次的案子一样那不是更糟糕!他到现在为止都还没有想明白上次的杀人手法,怎么可以再错过这次的。
      
      也不知道是小孩子属于视觉盲区还是其他的什么,还真给他挑到了机会摸到电影院门口,只差那么一点就能进去看看案发现场了。
      
      “这是谁家的小孩。”身后无声无息的站了一个人,在对方开口说话的瞬间,小家伙的心都一下子提了起来,心底一直在叫嚣着快逃。那种危险感,是从来没有体验过的。
      
      “啊!柯南!你怎么又在凶案现场瞎跑!”
      
      “兰小姐。”顺手把小孩子抱起来放到女孩子怀里,源祁凉指了指外面的大门,“还是早些回家吧,这里短时间可能会有危险。”
      
      “啊……你是。”一把抱住柯南,毛利兰总觉得眼前这位温和的男性很眼熟,但一时间又想不起对方究竟是谁。
      
      “我是源祁凉啦,前两天在学园祭还见过面的。”对女孩子眨了眨眼,再次提醒对方离开,“记得看好你怀里的小朋友哟,上次他就去围观尸体了,作为小孩子,看这些东西还是会影响他的身心健康发展的吧。”
      
      “是源先生啊!”确实没有把眼前的人和上次见到的那个极富冲击力的大美人联系在一起,两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不同的类型,女装的时候如火般艳丽,正常休闲装的时候又温和似水。
      “那个,这次的事情很复杂么?我的父亲是位名侦探,说不定可以帮上忙。”
      
      “不必,我们已经锁定了犯人,只不过对方比较凶残狡猾,这些危险的事情都交给大人来解决吧,你们都还只是孩子。”依旧看起来温和的笑容,能够给人无穷的信心。仿佛任何事情在对方面前都不是什么难题。
      
      “啊,好的。”虽然源祁凉一副很好说话的样子,但毛利兰还是觉得对方带着一种不容其他人拒绝的气势。
      少女直接暴力压下了柯南不死心想偷跑的任何一点可能,把对方直接带回了家。
      源先生说的都是对的,她现在该回家。而不是呆在这里,给大人们添麻烦。
      
      “好像有点古怪,唔,算了,小问题,等手头的事情忙完再去调查那个小家伙吧。”眼睛眯起,源祁凉能够很轻易的看到那带着满满黑气的灵魂,不过那不是杀孽,而是另外一种更玄妙的东西。
      不好说到底是什么,反正不危险就对了。
      
      人类的小孩应该不会搞出什么事来,他该关注的还是这边的事情。毕竟诅咒这东西不早点处理,可能几天就死一个人。
      
      电影院里的痕迹很是明显,那简直就像是邀请函一样的诅咒遗留让源祁凉和七海都没办法忽视。
      两人对视一眼,都下了结论。
      去干他丫的!
      
      嗯,当然,心里是无比想去把人给干掉的源祁凉最后还是没能去成。
      
      “虽然我不知道你究竟是什么情况,但五条说最好不要让你去掺合这次的事。那家伙…改造活人,是你的软肋吧。之前那次也是,你受到了某些惩罚?是「束约」还是什么。”七海擦了擦自己的眼镜这么询问着,他对眼前这个男人不了解,但也体贴的不去问不该知道的东西。
      
      听到这话,源祁凉挠挠头,有些无奈。会被惩罚这件事只和小老虎抱怨了,按道理五条不可能知道,但头还是猜到了。
      
      五条,一个在奇怪的地方很温柔的家伙。
      明明一直没有怎么表现出来,但自己的一些事情,对方也猜到了不少。甚至有可能连他的身份也有所猜测。
      
      算啦,既然不希望我去掺合那我就不去了。
      又不是非得要他出手才能把人解决,七海…虽然有些悬,但起码不可能被对方杀死。
      
      “我倒是很想亲自把那家伙揍一顿,不由我‘杀掉’的话应该不会有问题。”
      
      七海就那么平静的看着他,然后问出了一句话,“那么,如果你杀了他会有什么后果。”
      呃,改变原本的轨迹进程大概加班时间会直接翻倍,至少一百年都没有奖金了。
      
      “我最多打到十分之九死,不会彻底杀了他的。”
      
      “要是对方自爆,那还是你‘杀’了他。”
      
      “那种可能性很低。”
      
      “你觉得我解决不了对方么?在他已经被你打伤,而且知道了他咒术概念的情况下。”
      
      视线相对,最后还是源祁凉先退步了。对于七海的实力他还是信任的,就算杀不了对方,也绝不会被杀。
      “那如果你觉得撑不住了记得动静闹大点,我会过去的。”
      
      和七海告别,陪着啥都不知道的虎杖一起去打听另一个‘幸存者’的消息。那种不管从那里看都普通对小孩对源祁凉没有半点吸引力,
      
      坐在车上,看着外面不断飞驰的景色,源祁凉突然想起来自己之前忘记了什么事了。“忘记让七海把那个咒灵留下来了,我还想压着那家伙写几千页检讨书留着备用呢。”
      
      每次遇到源祁凉都觉得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的伊地知,兢兢业业开着车差点手上打滑,“那个,咒灵会不会写字都还是个问题呢,怎么会写检讨书呢。”
      
      “啊……你说的好有道理。”说着,源祁凉那危险的视线就转移到了伊地知身上。
      伊地知·危
      
      “源先生!我是高专的辅导监督!不过如果您需要的话,我也不是不能帮忙写上十几页的!”强烈的求生欲让他说出了这样的漂亮话,反正被五条先生压迫的早就习惯了,多点技术也没什么。
      
      “啊,那就提前谢谢你了。”危险的视线变得和善,源祁凉拍了拍对方的肩膀表示赞赏。
      去和小孩子打交到什么的当然是虎杖的事情,源祁凉可不打算自己去和一个不认识的高中生交朋友什么的,当知心姐姐也不行!他没有那么多时间。
      
      吉野顺平,那场电影里唯一的幸存者,也是唯一可能目睹了某些事情的人。虎杖需要做的就是去找那个孩子,并从他的口中得知一些情况。
      不过从一开始,他们就不觉得能打听到什么。
      可小孩子嘛,不给他安排点任务,他肯定会觉得自己被小看了。特别是七海独自一人去面对特级咒灵的情况下。
      
      人的感情究竟是什么样的呢?坐在车里,目送着虎杖走出去的源祁凉这么思考着。
      那样纯粹善良的孩子,不该去面对这个污浊的世界。但也正是因为这个世界里充斥着各种黑暗,这些人身上璀璨的光才会越发闪亮。
      
      一半是光,一半是暗,虎杖悠仁就是因为这样的纯粹,才会更加吸引人。
      
      宿傩想要将他的身上沾满鲜血也是因为这个吧。因为太过耀眼,想要把他拖入泥潭中,弄脏。
      
      “啊,源先生没有一起去吗?”观察到两人已经接触的伊地知抹掉额头的汗回到车上,一下就看到副驾驶上坐着的人。
      
      “小孩子交朋友,我去看算什么。”从兜里掏出一袋零食,边吃边刷手机。
      前段时间他做的事情已经在群里被刷屏了,一溜烟的‘哈哈哈’和‘天道轮回’的嘲笑都刷了几千层。
      鬼灯甚至还趁此安利他赶紧回地狱,这里可不会出现这种‘意外’。
      
      “一群没有同事爱的家伙。”
      
      当事人看吐槽自己的帖子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想笑。等假期结束,自己过去的时候,指着上面的评论不知道他们还能不能说出那样的话来。
      这么想着,源祁凉的通讯号闪了一下,上次来按摩(代购)的小鸢发了消息过来。
      
      【上次遇到的那个!是!两面宿傩!!!!?】
      
      一长串的感叹号,光是看着就能想象到对方的激动。
      
      回了个肯定的答案,源祁凉就立刻收到了回信。
      
      【请一定让我帮忙!那位喜欢吃什么或者喝什么我都不加钱直接代购邮过去!如果他喜欢女人,那我也是可以亲自上阵的!我的其他姐妹也都可以!如果他喜欢男人……那我也可以帮忙提供别的帮助的!狐族出产润/滑/剂谁用了都说好!】
      
      看完信息,源祁凉无奈摇头,还真是有激情啊。
      不过也不怪她那么激动。
      
      作为成功逃离地狱的典范人物,对方可是和大/阴/阳师麻仓叶王一样,荣登通缉榜榜首。
      每年对方的悬赏金都会增加,千年过去,积攒到现在可是一个惊人的数字。
      
      源祁凉对对方的容忍度超高也是这个理由,只要你不惹事,那我把你当香饽饽供着都行。不过前期要是太讨好对方未免显得自己逼格太低,舔狗可是没有好下场的。
      
      这就是虽然我馋/你身/子,可我也不会对你太好的那种渣男吧。
      等等,这么想我简直就是屑啊。
      
      “伊地知,你觉得我像渣男吗?”深刻的反思自己问题的源祁凉忍不住去问旁边唯一的活人,“我好像欺负宿傩上瘾了,你说我要不要去买个女装给他赔罪。”
      
      ……?
      伊地知:您,有什么毛病?
      完全不能理解源祁凉在纠结些什么,也听不懂他在说啥的伊地知直接让自己当个沉默的开车选手。他不懂这些人在想什么,这就是强者的世界吗?
      
      正玩着手机打发时间等虎杖回来,可对方似乎玩嗨了,直接和对方交了朋友甚至还去对方家里蹭饭。
      并不觉得那种普通的孩子和凶杀案能有什么关系,源祁凉直接把对方划为了小老虎的朋友圈,那么作为家长,礼尚往来是很正常的吧。
      
      “我去买点礼物,顺便拜访一下吧。”
      
      那个被盖上了‘嫌疑人’标签的少年看起来有点阴沉,但多谈上几句之后给人的感觉就只是一个内向的孩子罢了。
      很普通,普通到放到人群里不会有人在意的存在。
      
      “啊啦,源先生看起来那么年轻,居然是虎杖君的监护人啊。”很自然的捞过源祁凉带过来的酒瓶,顺平妈妈很是健谈,没一会就和源祁凉很自然的聊了起来。“不像我,已经老了。”
      
      “母亲是很伟大的存在啊,我觉得您看起来很美,无关容貌,那种美源自灵魂。”
      如果源祁凉想要夸奖一个人,那他那双眼睛以及脸上的表情就会真挚到让人不会否认。对上那双眼睛,没有人能够不心动。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宿傩大爷,盯——
    源祁凉,我觉得我现在就像是吃软饭的渣男,馋你身子(换赏金)又对你不好
    嗯,以后改。
    先从买女装赔礼道歉开始
    完全没有注意到行走的死神(柯南),以后发现这妥妥能当外交大使的天才人物,源祁凉感觉自己太蠢了,平白让自己的工作量无形增加。
    p.s今天有加更!求评论ing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