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高专当保姆

作者:妖茗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当保姆第十五天

      可能是青春期小男生的通病,完全没有看出源祁凉是在和对方商业胡吹,反而怀疑源祁凉这种怪大人会把他妈妈拐走。
      吉野顺平一直死死的盯着源祁凉,最后更是直接把他拉走去看电影。
      坚决不允许这种奇奇怪怪的大人和妈妈独处!妈妈一定会被骗的!
      
      在小孩子的友情极速升温时,源祁凉也发现了他黑色小本本上出现了新的名字。
      吉野凪
      刚才和他相谈甚欢的那位夫人。
      
      这个颜色可以确定,再过不久她就会死了。
      这么想着,源祁凉的视线看向还一无所知和虎杖谈论电影的顺平,视线下垂,心情也差了一分。
      
      源祁凉低声叹息:“所以我最讨厌认识的人死掉了。”
      
      如果不认识的话就能够假装不知道,就可以冷漠的面对。一旦认识,就有了私情。
      电影结束后,虎杖站在玄关门口还和顺平约好了下次一起玩的事情,两个小孩的友谊来的很快,也都凭借着自己的独特魅力,认可了对方。
      
      只不过在看向虎杖的时候,顺平的眼底还带着一丝愧疚。
      他骗了自己的朋友。
      
      嘴巴下意识的想张开,顺平想要告诉虎杖,他其实知道一些事情。
      但是不行,真人和虎杖是敌人,如果说出来的话,虎杖说不定会讨厌他。
      
      建立在虚假之上的友谊摇摇欲坠,行差一步,就会落入万丈深渊,
      
      走在路上,前面的虎杖还为自己交到了新朋友而一跳一跳的。
      
      算了,就帮一下好了。
      源祁凉喊住前面的虎杖:“悠仁你先回去,我还有点事要处理,对啦,七海好像受伤了,记得去看看他。”
      
      “诶,七海海受伤了?!”注意力一下子就被后一句话抓住,虎杖也一下子想明白了什么,脸上出现气鼓鼓的表情,“呜哇,你们是不是去打真人了!为什么不让我知道!”
      
      “我没有去哟,你去问他吧。”
      目送着少年跑远,源祁凉这才叹了口气。
      让小家伙目睹死亡是一件很不妙的事吧,特别是这种必死之局。
      
      人的运气是有限的,当死亡的名录出现时,哪怕逃过了这一次,也还有下一次。除非有一个强大到无所顾忌的存在保护上对方几十次,这种死亡的厄运才有可能暂时退去。
      死亡的可能性确实不是必定的,可那种活下来的可能性不足万分之一,源祁凉作为在职员工也不会知法犯法。
      
      这种救人的事,除非是自带救世功德,不然只会将更大的灾难招至身前。
      
      靠在吉野家门口,源祁凉抬手拍了拍脸,这才走进去。
      吉野妈妈那醉酒后呆愣的模样维持了很久,她指着那突然出现在自己家里的怪物怪叫了好一会,又注意到了从门口进来的源祁凉。
      
      ‘地狱’的概念理所当然的出现在脑海里,她却没有在乎那些,直接跑到源祁凉旁边,眼中带着泪水,“求你,帮帮忙,把这个怪物祛除,顺平他……”
      
      “他不会死。”不会在今夜死。
      
      得到了源祁凉的答复,女人这才长舒一口气。
      她抬手将额前的头发撸到脑后,整个人冷静了下来,“这样啊,那就好,那就好。”
      
      女人恐怕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颠三倒四的说了些事情,大多是生活的琐碎。
      像是她走了之后顺平该怎么办,那孩子脑子一直不知道转弯。也不会照顾自己,如果天气冷了知道自己买衣服吗,如果被人欺负了知道欺负回来吗,如果……
      
      很少去听亡者说这些的源祁凉没有打断女人的话,他只是沉默的从包里掏出纸笔,“把你想写的东西写下来吧。”
      
      “啊,对,如果可以我希望我的死亡能变成一场意外,顺平……不该牵扯到这些事情里。”
      
      视线随着笔杆晃动,眼前的画面似乎变得模糊了些,源祁凉的语气也变得有些飘忽,“嗯,我们会保护好‘普通’的他。”
      
      他是普通人,而且正常的接受了‘正常病逝’这个理由的话,那我们会保护他。
      就是不知道那个孩子会怎么选择了。
      
      “那就好,我跟你讲,这个孩子啊,他傻的很……”
      作为母亲,还在絮絮叨叨的说着记忆中的一些趣事。
      作为普通人,她也不觉得眼前的人会骗她,更不觉得自己的孩子会做出什么危险的事情。
      她的孩子,只需要普普通通的长大就好。
      不用成绩多好,不用刻意去迎合其他人,只要交上几个朋友快乐的生活就好了。
      
      将写好的信放到很容易就能够看到的地方,吉野妈妈看着自己那已经变得畸形的尸体有些纠结,这种样子,不管怎么看都不会是‘正常死亡’吧。
      呜哇,那她之前欺骗顺平自己早就得了重症的事情不是一下子就会暴露吗?
      
      正纠结着这一点,吉野妈妈就看到眼前那位手一挥,自己就像是睡着了一样安详的趴在桌子上。见到还有这一手,吉野妈妈一下子就开心了。
      “啊!稍等一下,死也要死的漂亮!我能不能给自己再画个妆?”
      
      “你高兴就好。”
      挺倾佩对方这种积极的生活态度,源祁凉并没有拒绝她的请求。
      手在女人肩膀上一拍,灵魂就能够短暂的拥有实体。
      
      将桌子上的那枚宿傩手指揣到兜里,这次的事就算是告一段落了。
      
      源祁凉嗤笑一声:“那么,会有什么样的发展呢?”
      
      被当作棋子的少年不会按照你规定的轨迹行动,你…敢出现在我的面前,扭转一切嘛?
      大概是不敢的吧。
      
      我期待着你下次出现在我面前哟,真人。
      ……
      
      “啊——真的是太让人生气了!”
      脸气的鼓起来,双手撑着脸,真人看到上面的记录就忍不住抱怨。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啊!他的计划都被打乱了!
      
      不按照剧本来演实在是太过分了啦。
      
      “呵,你还活着就该感天谢地了。”笑眯眯的将手里的书放下,穿着袈裟的黑发男人开口,“那个人可是很特殊的。”
      
      “按照真人所说,这人的实力不下于五条悟,那么我们是否需要更改计划?”
      
      特级咒灵聚集在一起,作为大反派的他们正在向着封印五条悟这条艰难的道路上不断前行。
      道阻且长,无人放弃。
      哪怕这条路看不到光明,也不存在多少希望,他们依旧坚持不懈。
      
      反派大联盟的几个人此时就像是小学生在春游,在某个开辟出来的领域里玩的很开心。
      夺取了夏油杰尸骸的特级咒灵,搞事搞了很多次,最近反复横跳离死只差一步的真人,想要挑衅五条悟,最后被拔脑袋给同伴当球踢的漏瑚,以及虽然不怎么出场但永远当工具人存在的花御。
      
      “不必在意。”假夏油摆了摆手,安慰道,“那个人不出意外的话和我们不会有太大的冲突,不过真人上次惹到了他,下次如果你再出去必定会被他杀掉。”
      
      “哈?”完全不能理解自己哪里惹到了对方的真人满脸懵逼,被暴打,甚至腰斩的人是他耶!对方生什么气啊!
      
      “再多的东西就属于禁忌了,如果我说出来,会被「束缚」直接抹除。”说着,假夏油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嘴角带着诡异的笑容,“那个男人是最危险的‘恶鬼’,难对付程度五条悟还要高,所以如果真的出现意外,就麻烦真人你直接去死了。”
      
      “什么嘛!”委屈撅嘴的真人蹲在地上画圈圈,“那无聊的时候就来踢漏瑚吧!诶,漏瑚你什么时候把身体长出来的,之前只剩下一个脑袋不是很好嘛。”
      
      “你给我闭嘴!我们是‘新人类’是反派好不好!为什么你们两个天天在这离逗哏!”
      
      明明是在谈论很严肃的计划,为什么你们又说到踢球了?踢个锤子!我把你脑袋揪下来当球踢!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瑚宝,惨
    有关顺平那里的校园霸凌,下下老师原著写的真的是好,我就不多赘述了,是个小可怜
    夏油那里好像有点剧透?算了,反正后面会有真假夏油大乱斗的来着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