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田乐gl

作者:方便面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谢礼

      一连两天唐斯羡都捞了鱼回去,不过她发现村尾的这条河到底还是小了些,鱼的种类和数量都有限,她若想以捕鱼为业,那最好还是去开阔、水产丰富的湖泊、江河处。
      
      所以这日一早,唐清满去找采蚕桑的活计后,唐斯羡也出了门。
      
      她将渔网绑在了身上,提着一个网兜,从纵横交错的田埂上走到了村子外围那条有四五丈宽的河边。
      
      河上有小渔船停驻,而头戴斗笠,身穿短褐的渔夫立在船上,将渔网撒开,旁边还有几只鸬鹚潜入水中又浮上来往船上吐小鱼。
      
      唐斯羡偷偷学了会儿撒网的姿势,发觉她的渔网还是太小了,伸展开来直径也才三米左右。可这渔网是房东一家留下来的,除此之外也没有大的渔网了。
      
      “算了,先将就着用吧!”唐斯羡自言自语。她走到了低洼处,蹬下草鞋,准备先将鱼吸引过来再撒网。
      
      这时,有在田里干活的村民走了过来,一脸凶神恶煞:“干什么呢?谁许你在这儿捕鱼了?”
      
      若是寻常身处异乡的少年怕是要被吓到了,唐斯羡却一点也不怵,扭头打量了一下他,问:“在这里捕鱼需要得到谁的允许吗?”
      
      村民没想到她会反问自己,脑子转的稍微慢了些,过了会儿才道:“你是外人,不许在这里捕鱼!”
      
      “这河是刻着镇前村的名字呢?还是说你们村子集资买下了这条河?”唐斯羡又问。
      
      “噗——”旁边传来一声极短促的笑声,唐斯羡与那村民齐齐看去,只见一个弱柳扶风、我见犹怜的女子站在不远处,一手抓着鱼竿,一手掩着嘴。
      
      显然这笑声是她传出来的,但是没人去在意这些,那村民瞥了她一眼,也不去搭理她,而是跟唐斯羡死磕上了。
      
      大概镇前村并不符合唐斯羡说的以上两点中的任意一点,村民不占理,可是他极度不愿意让一个外人来占便宜,便激红了脸,蛮横道:“我说你不许捕鱼就是不许!”
      
      唐斯羡恍然大悟:“你是什么里正?”
      村民道:“我不是!”
      “那你是村长?”
      “……不是!”
      “你包了这条河?”
      “没有!”
      “那你有什么资格不许我捕鱼?你既不是管事的人,又不是这条河的主人,那么说到有资格不许我捕鱼的,也就天子跟官府了吧?!”
      
      村民又想反驳,唐斯羡记起了什么,道:“哦,我记得了,那日我去田庄找伯父,你也在场。你是唐家的人吧?我们好歹是同宗的,有必要赶尽杀绝吗?”
      
      这村民气的跳脚:“呸,谁承认你是同宗了?你老子早二十年就被族里除名了,你的名字也不在族谱上,所以你最好也早些滚出这里,回到歙州去!”
      
      唐斯羡挖了挖耳朵,用可怜兮兮的语调喊:“唐氏族人仗势欺人了,仗着唐家的势,欺负弱小、可怜无助的孩子了!有没有王法,有没有天理了?!”
      
      她这么一喊,顿时就吸引了在田里干活的众人的注意,十几道目光投了过来,那村民更气了:“你!”
      
      唐斯羡的话像是掐到了他的脉门,他最是害怕自己污了唐氏家族的名声,匆匆地跑回去了田里干活,还跟人解释他没有欺负唐斯羡。
      
      看了半天热闹的女子见人散去了,也准备离开。
      
      唐斯羡喊住了她,悄声问:“哎小姑、咳咳,小娘子,这江河真不许外村人捕鱼?”
      
      秦浈见这人方才还十分理直气壮,这会儿怎么就泄气了呢?
      
      她心里觉得好笑,面上却略显犹豫,道:“不曾有明文规定,不过这河段毕竟从村子地域流过,村民一般都将这儿当成村子所有。”
      
      唐斯羡眉头一皱。
      
      秦浈此时已经猜测到对方的身份了。
      
      如此生面孔,口音不太像本地人,又被唐家人针对,怕就是那对姐弟里的“弟弟”。
      
      想到这儿,她又佯装无意地提醒:“只是哪些人才算村民又如何说的准呢?村子里有不少主户,可也有四成客户。”
      
      唐斯羡心中一动,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唐清满与她提过,有土地有资产的人家在官府那儿定下的户籍性质是“主户”,而没有土地又无资产,需要替人打工为生的则是“客户”。
      
      还有一种户籍在别处,又居无定所,没有土地资产的外来户,称之为“浮客”。
      
      她这种没有户贴的人是浮客,唐清满与唐思先姐弟的户籍在歙州休宁县,来到这儿后也是浮客。但是官府并不驱逐浮客,若是可以在此定居,户籍便能换到这里来,即使成为客户也是可以的。
      
      当然,像她这种没有户贴的浮客就不会这么幸运了,肯定要先被官府一番盘查,然后要娶或者嫁一个当地人,再等个一年才会有“身份证”。
      
      “要如何才能成为客户呢?”唐斯羡又问。
      
      “乡书手不是将你们的户贴记录在册了吗?只要随乡书手去衙门申办就成了。”
      
      秦浈的话透露出了她知道唐斯羡是谁的信息,后者会心一笑,朝这个无形中散发出善意的娇弱的小姑娘道谢:“多谢小娘子。”
      又问,“小娘子贵姓?”
      
      秦浈不愿意告诉她,指了指她手里的渔网,“趁着现在没人阻挠,还是抓紧时间捕鱼吧!”
      
      说完,她也准备去钓鱼了。
      
      唐斯羡见她走一步路就喘口气,仿佛随时能倒地的模样,心想:“身子这么弱,也不知道戴个斗笠出门。”
      
      不过这女子说得对,现在没人盯着她,她若想捕多点鱼,便只能趁这会儿了。
      
      秦浈走远后,找一处有桑树遮阴的地方坐下,上了鱼饵就开始钓鱼。忽然,眼角的余光瞥到唐斯羡举起手,像是将什么东西撒入了河中。
      
      她扭头看去,远远地只看见河面鱼群争先恐后地蹿出水面,像在争夺鱼饵。
      
      看见这一幕,她微微诧异,什么鱼饵有这样的吸引力?她刚才似乎也没瞧见唐斯羡身边有装鱼饵的瓮。
      
      秦浈走神太久,以至于鱼饵被鱼吃完了她都没发觉,她等了许久也没见鱼线有动静,收起竿一看才发现鱼钩上的蚯蚓只有小半截了。
      
      她也不重新上饵了,目光继续放在唐斯羡身上,看着那人将渔网往回扯,动作很是生疏僵硬,偏偏渔网里能看见不少活蹦乱跳的鱼。
      
      秦浈离得远,不知数量,但是从唐斯羡将鱼抓进网兜里的次数来看,也该有十几条鱼,而且斤数不小。
      
      这捕鱼的能力,看得秦浈都有些羡慕了。
      
      莫说秦浈,唐斯羡一路走回去,饶是故意避开了人多的地方,可每个看见她网兜里的鱼的人,又有几个不嫉妒的?
      
      秦浈回去的时候听见唐思海,——刚才在阻拦唐斯羡捕鱼的村民,他忿忿不平地向别的村民告状:“一个外人,凭什么来捕我们村的鱼?里正也不管管!”
      
      有人附和:“是呀,这鱼越捕越少,他一个外乡人跑来把我们的鱼都捕走了,我们还有什么鱼可以捕?”
      
      “走,去找他算账,赶他出村子!”唐思海怂恿道。
      
      刚才还愤愤不平的村民面面相觑,数了一下人头,登时就不乐意出这个头了,道:“还是去找里正吧,让里正主持公道!”
      
      唐思海就知道这群村民怕事,人不多的话,压根就不会有那个胆量。他道:“我看见他抓了十几条大鱼,这得值几百钱呐!”
      
      财帛动人心,若是他们能将鱼夺过来,那也能白得百来文钱!
      
      被唐思海这么一说,两三个村民便动了心,跟唐思海往村尾去了。
      
      “果然。”秦浈嘴角微翘,她知道唐思海不会因为唐斯羡的一番话就善罢甘休的,所以这一幕的发生并不意外。
      
      她看了眼手里的鱼,头大、下颌突出,身上长斑,大约两斤重,是颇为名贵的鳜鱼,又称之为“桂花鱼”。
      
      这是唐斯羡走的时候送给她的,还道:“我看你身子娇弱,还是不要在太阳底下晒太久。这是刚才你给我答疑解惑的谢礼。”
      
      秦浈的目光并没有多少信任:“你确定要将这鱼给我?”
      
      唐斯羡下意识看一眼手里的鱼。她不知道这是什么鱼,但是看起来能吃。
      
      “自然。”
      
      秦浈没理由接受,但是她想到,这鱼或许还真的可以作为谢礼,——不是给唐斯羡答疑解惑的谢礼,而是稍候帮忙的谢礼。
      
      她收下鱼,又道了谢。
      
      等唐斯羡一走,她才打量着这条还在活蹦乱跳的鱼,最终确定捕捞它的人并不知道这鱼的价值。
      
      因鳜鱼白日潜在水底,夜里才出来捕食,故而白天能捕到它的人不多;又因它肉细嫩,味鲜美,少刺,颇得世人喜爱,价格便略贵,像她手里这条近两斤的,值一百文。
      
      所以说,唐斯羡随手便将网兜里最贵重的鱼给了她。
      
      秦浈回家将鱼放入水缸,秦雩正好在院子,便凑过来看了眼,结果十分惊诧:“呀,浈娘这是钓了尾桂花鱼回来?!”
      
      秦浈面对送上门来的亲爹,卖起来毫不心软,道:“爹,唐思海领了人要去找唐思先的麻烦呢!”
      
      秦雩眨巴着眼:“唐家人的事情,我不管。”
      
      “可这鱼是唐思先送给女儿的,收了人家的鱼,见人有难而不帮忙,女儿心里过意不去。”
      
      秦雩瞪大了双眼:“浈娘你怎么收他的鱼?”
      
      须臾,他气呼呼地出了院子,往邻居家吆喝道:“刘大、刘大,听说村子里有人闹事,快跟我去看看!”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秦·心机·浈:事情好像很有趣的样子。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