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田乐gl

作者:方便面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姐弟

      从村头逛到村尾,唐斯羡花了约四十分钟。
      
      村子河流湖泊众多,田地和屋舍分得较散,最密集的地方也不过住了十七、十八户人家,其余人家都是以村中的土地庙为轴心,呈星状分布开来的。
      
      她住的房屋在村尾,左右只有两三户人家,也被竹木交杂生长的半亩小树林给阻隔开来。
      
      小树林中间被劈开一条一米多宽的小路来,小路的尽头是一条岔路,往左延伸到河边,往右便是三间用小腿高的篱笆围起来的土屋。
      
      环境清幽,但若不是小树林中常有蛇虫出没,唐斯羡觉得,在这里住一辈子她也愿意。
      
      屋内走出一人,梳着简单的发髻,用蓝白花纹的布包着,身穿粗糙的麻布衣,脚上是一双失了色的旧红布鞋。可即便如此,朴素的装束也没能掩盖她秀丽的容貌,反而显得清纯可人。
      
      “唐——”唐斯羡开口,在对上女子的目光时,十分别扭地喊了声,“阿姊。”
      
      女子是她现在占用的身份“唐思先”的姐姐,名唤唐清满,不过一般人也不会直呼其名,而是喊她“唐大娘子”或“唐姐儿”。
      
      唐清满将一些衣裳扔进木盆里,抱起木盆准备出门,看见她回来了,便问:“你认完路了?”
      
      唐斯羡点点头,道:“洗衣服去吗?可是现在天儿正热着呢!”
      
      唐清满的目光有些闪躲,道:“这时候河边的人才少一些。”
      
      唐斯羡心里觉得这小姑娘挺内向的,但是当初救了她后,面对官府的盘问时,可不是这副模样。
      
      她问:“我陪你去?我想将被褥枕席都洗一洗。”
      
      说是被褥,其实就一张两层布缝在一起的被套,席子是草席,枕头则是木头打磨的方形木枕,因为长时间无人使用而积满了灰尘。
      
      唐清满没有反对,唐斯羡便抱着一堆东西跟着她来到了河边。
      
      这会儿的河边确实没什么人,倒不如说这边的河流本来就少人来,因为周围只住了三户人。另外两家人都是清早便来洗衣服的,所以无需唐清满刻意避开,她们碰到的概率也不大。
      
      唐清满将木盆搁下后,便走在一棵皂荚树下摘了些皂荚,剥开厚厚的皮,取出里面的果仁,然后拿棒槌给打出汁。
      
      唐斯羡跟着她的动作也摘了些,看见她将那些汁抹在衣物上猛搓后竟然也会起泡,心想着,她果然还是太小瞧古人的智慧了。
      
      唐清满发现她一直看着自己,稍微一想,便明白了:“你没用过皂荚吗?”
      
      “没。”
      “那你以前一定是不用干粗活的大家闺秀。”
      
      唐斯羡手上的动作一顿,心想:以前啊……
      
      她哪是什么大家闺秀,与十指不沾阳春水也搭不上边。不过是有一对恩爱又疼她的父母,让在她八岁之前被宠成小公主。
      
      而八岁之后,因为父亲被毒贩报复而惨死,母亲大受刺激,抑郁了几年也离她而去,一个幸福的家庭就这么散了。
      
      她被舅舅一家收养,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生活自然也是自己打理,洗衣服、做家务,日子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直到前不久,她也走上了她父亲的老路。
      
      不知道该说她是好运还是不幸,她被毒贩追杀坠入怒江,结果醒来了后出现在了古代歙州的河中,被救上了河滩。
      
      救她的是唐清满。
      
      据唐清满所言,她当时突然从水中蹿出,然后挣扎了下又要往下沉,唐清满这才赶紧将她捞上岸,否则她即使熟悉水性,也肯定会淹死的。
      
      而她本人实际上也没什么记忆,只因掉入怒江后,她便被激荡的水流卷入水中。那时候觉得自己快要死了,然而求生的意志让她挣扎着浮出水面。
      
      她隐约看见岸上站着一道身影,却怕是那群毒贩,便没有呼救。
      
      后来筋疲力尽地又沉入了水中,等她醒来时,目光所过之处皆是蓝天白云、青山绿水,哪里还有那群毒贩的踪迹。
      
      唐清满的出现让她警惕,而那身不属于少数民族,但是又颇为传统的打扮让她感觉到了不对劲。
      
      再后来才知道她被人救起的河流跟怒江不仅隔了两千多公里,还跨越了一个时空和十个世纪!
      
      唐清满拍打衣物的声音让唐斯羡回了神,她没有棒槌,只好手动搓洗被套。
      
      天上的浊云并未消散,可是气温也不见降低半分。
      
      没一会儿,唐斯羡的衣衫便湿了,汗水从额际渗出,滑过一道细长的疤痕,顺着她的脸颊、下颌到下巴,然后滴淌下来。
      
      唐清满看了她一眼,又迅速地收回目光去,问:“你认完路了?”
      
      这是她第二次问这个问题,唐斯羡依旧好脾气地回答:“嗯,将大路都走了一遍,还有些小路没走过,想着来日方长,有的是机会走。对了,我还研究了一下我们能找什么活计。”
      
      唐清满侧耳倾听。
      
      “镇前村虽大,但是放眼看去水网密布,耕地多,湖泊也多。而我们的钱只够租下那间农舍,以及解决一个月的温饱问题,却是没钱去买田地来种了。所以我们要么去帮人种地,要么去捞点鱼来卖。”
      
      唐清满点头表示认同,但是她的目光落在不远处水田边种着的桑树上,道:“凭我们的力气想要帮人种地怕是会被嫌弃,不过我们也可以去采蚕桑。”
      
      她刚说完,唐斯羡身子便是一僵,手臂肉眼可见地起了鸡皮疙瘩。
      
      “我还是去捕鱼吧!我打听过了,村里虽然水网密布,但却不是家家户户都会捕鱼的,而以捕鱼为生的渔夫打捞起鱼后,有一小部分会卖给村民,还有些会在明日早上拿到县城去卖。一天大概也能赚六七十文钱。”
      
      当初她们选择在镇前村落脚,除了这里离唐氏家族近一些之外,也因为这里离县城近,要是在村子里实在是无法立足,还能进县城谋生计。
      
      唐清满考虑到唐斯羡曾经溺水,怕她会有心理阴影,便问:“可是捕鱼有落水的危险,而且你会撒网吗?”
      
      唐斯羡搓了搓手臂,心想她不会撒网,但是她有的是办法能捞到许多鱼。
      
      “我不会可以学,我这么聪明的人,随便学学都会了。”
      
      唐清满一时语塞,她拿怀疑的眼神看了小会儿,才转开视线去。
      
      虽然唐斯羡喊她“阿姊”,但实际上她不是唐斯羡的姐姐,——她甚至跟唐斯羡没有一点血缘关系。
      
      唐斯羡来历不明,她却因为对方的名字跟她弟弟“唐思先”相似,额头右角还有一道与她弟弟相似的疤痕,一时心软而让对方顶替了她弟弟的身份行走。
      
      唐清满也没有什么不甘,毕竟是她主动要求对方这么做的。
      
      唐斯羡不肯说自己的来历,也没有户贴,正好需要一个身份,而她为了完成她爹的遗愿,也需要一个“弟弟”。
      
      她尤记得当时这人看完户贴后,指着自己的脸问:“你觉得我长得像十七岁?”
      
      唐清满也不知道自己哪儿来的勇气,竟然抬手掐了她的脸一把,道:“思先长得比较老成,但是你看起来也就十七八岁。”
      
      然后这人咧嘴一笑:“得嘞,这话我爱听。虽然不想喊一个比我年纪还小的小姑娘做姐姐,但是为了报你的救命之恩,我就答应你吧!”
      
      “可是声音……”
      
      唐斯羡道:“哦,这个无需担心,我学过伪声,虽然有点伤声带,不过我会好好扮演你弟弟这个角色的。”
      
      想到亲弟弟,唐清满的鼻子一酸,她迅速地收回目光,掩饰一般抹了眼眶。
      
      唐斯羡在专注地洗她的被套,倒是没发现身旁之人的异样。
      
      二人洗完了衣物被套就往回走了,路上遇到了两个打着赤膊,浑身湿漉漉正要穿衣服的孩子,唐清满下意识地躲到了唐斯羡身后去。
      
      两个孩子朝她们做鬼脸,还道:“你们回来做什么,唐家不要你们!”
      
      唐斯羡记得她们刚来这儿时,这两个捣蛋鬼往她家里扔土粪了。
      
      她这人小气又记仇,当场把土粪扔回去了不说,如今也想给他们颜色瞧瞧,于是经过邻居家时高声喊:“廖三郎,你家两个儿子又去河里凫水了!”
      
      不一会儿,附近的屋里冲出了一道雄壮的身影,手里抓着烧火棍冲着两个孩子便去了。他们吓得转身就跑,还不忘辩解:“我们没有,他说谎!”
      
      哭闹的声音很快便从林中响起,唐斯羡满意地扬起嘴角,转身去帮唐清满把衣服都晾起来。
      
      唐清满对她这种行径也不知该作何感想,想了想,道:“告状,不好。”
      
      “我这是为了他们好,小小年纪仗着会游泳便三天两头往河里跑,要知道‘善泳者死于溺’,廖三郎就该知道这事,狠狠教训他们是对的。”唐斯羡理直气壮。
      
      唐清满没反驳,像是默认了她说的话也有道理。
      
      晾完衣物,唐斯羡摸了摸“咕咕”响的肚子,就提起小网兜去河边捞鱼了。本来习惯了一天三顿的人来到这里后为形势所迫只有一天两顿也就算了,偏偏每顿都是稀饭,这如何能饱?
      
      早上吃一顿,要到太阳下山才能吃第二顿,她刚才就饿了。
      
      重新回到河边,她寻了一个较开阔的地方,左顾右盼见四下无人,这才将手探进水中。
      
      原本偶有泡泡浮面和水波荡开的河面突然变得热闹了起来,数不清的大鱼小鱼朝她的手指涌来,即使她收回手了,这些鱼也没有丝毫离开的意思。
      
      唐斯羡拿网兜一捞,除了小鱼能钻出网兜外,有好几条小臂长的大鱼没能逃脱开来,被她收进了网兜里。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没想到吧,唐·三岁·斯羡是身穿的!
    唐三岁:一下子年轻了七岁,美滋滋。
    ——
    下章就正式碰面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