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毒女配翻身后

作者:画七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恐吓

      “小漾的二次蜕变也快来了吧?”星主看向面目清秀,看起来有点瘦弱的清漾,她看上去比南柚大些,像是人间七八岁的小姑娘,鹅蛋脸,柳叶眉,已经慢慢有了美人的模样。
      
      “回王君,就在这两个月了。”清漾身边的从侍算着日子,替她回了星主的话。
      
      “你虽非我亲生,但我答应过你父亲,将你视若己出,我膝下唯右右一女,她有的,亦不会少了你。”星主袖袍一挥,一个深蓝色的盒子便安然躺在了桌面上,浓郁的药香充斥着这方小世界,他道:“这原是我为右右准备的千年仙参,里面所蕴含的灵力极为不俗,可助你平安度过蜕变期。”
      
      清漾受宠若惊,但并没有第一时间收起来,而是朝南柚看了两眼,一副犹疑不决怕被事后报复的模样。
      
      南柚最看不到这样,装模作样,得了好处还不忘陷害一下别人,真要有那么怕她,干脆别收啊!
      
      但她吸取书中的教训,没傻到再当众跟她呛声。
      
      “父君,我也要到蜕变期了。”南柚暗示意味很浓地开口朝星主要东西。
      
      星主哭笑不得,又起身亲自进小屋里拿出了一样东西。
      
      匕首长一尺,被尘封着锐气,尚未出鞘,血腥之气就已扑面袭来。
      
      “这是父君准备给清漾的吧?”南柚一眼就看穿了,“我已经有清凤了。”
      
      清凤是上古神兵,锻造时加了数百种仙金,所耗甚多,最后以仙君的精血为引,提炼制出两把匕首,一曰清凤,一曰魈锋,加以灵力催动,威能滔天。
      
      有了清凤,其余的匕首,南柚自然看不上。
      
      匕首上缠绕的花枝,明显是为女子打造,既然不是给她的,那只能是给清漾的。
      
      她的眼力是星主亲自培养出来的,星主自然不意外会被她看穿,他问南柚:“你可属意?”
      
      不属意就给清漾?
      
      南柚甜甜地笑,露出两颗尖尖的小犬牙,从善如流地答:“只要是父君的心意,右右都喜欢。”
      
      拿回去摆着落灰,都比给清漾来得令人舒服。
      
      “你给她寻的仙参,是什么年份的?”像是早料到南柚会这样回答,星主转而问坐在一旁的朱厌。
      
      朱厌:“上了五千年,再具体的年份,未曾细探。”
      
      饶是心里已经有了数,但星主仍愣了一瞬,而后摇头笑:“你出手倒是大方。”
      
      上了五千年的仙参,整个星界,都再寻不出一株。
      
      “我为右右寻的仙参,年份不如你,堪堪过了三千年的限。”星主将关着仙参的盒子打开,又看了眼将利刃握在手中掂量的南柚,道:“右右,你将那根五千年的仙参给小漾,这匕首与父君寻的仙参便归你,如何?”
      
      这样的交易,即使南柚同意了,也绝不是吃亏的一方。
      
      单是这匕首的价值,就不会比一根千年仙参低,只是在清凤的威名下稍显不如。
      
      星主之所以提这样的建议,还有一个原因。他了解南柚,自己这个女儿什么也不缺,但父亲的心意,是绝不能落到别的小姑娘身上去的,若是他拿出来的两样东西都给了清漾,今日还不定得闹成什么样子。
      
      星主看向心腹下属。
      
      朱厌的脑子用在打斗和战争上还行,思考这些东西,显然就很迟钝了。南柚看起来挺喜欢那匕首,这样的换法,也没有贬低了五千年仙参的价值,还挺划算。
      
      “王君不必看我,这仙参,我给了右右,就是右右的东西了,她喜欢如何便如何。”
      
      自从星主说要赐东西助她渡劫,清漾眼里的光便一直很明亮,她确实既需要仙参,又看中了那把匕首,但眼下这样的情况,怕是只能得到那根五千年的仙参了。
      
      但不论得到哪样,都已经是天大的意外之喜了。
      
      这一趟,果真没有白来。
      
      她也跟着看向南柚,声音轻柔:“妹妹选,我都听妹妹的。”
      
      南柚脸上的笑容在星主说出那个建议的时候就消失了。
      
      五千年的仙参是朱厌特意为她寻的。
      
      那本来就是她的东西!
      
      而现在这个局面就是,她不拿出那根仙参,星主准备的两样东西,就都没她的份?
      
      南柚把手里的匕首放回桌面上,沉默了一会,说:“都给清漾吧。”
      
      “那根仙参,我不会用来交换的。”
      
      这下不止清漾意外地抬头,就连星主和朱厌也没想到她会拒绝。
      
      “千年仙参尚不好找,五千年又是另一层台阶,朱厌伯伯费了不小的气力才得到,我不会用作交换之物给别人。”
      
      南柚看了眼星主拿出来的两样东西,嘴唇动了动,声音里带着点脆弱的倔强,像是强忍着哭意一样:“君子不夺人所爱、强人所难,父君的东西,父君想给谁就给谁。”
      
      说完,她就嗖的一声,从小世界里钻了出去。
      
      星主被这突如其来变故闹得脑仁都疼,当即也没什么心情跟清漾细谈,简单将仙参服用的忌讳和那把匕首的认主口诀告诉她,便让从侍领着人回去了。
      
      朱厌想着幼崽明明很想要那两样东西,却因为想着他的辛苦而坚决不换,包着眼泪跑出去的样子,不禁皱眉,替她打抱不平:“王君未免对那清漾太好了,右右才是正统皇脉,就算是看在横镀的面子上,也不必如此特殊。”
      
      “当年欠横镀的,如今可以在孩子身上弥补一二,我这心里,也好受些。”星主伸手,将那盘棋复原,又道:“右右是个明事理的孩子,有我和流枘疼爱,替她谋划,未来只会是一片坦荡,没必要自降身份去争这些。”
      
      “坐。来陪我下一局。”星主有些头疼:“等天色晚一些,我得去昭芙院走一趟,右右孩子心性,若哄不好,转头就去告状了。”
      
      朱厌自然知道这个告状是向谁告状。
      
      “王君,妖主一行人,预计在明后日抵达王都。”朱厌突然道:“几个小公子和姑娘们也都来了。”
      
      “还有就是……”朱厌跟在星主身边多年,不仅是君臣,更是兄弟,有什么话也不会藏着瞒着,“我从四海之畔回王都,沿途不断听人说起王君和夫人。”
      
      星主手中的动作一顿,声音听不出喜怒:“说什么?”
      
      “他们说,自千年前,王君与夫人的感情就不同往昔了,全因为右右才保持着明面上的恩爱,而五十年前,就连表面的功夫也不做了,王君和夫人屡屡争执,夫妻情分破裂。”
      
      “流言传得太凶,我怀疑有人故意如此,想挑拨王君与夫人的关系。”
      
      星主手里的那颗黑子轻落在了棋盘上,他的脸色并不好看,声音却很轻,轻得有种令人毛骨悚然的压迫感:“我与她的关系,还需有心人刻意挑拨吗?”
      
      “五十年前发生了何事,你我心知肚明。”
      
      “王君。”朱厌有心要说什么,也不知该从何说起。
      
      “时至今日,她都未曾告诉我,上秧为何会受妖主之邀,一同前来星界。”星主唇角动了动:“她想再见他,而我却不能知道理由。”
      
      朱厌在男/女之情上是半点都摸不明白,但他也明白一件事,这本该是一对,险些就成婚的青梅竹马,再次有所联系,还是在上秧已丧妻的情况下,不论见与不见,都是一颗尖刺,死死地钉在星主的喉咙里,生脓生疮,流血溃烂。
      
      ===
      
      天色渐暗,昭芙院中,绿柳拂地,南柚自打从小世界回来之后,就闷坐在屋里,伺候的人也知道她的脾气,自发地带上门隐匿了气息。
      
      南柚手心里躺着一个盒子,里面正是那根被朱厌捉回来的倒霉仙参,它一刻不停地在挣扎,又一次次地被禁制中的强大力量所压制,搅得整个屋中灵力沸腾,氤氲成了极纯粹的雾气,流光旖旎,恍若仙境。
      
      南柚用手撑着下巴,一动也不动地望着窗外,失落了一阵之后,又开始给自己打气。
      
      至少昨日父君和母亲并未如书中记载那样大吵一架。
      
      而今日,就算那仙参和匕首都给了清漾,也不能如何。
      
      朱厌抓来的这根将要渡天劫的仙参还留在她的手上,清漾提前折了一名帮手。
      
      可见书中之事并不绝对,她可以截这一次,就能截她无数次。
      
      这样一想,南柚顿时感觉堵在心里的石头轻了不少。
      
      她抱着盒子跑到了院子里。
      
      星界王宫里的院子大多独立不相连,像是一个个小世界,若不是熟悉的人,很容易陷入不同的迷雾阵中。
      
      昭芙院听着只是个院子,但实际面积很大,南柚住的主院侧面,是几栋三层的小竹阁,阁楼上,四面都围着轻纱,隐隐能瞧见里面放着的古琴的轮廓,除此外,苍松翠竹,在南面排开。
      
      院门边,是两棵巨大的柳树,蔽日遮天,抽出千万根枝条,每一根柳条上,都附着无数的嫩芽,莹莹的绿意让整个院子都生动起来。
      
      南柚惦着脚尖,运用灵力,一路向柳树上爬,才踏了两三步,一根绿莹莹,看上去十分柔弱的柳条卷住了她的腰,数十根柳枝在她的脚下舒展,拱着她一路向上,稳稳当当地坐上了那个熟悉的小板凳。
      
      “姑娘。”孚祗凭空出现在一根枝丫上,嫩绿的芽苞在少年的软靴下绽放,暮色之中,他的声音掺杂了些极北的寒意,却依旧显得温醇好听。
      
      “孚祗,你快过来。”南柚抓着盒子朝他招了招手,刻意地压低了声音,同时朝他比了个“嘘”的手势。
      
      “姑娘蜕变期将至,该多休息。”孚祗看了眼天色,道。
      
      南柚抬头,喜滋滋地拍了拍四四方方的小盒子,声音里是藏不住的喜意:“把这根参解决了,我就回去睡。”
      
      果然是幼崽,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下午还那样闷闷不乐的,这下心情又突然好了不少。
      
      孚祗的目光从她带着些婴儿肥的白嫩脸蛋划过,而后看向了那个盒子。
      
      “上面有朱厌大人设置的禁制,姑娘可等蜕变期来临时,让王君或夫人出手解除。”
      
      南柚自然不可能留到那个时候,她朝眉目温柔的大妖飞快地眨了下眼,一脸狡黠。
      
      “听说上了五千年的仙参,熬成汁,参须配上八珍鸽炖汤,不仅滋补,还格外美味。”南柚穿着一件浅蓝齐裙,坐着的时候,白生生的小腿不安分地荡着,声音里的馋味十分直白。
      
      闻言,盒子里的仙参像是被火烫到了一样,拼了命地开始挣扎,搅得周围的灵力跟着沸腾起来,盒子的四周,开始出现一个个躁动的灵力小漩涡。
      
      南柚用手撑着下巴,另一只手去拨弄盒子上面的锁扣,抬起眼皮,好心好意地劝那根仙参:“你别乱动了,吵死了,我朱厌伯伯设置的禁制,你要是能挣脱,早就挣脱了,否则,再怎么都是白费气力。”
      
      到了这个程度的仙参,早开了灵智,听懂了南柚的这段话,一时之间,无数根小参须安静下来,剩下几根主参须,试探地点了几下禁制。
      
      “你想出来吗?”南柚在盒子上咚咚地敲了几下:“你要是听话,我不吃你。”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加更来了,惊不惊喜。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