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毒女配翻身后

作者:画七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仙参

      第二日一早,云端放亮,映着熠熠雪色,院子里绿柳拂面,就连吹来的风也下意识柔了两分。
      
      南柚有赖床的习惯,她醒来时,星主身边的大妖朱厌已在厅外等候多时。
      
      彩霞手巧,飞快地替她梳了两个小发髻,发包上各自垂着几根红金的绸缎,水银镜里,小女孩乌发雪眸,唇红齿白,长长的睫毛垂在眼下,天真烂漫,不谙世事,确实随父随母,生了副令人挑不出瑕疵的好模样。
      
      朱厌是白首赤足的大妖,跟在星主身边,南征北战多年,一身修为深不可测,很少做这种小从侍的传话活。
      
      他是看着南柚长大的,对她多有纵宠。星主数年前派他往返四海,南柚前段时日就听人说他回了星界,只一直没见着。
      
      南柚提着裙子跑到正厅,又在高大魁梧的男子面前匆匆止住了脚步,乌黑的瞳孔里细细碎碎的铺着一层惊喜。
      
      “朱厌伯伯。”妖族生命漫长,一别数年,就像只过了眨眼几日,小姑娘依旧是记忆中灵动的模样,嘴却比分别之前更甜,一口一声伯伯甜脆脆的叫人听着就高兴。
      
      朱厌弯下身来抱她,顺带着掂了掂重量,旋即有点不满意地皱眉,声音粗犷:“怎么又瘦了许多?”
      
      南柚很满意地将自己有点点轮廓的下巴尖抬起来,笑得露出两颗尖尖的小白牙:“瘦了就好。”
      
      南柚从生下来肥嘟嘟的,再大一点,能爬会走了之后,就连手指上的窝窝都能稳稳的放进一颗豆子,身子圆滚滚的,像是一颗雪团子,让她母亲愁得不行。
      
      近五百年,才渐渐的瘦下来。
      
      但一些看着她长大的叔伯就不太乐意了,总觉得是她血脉之力太过强横,没吃着真正大补的东西,因此常外出给她带很多稀珍宝物。
      
      果不其然,下一刻,朱厌把南柚放下,从袖袍中拿出了一个遮得严严实实的四方盒子。
      
      盒子周围都有禁制,闪动着强悍的灵力波动。孚祗无声无息出现在南柚身后,少年一身白衣,干净而无害,温润的黑瞳中隐烁着晦暗的光,用的是一种保护的姿态。
      
      朱厌看了他一眼,声音里终于带上了惊讶的味道:“右右小时带回的那根折柳?长这样快?”
      
      南柚看了眼眉目温柔的少年,声音中的骄傲意味藏也藏不住:“孚祗已经是大妖了,再过些年,就能比母亲身边的龙阻还厉害。”
      
      朱厌爽朗地笑了两声,乐意由她开心,他揭开掌心中的盒子,示意南柚上前看看。
      
      盒子里困着一根扭动的长绳,纠结盘根,不断挣扎,但闹出的动静却被盒子四个角里伸出的长链给锁住了,香甜的滋味扑面而来,过于浓郁的灵气几乎胶着成了粘稠的液状,种种迹象,足以表明盒中东西不是凡物。
      
      南柚本就是天材地宝养出来的顶尖血脉,眼力非同常人,不过细细观察了几息,就抬头,眼神亮晶晶的,“上了五千年的仙参?”
      
      “如何?可能入我们右右的眼?”这东西难得,不好找是一回事,上了五千年,生出了灵智,藏匿气息的手段更上一层楼,朱厌能得到,废了不小的气力。
      
      南柚很实诚地点了头,十分眼馋。
      
      凶名在外的大妖眼神柔和,看着幼崽软乎乎又好哄的模样,不由得也生出了几分想要个幼崽的心思。
      
      朱厌将盒子收起来,放在南柚白嫩的掌心中,很难得地叮嘱了两句:“等右右蜕变期正式到来时,让王君或夫人解开上面的禁制,辅以秘法,此物对洗经伐骨很有帮助。”
      
      南柚听话地点头。
      
      书里,也有关于这根仙参的记载。
      
      彼时她到底年少,又想事事压清漾一头,朱厌送给她这根仙参,她第二日就暴露在了清漾的眼皮下。原本是带有几分炫耀的意思,但女主不愧是女主,她眼一垂,无需说半句话,自有身后的从侍委委屈屈含含糊糊的暗示两句清漾的蜕变期也要到来了。
      
      星主对臣下的那份愧疚本来就全部转移到了他女儿的身上,再加上清漾时不时就会营造出一种她过得很惨很委屈的假象,两种情绪的叠加之下,星主确实将清漾当另一个女儿在养。
      
      简单来说,只要南柚有,清漾没有,但她又很想要的,总能如愿得到。
      
      星主也拿出了一根仙参,准备赐给清漾。
      
      南柚顿时委屈得要命。
      
      她本来就是被宠坏的孩子,性子由心,有人处处分走父亲的注意力和宠爱,她如何能不在意不膈应?
      
      于是她干了件傻逼事。
      
      她将朱厌给的仙参给了清漾,而自己拿了星主原本要赐给清漾的那根。
      
      谁料到朱厌亲自给她寻的是一根将要过天劫蜕变的仙参,那简直就是逆天的圣药,清漾助它渡劫,那根仙参渡劫后,能抗能打还能替人疗伤,在后面帮了清漾许多,堪称女主上位的最大推手。
      
      后来听人说,为了驯服这根仙参,朱厌跟在原始大山脉中不知跑了多久,还跟另一只大妖相争,受了些伤,又怕药性流失,打斗的时候束手束脚,只敢捉活的送给她,结果就被她那么不痛不痒的送给了一个遗裔之女。
      
      事后,朱厌虽未说什么,但再没送过她如此贵重的东西。
      
      “仙参有灵,捕捉怕是不易,朱厌伯伯可有受伤?”南柚一边很宝贝地将盒子收起来,一边扯着他的衣袖左右细看。
      
      幼崽毫不掩饰的关心让朱厌心软得不行,此时就是再让他进山捉十次也愿意。
      
      “无甚攻击力的妖灵,如何能伤到你朱厌伯伯。”朱厌硬朗的面容上,狰狞的刀疤交错成一个斜十字痕迹,豪气冲天。
      
      “走了,随伯伯去星辉殿找你父君。”朱厌牵过南柚的小手,闪身离开了前厅。
      
      妖族生性豪迈不拘小节,但作为处政和议事的重地,依旧戒备森严,围了许多的守卫。朱厌与南柚一路畅通无阻,行至书房外,南柚突然停下了脚步。
      
      里面有一股稚嫩的尚年幼的花妖气息,甜甜的香,并不浓郁,但足以在南柚的心里掀起滔天巨浪。
      
      那是书中的天命女主,并且以遗裔之身,花妖之躯登天后位,并最终取走她性命的清漾。
      
      南柚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异样来,仅仅是顿了一下,就和朱厌一前一后地进了书房。
      
      星主用大神通,将书房改造成了一个小世界,篱笆围起的院子里,一张石方桌,一方池塘,三五仙藤椅,绿树茵茵,旷野悠远。
      
      南柚和朱厌顺畅地进入了小世界,并没有遭到主人的阻拦。
      
      清漾站起来,屈身行礼,声音很温柔,又含着一丝藏不住的怯怯之意:“朱厌伯伯安,姑娘安。”
      
      朱厌随意地嗯了一声,没有多看她。
      
      南柚瘪了瘪嘴,小脸险些揪成一团,但还是说:“既然父君说让我好好照顾你,往后你就多看着些,星界深宫不比外头肆意,从侍们多看血脉和身份行事,你院里的人若有阴奉阳违的,可来与我说,我禀母亲打发他们。”
      
      她停了一下,又瓮声瓮气地道:“日后相处,姐妹之间,不必如此客气。”
      
      小小的姑娘,尚不及清漾高,行事说话,却已有大家之风,对比清漾小心谨慎唯唯诺诺的样子,高下立见。
      
      朱厌对这小幼崽喜欢得不行,越看越觉得继承了星主的性格,豁达大方,惹人爱得不行。
      
      星主在外人面前素来严厉的面容也抑制不住的流露些许骄傲的神色出来,他弯腰抱起软乎乎的闺女,南柚趴在他的肩头,很秀气地用小拳头掩着打了个哈欠,再抬眼时黑瞳里亮晶晶湿漉漉的。
      
      这些漂亮的场面话,就算她不说,星主也会说。与其让别人给这个脸面,还不如她先开口。
      
      在外人眼里,说出这番话的她率真且有容人之度,在清漾眼中,只会觉得自己在刻意让她认清身份。
      
      南柚朝清漾的方向看去,目光落在遍布黑白子的棋盘上,顿时挣扎着伸腿乱蹬了几下,声音气呼呼的:“父君差别待遇!为何与清漾对弈,就让那么多步,与我下,非得杀得我一个子也不留!”
      
      清漾从愣怔中回神,也跟着看向那盘棋,但她眼力有限,这种棋与外面的又不大一样,间或掺杂了对术法的理解,考验底子,她的天赋并不高,也没有很强的血脉之力,勉勉强强下成这样,已经算是尽力了。
      
      她不由得抬头看了看窝在星主肩膀上的南柚,一张小小的圆脸,秀气的眉毛皱着,粉雕玉琢,被那么多人当成宝贝捧着,父亲疼母亲爱,自己天赋也很高,又是星主独女,不出意外,将是未来的少王君。
      
      她还听人说,这位稚气一团的星界姑娘,同九重天的少天君自幼一起长大,两族甚至有意联姻。
      
      很让人羡慕,也很让人嫉妒。
      
      星主没注意到两人间的奇怪氛围,他轻拧了下南柚的鼻尖,语气带着纵容:“再不管管你,杀杀你的威风,课业都不知道要落到哪里去。”
      
      南柚从鼻子里哼了两声,显然很不认同这句话。
      
      星主挂念着清漾的感受,很快把南柚放了下来。四人围在桌前,从侍们奉上丰富的菜肴,南柚闷头夹菜,挑挑剔剔的,没吃两口就放下了筷子。
      
      膳后,星主放下筷子,问:“朱厌,你又给右右开小灶了?”
      
      仙参的气息那样特殊,瞒得了别人,但瞒不了星主。
      
      朱厌捎了捎头,爽朗地笑:“外出前答应右右的,给她补身体。”
      
      见星主望来,南柚就着湿巾拭了拭手,心里咯噔了一下,心想:还是来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喜欢评论区热热闹闹的。
    评论前五十,掉落红包。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