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养娃日常

作者:元月月半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先发制人

      小楚扬想也没想,“没我爹爹厉害。”
      
      别提多么干脆利落。
      
      饶是林寒有心理准备也被他噎了一下。
      
      “是哟,你爹爹是大将军。”林寒皮笑肉不笑道。
      
      小孩以为她不信,仰头说:“不骗你噢,我爹爹什么都懂,无所不能。”
      
      “夫人,公子,外面风大,咱先进屋。”红菱担心林寒心有不快,“小公子困了。”
      
      林寒看看怀里的大宝宝,小孩趴在她肩膀上不住地揉眼睛,“快用午饭了,你怎么还犯困。他早上几时醒的?”一边往屋里去一边问左右俩孩子。
      
      楚玉摇一下头,“我也不知道。我醒来他正趴在被窝里玩水壶。”
      
      楚小二口中的水壶是汤婆子。林寒提醒俩孩子不可拧盖。小楚白手劲小拧不开,林寒便没同他讲过。
      
      林寒:“许是昨晚睡太早。”
      
      “你让他睡吗?”楚扬不禁问。
      
      林寒好笑,她又不是魔鬼,“睡两炷香,给他蒸碗鸡蛋羹放锅里。”说着把孩子交给红藕。
      
      “诺。”红藕抱着小楚白去西厢房,小孩的丫鬟去拿汤婆子,以免小孩睡着嫌冷。
      
      红菱去东边吩咐庖厨摆饭。
      
      饭毕,林寒和俩孩子分别回卧房歇息。
      
      未时四刻,俩孩子去上课,林寒拎着一桶加了一勺来自空间山泉水的水去浇晌午将将种下的果树。
      
      府里的家丁帮林寒把小院大院的果树浇好,林寒就去后院。
      
      红菱和红藕连忙跟上,等着她惊人的吩咐。
      
      将军府不是林家,也不是凤翔县,主院东厢房里有几箱铜钱,身边还有许多仆人,林寒瞧着后院空荡荡一片能种不少蔬菜,再想想房前的果树,心底油然升起一股满足,是她梦中的家,是她向往的生活。
      
      而于林寒来说,这处院子最麻烦的无疑是果树。如今果树解决,林寒心情不错,也没再横挑鼻子竖挑眼。
      
      慢悠悠踱到猪圈和鸡窝门口,见小鸡仔在睡觉,小猪崽趴在地上哼唧唧,林寒冷不丁想起一件事来。
      
      林寒前世没养过鸡没喂过猪,但她护送过养家禽能手,听他们提过一句,末世的小猪崽都比末世前的力气大,阉割小猪崽时险些没被猪撞死。
      
      林寒不知为什么要阉割猪,那些养殖能人便跟林寒解释一番,末了还感慨一句,没想到养牲畜都能成为一门技术。
      
      “去给我找把快刀。”林寒道。
      
      红藕顺着她的视线看到酣然入睡的小猪崽,“夫人,这不是用来养的吗?”咋又吃上了啊。
      
      林寒一时没明白,扭头看了看她,“别瞎想。我听人说阉割后的猪长大肉不腥。”
      
      “阉割?”红藕震惊,“可我怎么听人说,受了腐刑的人身上常年弥漫着尿骚味。”
      
      林寒笑道:“所以我是夫人,你是丫头。”
      
      “夫人,您——您这是歪理。”红藕才不信她,“即使要阉割,也不能您动手啊。”
      
      林寒想说为何不能是她。一看身上的黄色绣花曲裾,记起自个是大将军夫人。而这位大将军乃天下兵马大元帅,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尊贵着呢。
      
      此事若传出去,大将军以及将军府都会沦为天下笑柄。
      
      “我忘了。去把何安的爹找来。”林寒口中的何安正是账房先生。
      
      猪肉价贱如泥,小猪崽都卖不过一只鸡,被何伯割死红藕也不心疼,立即去找他阉割猪。
      
      红藕都做好小猪崽活不过三天的准备,谁知三天后,林寒弄来十车石子,把通往各院、马棚、猪圈、鸡窝以及茅房的小路上都铺上石子,小猪崽还活着。
      
      红菱不禁感慨,“猪的命真大。”
      
      “那东西对猪来说还没它的蹄子金贵。”林寒心里也没底,见猪好生生活着也挺高兴,又省了几个铜板。
      
      到年底养大宰了,做腊肉灌香肠,还能省很大一笔钱。
      
      林寒心里美,就问何伯,“府里吃的面粉是外面买的,还是自个磨的。”
      
      “买的。”何伯小心试探,“以后自个磨?”
      
      林寒:“麻烦。你们也不会。我问这个是以为府里有麦麸。给小猪和小鸡加点麦麸,养精神了再让它们吃剩菜剩饭。”
      
      “诺。”何伯记下,“还有旁的事吗?”
      
      林寒仔细想想,好像没了。
      
      何伯就想把此事告诉他儿子。
      
      “等等。”林寒还真想起一桩往事。那俩恶奴还活着的时候,林寒担心自个缺蛋白质,免疫力下降,就让恶奴给她做豆腐。
      
      那恶奴回了林寒一句,白如玉的豆腐只有长安有,贵着呢。她想吃,梦里吧。
      
      林寒险些气晕。
      
      “我在家时想吃豆腐,府里管事同我说豆腐很贵是真的吗?”林寒问。
      
      红菱接道,“冬天以及现今青黄不接的时候尤其贵。”
      
      “府里也没人会做?”林寒又问。
      
      红菱笑道,“那么软嫩的东西,我们哪儿会啊。”
      
      “巧了,我会。”
      
      几人猛地转向她,露出惊讶之色。
      
      “我跟我爹讲,我爹说我做梦。”林长君不敢让人知道她一直在小县城,也不知她这些年都学过什么,林寒仗着这点可劲胡诌,“我不是林家嫡女。林丞相的嫡女名林烟,林丞相最喜欢的幼女名林雨。
      “我是林家庶长女。否则你们以为林丞相为何敢把我嫁过来。我脑袋瓜好使,林丞相看着我就头疼,又不能弄死我,赶上术士给大将军卜卦,林丞相就上赶着把我送来。”
      
      府里的仆人先前也奇怪,林丞相作为大周丞相,闺女无盐也不愁嫁啊。为什么都不能等大将军凯旋。
      
      经林寒一说,众人心中的疑团解开。
      
      “夫人真会做那白玉豆腐?”何伯忙问。
      
      林寒不答反问,“府里有小磨盘吗?”
      
      “有的,有的,就在庖厨里。”何伯道,“老奴去搬过来?”
      
      林寒轻微摇一下头,“不用。刷干净,再把黄豆里的坏的烂的挑出来,洗两遍泡上水。”
      
      “诺。”不待林寒开口,何伯就往庖厨跑。
      
      翌日上午,楚扬拉着楚玉去上课,林寒抱着楚家大宝宝去灶房。
      
      厨子早已把小磨盘和泡好的豆子搬到院中。
      
      林寒并不会做豆腐,但她空间里有书。林寒昨儿晚上找了半宿才找到,今儿清晨又全部背下来,润色一下就说给厨子听。
      
      巳时一到,豆腐脑就出来了。
      
      糖米油盐这些生活必需品,林寒空间里一概没有。
      
      幸而大将军府有甘蔗糖。林寒命厨子舀出三碗加点糖,就抱着大宝宝去主院,命红菱把楚扬和楚玉哥俩找来。
      
      正巧哥俩歇息,又从红菱口中得知不是去挨训,以至于林寒刚把大宝宝放软软的坐垫上,小哥俩就跑过来。
      
      “我们还要上课呢。”楚扬进门先发制人。
      
      林寒心情好,还没跟孩子熟稔到随意逗乐的地步,“不会耽搁你们太久。”指着方几上的小碗,“尝尝厨子刚做的东西。”
      
      “鸡蛋羹?”楚玉勾头看一眼问,“我长大了,不要吃鸡蛋羹。”
      
      林寒顿时想翻白眼,心口不一的臭小子,“不是鸡蛋羹,是成型前的豆腐。白白,好喝吗?”低头问拿着汤匙乱搅和的小孩儿。
      
      “我不是白白。”小孩儿仰头说。
      
      林寒拿起手绢给他擦擦嘴角的豆花,“大宝宝。”
      
      “好喝的。”小孩乖乖的点一下头。
      
      大公子和二公子相视一眼,在林寒对面坐下,拿起汤匙舀一点点,小心翼翼放入口中,甜甜的,滑溜溜的,“这个不是豆腐。”楚扬放下汤匙瞪着林寒,你骗人。
      
      “公子,夫人说豆腐成型前这样。”红菱提醒他。
      
      小楚公子的脸一下红了,糯糯道,“我……忘了。”飞快的瞥一眼林寒。
      
      “是我没说清楚。”彼此还在相互试探磨合阶段,小楚扬又将将七岁,林寒都能当他祖母,自是不好跟孩子计较,“喜欢我们明儿还做。”
      
      楚玉摇一下头。
      
      “不好喝?”林寒忙问。
      
      楚玉张了张口,又把嘴巴闭上。
      
      “不喜欢可以直说。”林寒知道楚玉有点怯她,“我也有很多不喜欢的。比如我就很讨厌杏。前面那些果树就没杏树。我也很讨厌羊肉汤里的白菜。”
      
      楚玉眼中一亮,“我也讨厌,我喜欢羊肉。”
      
      “咳!”林寒这次真呛着了,忍着笑说,“我也喜欢羊肉。”话锋一转,“那你喜欢这个吗?”
      
      小楚玉眉头微蹙,“有味儿。”
      
      “豆腥味儿?”林寒问。
      
      小楚玉连连点头,很是意外林寒竟然懂他。
      
      “那就别喝了。”林寒拿走,“红菱想尝尝吗?”
      
      红菱忙问:“赏我?”连忙端起来,“谢夫人,谢二公子。”
      
      “又不是什么好东西。”林寒哭笑不得。
      
      红菱故作委屈,“不是好东西我也没吃过啊。”
      
      “说得好像我吃过一样。”发现大宝宝又吃到脸上,林寒夺走他的勺子,把孩子抱怀里,“我喂你。”
      
      正想挣扎的楚家大宝宝老实下来。
      
      “夫人,小的有事禀告。”
      
      林寒抬头看去,厨子立在门外,“何事?”
      
      “豆渣怎么处置?”
      
      林寒不假思索道:“吃啊。”
      
      “吃?!”众人齐呼。
      
      林寒惊疑不定,“不,不可以吃?”
      
      “你……”小楚扬一脸的无奈,放下碗勺,叹了一口气,“你怎么什么都吃啊。”
      
      楚玉看向林寒,“您想说给牲畜吃吧。”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和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甜妞09、余冬冬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小羽、bing 6瓶;甜妞09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