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养娃日常

作者:元月月半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旺父旺母

      灯火通明的宣室殿中坐着一身着赤衣,左手撑着案几,右手把玩着毛笔的男子,看到来人漫不经心问道,“那女人死了没?”
      
      “启禀陛下,安然无恙。”
      
      林寒若在此定会十分惊讶,盖因来人不是旁人,正是上午还帮了她一把的姜纯钧。
      
      “无病无痛?”案几后面的中年男子,当今陛下商曜不禁坐直。
      
      姜纯钧躬身道:“是的。但她不是林家女。”
      
      “不是?”怒气瞬间爬满商曜的脸庞。
      
      姜纯钧:“臣有幸听家母提过几句,林丞相的长女身高不过四尺六寸,幺女皮肤黝黑,而此女身高五尺,皮肤白皙,中人以上之姿,武功高强,臣不见得是其对手,还略懂风水。”
      
      “此话当真?”
      
      姜纯钧:“臣起先并未察觉不对。下午廷尉蔡大人过去,”见皇帝疑惑,就把上午发生的事大致说一遍,“蔡大人查到管家在外有两处宅子,询问夫人怎么处置。夫人托蔡大人卖掉,又见她对蔡大人好一通感谢,像是不知蔡大人不喜林丞相。臣便偷偷回家一趟询问家母,家母对天起誓,林丞相只有两个闺女,臣才敢断定她不是林家女。”
      
      “朕早想把修远家的几个舍人赶出去,偏他不舍,还说什么不过多几副碗箸。这个女子倒是做了件好事。”皇帝闻言眉开眼笑。
      
      姜纯钧愣住,他说了那么多,皇帝陛下就记住这一点。
      
      “陛下……”
      
      商曜摆摆手,阻止他说下去,揉揉发酸的眼角,“林长君有三个女儿。”
      
      “三个?!”姜纯钧惊呼。
      
      楚修远凶名在外,但凡有点良心的爹娘都不舍得把孩子嫁过去。林长君当日答应的爽快,后来还催他照常成婚,皇帝商曜越想越觉得里面有蹊跷。
      
      前些日子派人去林府暗查一番,商曜方知林家还有一个女儿。嫡女并非长女,而是次女。
      
      商曜不曾揭穿此事,一来林寒的确姓林,二来商曜认为小小女子翻不出什么浪花,否则他不介意让整个林家陪葬。于是便顺着林长君,命太常去接人。
      
      这点无需同姜纯钧言明。
      
      商曜:“林家长女长得出挑,林丞相的夫人心生嫉妒,早年从凤翔搬到京师,就把那女子留在凤翔。名曰其命中带煞,克父克母。”
      
      姜纯钧惊得张口结舌,“那那陛下怎——”
      
      “怎么还把人接过来?”商曜瞥他一眼,“你信朕的大将军乃天煞孤星?”
      
      姜纯钧:“臣,臣——”
      
      “他怎不克朕,不克皇后,不克楚沐那小子,也不克他的三个孩子?”皇帝商曜也没容他回答,“那几人命不好罢了。再说了,林氏若克父克母,林长君哪有今时今日。要朕说她和修远一样,都是得天庇佑之人。”
      
      姜纯钧:“可她还会功夫。”
      
      “她是怎么解释的?”这点商曜派出去的人没查到,也不敢想象一名身体单薄的女子竟能把他亲自挑选培养的卫尉比下去。
      
      姜纯钧仔细回想,“没说。但她有提过,风水是跟术士学的。对了,她还拿出许多稀奇古怪的东西,据说是她自个做的。”
      
      “她敢堂而皇之的拿出来,想必不怕你起疑,不怕朕查。”商曜想了想,“那女子真如你所言那般聪慧,不会想不到这点。”
      
      姜纯钧:“臣装不知?”
      
      商曜思索好一会儿,“不管她会什么,只要好好待那仨孩子,你权当不知。是狐狸早晚露出尾巴。”
      
      “诺。但臣还有一事。”
      
      商曜抬抬手,直说便是。
      
      “楚夫人和林丞相的关系很不好。今儿夫人惩治管家时,赤霄提醒她要不要请丞相,她直言将军府的事无需劳烦外人。”姜纯钧说完就偷偷看商曜。
      
      商曜挑了挑眉,直视姜纯钧,“还说什么?”
      
      “她偷偷做了纸,不过只能当厕纸。还偷偷做几口铁锅,林丞相一概不知。”
      
      商曜想到卫尉查出来的东西,“不好就对了。换作朕被留在凤翔县十几年,朕得把林长君剁了喂狗。”顿了顿,“纸朕知晓,宫里便有。铁锅是何物?”
      
      “做菜的。”姜纯钧见皇帝陛下面露讶异,“臣可以画出来。”
      
      商曜冲小黄门招招手,小黄门把笔墨绢帛送过去,片刻,绢帛上多出一半圆形东西。
      
      “用这个做菜?”商曜眉头微蹙,“这不就是把烤肉的铁板打成一大铁碗吗。”
      
      姜纯钧回想一下下午在庖厨看到的锅,“但和烤的又不同,腥味极重的猪肉都能炒的香且软,陛下——”
      
      “拿来让宫里的匠人看看。”商曜打断他的话。
      
      姜纯钧:“此刻?”
      
      “光天化日瞒得过那聪慧女子?”商曜反问。
      
      姜纯钧顿时想给自个一巴掌,让他多嘴。明明皇帝陛下都不感兴趣了,他还非说个不停。
      
      “诺。对了,还有——”
      
      商曜不禁打个哈欠,“一次说完。”
      
      “楚夫人要把池塘填平种菜,把前面的槐树等物刨了种果树。还说什么东边桃儿西边梨,百事顺达万事益。臣现在想想总觉得她就是想种些吃的,又不好明言,就找这么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商曜:“不论真假,修远远在边关,她把府里换个样也牵扯不到修远。再说了,她整日呆在府里,也不敢乱改。你不是说那仨孩子移到主院的西厢房了吗。”
      
      “是的。臣告退。”姜纯钧急急忙忙到将军府,拿走小铁锅就往宫里赶。而去皇宫的路上,不断庆幸大将军府紧邻皇宫,否则非累死他不可。
      
      好在林寒浑然不知,否则骂一句“活该”,还得送他一道惊雷。
      
      翌日,忙活了大半宿的姜纯钧和周公谈笑风生之时,林寒把楚家大宝宝交给几个丫鬟,就拎着一包铜钱策马出城。
      
      抵达荒无人烟之际,林寒停下来,从植物空间里挑出四株桃树,三棵梨树,两棵葡萄树,一棵石榴树以及一棵脆柿树。
      
      其中三株桃树分别种在东边客房以及庖厨院中,三棵梨树种在大宝宝哥仨院中。后院分别种水蜜桃、葡萄以及石榴和柿子。
      
      林寒以前不信鬼神,后迎来末世,今生又在死人身上活过来,不由得她不信。为了寓意好,便打算把石榴树种在仨孩子卧房前面,当然不能正对着门。
      
      桃树种在石榴树东,二者隔路相望。柿树种在石榴树南,其东边种葡萄树。至于最后那棵葡萄树自是种在前院议事厅外。
      
      林寒担心不结果,亦或果树老了,干脆全选刚结了一年果的树。随后弄出几株蓝莓,才去马路上找人,拿钱托人帮她去城里租几辆驴车。
      
      林寒担心奴仆多嘴问车夫那些果树在哪儿买的,就命车夫把树放门外,命丫鬟小厮拿进去。
      
      果树依照林寒的吩咐种下去,林寒便命仆人把杂乱的桂树刨掉,分别种在主路两侧。每边种两棵,路边空的地方分别种上四株蓝莓。
      
      然而,整个前院除了东南角的白玉兰和西南角的桂树,就没旁的东西。虽然路两侧多了桂树和蓝莓,前院依然空旷的瘆人。
      
      林寒盯着前院琢磨好一会儿,再次拿钱骑马出府,绕到先前相反的地方,放出两棵无花果、两颗枣、一棵尖柿、一棵荔枝、一棵樱桃、一棵山楂、一棵枇杷以及一棵黄元帅和一棵红富士。
      
      林寒放出荔枝树时担心在长安种不活,一想她空间里的那口小气吧啦的泉就放心了。人的病都能治好,还怕不能让荔枝基因突变啊。
      
      这些果树拉到府上,一干主仆皆震惊。
      
      小楚大公子不禁问,“你要在我们家开果园啊?”
      
      “你们家?”林寒双手叉腰,“我是谁?”
      
      楚大宝张了张口,有点心虚的咬咬嘴唇,弱弱地说:“娘……”
      
      林寒满意,很满意,大手一挥,“这么多果子我一个人能吃完?”
      
      小孩不确定,兴许能吧。
      
      林寒气结,这孩子啥意思,当她是饭桶呢。
      
      “夫人当然吃不完。”红菱慌忙说,“听人说一棵桃树能结上百斤果子。上百斤是好几箩筐。”随即给小楚公子使眼色。
      
      楚大宝想象一下,连连摇头,“吃不完。”
      
      “那谁吃?”林寒又问。
      
      楚二宝:“我们吃。”
      
      “还有爹爹。”小楚大公子接道。
      
      楚家大宝宝又开始大声说,“还有我啊。”
      
      林寒扑哧笑出来,接过小孩,捏捏他的小胖脸,“对,还有你。”
      
      前世林寒会骑马,但她多年不骑,手脚生疏,今儿又来回跑两趟,大腿两侧磨的很不舒服,就不想再出去,“把东西墙边的竹排架搭好,过些日子种菜。”
      
      “墙边也种?”小楚扬张大嘴,“后面那么多空地呢。”
      
      她不但要开果园,还要在他们家开菜园啊。
      
      “瞎想什么呢。”林寒摸一把小孩的脑袋,“像丝瓜之类的菜就得种墙边。不然爬到地上会坏掉的。丝瓜皮可没南瓜皮厚。”
      
      小楚扬没见过生丝瓜,自然不知该怎么种,“你好厉害啊,什么都懂。”
      
      林寒挑眉,见孩子不是贬义,“这就厉害了?”
      
      小楚公子连连点头,“懂风水会武功,还能买到这么多果树,还会种菜,比我祖母还厉害。”
      
      楚修远的母亲前年走的,小孩还记得她倒也正常。但林寒对一个病故的人不感兴趣。
      
      “比你爹爹如何?”林寒笑着问。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和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甜妞09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小白鼠 16瓶;战地黄花99 10瓶;思空摘星辰 7瓶;八十七 5瓶;优雅的沉沦、泥娃娃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